姥姥發自內心的感激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我的姥姥今年已經八十五歲了,可身板還硬朗著呢。眼不花,耳不聾,天天不光要操持著做三口之家的飯菜,還要常年伺候因車禍生活不能自理的小舅舅,偶爾還能去菜園幫姥爺種種菜。雖然生活不是很寬裕,甚至可以說是很苦很累,但每次往家裏打電話,都能聽到她的爽朗滿足的笑聲,臨了也總是不停的叮囑我千萬別忘了大法。

姥姥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激師父、感激大法的。如果不是學大法,現在的姥姥能否健在都很難說呢。姥姥一直都想讓我幫她寫寫她的經歷,希望能對解除世人對大法的誤會有所幫助。

坎坷人生

我的姥姥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地主家庭,所以童年的生活過得還算幸福。但是自從十八歲起,人生就變得坎坷曲折起來,經歷了太多的變故。用她的話講就是一天好日子也沒過。

聽姥姥講,她的父母曾經都是為共產黨賣命的「地下黨」, 但是共產黨在建政後,也就是在她十八歲那年,村裏開始「複查」,他們家被打成了「富豪」。家裏所有的房屋、土地一夜之間全被沒收,全家人也被關了起來。他們連夜逃了出來,躲到了山上,但卻被壞人們按著腳上被荊棘劃破留下的血跡找了回去。這次是真的要置他們於死地。幸好上面有個認識的人,連夜的雞毛信救了他們全家一命。她的父親由此不許家裏的任何人參加甚麼組織,說「共產黨卸磨殺驢,不能聽它的。」

後來嫁到了姥爺家,但是姥爺的父親是個直腸子,在村裏人緣不太好,雖然家裏沒甚麼錢,但也還是被劃成「階級敵人」挨批鬥。姥爺是村裏的一個小會計,非常的正直認真,卻被全村人懷疑貪污。在那樣一個年代,是沒有甚麼理可講的,有苦只能打掉牙往肚子裏咽。再加上孩子多、生活難,天天生氣上火的,姥姥自己也落下了一身的病,天天痛不欲生。再後來,姥姥得了胃癌,幸虧發現的早,動了手術。但是禍不單行,同一年的冬天,我的小舅舅又出了車禍,年輕輕的成了植物人。舅媽承受不了,拋下年幼的弟弟,獨自離去。姥姥拖著滿身三十多種病的沉重身子,忍受著內心巨大的痛楚,開始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照顧臥床的舅舅和年幼的弟弟,在那樣的苦日子裏煎熬著不知何日是出頭。

喜遇大法

一九九八年,那時的法輪功早已洪傳全國,但是我們所在的小鄉村才開始聽到消息。鄉下人一般都很淳樸善良,但是生活都不怎麼寬裕,有病大多也都是能忍則忍。所以像法輪功這樣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又有奇效的功法一經傳開,立馬吸引了很多的人。姥姥走路時聽到了鄉親們的議論後,忽然想起自己小時候曾聽母親說過:「有個東北的先生要來傳法,是屬兔的,我是趕不上了,但你們能趕上。」自己母親所描繪的好像正是這個師父,便萌生了想修煉的念頭。

一天晚上姥姥帶著弟弟去了煉功點。原本深受鼻炎之苦的弟弟,在去了一次之後,晚上回來就開始消業,幾天後鼻炎便不翼而飛。姥姥的身體也是變輕鬆了很多。有次煉功入靜後,體驗到整個身體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的感覺,說不出來的舒服。姥姥的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淨化了,經常的消業,多病的身體在經過消業的短暫疼痛後,變得越來越健康。由此我想起中共的那些可笑的謊言,至今還經常有朋友問我煉法輪功是不是不准吃藥打針。師父從未要求我們不去醫院看病,只是講修煉和治病的關係。但是醫院都治不好的疑難雜病,在修煉大法後,神奇的都痊癒了,那還有吃藥打針的必要麼?

還有一件我讓至今都記憶深刻的事。那時我們剛剛修煉不久,姥姥上廁所時,發現褲子上沾滿了經血,還特意讓我看看。當時姥姥已經七十來歲了,早已絕經很多年了。師父在講法中曾談到「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1]。那時,我們都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真的是超常的科學。

在那段日子裏,我們每天都生活在幸福與快樂中,學法、煉功、交流切磋,體驗著修煉的神奇,日子過得充實而快樂。每個人都在真正的找自己的內心,去掉一切不符合法的執著。有多少面臨破碎的家庭由此和睦,有多少病痛纏身的身體從此變得健康。人們互相傳誦著,短短一兩年的時間,這一片修煉大法的人數在急劇的增加。

狂風暴雨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很快就到了。在鋪天蓋地的瘋狂鎮壓下,姥姥雖然年過七十,但還是跟別的大法弟子們一起被強行拉到縣裏關了一宿。後來又被鎮上叫去過兩次。更讓人氣憤與揪心的是女兒和女婿們因為堅修大法,都相繼遭受了迫害,分別被非法關押和勞教。姥姥雖然內心經歷著巨大的煎熬,面對著全村人不理解的冷嘲熱諷,但是內心深處一刻也未拋棄過大法。因為她深知大法實在是太好了,上哪也再找不出這樣好的功法。大法才是真正的修煉法門,師父是真正度人的師父。

七二零後的中國,到處都充斥著謊言和對大法的污衊。為了讓被洗腦的世人們了解真相,姥姥不顧自己年紀大,毅然走出來跟其他的大法弟子們一起,發資料,講大法真相,希望被矇蔽的世人們能了解真相,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法中受益

由於姥姥一直堅持學法煉功,極少中斷,身體一直都非常健康。每天忙忙活活的做活,伺候臥床的舅舅絲毫不受影響。雖然年紀很大,但是動作還很敏捷。記得去年過年的時候,出門坐三輪車,她一腳踏上車轂轤,輕輕一下就上了車。動作比年輕人都俐落。站在一旁送姥姥的不修煉的大舅媽驚嘆的對我說:「看看你姥姥,真成老壽星了,那上車不光不用人扶,年輕人也不一定比她強。」大舅在看到姥姥白裏透紅的健康的雙腳後,也驚訝的讓全家人都來看看,看誰能比上姥姥的腳細嫩。

以前曾反對修煉的大舅和舅媽,現在完全像變了一個人,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都說如果不是修煉大法,姥姥肯定早就不行了。修煉大法這麼多年,曾經多病的姥姥再也沒有打針吃藥,健健康康的生活,讓兒女們不知省了多少的心。

更為重要的是修大法後的家庭和睦。修煉人向內找。由於姥姥按大法的要求修煉心性,以前對姥姥不怎麼好的大舅和舅媽,現在都極力的孝順姥姥,成了村裏的孝子楷模。小舅媽在離去多年後,又從新回來了。姥姥不計前嫌,還是把她當作女兒看待,又接納了她。雖然小舅媽跟舅舅離婚了,但是還是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帶著自己改嫁後生的女兒,回來一起過年。姥姥絲毫沒有嫌棄,把那個孩子也當成自己的親孫女一樣對待。

雖然現在國內邪惡的迫害還在進行著,姥姥還是一直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堅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我問姥姥,這麼多年您為甚麼那麼堅定的修煉大法?姥姥說「這才是真正的度人的法門啊,師父是真正的來救人的,我這是在修煉啊。」我又問她您覺得從中受益了嗎?姥姥說:「實在是太多了。到處都受益。反正是非常的好,非常感謝師父。這個大法太好了,好的不知該從何說起……」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