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歡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採訪報導)現已年逾五十的張如蔚,臉色白裏透紅,神采奕奕,充滿了青春的活力,使人很難想像到十幾年前的她是一個臥床不起的病秧子。說起生命的轉機,張如蔚侃侃而談,話語中充滿了對法輪大法的感恩和獲得新生後的喜悅。

張如蔚近照
張如蔚近照

三十幾歲失去了勞動能力

如蔚在三十多歲的時候,身體非常不好,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心臟病、偏頭痛、頭暈、雙手至大臂發麻、左半邊身體麻木無力、雙眼畏光、眼底黃褐斑等多種疾病,曾多次心臟病發作到醫院搶救。醫院組織著名醫生會診,還是沒有改善。

如蔚說:「因為內分泌失調,我臉上長了好多痘包,像年輕人的青春痘一樣,痘包破了就結疤,滿臉都是,媽媽說我的臉像爛菜葉。」

「那時候,心裏很苦,我只有三十六歲,工作、家庭、孩子都需要我去操勞,可我卻失去了一切勞動能力。我也因病折磨,整日心情煩躁,痛苦難忍,以淚洗面。」

接過大法書的一瞬間

九八年七月初,如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心臟病犯了,頭暈目眩,喘不過氣來,便趕緊在附近小診所輸液,沒見好轉,第二天就住院了,住了兩個月醫院,病卻越來越重。

如蔚說,當時,她媽媽修煉法輪功已有兩年多,她目睹了媽媽身體的變化(嚴重的哮喘病好了),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於是向媽媽求救。媽媽到醫院來了,拿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濟南講法錄音。

如蔚記得當時聽了講法錄音就能睡著一會兒覺,精神稍好一些,幾天後就能中午堅持著去父母家裏(離醫院很近)吃一頓午飯了。媽媽給她放教功錄像,並在旁邊輔導,如蔚很快學會了法輪功五套功法。

「後來醫生覺得他們對我的病也沒有辦法,建議我回家休養。我告訴了媽媽,媽媽便拿出一摞大法書遞給我,讓我出院回家後看。

當我從媽媽手裏接過一摞書的一瞬間,就感到全身「唰」的一麻,像一股電流從頭穿到腳。我拿著書往醫院走,就感到頭上開了一條縫,從頭裏面接連不斷地往出冒氣, 好像有人在頭的上方從頭裏往出拔絲……我感到有點興奮,我得法了!?師父管我了!?但又有點疑惑,法輪功能不能治好我的病?」如蔚心裏還是半信半疑。

師父的點化

雖然已經開始煉功,如蔚仍然按時吃醫院熬好的中藥,那時正是八月,天氣炎熱,藥拿回來放在冰箱裏。喝了幾天後,一天晚上做夢,夢到自己正要打開冰箱去取藥,只見一道亮光過來,把冰箱的門關上,同時一個男士的聲音說:你已經好了!起床後,如蔚反覆想著這個夢,悟到是師父在點化她,真正修煉的人身體會得到淨化,病會從根本上去掉,身體健康了就不需要吃藥了。後來她給女兒講這個夢,當時只有九歲的女兒對她說:師父都說你好了,你還吃藥啊!

如蔚這時真正認識到修煉的超常:「師父看我不悟,再次利用女兒的嘴點化我,像我這樣一個滿身業力的人,讓師父如此操心呵護,我深感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從此如蔚心裏踏實了,隨後的幾天,每天打坐煉功時,有很多中藥、西藥的味兒返出來,還有大量的白沫唾液不斷往出排,她知道是師父把不好的東西從她身體中給推出去了。

在集體煉功時,如蔚能感受到強大的能量場,抱輪時感到兩臂間有大法輪正轉反轉,正轉時兩臂間相互往一起吸,反轉時相斥,要用好大的力才能保持身體的平衡。

一層一層清理身體

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已經廣為人知,如蔚對師父為她清理身體的感受是那麼真切:「頭頂感覺像裂開一條小縫,縫越來越多,頭像一個大泥殼,大概有一寸多厚。隨著煉功,泥殼裂開了,法輪在轉動中將裂開的一塊一塊的厚泥殼打碎,又隨著能量帶被帶出體外,帶出去一些,人就感到輕鬆一些。剛感到好受一點,又有一層裂開, 只是厚度一次比一次薄一些……就這樣一層被打碎帶出去,又上來一層,最後薄到比雞蛋殼還薄,像雞蛋殼一樣堅硬,自己能感到打碎殼的尖端那扎到人的頭皮。

「有一段時間,我的雙眼球被法輪帶動飛快地轉動,正轉九下,反轉九下,不能睜眼,甚至要閉著眼睛吃飯。感覺到一團涼颼颼黏糊糊的東西從頭頂上被拉出去了,身體上不好的東西在一層層往下脫,感覺像有人拽我衣服似的,我不自覺地回頭一看,沒有人。我明白了這種感覺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漸漸感到百脈皆通,一根大柱子直通天頂。」

如蔚對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裏所講的有了更深的體會,書中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書中還講到:「大家知道身體一層層的,我們現在的肉體細胞是一層,裏邊的分子是一層,原子、質子、電子,無限小,無限小,無限小,到極小的微粒,每一面都設一層門。」

迫害中被綁架三次

如蔚幼師畢業後一直在幼兒園工作,任副園長職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如蔚得法還不到一年,因為堅持修煉,和同修一起站出來揭露迫害講真相,她先後被當局綁架關押三次。

關押期間,如蔚被強迫觀看污衊法輪功創始人及煉功人的電視片;二零零零年底她去北京上訪途中被警察綁架押回當地關押,如蔚絕食絕水七天;第三次被單位騙去開個緊急會議,再次被送到派出所關押,教育局領導拿開除公職、開除黨籍、免去副園長職務威逼如蔚簽字不煉法輪功,如蔚沒有配合邪惡,寫了四句話四個感歎號,即:「修身養性沒有錯!祛病健身沒有錯!向政府反映不同意見沒有錯!對你們的處理意見我堅決不同意!」並簽了名交給局領導。

如蔚說,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當局還安排她女兒去拘留所勸她放棄修煉,女兒當著很多人的面哭喊的場景讓如蔚心痛不已,也讓她更認識到中共的邪惡。

修煉人在哪裏都要做好

修煉前,如蔚工作就踏踏實實,得到上級和同事的肯定,頭上也有很多耀眼的光環,如,市區優秀教師、市級教學新秀等等,但受到委屈的時候,心裏還是會不平衡。修煉後如蔚不僅身體好了,心性也提高了,看淡了名、利、情,遇到問題就找自己的不是,矛盾就化解了。同事們都喜好和如蔚一起工作,即使在迫害中,人們也能認清是非。

如蔚說,「從拘留所回來,才知道已經免去我副園長職務,也沒有安排具體的班級讓我帶班,每日只做一些打掃衛生等雜事。我仍然每天高高興興上班,不論園長安排甚麼事情都盡力做好,老師們誰有事有病,我都主動帶班,也使我有機會與老師們交流。時間一長,大家又自然而然地公認我為副園長。」

一次園長不在,如蔚給大家布置工作,當時有一個老師劈頭蓋臉嗆了她一頓,如蔚忍住了,但心裏有點不舒服,過後她想到法輪功對修煉人的要求,要找自己的問題。下午上班後,她主動就自己做得還不夠完善的地方給老師們賠禮道歉,老師們對她更信任了,特別是那位嗆她的老師更是感慨,每次看到她都說「佩服佩服」。

如蔚對個別與自己有隔閡的同事,或者受中共謊言迷惑對法輪功缺乏正面認識的老師,更是注意關心她們,自己事事做正,逐漸使他們對法輪功、法輪功修煉人有了正確認識。

不久前來到海外自由社會,如今僑居加拿大溫哥華的張如蔚心裏充滿感慨,她表示,自己不會安於和平環境中的安逸生活,在中國大陸還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面臨迫害,還有那麼多普通民眾受中共謊言矇蔽,她會努力傳播真相,和大家一起共同制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