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邪黨謊言 走入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山東法輪大法弟子,是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高峰的二零零三年走入大法的。有三件事情促使我看清中共誣陷法輪功的真相,於是我走上修煉路。

三次抵制中共誣陷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就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前夕,我得了乙肝病,當時正在市醫院接受治療,三個月一療程。就在逐步恢復快出院的時候,市電視台兩個記者找到我,問單位效益怎麼樣?能不能報銷啊?我說:單位不景氣,工資都開不出來,報甚麼銷,可有病還能不治嗎?他們立即悄悄說:我們給報,但你必須寫個證明說是練法輪功練的。我雖沒煉法輪功,但我的朋友有煉的,還曾向我推薦過,我知道法輪功是個好功法。所以我聽後馬上說:我也沒煉,賴法輪功幹嘛?他們立即灰溜溜的走了。

我丈夫是開出租車的。二零零一年前後,有一次他到A市送客,走到半路上看到這樣一個場面,人們被逼著踩大法師父像然後才能通過。他馬上從車上下來說,我沒煉法輪功,我也不認識法輪功師父,我和人家無冤無仇的,為甚麼要踩人家像?說完上車後繞過師父像開車就走了。警察一看他挺橫,也沒說啥,乾瞪眼。事後丈夫說,這警察真是無賴,打不過人家,抹人家一身鼻涕。

我丈夫有個姨弟由於年輕氣盛,在酒桌上和別人說話嗆起來,藉著酒勁掏出刀誤傷人命,把人給捅死了。家裏人急的團團轉,拿著錢到公安局疏通關係,想保住孩子命。辦事人說想活命就說練法輪功練的走火入魔,別無他法。家人說:我們也沒煉法輪功,怎麼說?警察說找親戚弄本法輪功的書就成。這親戚找到我丈夫,我丈夫對我說你有朋友煉法輪功,你去找本法輪功的書救小弟一命。我說幹這種事是要遭惡報的,還牽扯別人,我不去。其實朋友給我看的《法輪功(修訂本)》就在我床鋪下面。

通過以上三件事,我認清中共邪黨的流氓本性,知道這場迫害完全是靠謊言誹謗拼湊起來的,簡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中共邪黨說的一切都不可信。一個小小的縣級市都能編造出這樣的謊言,那中央電視台就更不用說了。所以世人朋友們,一定要堅守自己的良知,不要隨波逐流幹壞事迫害正信。

就這樣,我思考再三,決心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夏天,我找到朋友,請到《轉法輪》寶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來。

法輪大法恩澤我全家

就因為在法輪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我沒有與中共邪黨同流合污,沒有參與誹謗誣蔑法輪大法,選擇站在良知正義一邊,並因此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師父給予我很多很多,不但我多病的身體得到康復,我們全家都得到法輪大法恩澤。下面僅舉幾個事例。

一、二零零三年仲夏的一天,丈夫開出租載著一個石材廠老闆辦事,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由於天氣太熱,汽車後輪胎咚的一聲爆了一個,強烈的反衝力使出租車扭著麻花快速翻到溝裏,當時丈夫和乘客都摔昏過去。醒來後兩人滿頭滿身都是玻璃碴子還流著血。打120急救電話被拉到市醫院,四個小時才將兩個人身上的玻璃碴子挑乾淨,包紮後一檢查皮外傷,兩個人都無大礙,僅給乘客交了近六百元的包紮費,人家乘客也沒訛他。在場醫護人員都說這倆人真有福,燒哪爐高香了。其實我知道丈夫是善待法輪大法得福報了,否則連命都沒有了。

二零一零年初秋,丈夫大學同學聚會,一個當金礦礦長的同學對我丈夫說,憑你的能力怎麼混到這樣?如果願意到我那兒,還幹老本行吧,給你中層幹部待遇怎麼樣?我丈夫是學選礦的,這樣丈夫下崗近十年,又從新回單位上班。親戚朋友都說你們真有福,好事都叫你們攤上了,我說這是我修大法得福報了,我們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

我兒子由於頑皮不知學習,連高中都沒考上。我將他送到鄉下中學,不知不覺中孩子知道學習了,高考時考上了省外高校。四年畢業後又考上教師職業資格,現在在一所中學教書,而他的同學現在有的都沒找到正經工作,知道的人都說好事都叫我家佔全了。

我本人以前有多種疾病:乙型肝炎、嚴重眩暈症、坐月子得下的腹痛病等等,修法輪大法後不翼而飛。二零一一年朋友給一個查體卡到醫院查體,醫生驚奇的說,你五十多歲的人怎麼是二十多歲的血液?你以前得過肝病,現在全好了,你怎麼保養的?我理所當然的告訴她:我的健康秘訣是修法輪大法修的,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

真誠的告訴各位朋友。請珍惜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願各位朋友都能有緣走進法輪大法,只要你走進他,你就會體驗到生命的真正意義,你就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