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聽師父的話 做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未讀過書、不識字也不會寫字的農村婦女,得法十五年,我揣著對師父感恩的千言萬語,由同修代筆,吐露心聲。

一、聽師父的話 一心修正法

九八年六月二日,是我獲得第二次生命再生的日子。那天,我拖著無力的雙腿,背著背簍去大場鎮趕集,兒子叫我去買兔子回來,想以養兔打發日子。那年我才五十五歲,已全身枯萎,瘦得皮包骨,不想吃,不能睡,腰痛得直不起,走路只能躬著身,更別說幹活了。這是我在二十八歲生孩子時落下的不治之症──一月間癆,已治療二十餘年,醫生說只能控制,不能根治。我也就只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那天我在鎮上看到煉法輪功的學員,聽說能祛病,當即甩了背簍開始學煉。從此我每天來這裏煉功學法,不識字就聽同修念、跟著念,我想從今以後有師父管了,就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一心學大法。

我把未吃完的六劑中藥扔了。得法三天後,我想吃飯了,腿有勁了。七天後,吃飯、睡覺都香,渾身有力了,腰也能直起來了。兒子驚喜的說我紅光滿面,變一個人了。那晚,我睡覺滅燈後,發現蚊帳中閃閃發光,把蚊帳照得通明。從那以後,我在煉功和發正念中都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和殊勝,感覺自己身體很大,坐得很高,好像快觸到天了。抱輪時身體輕的離地。我想這個功法這麼好,我得告訴別人。從此就去參加洪法活動,一次不漏。

有一次,我在居住的地方洪法,膽怯而不善言辭的我,那天也敢當著鄉親們說:「我這個二十多年的病秧子,修大法二十天變成了健康人。」鄉親們目睹我的變化,有部份人也走入大法的行列。從此我走哪都說大法的美好。

我想在家裏也能看大法書多好,就求師父:「師父啊,請您把我的智慧打開,沒有同修我一個人讀不成《轉法輪》啊。」這以後不久,我能通讀《轉法輪》了,後來能看懂《明慧週刊》和真相小冊子了,再後來,在市裏技術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買了電腦,同修又拿來打印機,我學會了上明慧網,能做週刊、真相資料、刻錄光碟和打印封面了。我這個目不識丁的農婦家裏也開了一朵小花。從此我天天上明慧網,能看到師父的教誨,能看到同修比學比修的交流文章,對我緊跟正法進程有很大的促進。師父說:「修煉就是去人心、去人的執著。」[1]我想,應修去自身思想業力產生的各種心,去掉後天的觀念,放下常人心。要做到浸泡在常人中,卻不受常人的干擾和誘惑,我就從不再干預兒女們的常人事做起,一切隨其自然,少嘮家常話,做常人事做完了就完了,不再去想,腦中只想法,只裝法,不管我手中有多少活等著我去幹(後來丈夫受重傷落下了根,農活家務活都是我一人幹),該發正念了,該學法煉功了,我立即放下甚麼都不去想,馬上入靜,做到腦中一片空白。這時我會感覺到被強大的能量包圍,把我帶到另外的空間,看到頭頂上亮錚錚的像金子一樣的功柱,不斷變幻顏色的花不停的翻轉。

師父給我開天目,讓我體悟《轉法輪》中講的另外空間的情景,對這些我都不會動心,不執著,也不與同修說,我明白這是師父為了增強我煉功的信心。師父也常在夢中點化我,或在我的手上繫著紅繩拉著我飛得很高,直至把我送到遠處最高的山頂才離去;或讓天上的飛機飛下來停在我身邊;或讓無人駕駛的大船渡我到彼岸,我能悟到是師父在推我往高層次修,師父點化我要精進實修才能圓滿,我不執著圓滿,但是我修煉的目標是要圓滿隨師還。

二、走出家庭魔難,開創良好修煉環境

我丈夫是個脾氣暴躁又偏執的人,我修煉前他經常打我罵我,我忍不了就和他對打對罵,還是不能改變他。修煉後我悟到了師父講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是修煉人首先得做到的要求。當他打我罵我時就不再還口,也不還手,平靜的忍已成了我的習慣。

師父說:「真正的能成為一個修煉人的時候,真正堂堂正正成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時候,一切都會改變。」[3]一次丈夫打我時,孫子跑來用雙手護著我的頭喊:「爺爺,你不能再打奶奶了。」從那以後,丈夫再未打罵過我。

但作為常人的丈夫無法理解修煉人需要修心斷慾,給我設了很多難,經常會找藉口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沒別的辦法,我唯有對他多發正念。一次因晨煉打擾了丈夫的睡眠,他一怒之下把我的被蓋扔到外面去了。真是謝謝師父為我做主,我藉機和丈夫分房而居。天天對他發正念抑制他,我才順利的戰勝了色魔給我設的難。我總是多幹活,照顧好他的生活,時不時給他講些真相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事例。丈夫也開始轉變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大地震中,丈夫正在外打工被掩埋,但他神奇的被救了出來,死裏逃生,但受了重傷,在外地醫院治療兩個多月。期間,我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叮囑他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期,我在醫院的綠化帶裏煉功、在病房裏煉功、學法講真相,勸三退,他都不干涉。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正念之場和修大法的福份也帶給了丈夫,他傷口癒合得很快,醫生都吃驚,比輕傷員還提前出院。出院時丈夫的一隻手尚未消腫,醫生說回家慢慢會消。回家後他要我去買消腫藥給他敷。我說:你在醫院用了那麼多藥都沒消下去,你還不悟啊,我給你削個供師父的蘋果吃吧,吃完你的手立即就消腫了。他說沒有那麼神。但他吃了蘋果第二天手真的消腫了。我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在幫我,讓丈夫親自見證大法的美好超常。

師父救了丈夫,也幫我開創了良好的修煉環境。從此丈夫不再說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做三件事他也不再干擾了。

三、證實大法好,講真相多救人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得法半年後隨丈夫去市裏一家建築公司打工,我想我不只是來打工的,是師父安排我來證實法的。我的工作是給公司管理人員做飯和打掃辦公室。每天有十到二十多人就餐,要打掃十幾間辦公室和環境衛生,工作量很大;但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幹得比自己的活還上心、還認真,把公司打掃得整潔亮堂,把飯菜儘量做好。

採購食材,開始是老總的岳母和我一起去,一段時間後她就不去了,對老總說我太誠實了,完全可以信賴。我在這家公司打工五年多,從未從中貪佔一分錢。丈夫不理解,說我是「傻婆娘」。我告訴他如佔了公司的錢物,會得到業力,反過來會給公司德。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公司上下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在公司大門走廊裏、院壩裏煉功,給老總和員工講真相,發護身符,發真相資料,在公司周圍掛橫幅。一次我正在掛,警車的車燈照我的背,我沒有怕的感覺,做完了就往前走,警車跟著我繞圈,我安全回到公司。我發真相資料也是當面給,一次一個小伙子指著電桿上的公告說,他要舉報我還可以得錢。我不動心,勸他:「那是江澤民在害你,那錢你不能得,法輪大法是天法,誰能比天大?給你資料是為你好,你看明白了就等於我救了你的命。」他立即說:「我是在跟你開玩笑!」

後來,國保和市政府的人都知道了我公開煉功和掛橫幅的事,幾次給公司老總施壓解雇我。老總是大學畢業生、市政協委員,曾借過我的《轉法輪》看。他不但沒辭退我,還暗中保護我,主動給我加工資,還給我一間辦公室和辦公桌,讓我在這煉功學法。後來市政府的邪黨人員強迫老總必須立即解雇我,我才離開。走前老總說:「真捨不得你,公司從未請到你這麼好的人,以後我年齡大了也來煉法輪功。」我說:「我來公司這麼多年,讓你看到煉法輪功的是甚麼樣的人,你用煉法輪功的人,都會給你帶來福份。想想這幾年你順嗎?生意好嗎?」他立即回答:「這幾年順啊,生意好啊。」幾年後老總還來我家看我們。

回到家鄉,我想救人就從本地救起,先把本地的場正過來,才不會受干擾。我還是講真相,告訴人們我要不煉這個功,墳上的草都不知長多高了,我不能忘師父的救命之恩;告訴人們念大法好會得福,作三退能保平安。村裏五十多戶,我勸退三十幾戶人。我把娘家、婆家、兒媳家、女婿家的人都勸退了。唯一剩下娘家姐姐不退,結果她得病死了。但她死後給我托夢:「二妹,幫我把那個死黨退了吧!」

我還和另外三個同修去外地鄉鎮和農戶家發資料,掛橫幅,勸「三退」,堅持數年不間斷,勸退有兩三千人。丈夫住院期間,同病房來去的人我就勸退二十幾人。

我的勸退率較高,起了歡喜心。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和另一同修去外地發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拘留所。在那裏,我對警察和犯人講真相。當要我按手印遭拒絕時,兩個男警察按住我的手強制我按,我請師父加持:讓手印印不上,並將手背拱起,兩個男警察按不下去說:「怪了,這老太婆的手是硬的。」而我看到印出的是手掌而不是手指印,警察說「看不清楚」,也不了了之。

在拘留所,販毒的女犯告訴我她會被判八年刑期,我說:你聽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我的師父就會管你,你刑期會減短。她當即退了團。後來她被判了三年。

十五天後,離開拘留所那天,家人去接我。我本來已經走出來,又想到,要讓光明和希望播撒在人間最黑暗的地方,讓正念之場也打進人間最邪惡的地方,於是我又返回去對犯人們說:你們相信大法好,到哪都會好,記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

正法已到最後,我要更用心的多學法,保持修煉如初的狀態,更精進的去做好三件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體悟,如有不符合法的,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警醒〉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