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為了那些期盼的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正法走到了第十四個年頭了,回想起來真是磕磕絆絆的走到了今天。雖然酸甜苦辣都有,但我仍然感到無比的幸福,因為我是大法弟子。

初得法時,我一個人是在家學法,不知道還有煉功點,後來在路上碰到以前的鄰居,她拿著一本書,說是學法,我才知道,還有集體學法和煉功。我從那一天起,也就是一九九六年的陰曆六月初一,正式開始修煉。從此,我多病的身體很快得到了淨化,煉功時,常常出現一些現象,自己有時也有點莫名其妙,後來接觸同修多了,我就知道跟同修交流,逐漸的修煉的信心也越來越足。

休息時,就跟同修到廣場去洪法煉功,一看到掛的大法條幅,我就哭的控制不住,也說不清楚為甚麼哭,可就是哭。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我領著不到三歲的孩子,經常洪法,站在厚厚的雪地上煉功,煉完功,發現自己站的地方的雪都化了,一點也不覺的冷。給孩子帶點小吃,她也不鬧,就在旁邊玩,孩子從不感冒。那時的修煉就是感覺很開心。

九九年「七•二零」不久,我和同修因到小區發真相傳單,被舉報後,當時就把我倆帶到派出所,我雖然一直沒配合警察,不過後來一個警察還是知道我的一些基本情況,也知道我的孩子自己在家,就對我說,先回去吧,明天上班時,來派出所。他們開車把我送到家,當我到家時,不到四週歲的孩子已經睡了。

到家後,我一點睏意也沒有,一閉眼,天目裏就亮亮的,我給警察寫了一封洪法信。第二天,分局來我所在的學校要帶走我。當時,我們校領導說,不能讓她走啊,這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後來,書記、校長、刑警隊隊長、分局局長、六一零主任五人開了會,想讓學校拿五千元錢,校長當時就說沒有錢給。他們讓我寫「保證書」,我就把我為甚麼煉功,和對大法的認識寫給他們,他們看了說不行,讓我重寫;一個警察說,都這麼晚了,算了吧。就這樣,我和校長、書記一起回來了。

後來領導讓我在全校大會談認識,我藉著這個機會講真相,談法輪功祛病健身,談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會場上,幾百名老師,說甚麼的都有,有的說某某根本沒談認識,有的說校長沒弄過法輪功……這時,書記坐不住了,還要讓我從新認識。我急了,就去找校長:如果這樣,我就辭職,我不能違心的說法輪功不好,法輪功把我從滿身病的人變成了健康人,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說假話呢?!明天我就不來了。校長聽了忙說:別,別,學校需要你。

從那天以後,直到現在,學校再也沒有為難我。從這件事情中,我也認識到大法弟子到任何時候,真的是要把法擺在第一位,一切干擾的東西都會煙消雲散。

二零零二年,我搬家到異地,剛到一個新的地方,事情多了些,找不到同修,學法跟不上。師父看到我脫離環境後焦急的心,很快讓我找到了當地的同修。和同修在一起,很快就回到正法中來了。那時附近沒有資料點,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拿《九評》,和同修配合大量的發真相傳單,周圍的小區、大商場、攤位都留下了真相資料。

我通過不斷的學法,認識到講真相救人的重大意義,二零零七年的秋天,我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不斷的去掉人心,不斷的領悟法理,我也更珍惜這份難得的修煉機緣。我想把這五年多講真相救度世人的心得與同修交流分享。

一、把「真、善、忍好」埋在學生的心裏

作為老師,我總是利用機會給我的學生講真相。我在上課之前就發正念:請求師父,請師父幫忙,我要利用最有限的時間,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告訴學生「真、善、忍好」,請師父加持我,讓每個孩子的生命那面都能聽到這個救命的大法真相。

有一次,當我進入教室,我就環視一下四週,看看每個學生的面孔,他們真的似乎聽懂我的意思,他們的目光中充滿了興奮,一個個的頓時精神起來了,我和學生們也很快就溶合到一起了。我先給他們講關於誠信的故事,突出個「真」字,我就大大的在黑板上一筆一劃的寫個「真」字。我又講呂洞賓在山上放羊時,狼來了。我問學生:你們知道呂洞賓怎麼做的嗎?學生們有的說呂洞賓跑了,有的說呂洞賓跑羊群後面去了,有的說呂洞賓把狼打死了……我告訴他們:呂洞賓用自己的身體,擋護著羊,不讓狼吃羊。這時,同學們大聲說:「哇!那狼不就把呂洞賓吃掉了嗎?」我告訴學生,狼不但沒吃呂洞賓,狼自己走了。學生們問:為甚麼?我說:因為呂洞賓有了不起的大善之心,狼被感動了。善的力量多大啊!能改變狼的惡毒之心,真是不可想像。我又在黑板上大大的寫了一個「善」字。接著我還講了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同樣在黑板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忍」字。

很明顯大大的「真、善、忍」突顯在黑板上,有的學生說:這不是「真善忍」嗎?學生們互相你看看我看看,誰的心裏都明白了。我接著講:做人只要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你一定是最棒的!你們說「真善忍」好不好?這時大家說:好!我說:你們把眼睛閉上,在心裏默默的記住「真善忍好!」學生都在用心記,有的還用手數數一遍二遍,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就是想讓他們生命的那面明白,他們就能被救度!」睜眼看看學生,各個真是生龍活虎,興奮的了不得。我對另外空間的邪惡舊勢力說:「誰也別阻擋世人明真相得救,誰阻擋誰是罪過。」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們清理了空間場,生命的那面明白了真相,等下次再上課時,學生的紀律超好。

凡是聽過我課的學生,我都想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把「真善忍好」的福音告訴他們,我上的科任課,從班主任反饋來的信息,都有很高的評價。班主任們還說,操場上的學生說上科任課時他們都哭了,你又給他們上甚麼生動的課了?孩子們無論在哪看到我,都老遠就喊「真善忍」老師好!有的給我敬禮,有的送給我糖吃,有的給我畫畫和折小紙鶴……還有的學生說:「老師,您甚麼時候能再給我們上課啊?」

我知道學生的一切表現,並不是我多麼好,而是他們明白的那面在感激,大法救了他們啊!我上過課的班級,都不留下遺憾,課後我都分組留下他們的聯繫電話,多數都是父母的電話,我回家後,給這些電話分別播語音真相和發彩信,就是盡最大的力量去救人。

我在給高年級上課時,我告訴他們「真善忍好」,他們很敏感,就說是法輪功。我就給他們講,上帝三次派人救一個牧師的故事,暗示學生:無論你看到甚麼保命保平安的方法,是不是上帝通過這種方式救你呢?學生們連連點頭。因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處能看到,沒人提出異議。

我曾經辦過家教輔導班,凡是來我這學習的孩子,我幾乎都面對面講真相,學生基本都退隊了。我的辦公桌上,經常有意放不同的真相資料,掛曆、單張傳單、台曆等,學生下課都去看,我也和學生們一起看,還讓學生拿家去,給家長看看,喜歡就留下。有的學生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作業本的空白處,我批作業時,學生趕忙擦掉,我微笑著向他們點點頭。

作文課上,我圍繞「真善忍」和孝順父母為主題,並配上圖片和影視,講述人應該回歸傳統的神傳文化。孩子們邊聽邊流淚,我要求聽完課回家,大家都要給家長一個驚喜。後來,家長們紛紛對我說:孩子從你的課堂回到家,變了個人似的,非常懂事,讓我太震撼了。是呀,中共宣講的那一套,表面上是讓人做好,但是它的本質就是邪惡的,所以根本就改變不了人。而法輪大法才是真正能使人回歸的根本,能讓孩子們從內心發生變化,擯棄不好的東西。奇蹟般的效果也讓家長們看到傳統文化的力量,這期間部份家長也做了三退。

暑假間,中午休息時,我帶學生去廣場玩,我把「真善忍」滲透到故事情節中,帶學生表演情景劇;我帶學生登山,衣兜裏放著真相傳單,和學生一起走時,趁著學生往前跑時,我就掏出來放在石頭上,放到山上的凳子上,回來的路上,學生都能看到,和我們一同登山的人也看我們放的真相資料。當學生把真相資料給我時,大家都坐下來,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學生不明白三退,我就說:「我也聽說過,我有個朋友給我講三退的事,說戴過紅領巾就是跟那個紅魔是一夥的,『真善忍』多好啊,可那個紅魔不讓大家信『真善忍』,你們覺的那個紅魔壞不壞呀?」大家都認同「真善忍」,也都同意退隊。

幫我做家教的一些大學生,我利用節假日,請他們吃飯,臨走的時候,還給他們帶一些吃的,回去給宿舍的同學吃,每年的神韻晚會光盤,和掛曆我都給他們,也讓他們帶給宿舍的同學。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他們都發內心的贊同大法好。

二、在學校展現大法的美好

在學校,很多人都知道我煉功,新換的校長還不知道,我就給他寫了一封長長的真相信,親自送給他。一次開大會,校長對著二百多名老師說:班主任老師,你們每人面對四十多個學生,還管不好,看人家法輪功大師,有那麼多的人聽他的,我真的服氣了。大家都驚呆了,以為法輪功平反了呢。

有個年輕的男教師,人品特別好,一見到我,就給我敬禮,我完全看懂了他的意思,實際就是贊同大法。我後來特意去他家講真相做三退,買了水果點心,給他帶去明慧全套真相光盤十幾本,還有裝有明慧廣播電台的很多故事的mp3播放器。後來我又告訴他:這只是了解大法真相的部份內容,還有真經呢,你想看,我就幫你請書。他說:好。現在他經常把看的內容講給學生聽。

和我要好的兩個同事,都有病,看到我十幾年醫保卡沒花一分錢,真是服氣了。人就是想求得身體健康,我就利用中午時間教她倆煉功,給她們教功帶,護身符。

學校有個老師的丈夫得了腦瘤,我把神韻光盤送給她,還給她《絕處逢生》看;這個老師說,自從與我接觸,她的心態很好;不像以前那樣看到有病的丈夫,心裏沒有一絲的活路,太痛苦了。

我用一切辦法來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最能讓人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形像。如:天一涼了點,老師們都加衣服,我一般都比他們要晚半個月穿,她們會說你一點不怕涼,體質真好。我說以前我五一還穿厚衣服呢,風濕最怕冷了,現在好了,大家都不言而喻。中午都睡覺,我從不躺下睡,有時睏了,就打個盹兒,然後就像充電一樣,特別精神。我經常利用午休時看書,她們一睡就是一個小時,醒後還有時不舒服。吃午飯時,我從不剩飯,和我一起吃飯的老師,也受到影響,經常說:姐姐,看我也不剩飯了。我告訴她們惜食就是惜福啊!領導分派我甚麼活,我都樂呵呵的接受,他們很滿意。對其他老師,我是一對一勸退的,至今我還沒能完全給同事勸退呢,有的只是發彩信聽語音真相了。

三、在社會上如意救人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所接觸的人都是要救度的對像。買菜、上超市、散步、洗澡、理髮、乘車、逛商場等等,我都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救人。在救人講真相中,經常是順著人的執著切入主題。

看到賣東西的人,我就說:「像您這樣做個小生意挺好的,自己說了算,公平交易,用自己的良心靠自己的力氣掙點錢,真的很開心啊!現在給人打工,黑心老闆可多了,拖欠工資,不把人當人看,現在的世道很亂,好人不好當啊。」然後我就結合當前大家關注的社會事件,啟發世人思考,為甚麼善良總是被傷害,一幫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被迫害。他們說我知道你說的法輪功,接著就告訴他們真相,很快就三退了。

買菜時,我不計較多少,經常給他們節省塑料袋,經常對他們說:給你省個袋用兒。他們也經常說: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我趁機就告訴他們,我是有信仰的人,信「真、善、忍」。接著就告訴他們,法輪功洪揚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教人向善,做事為別人著想,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共產黨搞假、惡、鬥,宣揚無神論,與天鬥、與地鬥,趕快退出這個無神論的組織吧。大難來時只有神佛才能保我們平安,咱老百姓過日子不就是圖個平安、健康嗎?他們都很願意退出。

一次,去公園勸三退,我發現長凳子上只有一位老人,我很自然的就坐在老人的身邊,我說:大爺,您也是來散步的?老人說:我的腿腳不太好,得過腦血栓。我就告訴他: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別聽電視上說的謊言,自焚是假的。然後我就給他辦三退,並告訴他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連連點頭,再看老人的臉上,豆大的淚珠掉了下來,我趕忙為老人擦淚,說:大爺,您怎麼哭了?老人說: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知道是他生命的那面在激動,終於聽到大法得救了。

有一次,在醫院勸三退,一位退休的阿姨,因為她是一位居士,我就把宇宙的運行規律、和新舊宇宙的更替、人為甚麼來到世上等都講給她聽,最後我告訴她:不管你信甚麼,你都要無條件的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她也邊聽邊哭,她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想哭。是啊,人明白的那面因為生命得救而喜極而泣。

現在的人對一切都懷疑,不相信別人。有些人不太容易講通,但還是有希望的,師父說:「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儘管那個路比較窄一些,必須得走正,稍微差一點、不正一點都不行,但是呢,你們還是有路。」[1]

一次,我送給一個買水果的人一盤神韻光盤。第一次送給她,她拿到手裏看看說,她家沒有DVD,我收迴光盤接著說道:姊妹,我可不是發廣告啊,你看街上的人很多,我為甚麼就給你呢?因為,一看你就是善良的人,這光盤不僅僅是一台晚會,更重要的是它的內涵很豐富啊。人們看完後,真能起到淨化心靈的作用,能把我們封存已久的善念打開,能喚起人們的良知,能讓我們知道人活著的真正意義……這時,她又伸手接過光盤,仔細的看看光盤,沉思了一會兒,誰知她又還給了我。我很嚴肅的看了她一眼,同時檢查自己的心態,告訴自己放下人心、對她一定要善,因為沒有善就更談不上慈悲了。我穩了穩心,又一次耐心的對她說:姊妹,我不強迫你留下,但我想告訴你,以後如果遇到有人再送給你神韻光盤,請你一定留下啊,我師父說了,誰看神韻誰得救。 她聽後,馬上爽快的說:給我吧,大姐,我一定看。就這樣,第三次,她終於收下了神韻光盤。救一個人真是不容易啊,有一點兒人心出來,都是救人的阻礙。如果稍微不注意就會失去救人的機會。

我在路上遇到年輕人,我就會說小伙子,你是大學生吧,有的說是,有的說曾經是過,我就送給她上網軟件翻牆小光盤,他們一看都懂,也很願意要。我就告訴他們,這裏可以通過互聯網看中國禁聞,可以暢遊全球,了解真相是我們的權利。他們都說現在的新聞真的太少了。我接著說:沒錯,某某黨就喜歡搞假、惡、鬥啊!我們當場就可以做個實驗,你往我的手機裏發個短信:「真、善、忍好!」你的手機會顯示發送成功,可我這裏根本就接不到。你發假、惡、鬥給我,那我保證能接到,某某黨甚麼樣,不就很清楚了嗎?當場就實驗,當場就有效果,接著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正好與假惡鬥衝突,所以某某黨才瘋狂反對「真、善、忍」。可是,邪不壓正啊,人不治天要治啊,你是黨、團、隊趕快退出它的邪惡組織吧,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啊,用小名、化名都有效,在心裏想不要這個組織,神佛就會保我們平安的,因為我們加入它的組織時,曾經舉手宣誓把命獻給它,這可是個毒誓,必須解除這個毒誓,我們就是從無神論的組織中,跳出來了,解脫了。神佛就會保我們平安。

路上遇到的殘疾人、政府高官、大學生、外來打工者、部隊幹部、清潔工人、園林綠化工人、中小學生、商場服務員……我都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我平時很注意收集百姓民生新聞,預言故事,如上帝三次派人救牧師、農夫和學者的故事、紅眼石獅的故事、濟公搶親、基督徒三百年被迫害等等。多掌握一些哲理性的故事,有時也能穿插進去,起到很好的作用。講真相時,就針對世人心結講個小故事,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真是小故事大作用。

我上公交車習慣找兩個人的座位,這樣便於講真相。有一次,正好碰到一位深明事理的老人,我很自然的說:「您好!相遇就是緣份啊。」我緊接著就給他講,社會現在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現在的世人只認識錢,都不認爹了,這樣的世道啊,人們不講孝敬老人了,傳統的東西都變的一錢不值了,人們哪裏還相信善惡有報啊。老人連連點頭說沒錯、沒錯。我說這都是中共的無神論害人啊。我又講了「三退」和「藏字石」,老人聽了很快答應三退,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告訴他給家人三退的方法。他說:你們法輪功隊伍的人還很多呢!我說:當然了,全世界都洪傳法輪佛法,唯獨中共不讓。等到要下車的時候,老人說:沒聽夠,還想多聽點。我就跟著老人繼續講「自焚」偽案,基督徒被迫害,還有大海嘯等等,直到老人到達目地地。

到商場購物的主要目地就是能碰到很多人,都是講真相的對像。有一次,我有意要花真相幣並講真相,就對服務員說:我的錢都是一元的,而且還是帶字的,你收不收啊。她說:啊!我知道了,可以的。我微笑的跟收銀員說:「都是一元的,你看著我數錢。」一共四十七元,我遞給那個收銀員,她接過去就直接放在錢盒子裏。噢,她真聽我的話了。我心裏說:謝謝師父。回過來,我就給兩個服務員全做了三退,給她們護身符和真相光盤。

四、故鄉救人

「七•二零」剛開始時,給家鄉人傳遞真相,怕心很重,我清楚的記得,我去郵局寄真相信,那時的郵信筒是掛式的,我正在往筒裏放信,剛剛放完,回頭的時候,旁邊停留了一輛押運車,兩個保安端著槍正對著我的背後,我差點沒被嚇昏過去,那時覺的周圍都是邪惡在看著,真的怕心很重。當時也不懂發正念,就是一個心思:我們農村的家鄉人,就是為了今天能通過我才能知道大法真相,否則,全都受謊言矇蔽了,將來都被淘汰掉,我怎麼能無動於衷啊?!

於是,我就到批發市場買來了六、七件毛衣,大概二十元左右吧,給遠方的姨媽、自己的叔叔、大爺表兄、表妹郵寄過去,裏面夾著真相光盤,心想他們看到就一定能有救了。就是因為心懷救人的正念,郵局的工作人員,還用手捏一捏,然後還要用線縫上布口袋,就真的郵寄過去了。

近幾年,我每次回老家都帶各式各樣的,不同的真相資料。有條幅、各種內容不同的不乾膠、小冊子、真相信、光盤、護身符等。冬天雪很大,不乾膠剛撕下背面的紙,就凍了,我就用大量的膠水,晚上讓外甥女陪我出去貼真相,告訴家人誰支持大法誰得大福報,家人都明真相了,很願意配合。去弟弟家,弟弟說:「姐姐多給我點小冊子,給我們開出租車的人每人發一個。」我弟家開個小旅店,我帶了一些真相準備上旅店發,弟弟說他們都是外地人,有的說話聽不懂,我就替你發給他們吧。

前幾次回老家都以發真相為主,隨著學法的深入,對救人的法理也提高了認識,怕心也漸漸的少了,今年暑假我回老家,照樣帶了豐富多彩的真相資料,臨走那天晚上住在同修家,聽同修說現在火車站檢查很嚴,她勸我這次回家不要帶資料了,火車上也別講真相了,我說那好吧。過了一會,我知道不對了,就立刻向內找,原來是衝著我的怕心來。我想到師父說的「能行不行見真相」[2]。於是,我決定照樣帶資料。我把不乾膠、《九評》和自焚小光盤帶身上,穿了一件寬鬆的衣服,條幅放在背包裏,第二天就出發了。

到了火車站,果真如同修說的那樣,入口有六、七個警察,除了安檢外,還像機場安檢一樣,用一個東西在身前身後的劃拉幾下。我這時沒有怕,一路上就不斷的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先取票,三、五分鐘的時間,來到入口,剛才的六、七個警察神奇般的不見了,剩下的這兩個安檢人員,根本就不看我,我在師父的呵護下進到候車室,心裏不斷的說:謝謝師父。

到了老家,外甥女陪我走了一村又一村,在路上,我們就掛條幅,到村裏,就貼不乾膠,大橋頭,學校門口,市場大牆等處都貼上了不乾膠真相。白天,我就到集市上勸三退,見一個退一個,我們村好像黨員沒幾個,一位八十多歲的王姓黨員也三退了,還說回去好好看看《九評》,這個老人曾經很能欺負窮人,還壞過我們家呢,不過師父都說特務都度,我們怎能記人之過呢?救人是沒有任何條件的。

還有一個曾經是村裏的領導,經常欺負我們家,後來他遭惡報,失去了一隻手。我看到他,也給他退了。只要看到的人,都同意三退。我帶來三千元的真相幣,都是連號的新錢,他們看到上面的「法輪大法好」都很珍惜,說留著不能花。看到我小學的校長,也給他三退了,還給他護身符和《九評》光盤。

五、結語

在救人的過程中,就是修自己的過程,也是不斷成熟的過程。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我是先看這個人面善,就試探著以第三者的身份講,如果這個人比較認同大法,我就再告訴他我是修大法的,還不能堂堂正正的救人,還是在挑選著,還看誰行誰不行。我知道這樣做不對,因為師父在法中說了「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3]

後來隨著對法理認識的逐步深入,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怕心少了,心胸更大,慈悲隨著怕心和情的放下漸漸的出來了,心裏想著還沒被救的人在懸崖邊緣,我就是要救他們啊!

其實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把真相告訴世人。在講真相中,我也體會到佛法的洪恩浩蕩,世人經常聽的淚流滿面,他們感受到的是大法的慈悲,毫無一絲為己的善念。

我一定會抓緊最後的時間救度更多的人。在此,感謝師尊的一路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