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分秒必爭救眾生 神念正視解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父好!
同修好!

真正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條路上的大法弟子,哪一個人沒經過魔難坎坷、悲歡離合,每天都有新體會,都有寫不完的故事。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經十五個年頭了,今天我就把我在近幾年救度眾生中的經歷寫出來,再就是我如何用神念來正視魔難的一點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救度眾生 分秒必爭

我在講真相救人這方面,主要是面對面講、勸「三退」。因為家庭環境的原因,我承包了二十多畝果園,飼養了三十多隻家禽,但是我沒有被它束縛,時刻提醒自己來世的目地,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有時進城購物,首先發出一念:辦事是小事,救人是大事,有時能救十幾個人,時間不充足的情況下,也能救三兩個。有時參加婚禮,首先發一正念:今天我是來救人的,不是去吃喝玩樂的。多者救十至二十人,少者也是七、八個人。有時騎車走在路上,碰到曬麥子的,我就給他撐口袋,拉近距離,把真相告訴他,他很高興的就接受了。我丈夫說我像一貼膏藥,看見人就貼上了。

一天,我走在去學法的路上,看到花壇裏有五個人坐在那裏,四女一男瞧我笑,我當時腦子一閃,他們是要我救他們吧,可是去學法就來不及了,可是又一想,師父讓我學法不就是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嗎?我把車頭轉了回來,他們還在看著我,我把車放在路邊,笑著走了過去說:「姐妹們,我給你們送好東西來了。」「甚麼好東西?」我把隨身帶的「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每人發了一個,他們都愛不釋手的在看,我又給他們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告訴他們為甚麼要三退,法輪功是甚麼,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並對我說謝謝。剛騎車走不遠,遇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騎著三輪車,我放慢了車速和老人搭話,他說他是老黨員了,我就給他講退出邪黨保平安的真相,他順利的接受了。這五個生命得救了,感覺他們的未來就在我們的一念中,我們真得時刻保持正念啊!

今年九月六日,有個退休幹部和家屬、親朋四人,到我家地裏摘買玉米,我給他們講三退,其中一個就是不接受,老是推三推四的,我說給他起個化名,他說他的名字只有他父親才能起,最後,我說那我就叫你「隋大哥」吧,他說這還差不多。走時我發現他還不太情願,就過去幫他拿東西,又細心的給他講一遍真相,最後他妻子說:「你也是為我們好,謝謝你,回家我看著他念大法好。」

接著又來了一輛車,下來四個人說要買玉米,一看沒有了,就說,那到你家地裏摘個花生吧。我急忙把他們帶到地裏,心想這不是來得救來了嗎?他們看我地裏的果實甚麼都喜歡,摘了豆角、大梨、黃瓜、花生,都是綠色食品,在他們最高興的時候,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這時那位女士告訴我說她丈夫就是公安局的。我聽了一點也沒動心,心想這更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就對她丈夫說: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救的是你這個生命,公安局的人也是受害者,今天你我相見可是緣份,你看現在就你我咱這一家子人,上天在看著,我給你起個化名,把黨團隊全退了吧。接著我詳細的給他講了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要三退等等,還給了他們《九評》、《我們告訴未來》等真相資料,並告訴他以後千萬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助紂為虐,當遇到大法弟子有難要幫助他們。他連連點頭。走時夫婦倆非要請我們倆口子到飯店吃飯,我們謝絕了。

我經常和女兒同修配合講真相,一、兩個小時也能退十幾人。走在公路上,已經三退了的民工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我向他們擺擺手,為他們得救而高興。有一次和同修到農村大集上去講真相,我們配合的很好,一上午退了四十人。我家門前兩年前新建了公園,其中修路的、栽樹的、鋪路邊石的,來一批民工我就救一批。秋天在水果季節,我提著大梨送給他們吃,前後也有幾百斤,他們都高興的說:學大法的人心眼好,聽他們的沒有錯。有的人幾個月後,又來我家要真相光盤。我丈夫說:你真行啊,還拉主戶了,都找上門來了。

前幾年,我家有六十畝果園,來幹活的人也是換一批又一批,我都一個不落的給他們勸三退了,也有信教的,信佛的,大多數都接受,個別不聽的我也不急,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再給他們講。他們都喜歡我唱大法弟子的歌給她們聽,有時二、三十人,那種氣氛無法言表,有的對我說:我們走到哪幹活總是議論你。說你學大法人心眼好,善良,而且只要在你家幹活,下雨也淋不著,到了家才下大雨,真神了。有的說:這就是人家學大法的福呀,神在幫她呀。別人家的地都沒征,你的地征了一百多萬元,做甚麼事都順,這真是大法賜給你的福啊。

我時常想,救人是多麼嚴肅的一件事啊。有時碰到有緣人沒能救的時候,我心裏就內疚,看到師父的法像都低著頭走,不敢面對師父。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我們立下的誓約,也是歷史的神聖使命,是師父給我們樹立威德的機會,也是我們修心提高心性的修煉過程,讓我們在宇宙更新的歷史篇章裏樹立更大的威德。

信師信法 用神念正視魔難

二零零六年,是我被邪黨迫害的最嚴重的一年。我當時是腰部第五節斷裂,兩腳跟粉碎,腳踝骨變形,腳腕變形,腫的像打了氣一樣,左腿沒知覺,腰部手術後還打著鋼板。但從那時起,我就時時刻刻告誡自己:我不是常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

我當時的傷情很嚴重,警察一班兩人二十四個小時輪流看守,我沒有害怕;醫生說我這輩子就是殘疾人了,我不但不信,而且在手術第四天就要求出院回家。當時家人反對,醫生發出諷刺的眼神、刺耳的語言,還有鄰床病人對我的舉動都不理解,其中一個水果販子,因車禍腳腕子斷了一個多月了,還不能下地,他說:你這個樣子回家怎麼辦?看我這點小傷,一個多月了還不能出院。我說:「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看護,和你不一樣,不信一年後,你如果有時間請去找我,看看我甚麼樣子。」我把我家地址告訴了他。

回家後,親朋好友也都不理解,有當官的朋友聽說後也來了,當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時,他們說:你都這樣了,還講那一套,現在誰管你呀?我說:「你們放心,我有師父,一定會叫你們看到我原來的樣子。」他們說:那就等你恢復到原來的時候我們再退,那時我們才真正服你。我們走了,你就在家等著你師父給你治吧。他們諷刺我,不相信我會好起來。

不到一年,我能在地裏幹點輕活的時候,他們來了,看到我能走了,愣了神,第一句話就說:「你真好了?神了!」我說:「別忘了你們許下的諾言。」我把他們帶到家裏,他們自己起了化名,都三退了。

這個恢復的過程,說起來輕巧,而真正把自己當成神,在行動上那可不是說說就成事的。我的家庭關、兒女情關今天就不一一訴說了,當各種苦、難來的時候第一反應、第一念是甚麼?是神念還是人念,非常重要。

師父說:「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在臥床不起這段時間裏,我就是憑著信師信法走過來的。四個月沒下床,常人能有好臉給你看嗎?但是我不往心裏去,整天躺著學法,躺著煉功,抱輪時全身發抖也堅持下來,身體變化很快,第七天左腿就有了知覺。第一次下地腳跟針扎一樣,我堅持一步一寸的走,我跟師父說:請師父加持,我還有很多眾生沒救呢,我要用我身體出現的奇蹟來證實大法。

我從來就沒想過殘疾兩字,從來也沒拄過拐,從來也沒求傷好,而是神的一念:一定能好。沒有半點懷疑,走的腳疼了,我就告訴它,我是神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排列程序沒有變而已,你叫我疼,我不承認你。

我丈夫說,一年後要到醫院把我腰裏的鋼板取出來,需要七、八千元。我說:不用取鋼板,過後就沒有了,大法無所不能。現在六個年頭過去了,我已經六十歲了,我從沒覺得我身上還有甚麼鋼板。現在知道我這件事的人無不讚歎,都知道大法的神奇。

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的身體,我也要兌現我的諾言,把我身體出現的奇蹟,講給眾生聽,堂堂正正證實法!

我經常反省自己,師父說大法弟子走過的路是留給後人的。那我留給後人的是甚麼呢,那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嚴格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去掉各種執著心,時時向內找,為眾生展現出大法的美好。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完成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一史前大願,在這歷史的大關鍵時刻,緊隨師尊,留下可歌可頌的歷史輝煌篇章!

弟子叩謝師尊!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