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勞教所裏的「大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我曾在勞教所不懼邪惡,正念正行。今天我就把這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向恩師彙報。

電棍「絕緣」

我是二零零零年春被惡警綁架到勞教所的。邪惡派了一個吸毒犯,一個詐騙犯包夾我。我對兩個包夾講真相,說:我以前在社會上比你兩個都能混,甚麼吸煙喝酒,偷雞摸狗,我在當知青時都幹過。可是結果是造了大業,患了一身的病。這一修煉法輪功,我的病全都好了。兩個包夾說:阿姨,你原來也在黑道上混啊,看來你是黑白兩道通吃。我說:我現在只走修煉法輪大法的正道,其它的道都不走。後來,那兩個包夾也不再喊阿姨,而改稱大姐了。

還有一件事讓犯人和警察都對我刮目相看。一次全大隊三、四十個大法弟子因聲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全都不穿勞教所的服裝,不報數,拒絕奴役,還集體絕食。一個惡警說:凡是不遵守勞教所規矩的,都站出來,看有幾個能經得住上繩的?唰一下站出十多名同修。惡警挨個給大法弟子上繩。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喊正法口訣,我的聲音特別洪亮,響遍了整個勞教所。惡警來抓我,我就跑,邊跑邊喊。惡警抓住我後,兩個惡警擰著我的胳膊,另一個惡警就去脫我的襪子,再一個惡警用手銬撬我的牙,想用襪子堵我的嘴。我使勁咬緊牙齒,決不配合。他們幾個人就是堵不住我的嘴。沒辦法,又想把我的兩隻手在背後上下斜著銬起來。我用力往外撐,他們就是銬不著。惡警害怕丟面子,就讓那兩個惡警架著胳膊把我推到後院去。

到了後院的一間屋子裏,惡警讓我跪下。我說:我只給我師父下跪。其中一個惡警就往我小腿上跺,還往腰上跺,一連跺有幾十腳,嘴裏還不停的喊著:你給我跪下,你跪不跪下?我昂著頭說:我就是不跪,我沒有錯。這時三個惡警同時上,兩個拽著我的胳膊往後擰,一個就把繩套在我的脖子上,再去纏兩隻胳膊。我頭一甩,稍一用力,把他們三個人都甩退好幾步。他們又上來還要用繩捆我,我又用勁一甩,幾個惡警又往後退了幾步。這樣來回有三四次,他們累的上氣不接下氣,直喘。有個惡警說:你別看她瘦,哪來這麼大勁?說著他們幾個一擁而上,按著胳膊用繩子纏上後往後擰,再用兩手按著頭使勁往上拉。捆是捆上了,可我不但不覺得痛,反而有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惡警捆我,看我手指紫了,就鬆開繩。手才緩過來一點,就又捆上。這樣捆了有十幾繩。惡警看制服不了我,就說把她的脖子和小腿用繩繫上。惡警就開始捆住我的小腿,然後再把脖子上的繩和腿上的繩連在一起,我的身體就成了九十度了。平常惡警用這個姿勢摧殘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站著都不能堅持十分鐘。惡警這樣繫好繩後,我就順勢坐在地上,不讓他們達到摧殘我的目地。惡警見狀,就抓著我後背的繩把我提起來,再往地上來回摔。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疼。

惡警看還不行,一個高個惡警手拿電棒說:給她用電棒。他一按電棒,就啪啪啪直竄藍光。我稍微有一點害怕,卻立即想起師尊的話「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1]。瞬間就感覺自己身體高大無比,甚麼都不害怕了。這時再看惡警手中的電棒,就像小孩玩的砸炮槍在打著玩一樣。看著惡警非常渺小,甚麼也不是。惡警手持電棒先是往我腳上電,沒有反應。再往臉上電也沒有反應。然後往我胳膊上鑽,我只覺得像螞蟻爬過一樣。高個惡警對著那幾個惡警說:她絕緣,沒有反應。我說:這是功能!

上午折磨完了,下午又這樣折磨了一下午。到了夜間,警察輪流換班看著我。這時已不對我用刑了,只是用繩鬆鬆的捆著。我就開始給看管我的警察講真相。這樣講下去,好幾個警察都明白了真相。警察在交接班時,大都說一句:她真偉大,夠個人物。

第二天我一回到監舍,幾乎所有的犯人都圍了過來。包夾我的那個吸毒犯,抱著我直哭。管理犯人的總頭目,外號叫「大馬」,來到我跟前說:大姐你受苦了。我們都發自內心的佩服你。就我們這幫人,平常咋呼起來還像個人似的,還張嘴義氣,閉口姐妹的,一說上繩,都嚇個半死。看你多勇敢,就不怕他們。他們就害怕你們這些法輪功。

「以後你就是『大姐』了」

在犯人中間就是這樣,她們有時看人就看誰敢拼,能撐事。我為法輪功站出來,她們就覺得我夠義氣。還說要交就交這樣的朋友。

我要煉功,犯人們就自覺的給我放哨。我坐在床上發正念,大家都遠遠的離開我。一次,我正在床上煉靜功,獄警大隊長進來了,看我正在煉功,就把我叫到辦公室。一進去她就喝令我蹲下。我說:不蹲,我不是犯人,憑甚麼下蹲?她說:不打你你身上癢不是?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我說:這就是你高叫的教育、感化、挽救?全都是偽善。我雙手插在褲兜裏,目不轉睛的正視著她。她有點慌亂,停了半天,說了一句:你回去吧。

兩個包夾在門口都嚇得直哆嗦。我一回來,兩個包夾給犯人們一學,大家都紛紛翹起大拇指說:還是大姐有種。

在勞教所,有些包夾對大法弟子非常苛刻,動不動就罵,稍不如意就打。只要我在場,我絕不允許犯人對大法弟子動手。一次一個包夾毒打一個大法弟子,說她給其他大法弟子遞經文了,被警察發現了,要加她的期。我過去拉開她,不讓她打。另一個包夾說:大姐,我們都尊重你,這事你別管。我說:我們都是大法弟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必須給我住手。大馬過來說:大姐都說了,不叫你打,你還不停下?

一次其它大隊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了,勞教所為封鎖消息,給包夾專門開了會,一方面誣陷我們,一方面要求她們嚴格包夾我們。我還像往常一樣,睡覺時,和一個同修說話,包夾我的那個詐騙犯就不幹了,上來拽著我的頭髮就把我從床上拉下來,按著就打。我想用手把她推開。她像發瘋一樣對我沒頭沒臉的亂打。我情急之下抓著她的頭髮把她甩到了一邊。她剛要爬起來,大馬過來了,拽著她的頭髮,照臉就是幾耳光,站起身又跺了她幾腳,嘴裏還罵道:一點規矩都不懂,你敢打大姐,你還想不想在這混了?

「我哪也不去,就在這喊」

有一年十月一日,邪黨過所謂「國慶節」,放了半天假。大法弟子經過交流,決定在血旗下集體發正念。上午十點鐘,大法弟子唰一下全都跑出了宿舍,在操場中間血旗底下單手立掌發正念。

幾分鐘以後惡警發現了,可嚇壞了,慌忙叫包夾把大法弟子都拽回宿舍。有些包夾就找碴毆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抗議。中午吃飯我們都不去,惡警就讓包夾把我們都拽到食堂去。去車間也是這樣,很多學員的褲子都被拖爛了。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樣一直喊到車間。大隊長衝我說:你來這屋子裏喊,讓你喊個夠。我說:我哪也不去,就在這喊。我站在車間中間,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當時我頭腦一片空白,就感到法輪在臉上到處轉。三、四十個大法弟子都不幹活,全都立掌發正念。車間很靜,惡警也被鎮住了。我喊完後,就開始煉起功來。其他大法弟子一看,也全都站在車間中間開始煉功。除了少數犯人在幹活外,其他犯人都在看我們煉功。

「大姐的演講真精彩」

有一次,這個大隊接了一批活,給一個學校新入校的學生加工被罩。有大法弟子提議,何不寫些真相信夾在被罩裏,學生裝被子時肯定能看到。大家都在默默的做。我找來稿紙,抄寫了幾份師父的經文《我的一點感想》,再把寫好的經文疊好,外邊寫上「有緣得福」,然後就夾在被罩裏。

一、二十天後,那個學校將被罩裏夾有的法輪功真相信的事反映到勞教所。勞教所裏的領導大發脾氣。警察暗中調查,訊問了好多包夾也沒有查出來。

那天下午五點多鐘,惡警給我們開會,說:今天開會不為別的事,就是想問一下加工的被罩裏裝法輪功材料的事。是誰做的誰站出來承認。要是找不出來是誰,今天飯大家也都別吃了,覺也別睡了,啥時候找出人來啥時結束。惡警還有意挑撥說:所領導真不願意讓所有的勞教人員都承擔責任。法輪功不是很有剛嗎?怎麼敢做不敢當啊?

我當時想:如果沒有人站出來,大家都得在這裏受惡警的奚落,不但有損大法的形像,也使這些勞教犯人對法輪功產生不好的想法。這時已經有犯人不乾不淨的罵上了。我就站起來說:都別說了,也別罵了,也別聽有些人在那裏挑撥離間了。信是我寫的,也是我放的。怎麼著吧?腦袋掉了,碗大個疤,是殺是剮,看著辦吧。其他人一看是我,都靜靜的不說話了。惡警看我站出來把甚麼都攬了下來,就說:散會。怎麼處理,聽所領導的安排吧。

第二天惡警叫我。一進辦公室,她就叫我坐在小凳子上。我說:小凳子我不坐,那是給犯人坐的,我不是犯人,要坐就坐大凳子。她就叫包夾搬來椅子。我坐下來。她對我說:就是你寫信的事,所長說了,你態度好,又是你自己承認的,經過研究,讓你寫一份書面檢查,好給對方學校一個交待。我說:我不寫檢查,我沒有做錯。江澤民可以利用國家宣傳機器欺騙全世界人民,我為甚麼就不能把法輪功事實真相告訴世人?這是啥世道啊?壞人迫害好人,反過來他們還有理了?殺了我我也不寫。她說:要不這麼辦吧,讓大家在吃飯前提前二十分鐘站隊,你給大家口頭上說一下就行。我說:那好。

我當時想:你讓說,說甚麼可由不得你了。開飯前站好了隊,叫我上去。我很坦然的站在隊伍前面。我說:大家好,我是個法輪功(學員),因為去北京上訪,就為說一聲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而被強行送到勞教所。我沒有錯,我是一個中國公民,憲法賦予我上訪的權利。法輪功無辜被迫害,得讓人說話,這是人最基本的權利。我為甚麼說法輪大法好呢?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他教人做好人,教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最後修成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法輪功不但教我做更好的人,還治好了我的病,在醫院裏花幾萬元都治不好的多種疑難雜症,學法輪功九天後就奇蹟般的全好了。你們說法輪功好不好?我為甚麼要寫真相信告訴學生?因為法輪功是救人的法,誰腦子中要裝有法輪大法不好的念頭,將來這個人就要被淘汰。所以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不顧自己的安危,想方設法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讓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幾個警察來回走動,也不知她們是沒有聽清我的話,還是怕否定了我講的內容後,她們交不了差。有一個隊長問了一句:檢查是做了,你以後怎麼做?我說:以後我會做的更好。同時我真為那些不明白法輪功真相的人感到遺憾,為那些還在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感到可悲。謝謝大家,我的話完了,不耽誤大家吃飯。

話聲一落,掌聲四起,都說講的太好了,真沒想到她有那麼好的口才。吃飯時,一個犯人對我說:大姐,你的演講真精彩!就是太短了,我都沒有聽夠。

「這法輪功的人可是真不一般」

很多勞教犯人都喜歡找我聊天,和誰生氣了,到我這抱怨一陣;有了委曲,來找我訴訴苦。家裏送來了好東西,也非要讓我和她一塊品嘗。我就都給她們講法輪功的道理,講我修大法後的變化,教她們找自己的不足,學會寬容別人。

有一個因賣淫被勞教的犯人,大家都很討厭她,她自己也感覺自己很沒人緣。她得了病躺在床上,幾天下不來床,我過去照顧了她幾回,她非常感動。我讓她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直點頭。有人給了我幾塊糖,我塞到她手裏。她哭著說:大姐,我都不知道咋感謝你?我告訴她:要謝就謝李洪志老師,是他叫我這樣做的。

有一個倒賣車票的六旬老人,在食堂滑倒,把胳膊摔骨折了,吃飯、洗衣、洗澡、解手都不能自理,也沒人管。我給她洗衣服。夏天天熱,天天給她洗澡。我把我的方便麵做好端給她吃。她很感動,說她出來一定要學法輪功,法輪功的人真好。別的犯人都說:你跟她無親無故,對她這麼好,你在家對你婆婆肯定好。有個還說:誰要娶了大姐這樣的人做兒媳,真是她的福。

三年的非法勞教就要到期了。臨走前的兩天,幾乎所有的犯人都要到我這裏說幾句話。說千萬要注意安全;在家好好煉;我出去後第一個就去找你。大家都把電話號碼、聯繫方式寫給我,我也把我的聯繫方式、電話號碼給她們留下來。

我走那天,走廊裏站滿了人,大家爭相送我,那份難捨難分的場景真讓人感動,連警察都說:這法輪功的人可真是不一般!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