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傳播真相的語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師尊好!
同修好!

我們一家四口都是大法弟子,很自然,我們家就成了學法小組與小型的資料點,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今天,我就講一下我們是怎樣利用手機講真相的。

我們家打真相電話這個項目已經四年了。剛開始是以手機群發短信為主,同時用按鍵手機撥打語音電話。剛接觸這個項目時,技術上和認識上都不足,怕心也重,往往都是發完短信,趕緊把手機電池卸掉,也曾經被壞人跟蹤過。由於學法跟不上,正念不足,聽的人也就很少。那時候的電話是手動輸入號碼,撥一個號碼,打出去一個。七、八分鐘的語音電話,一下午能聽完的只有四、五個,好的時候,能聽完七、八個。

發短信的手機卡時不時的就被封了。發彩信是一個很耗資金的項目,一張電話卡,一會兒的功夫就能發欠費。現在家裏還有幾十張專發彩信的卡,每個月只要不封卡都要充值,經常每次都要買上千塊錢的充值卡。我都給它們編上號,這些卡都不是同一歸屬地,再往不同的地區發,交叉發送很安全。發彩信的效果也很好,一封彩信就是一本真相小冊子,內容很全面,眾生也容易接受。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去年年底,同修開發出了智能手機項目。只要啟動程序,電話就可以自動撥打,打電話變得更加方便,效率也更高了。我們根據家裏的情況,覺得這個項目比較適合我們,就把手機講真相作為一個重點項目去做。

我們一方面是加大力度打真相電話,另一方面是給身邊的同修推廣真相手機,幫助同修購買手機,鼓勵他們走出來,講真相救度世人。迄今為止,通過我們老倆口推廣出去的手機有上百部了。我們對有故障的手機進行調整、維修;在市場上尋找和購買合適的手機卡;因為不能在各網點充值,就採購了很多手機充值卡備用;然後又收集整理電話號碼(電話號碼是家人提前通過各種軟件生成的,然後篩選出靚號,再篩出空號,最後裝入手機內存卡備用,基本上一個記事本的電話號碼夠打很長時間)。身邊的同修需要啥,我們就想辦法提供啥,基本就是一條龍服務。

我們家經濟也不富足,做真相項目基本上把錢都投出來了。送到同修手裏的手機都是成品:所有程序,語音,號碼,都安裝完畢,並且還給貼了手機膜,開機就能打電話救人。女兒對手機程序很精通,就負責程序的安裝和故障的維修;女婿對電腦很熟,幫忙合成語音,負責與電腦有關的技術服務等。這樣身邊的同修都拿起了電話講真相勸三退。在教同修學手機技術方面,我們也是不厭其煩。有的學的快,有的學的慢。學的慢的我們就到外面,找個安全的地方一遍一遍的教,直到教會為止。在這過程中我們發現了自己的急躁心和幹事心,在發正念中去掉它。

為了加大力度救人,我們每次出去都會帶上七、八部手機。講真相的效果其實就是那段時間學法狀態的具體體現。我們早上煉功,上午學法。如果上午學法學的很入心,能夠在法上提高,那麼下午打電話效果就非常好。我前段時間學法不入心,發正念迷迷糊糊,老是倒掌。丈夫同修常提醒我,你睡著了,清除誰呢?我一想是呀,倒掌能清除邪惡嗎?邪惡還笑話大法弟子呢。在自己正犯愁時,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背正法口訣要一字不差的背,並每小時整點發正念,狀態一天就轉過來了。我也試一試:把正法口訣從新打印了一份,一字不差的背,果然好多了,其實就是主元神精神起來了,法清除了一些亂七八糟干擾發正念的各種邪惡因素,慢慢歸正了。

有同修來切磋時說,自己前段時間也是犯睏,就利用中午時間多煉一遍功,現在每天都很精神,每天睡很少覺也不犯睏。我聽了很受啟發,現在我每天早上提前一小時起床,多煉一小時靜功。然後家人再起來一起煉功。晚上基本上都在做真相光盤、不乾貼和小冊子,堅持發完12點正念再休息。學法跟上了,發正念和講真相效果也好了。打真相電話前也要先發正念,出門之前要發,打電話過程中要發,電話不停,正念不止。想要聽真相的眾生還是很多的,打電話中大家都能感受到眾生迫切的心。

我家的真相手機很多,能夠發揮很大的作用,一部手機一個下午聽完的人就有十幾個,這一天下來就是六、七十。眾生聽完了真相卻沒有三退,我們就覺得這個項目沒做完、沒做徹底,也許眾生想三退卻沒地方退,我們得給眾生一個選擇的機會。通過學法,我們克服了怕心與恐懼心,開始直接打電話勸三退,三退的對像就是那些聽完真相語音的有緣人。

這樣每天下午出去打電話,除了包裏放上那八部手機外,再帶上一部手機直接勸退。剛開始心態不穩,還怕監控,打通了不知道說甚麼好。我們就把明慧網上發表的勸退的語音內容稿下載下來照讀,但是別人沒聽完就掛斷了。我們就找自己的原因,怕甚麼呢?我們是在救他,而且他已經聽完語音電話了,(八分鐘的有自焚真相,大法洪傳以及藏字石)不就是讓他表個態嗎?給他選擇的一個機會嗎?就這樣:首先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一般他都說沒聽過,我就告訴他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在劫難中保自己的平安。為甚麼要退?簡單再說幾句,有的就退了。我每播一個電話號碼,就先發一念:清除另外空間所有干擾世人聽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並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眾生的空間中去。

有時候我們開車出去,移動中講真相會比較安全,我給手機們都編上號,鼓勵它們比賽看誰救人多。另外一部手機大家輪流講真相直接勸三退,其餘人發正念加持。這樣每天下午出去打電話基本都有十多個有緣人三退,迄今為止一下午最多退了十八個人。在講真相中甚麼人都有,有感謝的,有罵的,有胡攪蠻纏浪費電話費的,還有恐嚇的。記得有一次,對方聽了幾句說自己是公安局的刑警。然後指責我們吃著共產黨的喝著共產黨的還反黨。當時是我丈夫打的電話,我丈夫也不怕,說,刑警也是我們救度的對像。你吃的喝的都是你自己辛苦掙來的,你還得交稅養活啥都不幹的共產黨。然後就把中共如何邪惡,迫害多麼嚴酷,包括國際上的形勢,把真相講清楚了之後,他做了三退。

還有一次打電話,我一說三退對方態度就很兇,厲聲問我,你是幹啥的?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就開始罵。我跟他說,你是個善良的人,所以才有緣接到這個電話。我也不要你啥也不圖你的錢,目地是為了告訴你真相救你。對方態度馬上溫和下來了。我就趁機告訴他,你吃的是啥,喝的是啥,呼吸的是啥,都是毒,這都是不信神的共產黨統治下,道德下滑到這一步導致的。包括天安門自焚案也是中共邪黨的造謠,現在他們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全世界都在追查,中共還在國內撒謊掩蓋。在用心跟他講了真相之後,他化名做了三退。「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壞的,否則在這個時候就不可能有當人的機會。」[1]既然是師父的親人,也就是我們的親人,就不能動心,不分身份,都要去救。

在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中,有很多眾生真正了解了真相。他們中有的已經被中共折騰的很苦了,很多人當時就表態退出中共。接電話的眾生身份都不同,有的是白領階層,正在開會的;有的是普通農民,正在地裏幹活的;還有各級政府部門的電話,我們都直接打給他們。退休的老幹部也好,上學的小孩也好,甚至還有寺院中的和尚,甚麼都沒加入過的眾生,我們就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時誠心念這九字吉言,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因為一方面用電話講真相的面很廣,形形色色的人都能碰到;另一方面是眾生迫切的在等待著真相。有一些有緣人聽到真相以後不但做了三退,還表示想學大法,我就告訴他們聯繫當地的大法弟子。實在找不到的,我告訴他們在這個特殊的時候,你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神來管你。也有很多人說自己已經老早不交黨費啦,還有受到過迫害判過刑的、被開除黨籍的。我告訴他們那是人認可的,你得讓神認可,三退才能從心裏真正去除。這些人基本上都退了。後來三退的人越來越多,起的化名就不夠用了,我就特意挑選了一些好聽的名字寫在紙上,給有緣人做三退時備用,他們其實對名字很在意的,名字不好聽還不退哪,要求換個好聽點的。

前段時間,我們地區氣溫極高,報導上說室外溫度接近40°,實際上有幾天地面溫度達到了66°。我和丈夫每天下午出去講真相的時候正是最熱的時候,就是那樣我們也堅持每天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一出門汗就下來了,走在路上熱浪滾滾,呼吸都很困難,腿被烤炙的都疼。有時候要在這個城市裏走十幾里地的路。好容易找到個陰涼的地方開始講真相,干擾也隨之而來:有路人就專門坐到我們旁邊,路上汽車喇叭也響啦,嗓子疼的說不出話啦,還有蚊蟲叮咬。外面的蚊子個很大,在腿上趴了一堆,起了大包小包奇癢無比,加上天氣燥熱不能靜下心來講真相。我們就一直發正念排除干擾,救度世人是最大的好事,清除干擾我們講真相救度世人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我們求師父加持,讓有緣人都安靜的在家等著接電話,清除每個號碼背後不讓世人聽到真相的一切邪惡。然後慢慢的形勢就變了,地方也安靜了,心也靜下來了,同意三退的人也多起來了。這邊講完了腿也不癢了,每次都是回家用水一沖,甚麼腫啊包啊的都沒了。

師父講過過去的修煉人要到常人社會中去吃苦雲遊。我覺得我們出去打電話也很像出去雲遊:去不同的地方,風雨無阻,每天遇到不同的人,聽到不同的話。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聽到別人罵我,猛一下覺得刺激很大。覺得很生氣:救你還罵我。別人說甚麼還能帶動自己的心,大嗓門的跟人家辯解起來了,想把別人壓下去。師父講法中說:「你說你不修好,你碰到不高興的事情你就不高興了,大法的事也不做了,哪個人說幾句不好聽的話,我才不救你了呢。(眾笑)可是你知道嗎?他們都是為法來的,是被那個舊的勢力、被不好的因素,被世間上中共邪黨那個紅龍、變異的生命、撒旦、妖魔把他們變壞的,灌輸的詆毀人類傳統、正統文化,灌輸人與人鬥、人與地鬥、人與天鬥無神論邪惡文化,有意破壞著中國的傳統文化,那是神締造的。」[2]然後找找自己的心,堅持發著正念,慢慢的心態就平和下來了,能做到心不被別人帶動,別人再說甚麼罵甚麼也就不動心了,也不再激動的跟人家辯解了。

還有在打電話中只要心態不穩,只要一想哎呀今天又多救一個人,這邊歡喜心一出來那邊就掛電話。出來之前想雜事,路上看到甚麼說點閒話,那打電話效果就不好。就是啥都不講,一門心思只想著講真相救世人。慢慢的念正了,心在法上,打電話三言兩語對方就能三退,講真相的效果就好。再有發短信來罵的,就把號碼抄下來,下次給他發彩信。

有一次丈夫講真相的時候突然下大雨,雨點又大又急。丈夫正打電話勸退呢,一邊走一邊講,那麼大滴的雨就是沒淋到身上,身邊地上濺起好多泥水。講了半天,電話中的人遲遲不退,丈夫心態不穩了,心裏突然有了一念,下這麼大往哪裏避雨呀?這一想,三退也沒退成身上也被雨打濕了。丈夫後來跟我講這事,我們都意識到,做甚麼事都應該不動心,尤其是講真相救度世人,不能被他們的話和周邊的環境所帶動,這是我們救人的場。講真相中師父也不斷的鼓勵我們。我們曾在打電話的路上看到有路人拎一個紙袋子,上面寫著某個企業文化「用心做事,努力攀登」。這話就打到我們腦子裏了,不管我們是學法也好,救人也好,都應該用心去做。包括這個打真相電話的項目,也要用心去把他做好,就像師父做神韻一樣,做就要做到最好。平常的學法要跟上,保持正念正行,心態要穩。講真相的時候儘量要把內容講全面,真正讓眾生明白,能多救一個就多救一個。

我們現在每天出去的時候,身上背了十幾個手機(包括檢號的手機),背包都背爛了。孩子給丈夫買了一雙金利來的涼鞋,夏天沒過完,鞋底就走斷了。用過的電話卡、充值卡也不計其數。每次扔掉之前我都要對它們說一句謝謝,告訴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與責任。在用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了方方面面的心性考驗,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還是一步步的走了過來,正法形勢不斷向前推進,我們更要加大力度,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的使命。今後的路不管有多長,我們都會用心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