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景點講真相勸三退心得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瑞士學員。師尊多次教誨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自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後,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在瑞士景點發《九評》、講真相、勸「三退」,至今已是第九個年頭了。

瑞士景點,一直是大陸遊客來歐洲觀光的熱門景點,即使在歐洲旅遊淡季,來瑞士的大陸遊客都是絡繹不絕。冰天雪地的聖誕節期間,大陸公款消費的官員團,採購團反倒成旅遊高峰。這幾年,瑞士景點的精品店都破例開門營業,為接待大陸官員團消費。我認為,這個現象絕不是偶然的,是師尊把可貴的中國人送到這裏來得救的,我們瑞士弟子感激師父對我們的信任,深感救人責任的重大。

除週末外,我每天去景點講真相。師父說:「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1]我深感救人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我體會,在景點講真相是救人,也是修煉和提高心性。下面我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景點講真相、勸三退的心得體會。

一、對不同人群以不同的形式講真相、勸三退

1、在遊客隊伍中講真相

旅遊車到後,一般導遊要帶下車的遊客去吃中午飯,這時我就隨著旅遊隊伍一邊走,一邊發材料、講真相、勸三退。這就需要我不僅腿要跟上他們的行進速度,嘴裏還要不停的講真相,腦子的反應也要快。有時候我給一個人在講真相時,會有幾個人湊過來聽,當其中一個人同意三退了,其他的四、五個人也就跟著退。就這樣,很多時候我跟著隊伍一走一過,就能勸退十來個人。在旅遊旺季的時候,三、四個小時就能勸退幾十個人。在夏天我總是忙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在冬天冰天雪地,凍的手腳生疼。雖然很辛苦,但當看到眾生明白真相後,主動、甚至爭取三退的生動場面,和他們得救後的喜悅,就會感到無限的欣慰。自己的心性也在其中得到昇華。

以前講真相、勸三退比較困難,現在感到比較容易了,許多人三言兩語就被勸退了。我悟到這是師父正法洪勢的推進,也是學員幾年來在景點那兒的堅持,形成一個慈悲正念之場。「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2、群體講真相

(a)一群不信神佛的年輕人三退了

日本大海嘯後,一群年輕的大陸遊客來瑞士旅遊,當我前去發真相材料時,聽到其中兩個人對話說,今日報紙刊登「瑞士美景,神仙也來光顧」。他們不僅不接材料,還起哄說:「神在哪兒?我怎麼沒看見?我就信我自己。」我問他們:看見日本地震、海嘯的視頻了嗎?有人說,國內天天播,知道。我接著問,有金佛開口說話、菩薩流淚的事知道嗎?有人問:在哪兒?我說在馬來西亞。在中國河南商丘的清涼寺地藏菩薩流淚的事知道嗎?有人搖頭。我又問,這些菩薩為甚麼流淚呢?這時人群安靜了,就等著我回答。我說這是為人流淚呀!這世界要出大事啊!人面臨危難呀!還不醒悟,佛為人悲傷啊!有人問:甚麼大事?我說:天要滅中共,共產黨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它要遭到天懲,老天爺要收它。你們入了黨、團、隊的,都打上了獸印,不抹去,到時候和它一起被淘汰。你們看日本大地震、大海嘯鋪天蓋地的撲來,像黑色的魔鬼追著你,你有救嗎?但是,在重災區福島有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他們卻沒有一個人出事,都安然無恙。有人著急的問:「那怎麼辦呀?」我說:「三退保平安呀!入甚麼退甚麼,就吉利平安了。」問話的人說:「那我退了。」他一退,其他人都表示要退,一個一個的找我,讓我幫助他們退,很快這一群人就都退了。就在旅遊大巴關門前,從車上跳下兩個小伙子對我說:「阿姨,我們倆在車上,不知道退黨的事,聽車上人說,你能幫助,我們也退。」我說好呀,兩人退完之後,拿著材料高高興興的上車了。

(b)明白真相 一群遊客三退

有一天我看見一群正在等著回程大巴的遊客,我就笑著對他們說:你們好,拿份材料看看吧!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滿臉不高興的說:去!去!去!法輪功的不看。我心態平和的對他說,看來你不了解法輪功,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是假惡暴。「真、善、忍」好?還是假惡暴好?我就揭露邪黨如何造假,口喊愛國,無數貪官如何攜鉅款外逃。他們為了自己的私利,把祖國的大好山河糟蹋的不像樣子,致使百姓吃、喝、呼吸的都嚴重污染,直接危害老百姓的生命。這時有人連連點頭。我又講薄王事件,揭露他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還把屍體塑化賣了賺錢。還詳述了一位武警揭露他親眼目睹一位 三十八歲的女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悲慘情景,他悲憤的說:當時我的槍有十顆子彈,如不考慮我老爸,我真的要崩了他們這些暴徒。這時人群裏有位小伙子大聲喊:哎呀!我都要崩潰了,太慘了!簡直不是人啦!這時人群裏開始議論,有的人問,這是真的嗎?沒等我回答,一位女士走近我說:我信。又有一位男士說,為了賺錢,共產黨甚麼事都幹得出來。我接著說,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我想,大家都不信共產黨了,我就給大家起個化名三退吧。那位女士堅定的說:我退!接著大家都退了,連那個原來滿臉不高興的小伙子也退了,不少人還拿了九評和真相材料。上車分別時,一位女士緊握著我的手說:「法輪功真勇敢,沒少受苦呀!你們的精神令人感動,勝利屬於你們的,曙光就在眼前。」

(c)利用禽流感事件講真相救人

一天我遇到一群上海的遊客,我迎著他們說:看看,今天有上海禽流感的報導。有人驚奇的說,怎麼上海又有禽流感了?都爭相拿真相材料。有的議論說,剛出來幾天,死豬的事還沒有搞清楚,怎麼又有禽流感了。有人說:是,我上網看了,跟過去的SARS一樣,沒有藥可治。看得出人們很恐慌,玩的心也減弱了,說上海怎麼那麼倒霉,又不能不回去,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呀?

我趁機講真相說,這些不幸的事都發生在上海,也不是偶然的。這時人群安靜下來,都想往下聽。我接著說,歷史曾有過驚人的相似。你們知道古羅馬皇帝叫尼祿,他把基督教定為邪教,將基督徒餵獅子、用火燒等各種手段進行迫害。以後尼祿遭報應自殺了。隨後羅馬發生了四次大瘟疫,遍地是死屍,無人掩埋,莊稼也沒人收割。但也有一些為基督教說公道話的、不隨波逐流的、有善念有良知的人留下了。大家想想,江澤民的老巢在上海,他是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把法輪功誣蔑為「X教」,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酷刑折磨,很多人致殘致死,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那麼上海發生的不幸事,是不是跟江澤民幹的邪惡事情有關呢?!有的人走近我說:江澤民太壞了!我說江澤民幹壞事,天理不容,人不報天報。現在中國也發生了禽流感,還無藥可治,是否和古羅馬一樣呢?真的值得我們深思呀!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有些人隨波逐流,不拿真相材料、不聽真相、不看真相。有的知道真相了,也裝聾作啞,這些人在劫難中怎麼能倖免呢?我勸大家要分清善惡,神是慈悲的,不要悲觀,不要恐慌,自保吧!信神佛、順天意、躲劫難,那就是三退保平安,我可以幫助大家起化名三退。結果這一群上海遊客全部都三退了。

(d)一群大陸遊客主動三退

四月四日,我看見一輛接遊客的大巴,車門前有一對老年夫婦,見到我就親切的說:你辛苦啦,真不容易啊!我們常上你們的網站,看你們的報導心裏踏實,我們受國內很多網友的委託,向你們表示謝意。有了你們提供的破網軟件,非常方便,否則我們真成了瞎子、聾子。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我們都看得到,石濤的今日點擊,愛聽,一口的北京話,真棒。老人不僅自己拿了真相材料,還動員別人拿。這時過來一些常上網的遊客,一提到國內環境污染,他們都恨共產黨,說沒法活了。我就勸他們別悲觀,自保吧!信神、信佛、有神佛保祐,各種污染對你們不起作用。一個人說,有道理。我又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三退保平安,我幫你們登記。結果問一個,退一個,很多人都三退了,真相材料發的也很快。有的人退完就喊「法輪大法好!」有的人還深有感觸的對我說:「救我們命的是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接著旁邊還有人喊「法輪大法好!」我也情不自禁的喊「法輪大法好!」

二、正與邪的較量

1、旅遊景點是師尊為弟子開闢的救人平台

「九評」發表以後,引發了退黨大潮,每天都有無數的眾生在景點三退,加快了邪黨解體的速度。所以中共怕得要死,千方百計的破壞景點退黨活動,騷擾退黨義工。派出國安特務跟蹤義工、偷真相材料、偷義工的背包拉車、近距離拍照錄像時有發生。邪惡還操控不明真相的手錶店工作人員對我們進行騷擾,向警察舉報我們,驅趕我們。但是我們不為所動,繼續堅持救人。師父在《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3]。同修們不斷的交流向內找,認識到我們有漏,沒有向手錶店的工作人員講真相,他們不明白真相,才會被邪惡利用。隨後立刻開展了向手錶店、警察局講真相的活動。特別是一位西人同修多次主動的向手錶店講真相,其他同修配合發正念,並懇求師父加持。

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4]在師尊的保護下,同修們的整體配合正念支持下,形成了一個正的空間場,很快就把邪惡解體了。三天後,警察局又給了我們一個新的准許證,條件比原來還寬鬆,我們又恢復了正常的救人活動。

2、邪惡迫害我的身體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九點半左右,同修給我送來了真相材料,當我搬一箱材料往家走時,被台階絆倒,材料撒了一地,嘴被摔破流了一攤血,一閉嘴很快又充滿了血。我這時喊:請師父幫我。血立刻就止住了。我走到師父法像前合十拜謝師尊,並向師父說,弟子沒有做好,我不承認邪惡的迫害,邪惡企圖阻止我講真相救人,我要用我的嘴去救人,明天去定了,求師父幫我。然後我去了洗漱間,看到我的牙齒上、嘴裏沾滿了血塊。清洗完以後,我向內找,發現我有歡喜心,想自己那麼大的年紀,還可以搬那麼重的材料。但是我想,我即使有漏,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就發正念,直到深夜兩點半,我聽到一個聲音,讓我安靜一會,於是我就躺下了。朦朧之中,我看到一隻手進到我的嘴裏,我意識到是師父幫我修補嘴。等第二天早上,我去洗漱間一看,我的嘴不紅、不腫,完好如初。我哭了,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完好的嘴,我再一次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拜謝慈悲的恩師。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於是我又按時出發去救人了。

三、學好法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1]。我把學法放在第一位,每天都能抓緊時間多學法,隨時用法來歸正自己,這樣才能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保持一個正念之場,才能救得了眾生。師父在《走正路》一文中告誡我們:「其實救度眾生中包括著個人修煉提高的因素」。修煉中有干擾有考驗,有要過的關和難,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和事,要首先想到自己是個修煉的人,要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在景點講真相中,常常會遇到惡言惡語的,還有譏笑辱罵的,動手的,腳踢的,甚至近距離照相錄像的。那時常會被情緒帶動,產生爭鬥心、怕心、委屈心、怨恨心。隨著不斷學法,發正念,向內找自己哪有漏,不斷去掉思想中不好的東西,法理上明白了,心態擺正了,心也寬容了。再看那些被邪黨毒害很深的人都很可憐,他們也是被邪黨迫害的眾生,更需要我們耐心的向他們講真相,今天他能和我們相遇,就是有緣人,我們就要救他們。當然也有一些是來干擾搗亂的,那我就發正念清理。

八年多來,我在第一線面對面的講真相的這條道路上,無時不感到有師在、有法在,無所不能。在講真相救人中,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的洪大慈悲給我開啟了智慧,使我不斷走向成熟,路越走越順暢,救人越救越多。從二零零八年到現在,據不完全統計,我共勸退四萬人左右,這其中有教授、工程師、省委書記、軍級幹部、部長、帶保鏢的高級幹部、警察、六一零人員等。他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退,有的還給我留下了名片,希望保持聯繫。三退中,有時是全家退,有時是成批的退,有時是一車一車的退,還有的是黨委書記帶頭退。在救人過程中,還不斷的遇到要我們向師尊問好的人。常常有人得救了,喊「法輪大法好」、「感謝李大師」!也有的表示感謝海外各個媒體和講真相的義工,使他們及時了解了真實情況。

師父的教誨,眾生的信任、支持和鼓勵,使我深感自己的責任重大。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在最後時刻到來之前,做得更好,多救人,快救人。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