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中士做上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榮幸能夠在這樣的一個大法弟子的盛會上,就自己一點修煉中的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大家交流。因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一、走回大法

大法賜予了我智慧和健康的身體。從小到大,我的成績一直十分優異,在同學中威望很高,身體十分健康。高中時學習非常緊張,放了學我就到自己的小房間裏打開《轉法輪》,每次讀完心情總是特別平靜、那時的心境真如湖水一般。然而因為我不能從法上認識迫害,怕心和想上學的名利之心讓我離修煉越來越遠,偶爾與同學、老師講真相效果也不好,心裏十分難過,但也不知道怎樣才能提高。常人社會真如一個大染缸,在大學我更覺得自己被慢慢污染,只是在放假回家時,或者平時遇到心中難解之事,才偶爾捧起師父講法,忙忙碌碌,忘乎所以。師父也曾多次在夢境中點化我,快找回大法,可是我悟性太差,還是誤在常人中。心裏很苦很累,夜深時有時會流很多的淚,不知道該怎麼辦、為甚麼。

感謝師尊不放棄弟子,再次給我機緣讓我走回大法。2011年我到美國來讀碩士學位,沒有了網絡封鎖,終於可以自由修煉了,我打開了法輪大法網站,又開始學習《轉法輪》和師父講法。那些天似乎忘記了時間,我感到《轉法輪》裏的每一句話都在直指我的心,睡覺前一直讀,醒來接著讀,做完作業接著讀,身心沉浸在無邊佛法之中,十分喜悅。弟子感謝慈悲的師尊再次給我的修煉機緣,弟子一定珍惜時間,精進實修!

身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能夠從新走回修煉,沐浴浩蕩佛恩,備感榮幸。時常聽到、感到身邊的同修走過了證實法中的風風雨雨,深知修煉上落下的課太多太多,自己這些年都誤在常人中,十分痛悔,只能更加珍惜時間,迎頭趕上。

二、放下根本執著

在常人中,自己就是一個自詡清高的人,一向對傳統的佛道修煉方式很嚮往,小時候就想哪一天能夠歸隱、到廟裏過清修的生活。修煉一段時間後,自己竟生出了「修煉好苦好累啊,還不如到廟裏來的清靜自在」,到底是真的假的,這樣的想法。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於是想到了這也是對自己的一次考驗,就在內心深處堅定一念:只有師父講的法才是真的,走過了那段迷茫的心境。

後來在一次學法時學到:「我們這一法門是主意識得功,那麼你說主意識得功就主意識得功?誰允許呀?不是這樣的,它必須得有先決條件的。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1]師父這段講法我經常讀到,可是只有這一次突然明白過來了,原來自己的根本執著是到大法中來逃避常人的矛盾來了,不是來真修來了,十分慚愧。自己沒有精進的意志,總保持個中士的狀態,總是不能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過關拖泥帶水,都是這個原因。就是因為在常人社會才能考驗一個修煉人的心性,一個人是不是真修。如此一來,那麼生活中遇到的「小事」也就不是「小事」了,以前總想著遇到生死、大的愛恨情仇才是考驗,還以為自己超然物外,其實這正是因為自己沒有嚴肅地對待大法修煉。

三、闖過難關、挑起家庭重擔

去年畢業時,家人來看望我,妹妹留了下來和我同在美國。我同時要面臨找工作、幫妹妹聯繫上學等事情,壓力很大。在辦理各種法律程序和學校註冊手續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和考驗,在走投無路之時,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體會,十分神奇。

我經歷了兩次大的車禍,因為師父保護,我一點沒有受傷,但是車子全部報廢了。家境並不富裕的我,這每一次打擊都十分強烈的,但是無論發生了甚麼,我還是打開電腦,和大家一起學法,因為我相信有師父有大法我一定會走過難關。

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我第二次車禍過後,在兩週之內我準備買下第三輛車,方便工作和參加活動。請同修幫我試好車以後,我自然地接受了車主提出的價格,我沒有講價,對方也十分體諒我的情況,主動幫我做了車輛檢查。當時真的是「都快揭不開鍋了」,雖然我花錢並不會大手大腳,但是也沒有算著日子每天看著帳戶餘額生活的經歷,常常是拆了東牆補西牆。兩輛車全部報廢,剛剛工作的我,一點收入剛剛收支相抵,碩士項目花了很多學費,更不想讓爸媽多添一分擔心,遠隔重洋,我們一點不順利可能都會讓還沒走入修煉的爸爸十分擔憂,所以我並沒有把事情告訴爸爸媽媽。車主說這台車可能還有一個大的隱患,需要花很多錢修理,但是檢查之後才知道。檢查之後,車子確實需要花很多錢修理,是我當初誤解了車主的意思,認為她同意幫我負擔那部份修理費用,因為經過我精打細算,有了她幫助我支付修理費剛剛好,不然就要向同修借錢了。於是我跟車主打通了電話,她告訴我她並沒有同意支付那部份費用,我又向她講了一下我的困難情況,希望她能夠幫助我一些,因為當時定下的車的價格也偏高,還有商量的餘地,但是她最終還是沒有同意。

所有的委屈、難過、壓力和絕望在那一刻彙集到了頂點,我放聲大哭,我在心裏問自己:「你怨她嗎?」心裏答道「不怨」,可是眼淚還是往下流。這時想起了師父在《精進要旨》〈富而有德〉中講:「古人云:錢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壯者為足慾;仕女為榮華;老者為解後顧;智者為光耀;差吏為此而盡職,云云,故而求之。」雖然我現在這麼困難和窘迫,但是我還是需要放下對錢財的執著,並不是在富有時才放下執著,《轉法輪》中那個分房子的例子不也是這樣嗎?終於在同修和朋友的幫助下,我慢慢走過了這一段難關。

自己不但要工作、學習,照顧妹妹學習、生活等事情,還要參加各種大法活動,有時也會覺得一個人承擔家庭的責任很苦很累,但是轉念一想,這就是我應該修煉的路,在過程中也確實成長了很多,也就沒甚麼了。

有時妹妹在學校遇到困難,我會坐立不安,這時才發現自己一個執著於親情的心,自己並不是在修煉上和妹妹交流,而是從人的一方面擔心,當我念頭一轉,事情也發生了變化,似乎這考驗正是因為我才發生的。生活中的小事我通過向內找,發現了自己很多執著心:不耐煩、強加於別人、冷漠,意識到自己正是執著於親情,認為他們理所當然的應該包容我的不是,才表現出這麼多自大的表現。自以為是、自命清高的性格給自己厚厚的織了一層繭,我意識到應該更快的突破這一層殼,不再生活在假我之中。

四、在媒體中的修煉體會

大學中我陰差陽錯的被媒體專業錄取學習,來到海外。在這條路上,我也發現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

我一直對傳統文化、藝術非常感興趣,總是喜歡聽人講解、討論這方面的,大學的學習中自己鑽研和了解了一些知識,有一點點技能,談到這方面更是興趣盎然。然而就是這顆興趣之心也會成為證實法的障礙。我總是願意多花一些時間在上面,對於自己現在的工作和會計專業,真是難以打起興趣。媽媽總是提醒我,基點要擺正,所有做的這些事情都是為了救度眾生,我還常當成耳旁風。

所謂的興趣,也是屬於人的情。沒有用正念指導自己是不能夠做好的。當初我沒有主動選擇學習會計碩士專業,所謂的「陰差陽錯」可能也就是自己被這個行業選擇吧,那麼就應該擺正基點,在這個行業中證實法,所有自己愛幹不愛幹、高興不高興都是人的執著心,都是出自「情」。在專業學習過程中,我也體會到,每一個公司就像一個生命,在運營中也有「生老病死」,能在這宇宙正法期間存在也是不簡單的,大法弟子被安排到任何一個公司都會為這個生命注入活力,肯定有責任救度的那一方眾生。

以前執著於自己的一點點藝術技能,在實踐中發現自己真的甚麼都不會,好像原來有的那一點點「才能」也似乎不見了,我想是師父在告訴我要從頭做起,虛心學習,正如氣功鍛煉和高層次修煉一樣,那一點小學生的東西在證實法中是遠遠不夠的,固守著人的一點東西,就算學透了人類的知識還是在這一個層次當中。大法弟子證實法中在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層次,師父也會不斷的打開我的智慧,而這些遠遠不是用於滿足自己人的那一點點興趣用的,是用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認識到這一點,我在專業化訓練中,也更加的嚴格要求自己,遇到技術提高當中的困難,也鼓勵自己用正念對待。有了正念,就不會像常人一樣三分鐘熱度,專業方面也有了一點點起色。以前學《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時抱著學習知識的不正想法,這次學有了更新的體會,大法弟子做出的甚麼東西都很關鍵,大法弟子要在宇宙大法中證悟出的法理指導下做出了正的、善的、好的作品留給人類,也會對人類的道德起到好的作用,我感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更不敢怠慢一刻,應該在專業上也更加迅速的成長。

在這個過程中,我還發現了自己對名的強烈的執著,還有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以前認為自己沒有對高官厚祿的追求就是淡泊名利了,其實求他人對自己的認可,就是最大的對名的執著。做得好一點,想聽聽上司對自己的讚揚,顯示顯示;做不好了,怕和別人比較中,暗藏著骯髒的爭鬥心、妒嫉心。只有心態純淨了才能做好,專業上提升得更快。我的法器電腦,也在提醒著我,只要我一偷懶去睡覺,它也跟著我呼呼大睡,停下來了它手頭上的工作。時間真的很緊張呀,我不能偷懶。

媒體工作是很辛苦的,特別在神韻報導時,整夜不閤眼,還要保證報導質量,學法、煉功不放鬆,做了一晚挺到六點,發正念都快倒下了,看到同修卻那麼精神飽滿的立掌除惡,想到自己總是不能更進一步嚴格要求自己,中士與上士的區別就在這兒了,我告誡自己要能吃苦,不能再做中士聞道了。

五、磨練自己、講真相救度眾生

曾生活在中國大陸,在迫害中,自己的怕心一直非常嚴重,一直以來十分害怕同學們會因為我修煉法輪功而欺辱我,因為怕心我不能走出來,也因為我的怕心讓我在修煉上落下了這麼多的課。我知道這是自己要突破的一個大關,也在不斷的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歸正著自己。

在中國,同學們對「法輪功」這個話題避而不談,因為邪黨的毒害,有些同學甚至還會專門以此來諷刺挖苦人,因此在我的心中總認為中國人難以三退、聽到「法輪功」他們會諱莫如深。我甚至不敢在中國同學面前堂堂正正的說我修煉法輪功。也有的同修說還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講真相效果更好,不會嚇倒他們,但另外一位同修說我們要堂堂正正的,當然可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講真相。當時我執著於自己修得不好、擔心他們不理解等,對於熟悉的同學還是不敢直言,障礙了講真相的效果。師父在《精進要旨》〈環境〉中講:「你們想一想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來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想到這裏,真是萬般羞愧!我更加堅定的要清除自己深深隱藏的怕心。就在我決定走出來的第一次,站在街頭發放真相資料,我克服了自己擔心遇到熟悉的同學的怕心和顧慮,反而遇到一名我們學校的教授,她過來十分熱情的與我握手,稱讚我的勇氣。我找到我的室友,直接跟她講述大法修煉的美好,說我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她會心一笑,表示十分理解和支持,她的身體狀況並不好,我建議她嘗試法輪功的五套功法,一次她的母親來到了煉功點與我們一起學法、煉功。當我真的堂堂正正的向我的同學們說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時候,我感到我的怕心就無地自容的解體了。

在工作環境中,師父也安排了讓我講真相的機會。我把我的小空間掛滿小蓮花,午飯時間我常借電視新聞中的熱點話題談到法輪功真相,每當我要出去參加活動向主管請假或者有機會與他們約見,我都遞上一份真相資料。同事們說你的心態真好,我們知道是因為你的信仰。我總是能不經意的碰到中國同事,我不再錯過機會,堂堂正正的為他們講真相,不能錯過師父的苦心安排呀!

無論是站在街頭、生活中還是在項目中都會遇到有緣人,在講真相中,不看一個人的身份、背景或是信仰很重要。無論她/他是議員、大學教授、基督徒、街頭流浪人,只憑著一顆讓眾生明真相的真心,在過程中師父都會賜予我們智慧,師父已經為我們打開了一扇扇門,就需要我們用正念走出去,理智的講清真相。

一路走來,修煉中有非常多的體會,小小的篇幅也無法容納下那麼多的心路歷程,弟子十分感激師尊的慈悲苦度,只有更加珍惜這份機緣,精進實修!層次有限,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