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其自然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走入修煉不久就開始幫大紀元發報紙,只在業餘時間或週末做。每週五天沒亮就去印刷廠運報紙,感覺挺興奮的;和同修們一起在唐人街發材料、講真相,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在紐約曼哈頓街頭給路人發材料、講真相的時候,感覺很殊勝。不過,我在正法修煉路上走得最長的一段是在大紀元做新聞,我很珍惜已經走過的這一段路。

偶然機會當上大紀元記者

我一直是一個沒有動力去刻意追求的人,2001年底開始修煉後,有半年時間只是自己在家學法,每週末去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有同修後來跟我熟悉了,不斷建議我去參加大組學法,建議我讀《轉法輪》以外的其他經文,我就這樣慢慢走入了正法修煉。

寫這篇稿件,我認真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結果發現,在多倫多這個修煉環境中,同修的督促,加上師父的安排,一切都是自然而成。

2005年我上班的公司做結構性裁員,不用上班的第一週,發生了一個新聞事件,碰巧有人找到我去給現場的同修送攝像機,從那時開始我當上了大紀元的義工記者。

其實我當時完全沒有做新聞的經驗,甚至打字都不太會,一小時只能打300多字,我已經不記得當時是怎麼堅持做下去的了。我用很多時間學法,記得那時有一個感覺,我史前的誓約應該是與大紀元有關。表面的機緣呢,一是沒有替代我的人,二是我有時間做;最重要的是,我感到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幫我。

記得開始去參加一些華人社區的新聞會時,那些社團領袖很驚訝看到大紀元記者出現,不斷讚揚大紀元做得如何好。為了眾生,我就盡力去做好。那時我除了做記者,也做報紙編輯,做新聞工作的同修有時會寫一些技術交流文章,那些就是我的教科書,我做新聞的經驗,大部份是從實踐中學的。

其實,對我幫助最大的,是在修煉上的提高。通常的情況是,我能靜下來的時候,該做的東西就能做好;當我很專注的時候,就能很快把文章寫好。那種感覺就是,寫完一篇文章後不久,有時會想,某個地方要是這樣、或那樣表達會更好,但把文章拿出來再讀一次時,發現還是原來的表達最好。我後來明白,這是修煉帶來的狀態,那種狀態當然是常人狀態無法比的。我感到很幸運,自己是一個修煉人。

同時,去報導各級政府及主流社團的新聞,迫使我經常使用英文。我原來的生活只需要讀英文,用英文溝通的機會很少,這種英文不好也需要去報導的機會真是很難得。不知不覺中,我對英文的信心越來越足。

用心去做最能感動人

做記者需要速度快,但我當時沒有老師教,只是從修煉的角度出發,用心去做。新聞會上每個人的講話我都錄音,之後有採訪的話也錄音,回家後會去聽所有的錄音,很費時間,也很累人。我想我一定為此消去了很多業力,但是,這樣用心做的結果,那些相關的人看了報導後很高興,稱讚我寫的最準確。

當然,寫報導太慢是不行的。有人說,記者最好是採訪時做要點記錄,回家後按要點寫報導,需要時才聽錄音。後來我慢慢練出在聽新聞會時就開始打腹稿,回來的路上計劃文章結構,回家聽錄音,只聽需要的內容,完成報導的速度快了很多。但是,我堅持採訪時專注於採訪,不做筆記,回家後需要用的內容都聽錄音。這種方法對於記者來說不一定最好,我覺得是自己修煉狀態的表現,但這樣確實贏得很多被採訪人的信任,不少人說我的報導準確,同時對我說,某某報紙的記者怎麼馬虎,寫的東西都不是他們當時講的。

我突然感到,他們對大紀元有信心,這就是我們要的。這種工作方式在採訪專家時更有效,記得採訪完一個專家後,他要求我發表文章前先給他看,以免出專業錯誤。我說我不明白的都問清楚了,而且會嚴格按錄音寫。

後來採訪專家越來越多,用心去做使我能更好地明白專業的東西,也贏得了一些專家的信任,他們可以更放開講,相信有問題的地方我會問清楚,之後發現不合適的地方,我不會用在文章裏。

修煉使我在工作中變得越來越專心,尤其在採訪時更能感受到對方的感受,更能獲得動人的故事。我採訪過來自中國大陸的同修、在加拿大得法的同修、非華裔的同修,他們如何得法的殊勝故事,如何在修煉中提高的故事,如何在中共酷刑迫害中走過來的故事,深深打動了我。在寫這些故事的時候,我常會被感動得流淚。

壓力是修煉提高的好機會

大紀元開始招全職記者時,我已經在一家常人公司工作了2年多,而且剛被提升不久,獲得了一個非常穩定的職位。當時的機緣很巧,社長找我談,希望我做這個全職記者,她把我太太也說服了。當時我太太工作穩定,房貸剛好還清,這再一次使我順理成章的去大紀元工作,不同的是,這次是做全職記者。

下決心在大紀元全職工作確實需要一些勇氣,不過,機會也是很珍貴。在一般的常人媒體,新記者只能做初級的新聞報導,比如做一些編譯,或者改寫新聞稿等。在大紀元,我基本上是所有的機會都有。在我自己都覺得經驗不夠的時候,我就有機會去參加加拿大總理的媒體圓桌會議,代表大紀元向總理提問。我當時英文還不夠好,心裏很緊張,甚至要不斷默念「法輪大法好」來鎮靜自己。不過,這顯然是修煉提高的機會。

在攝影技術和相機水平都很有限的情況下,我去報導總理及各級政要的新聞會。為了獲得較好的圖片效果,我在現場要拍很多照片。那些專業攝影師也拍很多照片,為的是能挑出效果最好的。我拍很多,是因為距離遠,光線差,很多照片連清晰度都不夠,不多拍的話,可能報導就沒照片可用了。

不過,每次出現重要的新聞會,我的照片中總有至少一張是報紙可以用的。後來我對攝影了解更多後,知道我的相機在那樣的環境中,基本沒機會拍出能用的照片。

我很感謝師父的安排、鼓勵與呵護,這些機會使我練出了自己的攝影技術。因為要照相,在現場沒多少時間認真聽,只好之後聽錄音,我的英文聽力也有了長足的進步。更重要的是,我在這過程中修煉提高,對修煉的信心越來越足。

現在大紀元對文章的要求更高了,很多的採訪需要通過電話去完成。之前在英文技能上的改善,使我有信心在電話上完成採訪。可以說,我的工作技能,完全是跟著大紀元的發展而發展。

做記者最大的挑戰,除了每天都可能需要去報導陌生的東西外,還需要按時交稿。數不清多少次,我在交稿截止前很短的時間內趕寫報導,有時則是送孩子去上樂器課的時間馬上到了,報導卻還沒有寫完。那種感覺很特殊,我不想說它很難受,因為它促使我在修煉上提高。很多次,我靜下來忘掉了那些干擾,報導寫完了,一看時間,還來得及。

現在回想起來,我沒有刻意去做甚麼,就是順其自然地走了一條我認為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就成了一名大紀元的記者,也走了修煉需要走的路。

學會向內找 考慮他人

我是在家工作的,同時要照顧上小學的兒子。以前我在常人公司上班時,有老人照顧孩子,不需要我多管。後來發現,照顧孩子也是修煉的好機會。

做記者基本是獨自工作,與他人交往的機會很有限,也許是這個緣故,我兒子出了麻煩,從幼兒園開始就不喜歡讀書,讀小學時跟不上。老師要求我們在家陪兒子讀書。

其實做記者很忙,我在家也只是提醒兒子去讀書,沒甚麼時間陪他讀。但是,他的功課自己全不會做,而且不做完功課還不敢去上學。我只好花時間幫他做功課,而且需要從新教他一遍,他在學校好像完全沒聽課一樣,很花時間。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我意識到這與我的修煉有關。

那段時間我採訪過教育專家,發現常人教育兒童有很好的辦法,我就嘗試去運用這些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要有耐心,要明白孩子的需要去幫他。我突然明白,我就是覺得孩子影響了自己做正事,不耐煩,結果招來孩子的不配合。我是修煉人,遇到矛盾向內找,為他人著想是我必須做到的。

後來,兒子不耐煩時我說對不起,是我不對,他繃緊的神經馬上放鬆了。我說我願意幫他,他相信了,學習開始有了一些主動性。我也感到輕鬆了很多,我想應該是自己在修煉上提高了。這時,我也看到了常人教育專家提到的結果,孩子開始主動跟我講他在學校的朋友、老師,還有他的秘密,並提醒我不要告訴別人。

我突然明白,原來修煉是這樣,把自己放下,真正去為別人著想就行。

在工作上也是同樣的道理。我曾經把寫好的文章交給編輯後,很久都沒見登報,就心生埋怨。其實我自己也當過編輯,應該知道編輯的難處。這時就有其他記者來跟我抱怨同樣的問題,我耐心的與這位記者交流法理,交流編輯的工作環境和壓力。也許她被說服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把自己說服了。後來有一次,因為預先溝通不夠,我的一篇採訪寫出來後完全沒用,我一點都沒有抱怨。修煉就是這麼神奇的事。

真正感到媒體項目在救度眾生

在大紀元工作很忙,記者的數量一直都是不夠的,經常需要每週7天工作。我當全職記者後,以前參與過的一些講真相的事就停了。開始的時候我有些擔心,因為作為記者外出報導,通常不能像學員那樣跟人講真相。

師父的《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給了我信心。師父說:「大家想一想,如果你們這麼多人不用去常人公司解決生活問題,自己的報紙就能解決了,全力投入在這兒,如果這份報紙能夠變成常人社會的一個正常工作,有正常的薪水拿,那你們不是既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生活又有了保障了嗎?這多好啊?」

同修在各種交流中講到常人看了大紀元後的變化,使我切實感到,大紀元在救度眾生,而且效果還挺好。我最近採訪了一位西人學員的修煉故事,修煉法輪功使他原來感到已經無路可走的人生完全改變。他找到法輪功的故事,就是從讀大紀元開始。

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報紙辦好了,救眾生、證實法也更有力了。」

我發現很多華人都知道大紀元與法輪功的關係。作為記者,我做的越好,他們就越認同大紀元,對大法的態度就越好。所以我在採訪和寫報導中就多用心,因為這就是我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路。

一位華人社團領袖對我說,你採訪我的文章發表後給我一個鏈接,我要發給我的華人下屬看。

確實有很多華人因為讀大紀元而認清了中共的本質,作出了三退聲明,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不過,我們的影響力,離師父的期望還有相當的距離,今後的路上,肯定還有很多挑戰。回顧以前走過的路,我相信,信師信法,就一定能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

(二零一三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