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學員向大陸遊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在美國的西人弟子。二零零五年得法。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並接受我作為大法弟子。我認識到,我們大法弟子有救度眾生,尤其是救度中國人的使命。

自去年四月以來,我一直堅持向中國遊客講真相

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嘗試向住在老年公寓的中國人講真相,總是在車的後廂中準備著大量的中文真相資料。

有一天,我路過一家亞洲餐廳,在停車場看到很多中國人。我想他們可能是來自中國的遊客。我把車停住,向他們走去,並向其中的三名男子遞大紀元報紙。

其中一人說,法輪功!似乎在警告其他人。我只是微微一笑,說:「是的,我是法輪功。」然後遞給他大紀元,他不要。但他旁邊的人要了。其他遊客也過來看是甚麼,有些人也要了。我又遞給他們一些有關王立軍事件的特刊,他們很感興趣。

幾乎每個人都感到非常興奮,甚至那個先前拒絕接受大紀元報紙的男子也來拿了一份。當我離開時,其中一名女子走過來用英文對我說,「謝謝你」。

我感到非常高興,並感謝師父的安排,讓我遇到這些珍貴的中國人。我想,這家餐廳是遊客經常光顧的地方。從那時起,我每週五至週六每天到這家餐廳的停車場,每天二小時左右,另有兩個西人同修照管其它的一、二天。在過去的十六個月中,我們已向數以萬計中國遊客發送真相資料,結果相當不錯。

遊客提問

許多遊客當看到西方人修煉法輪功感到很驚訝。我學了一些中國話,一般用中文與他們打招呼:「你好,中文資料,免費的!」我經常面帶微笑。

一些遊客也回以微笑,有些人拿資料時說,「謝謝你,謝謝你!」也有的人拒絕接受真相資料。但往往如果我堅持一些,或當他們看到別人拿資料時,他們會改變初衷,也接受資料。

也有一些人很負面,不能被說服。我就用中文說,「法輪大法好,迫害不對。」有的遊客也講一些英語,而且有時會問問題。

有一個人想知道為甚麼我修煉法輪功。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已有七年之久,我很健康,不需要服用任何藥,再也不需要看醫生,我已經六十五歲了。他聽到後致以微笑。

不少人問我是否去過中國,有時還補充說,中國現在不同了,應該去看一看。有時我會問他們:「我修煉法輪功,請告訴我,如果我去中國,在公園裏煉功會發生甚麼?」他們通常沉默不語。

有時我也告訴他們:「我希望到中國訪問,也許江澤民進監獄的時候,我會去。」

也有人想知道我這樣做得到多少報酬,誰給的錢。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一名志願者,我自己花錢買資料,其他法輪功學員也自己花錢買資料。他們一般都能接受我的說法。

有一個人問我是否講中文。我說不會。他問道:「一點點?」我說,「法輪大法好!」他笑了,並重複了一遍,「法輪大法好!」

干擾

開始的時候,我遇到過很多干擾,如車子出事,車道被封,陰雨天氣,或工作上的障礙。但這些干擾從未阻止得了我去講真相。老闆一天問我,我每天出去二個小時,不能接電話,甚麼時候是個頭。我說,「直到迫害法輪功結束的時候。」他沉默了片刻,然後說:「每個人都有權午休。」

冬天有時下雨,往往是我剛要從家出發,天就會開始下雨。我就發正念,到達餐館的時候,雨就停了

我有時也不得不面對恐懼,有時不知道可能遇到甚麼。當時聽到了很多關於中共在香港的干擾,我們當地的協調人說,如遇到麻煩,應立刻叫警察。有天晚上,我發現我開始感到有些害怕。我決定完全消除它。我在救度眾生,在做宇宙中最正義的事情。我有師父保護,有甚麼可擔心的。就這樣,我的心定了下來,感到無所畏懼。

講真相過程中,我儘量保持冷靜,友好。我經常發正念,我經常請師父和正神幫助。有時候,我唱大法弟子歌曲:法輪大法好。

司機和導遊

巴士司機對法輪功的態度很重要。他們都是生活在美國的中國人。他們或鼓勵遊客拿資料,或告訴他們不要接受。有些司機是中性的,他們讓遊客自己選擇。所以我決定與司機交朋友,並告訴他們真相。

許多司機都非常友好和樂於幫助,但有些則不是。

有一名司機,非常生氣。他對我大喊:「你為甚麼這樣做?你為甚麼恨中國?你到過中國嗎?」

當時有約七八個人在我們身邊靜靜地聽著。

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好的。我不恨中國。我喜歡中國人,但我不喜歡中共政府,他們撒謊害人。」

他就大聲喊:「走開!」我對他說,「這是我的國家!」他又大聲喊道:「這是我的國家!我是總統!」我有點無語,並努力保持冷靜,同時發正念。我有點發抖。不過我並沒有走開。然後我對他說,「你應該做一個好人。」

他沒有再說甚麼,然後轉身就走了。周圍的人看著我,笑了。一個女士走過來對我說:「謝謝你。」

後來我想起這件事,我想應該盡我所能來拯救這個人。

師父說:「我早就跟你們講過,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1]

幾個月後,我又遇到了這個司機。他看起來很生氣,對我說,「走開,回家睡覺去!」

我沒說甚麼,只是面帶微笑的發資料。司機接著對遊客說了些甚麼,使一個已經拿資料的遊客又把資料歸還給了我。然後那司機對我說,他直呼師父的名字,說師父的壞話,說師父反對中國政府。

我平靜的說,「法輪大法好,我的師父是好人。」然後,我用資料在司機手臂上拍打了一下。但我心裏很平靜。

又幾個星期過後,我再次遇到了這個司機。這次他的表現好了很多。他與我打招呼,並說他不反對我甚麼,但是他不喜歡師父。

我一直帶著友好的微笑,並說:「你必須說法輪功好,我師父會保祐你。如果你說不好的話,不好的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

他說不相信這些。但這次他並沒有生氣,當遊客拿材料時,他也沒有干擾。

下一次再見到他時,我跟他打招呼說,「怎麼樣,我的朋友?」

再下一次,我很驚訝。他走出餐廳,拿一罐蘇打水給我。我笑了,表示非常感謝。我雙手合在一起,向他點了點頭,微笑致意。

師父說:「大法的尊嚴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維護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現帶來的,不是創造出來的,不是人的行為、用人的手段創造出來的,是慈悲中產生出來的,是救度眾生和你修煉中體現的。大家整體上都修的好,世人就會說大法好,都尊敬大法。過去我跟我們的負責人講過,我說大法的負責人呢不是靠常人的管理,是靠你們對大法的那顆心和你自己對修煉的負責,是你自己修的好而得到的,人家敬佩你,尊重你。你有錯也不承認,想叫人知道你沒錯而表現你不錯,那誰也瞧不起你,因為那是常人的手段。我們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這樣,有人說不好,你用常人的辦法跟他去辯論、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會越使矛盾激化。我們就自己表現的好,慈悲對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爭、去辯論,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會被感化」[2]。

我已經向司機們發大約一百份《九評共產黨》DVD。一位司機告訴我,他一直在尋找這個DVD,已經找了很長時間了。

有些司機和我握手。有的問,「你還記得我嗎?」有個人給我一些餅乾並和我擁抱。還有的問我是否吃了午飯,或者給我帶來水,說,「這麼熱,你站在這裏這麼久了。」

有些人把遊客帶到我周圍,並介紹說,這是位優雅的德國女士在煉法輪功,大紀元是一個好報紙,大家都應該看。

救度中國人

我已經發了約一千五百份《九評共產黨》小冊子。有一天,一個大的公交車,幾乎每個人都要了一本。

有一天,一個司機和我聊了一會兒。他說,他已經在美國生活了十年,熱愛自由。我問:「你想退出中共嗎?」他乾脆的回答,「是!」並給了我他的名字。

另一位司機同意退出少先隊。

有一天,一位年輕的導遊干擾遊客拿資料。我笑著問他,「你再來的時候,就不再干擾了。」

有一組人,大約六名男子站在那兒吸煙。他們拒絕接受資料。導遊走了過來,向我招手。我遞了一份資料給他。他接了過去,指著那些男子說,「給他們。」然後用中文向他們解釋,法輪功和大紀元是好的。那些人就都要資料了。我笑著拍了拍導遊的肩膀,說:「你是個好人。將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說:「是的,謝謝你。」

有一次,我跟一些人談話,問一個年輕的男子是否說英語。他說不會。我問他從哪來,他說廣州。我說:「廣東省。」他說沒錯。我說,「汪X是你們省裏的頭。」他笑了,告訴別人說我知道汪X。他們都笑了起來。司機走了過來要了一份資料。這是一個巧合,我剛剛為英文《大紀元時報》編輯一篇關於汪X的文章。

一名男子一度拒絕資料,說他是一個佛教徒,他不想要法輪功的任何東西。我告訴他,「我們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但應彼此尊重。法輪功學員不應該因信仰被殺。」然後,他表示同意,並開始微笑。

去年的十一月上旬,世界腎臟大會在我市舉行。中國醫生坐幾輛巴士來餐廳吃飯。許多人拿了特刊。一個人讀後找我談話,他很嚴肅的問資料上說的是否真實。我說是。他說,這是很難讓人相信。我與他談了一會兒,他離開時握了握我的手。

有一天,我給一個司機特刊,他說,「我擔心遊客們看到我看這個,會有甚麼想法。」

我對那個司機說:「你不應該有任何的擔憂,這對他們好,你應該鼓勵他們,這是件好事。我在德國長大。我們曾經受納粹的控制。那時每個人都怕他們,因此他們可以控制人。對共產黨也是一樣,如果每個人都害怕它,它就可以控制和壓制,為所欲為,利用你。」

那個司機說,「你是對的,你是對的。」

當他的遊客從餐館出來時,不少人拿了材料。司機對我笑了笑,似乎很高興。

有時候,會有幾人大聲喊:「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一名男子拿了資料後竟然要給我一支煙,讓我感到很好笑。

最近,一個司機告訴我:「我支持你,真的!你是正確的,你說的是真的。」

有一組遊客都拒絕接受資料,其中一些人敵對的看著我。我站在他們附近,面帶微笑,反覆勸遞。一名男子用嚴肅的表情看著我。我心裏請求師父幫助。然後我就看他的眼睛,微笑。不一會兒,他的表情變的柔和了,他問道:「你煉法輪功?」我點點頭,說是的。然後他拿了份資料。另一名男子也拿了份資料。

最近,我開始向懂一些英文的遊客和司機發英文的活摘器官的資料。效果很好。

有一名男子拒絕接受大紀元,我給他活摘器官的傳單,並說:「這是中共政府對法輪功學員做的。殺害他們並出售他們器官給需要器官移植的美國富人。」

他說,「可我生活在這裏。」我就說:「這就是為甚麼我想把這個傳單給你,你可以到網上查詢,自己做出選擇。這些都是你的兄弟姐妹。我是德國人。為甚麼在這裏告訴你這些?因為這是對人類的犯罪。我們國家曾經有過希特勒,殺害了六百萬猶太人。德國人當時不希望相信我們的政府會做那些壞事。同樣的事情正在你的國家發生。」他接了傳單,說:好吧。

師父在《洪吟三》中寫到:

只為這一回

超越時空正法急
巨難志不移
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惡盡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

我覺的能向中國遊客講清真相是一個莫大的榮幸。這幫助我提高忍耐力和心性。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2013年美西國際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