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認清真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尊敬的同修們好!

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在修煉中認清真我」

我本科畢業後一年左右,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花了很長時間,尋找可以加強我靈性的方法。雖然我很年輕,但我知道,我的人生中會有非常超常的事情發生,只是當時還不確切知道那會是甚麼。

在大學第一年,我去中國當教師。記得是春天的某一天,下課後,一個學生跟我聊天,並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後來,他給他母親打電話,要她幫忙找一本英文版的《轉法輪》。很快,這本書就寄了過來,並送給了我。

當第一次讀《轉法輪》的時候,我記得當初的想法就是,這就是我一直追尋的大道,我的餘生,就是要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還記得當時也有一個負面的想法。我當時想,如果我的心性提高了,那我所夢寐以求的常人朋友們的那些樂趣,就得不到了。

我當初還沒有意識到,那些樂趣是不健康的。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說,「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

師父還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通過這幾年的修煉,我的心性得到了提升,我更加注意自己的念頭。對照法,隨時將那些不正的念頭去掉,師尊也幫助我消去業力。

隨著師尊不斷的指導我們的修煉,消除我們的業力,我們也會逐漸的認清真我。

我的理解是,儘管我們犯了很多錯誤,師父不會放棄我們。因為師父最清楚,我們的真我是誰。師父也看得到,我們當初做出隨師下世、助師正法的決定那一刻,心中的那份真誠和神聖。師父是在等待我們整體發揮主導作用。

在經文《再精進》中,師父說,「有一點大家都非常清楚,這個世界的歷史能夠走到今天,就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留下來的,這段歷史就是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兌現你們的誓約而存在。」

我的工作

在過去的14個月中,我在大紀元作全職銷售。而在此之前的七年中,我是一位高中教師。我非常喜歡那份工作。在開始教書生涯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給我的恩賜。這份工作讓我養活自己之餘,可以有大量時間講真相。我在暑假可以休息。有幾個暑假,我曾嘗試在大紀元作銷售,但我發現這種零散的方式作銷售工作,是不可能成功的。

在講我做銷售經歷之前,我想分享一些在高中教書的心得。我當時理解到,這個工作環境要求我既要提高心性,還要證實大法。我與其他老師相處很好,我用專業的態度與他們合作,最大程度的履行我的教學責任。這也是證實法的一種方式。我還要學習在一些事情中取得平衡。比如,首先我需要拿捏好講真相的方式。有幾次講真相中,我本應該作出更好的判斷。

在講真相的時候,我需要找到能夠使對方接受的方式。

有一天,我想那是師父的安排,我走進學生活動中心,詢問如何成立一個大赦國際俱樂部。一個學生旁聽到了我的講話,提出他希望成為這個俱樂部的成員。後來他成為了這個俱樂部的主席,並且幫助其他學生加入,以及組織活動。我們曾經做過信訪,與其它俱樂部見面,以及講真相。他的學習成績也在學校出類拔萃,最終成為那年普林斯頓大學在那所高中招收的唯一的學生。

我曾經在三個高中工作,每個高中我都成立了大赦國際俱樂部。我發現參與這個俱樂部,以及相關課外活動的學生,往往都是比較出類拔萃的人。大赦國際俱樂部主席組織能力出眾,召集會議及安排活動,都完成得非常出色,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看他們如何工作,也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在高中這個環境中,另外的一個講真相的方法,就是跟歷史老師談論共產黨的歷史。我接近過幾個歷史老師,曾經在他們的課堂上播放《九評共產黨》的片段。這對教世界歷史的老師尤為對口,因為他們課程中有關於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的部份。

第二件在高中工作我需要平衡好的事情,是如何管理我的學生。開頭那幾年尤為挑戰。按常人的說法,就是有些學生對我並不像我對他們那麼好。從修煉者的角度看,這是一個向內找的機會,看看我哪裏不足。我意識到自己缺乏自信,站在教室前面也缺乏吸引力,特別是當學生做了出格的事情,我沒有及時作出判斷,告訴對方不能這麼做。當對方需要受到紀律處分的時候,我也沒有採用合適的處理方式。

這些年來,特別在我教學生涯的第四、六,和第七年,我逐漸學會了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我的課堂規則就是圍繞「真、善、忍」,並將這些原則放在了我的教學大綱中。而我管理學生行為的準則,則是圍繞「失」與「得」的原則。當學生表現出努力的態度,或者展示出主動性,我會迅速對其表示認可。相反的,對於不良和不當的行為,我也會反應迅速。這些正面和負面的行為,都會在課堂結束後,用分數來標記。然後我會累積他們的得分。

我感受到師父利用了我的工作經驗,幫我克服了自己的缺點,幫助我成為一個「真人」。

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業力的轉化」中說道:「走在街上,或者是在其它社會環境當中,也可能遇到麻煩事。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

第三件在高中工作,我需要平衡好的事情,則是我經常太全神貫注於自己做的事情,而忘記退後一步,看看做事情的基點。

對我們而言,「基點」是指要隨時謹記自己是煉功人,有任何機會都要講真相。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悟」的那小節講,「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

許多年前,當我正在銀行,忙於完成一個任務。一個同事問我,是否去餐廳後慶祝CEO的退休。我告訴她,我太忙了。後來經她勸說,我答應她晚點去。

當我來到餐廳時,正好坐在CEO的對面,我想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跟他講真相的機會。那同事開玩笑說,我差點錯過CEO的退休聚會,因為我說我太忙了。

在高中工作,我經常忙於與其他老師,準備和學生以及家長開會的報告。

有一群教師總是在我房間的圓桌上一起吃午飯。某一天在經過他們時,一位老師指著我帶的小冊子,說,「用這個做明天的教材再完美不過了。」那本小冊子的內容,涉及到對法輪功的迫害,她邀請我在她的英語課上,提出這個話題。因為這涉及到她的班級正在閱讀的一本書的主題,有關歧視和不公正。

我告訴她,我願意做這個演講。但在我的腦海裏,卻一直浮現著,我現在有多麼多麼忙的念頭。我也感到焦慮,感覺沒有時間來準備這個演講。

直到當天的晚些時候,我問自己,「你為甚麼活著?你不就是為了這種講真相的機會而活著嗎?」一旦認清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我馬上開始準備這個演講。

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

大約教了五年書後,我了解到自己可能符合申請短期的「停薪留職」。我想看看這樣做,是否能給大紀元更多的支持。我給學區工會代表打了電話,但看起來這根本不可能的。兩年後,當與其他老師聊天時,「停薪留職」的話題再次被提起。所以我決定聯繫校長,作出申請。

我也跟太太和家裏人進行了多個月的溝通。對這個決定,儘管他們並不是全力支持,但也沒有全力反對。

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向校長提出申請。跟校長談了幾分鐘後,他接受了我的申請。我很驚訝竟然如此容易。事實上,校長了解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以及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基於他認定我將會投身一個很好的事業,他批准了我的申請。

我剛跟校長談話的時候,心裏有些緊張。當時還做了個打算,準備回頭給他寫一封信,這樣可以更充份的表達我的思想。但沒料到他這麼痛快就同意了。如此可見,我的常人觀念是唯一阻礙我修煉的障礙。

這也讓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到,「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

在大紀元工作的樂趣

能在大法學員創建的媒體中工作,講真相,讓人有一種滿足感。事實上,還不僅僅是滿足感。當我面對面跟人們講真相的時候,那是一種兌現誓約的感覺。那是一種在正法時期「我就是應該這樣做」的感覺。當然還有很多重要項目,需要人手。我們可以在任何項目中走出自己的路。

在大紀元工作之前,在我的其它工作中,我發現工作之前煉功或學法非常困難。我習慣晚上十二點,或者凌晨一、兩點才上床睡覺。所以,我一般早晨七點半或者七點四十五分起床,趕快準備去學校。一天工作之後,回到家裏,我還要平衡好學法,煉功以及做項目,有時候真是讓人喘不過氣。

在過去的十四個月裏,儘管我還沒能夠每天都做到,但我在工作日的每天早晨五點學法,接下來在上班前煉功。這樣來開啟我的一天,感覺相當棒。有一小群同修,則在公園煉功。

我和太太做了一個協定。如果我希望在大紀元做銷售超過一年,那我一定要簽滿一定數量的合同。十個月後,我離這個目標還相差很遠。我想我可能註定要回到以前的工作。

六月初的一個晚上,在大紀元員工每個禮拜集體學法交流中,我告訴大家計劃回去教書。當我發言的時候,我很傷心,於是我低下頭,控制自己不要流淚。

這時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同修,眼淚奪眶而出。另外一個同修嚴肅的告訴我,我一定會對這個決定感到後悔。那個晚上,我從同修們那裏感受到巨大的慈悲,沒有人的情緒的東西,滿滿的全是正念。那種慈悲和正念,讓我感受到我所對應的所有眾生,對我的信任支持。

講到支持,我想說一下大紀元辦公室那種互相支持的氛圍。每個月,即便有,我也只帶回幾個合同。但是其他銷售和經理總是不斷的告訴我,「你能做到,你一定行!」一個月接一個月,他們會不斷的這樣鼓勵我。

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講到「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

在第十一個月和第十二個月,我終於達到了自己的目標。太太和我發現,這個目標還是定得太低了。儘管我非常努力才達到現有目標,但我們意識到,要想達到之前工作的收入,我業務需要達到當前目標的兩倍。

我的理解是,這個過程和修煉很相似:我得到了某種啟示,我也認為這是正確的。於是我做了些事情,我認為做的不錯,自我感覺也良好。但事實上,我離標準差的還遠。只有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有顆堅定的心,總是記住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我才能得到提高。

有兩個銷售員和我搭檔,我輪流每個禮拜和其中一人搭檔。我們直接拜訪客戶,跟進潛在客戶,同時維護好現有的客戶,更新他們的廣告,為他們寫文章。這要求客戶、我的同事、美工人員、排版人員,以及廣告拜訪人員之間,有非常好的配合。

幾個月前,我和同事的工作中,得到了一個教訓,認識到工作中協調好是多麼的重要。

我們和一個商業主進行了好幾個月的接觸。大約七、八個月後,我們到了簽合同的階段。就在簽約的前幾天,合同的某一個方面需要修改。我們需要和這個客戶溝通。我對同事想採用的溝通方式不認同。儘管我告訴同事,我不反對她的做事方式,但我對整件事情很有看法,心裏過不去。由於工作的不協調,一個非常奇怪的事情發生,這個客戶根本就沒有簽合同,他也停止和我們接觸。我希望情況會有改變。只要我持續提升與同事的溝通方式,跟她更好的配合,我相信這件事情會有轉機。

師父也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提到這個問題,以及其解決方法:「難就難在每個人都有想法,每個人都有好主意,那麼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就配合不好了。但是畢竟是修煉人,大法弟子嘛,最終要做的事情會擺在面前,修煉人的正念應該起主導作用。」

當在不同的社區碰到人們,向他們介紹大紀元。我們會碰到各種各樣的態度。有些西方人從來沒聽說過大紀元報紙。絕大多數中國人知道大紀元,態度有正面的,有負面的。

一個管理一家餐館的年輕人告訴我,大紀元報紙有政治傾向。我告訴他,凡是報紙,就會有政治傾向。我向他解釋,大紀元是唯一值得信賴的中文報紙。因為他提供沒有過濾的新聞,並且敢於報導敏感話題,保護人們的權益。我們沒有達成合約,但是幫助他了解到不同的見解。我認為那些在大紀元工作超過10年的中國同修,真是太了不起了。他們要跨越多少詆毀和歧視,才使得大紀元有今天這樣的面貌。

我感到能為大紀元工作是一種榮幸。同時,我也了解到我們可以在很多不同的環境,和方式中修煉和救度眾生。無論在哪裏,無論做甚麼,指導我們的法是一樣的。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講,「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

為了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我們應該更加勤奮的學法,講清真相,和發正念。由此越來越多的顯露真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