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福從何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前一段時間,村裏有人對我說:「你真有福氣。」我說:「你怎麼看出來的?」她說:「你看你一進夫家門,你婆婆身體一年比一年好,你公公也比以前強多了,誰不知道你婆婆以前是有名的藥罐子。都說是你進他家給他們帶來的福氣。」我笑著說:「我婆婆的身體好是修大法修的,是法輪大法帶給我們家的福氣。」

還有一次,一個小妹摸摸我的耳朵說:「姐,你的耳朵真象畫像中佛的耳朵,尤其是耳垂。耳垂大是福相,你真有福啊。」我笑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是修佛、道、神的。」如今小妹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一天我母親對我說:「有個自稱會看面相的人說你長得富態,是個有福之人。」

記的那是幾年以前,我去一家小店買東西,那個店主人的老母親(當時快八十歲了)仔細看了我好一陣兒,然後走過來對我說:「看你這對大耳垂,像菩薩似的,你好有福呀。」以後也有人說過類似的話。當時,我只是笑笑,甚麼也沒說。因為那時我的生活非常苦,甚至到現在,只要回想起來眼淚還會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我常在想:別人都說我有福有福的,到底我的福在那裏,又從何而來呢?

我生在農村,從小家境就不富裕,父母省吃儉用撫養我們長大。可小弟在十六歲時,不幸得了血液病,治病的高額醫藥費一下子使我們這個剛剛有點積蓄的家負債累累,而我正是在這段時間結了婚。由於弟弟去醫院化療時,我和母親輪流照顧。結婚後我再去醫院當然就會耽誤婆婆家的事,時間長了婆婆家自然就不高興。

那時,我在醫院為了省錢,從不買飯吃,嘴上告訴弟弟說我去外面吃飯,實際上都是吃一些他吃剩下的飯菜,有時感覺太餓了,我就喝開水。為了讓弟弟減少扎針的痛苦(當時他每天輸液,血管很細不好找,每次都要扎好幾次才紮好),每天我就把他的藥水流量控制到和下一天的藥接上,第二天就不用扎針了。那麼一整夜的時間,我只能拿個小木凳坐在病床邊看著弟弟的胳膊別動,就那樣整整一夜不能動也不能睡,每天早起時腰酸腿疼難受極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回家,面對的卻是婆家人的各種臉色。當時我們雖然已結婚,但是我丈夫,上班掙的錢除了自己留三十元飯錢剩下的幾百元錢全部交給他的父母支配,根本不知自己是有妻子的人。婆婆有時給我三十元五十元的零花錢,其餘的全部由他們支配。我每天為丈夫做飯、洗衣服,卻不能支配他的工資,我感到萬分委屈,也沒處訴苦,只把一切怨恨埋在心裏。尤其是丈夫脾氣暴躁,倔強,張口就罵,伸手就打。因此我們經常吵架,我總是哭著喊:「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老天哪,你對我不公啊!」但是,哭完後我擦乾眼淚裝得甚麼事也沒有,多少委屈和悲傷,我都自己默默承受,從來不跟家裏父母說,我不想他們為我操心,不能讓他們雪上加霜。我就這樣在「夾層」中生活。怨恨、委屈、悲傷、無奈,弄得我身心疲憊,總感到活著沒意義。

尤其是生小孩以後,我又得了婦科病整天腰疼,丈夫也得了很嚴重的甲亢病,身體很虛弱甚麼也幹不了。我拉扯著幾個月大的孩子,拖著有病的身體每天去幹農活,趕上秋收時,晚上自己在院子裏剝玉米皮,又累又怕的,心裏那個苦簡直沒法形容。有一次,我實在覺得難以承受想喝藥自殺,但是沒找到藥,看著幼小的孩子,我還是熬吧。而婆婆家當時正是不錯的日子,卻沒人為我們伸一下手,我氣得簡直要發瘋。我曾暗下決心:永遠不搭理他們,等孩子長大了,我就帶著孩子離開這個家,我一定要報復。

就在我感覺自己受到很大傷害,覺得很苦、很累,不平衡時,我接觸到了《轉法輪》。剛開始吸引我的是這部書封底的那朵花,就覺著那麼美麗、純淨,讓人看了感覺很舒服的樣子。於是,我立即請了《轉法輪》書。

通過學習《轉法輪》,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例如,師父在《轉法輪》(妒嫉心)中講:「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通過學習這段講法,我明白了我要去這個利益之心,怨恨心也隨之淡了很多。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漸漸明白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當人就要返本歸真,返回自己的先天本性上去。也明白了自己以前所吃的苦受的累是消去了很多大的業力,所以一接觸到法輪功,立即就能接受並毫不懷疑的學習(也有因緣關係的一面)。儘管中共不斷迫害大法弟子,我們都一直走在大法中,沒有動搖過。而且,法輪大法還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以前我把別人對我的不好牢牢記在心裏,找機會報復。學習大法後,我知道了我應該做一個真誠、善良、忍讓、先他後我、寬容、理解他人的人,能包容別人的過錯而不去計較。正如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所開示的:「要慈悲的對待一切人,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為私、為我執著的最好辦法。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

在不斷的學法煉功中,我的心性也不斷提高,隨著對名、利、情的看淡,身體也不斷變化。原來疲憊的身體感覺一身輕,有病的地方也好了。整天樂呵呵的,再也不想去報復了。體弱多病的丈夫在我的勸說下開始修煉法輪功,只用了五天時間,師父就幫他把病根消除了。我們的孩子從小就生活在集體學法的環境裏,三歲時就會煉動功,六歲時抱輪,他累得眼睛含著淚也堅持抱完、中間就是不把手拿下來,曾讓不堅持抱輪的大人感覺慚愧。

修煉大法十幾年來我家三口身體都十分健康,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片藥,節省下很多醫藥費,日子也越過越好,幹甚麼都比較順,就像有神靈隨著一樣啥事都往好裏趕。從開始靠貸款過日子到也有了自己的積蓄。尤其是當我們受益於法輪大法後,也把這個好功法告訴了婆婆,她也開始修煉,幾年下來她也從有名的藥罐子成了健康的人,我公公雖然沒有修煉,但他也在這個修煉的環境中,以前他的心臟病現在已很少犯了。家中的很多親朋也都對法輪功有了正確的認識,有的開始學功法,有的開始看《轉法輪》幾乎所有親戚都作了「三退」,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我的福在哪裏,從何而來了。我的福就在法輪大法的修煉裏,我的福來自於大法師父的恩賜,我的福來自於大法師父的慈悲苦度。在這裏,就是想衷心的對師父說一聲:「師父,謝謝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