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修煉的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在初中的時候開始學煉法輪大法,在週末的時候和父親一起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當時因為學業緊,所以和同修之間的接觸、交流不多。在一九九九年秋,我考入了大學,去了另外的城市上學,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就沒有接觸過除了父親外的其他同修。

在上大學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沒有認識到應該站出來維護法,所以當同學們評論法輪功時,沉默的時候多,偶爾辯幾句,大多數時間裏,心情都不好,因為我知道大法是受冤枉的,但是當時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太大,怕心太重,所以,錯過了大學的幾年時光。

在大學四年級,因為電子郵箱收到過多次真相郵件,所以我特別想看師尊的講法,通過郵件的鏈接,在網吧上明慧網,通過通讀師尊講法,我了解到,大法弟子應該站出來維護法。當時我就買的粗彩筆,自己把真相資料寫在十六開的紙上,用膠水往居民樓道裏面貼,但是沒有做到面對面的講真相,所以感覺周邊的環境很困難,學法只能在網吧學。

到上研究生後,學會了郵箱的運用,訂閱了明慧網的文章,當時認真的學了師尊的講法後,認識到要講真相的重要性,開始和周邊的人面對面的講真相,但是怕心很大,所以在講真相時大家不接受的多。

由於在學校的網站上發真相帖子,被中共公安局發現,學校老師和警察找我談話,並查到我父親煉法輪功,所以逼我寫了「保證」,雖然我沒有回答他們我是否煉法輪功,但是我卻「保證」不在學校和同學談論,給自己的修煉之路抹了黑。此後,我發現很多人在各種場合跟蹤我。有一次,我上去問他們,憑甚麼跟蹤我,他們人卻灰溜溜的走開了。從那以後,我就這些事向我同學們說,而且有些我被跟蹤的時候她們也在我身邊。之後,她們才相信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的確是真實。雖然那個時候壓力特別大,但是心裏的路卻特別明確。

畢業後,我回到家鄉,因為這裏有很多我的家人,他們等待我去救度。所以回家後,我搜集真相郵件,並面對面講真相勸退,雖然勸退人數不太多,但是講真相講一個明白一個。其中一件事情,使我感到環境變的寬鬆了,也感到了心態的重要,因為之前因為我是大法弟子的事,在介紹對像時,曾使有的人誤會,所以在家裏人給我介紹了我現在的丈夫時,我沒有和他說我是大法弟子。但是通過我的講真相,我的丈夫和婆婆已經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了,我用一種自然的心態,給我婆婆一家人講真相後,他們都對我信仰大法沒有任何抵觸,對大法真相也再沒有疑問。這件事情在以前想都沒有想過,但是卻實現了。

隨著正法的推進,我們的外界環境也在不斷的變好,我希望現在還有怕心,沒有走出來的同修抓緊時間走出來,「抓緊救度快講」(《快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