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做好人 遭公安迫害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

一.修大法做好人 去名利之心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特別注重名利,總想出人頭地,功成名就。誰比我強,我嘴上不說甚麼,可心裏早就不平衡了,爭鬥心和顯示心明顯比一般人強烈,特別是在我婆婆家,我就煩小姑子和大姑子他們來。因為他們比我生活得好,尤其是大姑子家特別有錢,我非常的妒嫉她。這樣,導致她們輕易的不敢回娘家。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還得看我的臉色。在單位裏也是如此,總想佔上風,爭強好勝。有一次因為工作原因和比我大的阿姨爭吵起來,而且還大打出手。我們還住在一個胡同裏,可整整一年沒有說話,看見了誰都不理誰。

在這種爭鬥心、顯示心等等常人心的驅使下,年紀輕輕的我身體狀況也十分不好,一著急血壓就高,婦科病弄得我苦不堪言,而且在我身上還出現了怪病:大拇指和小拇指無法合攏;脖子後面還長出了一片黑影。這是甚麼病呀?後又聽一位大姐說:脖後長塊黑不吉利,我認識的一個人也長出和你一樣大小的黑影,也是在脖子後邊,不長時間就死了。我聽她這麼一說就更害怕了。就在我心事重重、焦慮不安之時,碰到了一位有緣之人,向我介紹了《法輪功》這本書。我看了一遍後,對我的感觸太深了,這是一本寶書。書中的法理觸動了我,按「真、善、忍」標準做人,遇到問題找自己,為別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應該向那位隔閡十年的阿姨去賠禮道歉。我主動去找她,她也正好想找我,我先說我自己哪裏有問題,哪裏做得不好;她也說她哪裏有問題,都各自找自己的不是。就這樣大法把我們十年的恩怨給化解了。(後來這位阿姨也修煉了法輪功。)

我按書中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善待所有的人,我和婆婆、老公公是合夥吃飯的,甚麼活兒我都搶著幹。看見老公公那麼大歲數還去澆菜地,我就搶擔子去澆,婆婆看著我的變化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就是好!家裏人、外邊的人都說我跟過去不一樣了,真象換了個人。大法真是能改變人。而且我的身體更加強壯起來,甚麼高血壓、婦科病還有那兩種怪病都不翼而飛了。

二.遭滿城縣公安局迫害勒索

然而,江氏流氓集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起了震驚中外的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抓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修煉者。真是瘋狂至極。把為法輪功說真話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非法勞教、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殘、致死,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被非法關進集中營活體摘取器官而牟取暴利。河北省滿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及邪黨私立的六一零辦公室也充當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滿城縣就有數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劉東雪、張金玲就是被他們迫害致死的。

在二零零一年期間,滿城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趙玉霞、張振岳等非法闖入我家進行搜查,我的兩個家都被他們翻了個遍,沒有找到任何他們想要的所謂「證據」,後又用欺騙的手段把我騙到公安局。到公安局趙玉霞又是恐嚇又是用偽善的方式逼迫我,讓我說幹了甚麼,並逼寫甚麼保證,我不說他們就不讓回家,見沒甚麼可問的,就又找其它藉口,勒索三千二百元錢,才讓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趙玉霞、張振岳等帶領保定市新市區惡警張長林(明慧網曾多次曝光他的惡行)在夜間十一點鐘,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闖入我家,把我非法綁架到南奇鄉派出所進行迫害,張長林用流氓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真是法西斯的那一套都用上了,我被迫害一夜後,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第二天惡警張長林把我帶到滿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他們找不到任何迫害的藉口,才讓我回家。回家後才四、五天趙玉霞等又上我家勒索三千五百元錢,說是上繳惡警張長林。

這就是中共邪黨對善良民眾的打壓。他們勒索民財,見錢眼開,貪污腐敗,到處可見。這樣的邪黨能為老百姓著想嗎?能為老百姓辦事嗎?不怪老百姓都說:這個社會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有錢要權就行,哪兒有老百姓說話的地方。人不重德天災人禍,你看這幾年天災人禍接連發生,這不是神在警示世人嗎?所以我要真心地告訴你一句話:退出中共的邪黨組織(黨、團、隊),誠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