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的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8日】在戰火紛飛的歲月,我出生在長江邊上的一個小村莊裏。我是媽媽生的第6個孩子,從小體弱多病,我前面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生下不久就夭折了,而我卻在風雨飄搖中活了下來。

* 病痛使我的童年沒有歡樂

人家說,童年是一生最快樂的時光,一朵鮮花含苞待放,無憂無慮。可是我的童年充滿病痛。我記得從我記事起,可能3-4歲的時候,就常常扁桃腺發炎,發高燒,喉嚨被腫脹的扁桃體堵得滿滿的,臉也是一邊高,一邊低。家裏窮,沒錢看醫生,每次都叫村子裏的一個土郎中,拿一把尖頭的小刀,也不消毒,朝那個發炎的扁桃體上戳一刀,流出好多血膿,餓兩天,慢慢的收口了,好了。隔不了多久,又來一次,都無法記清有多少次。一直到我中學畢業,離開農村去城裏讀書,才告別了這個土法治療,現在想起來,還不寒而慄。

漸漸長大到青年時期,還是沒有擺脫疾病的折磨,感冒咳嗽是我的常見病,多發病,18-19歲的年紀,卻被班上同學稱為感冒源,因為每次流行感冒,都是我領頭。平時又怕冷又怕熱,每年夏天,班上我第一個穿短袖,冬天又第一個穿棉衣。有幾次上課,被老師請出教室,叫我回宿舍休息,因為我不斷咳嗽,咳得聲音又大,又連續不斷,影響同學聽課;扁桃腺仍然不時發作,只是吃藥打針,不戳一刀了。

* 多事之秋 苦不堪言

到了老年身體就更差了。記得42歲那年單位體檢,發現原發性高血壓,動脈硬化。我不相信,到醫院再檢查,躺在醫院做超聲心電圖的床上,醫生問我:你今年多大?我回答後,醫生不吭聲了。我問她檢查結果怎麼樣?醫生說:你只有主動脈還有一點彈性,其他動脈都硬化了,你怎麼會搞成這樣子?

後來毛病越來越多,高血壓心臟病二期,冠心病,繼而心絞痛,腰部骨質增生,椎間盤突出,椎管狹窄,隱性糖尿病,美尼爾士症,痔瘡……,還有經常的發高燒。全身沒有力氣,上個二樓都覺得辛苦。成天嘴唇發紫,臉灰灰的,開始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後來問醫生才知道:嘴唇發紫是因為心臟缺氧。高血壓導致心臟肥大,供血不足,發展下去的結果就是心力衰竭。

為了保命,從此吃藥成了我每天必做的功課,一天三次,不吃血壓就上去。每天吃的藥一大堆,出個3-5天的差,帶的藥也有2-3斤。

1994年10月的一天,突然大便大出血,隨即被單位送進廣州中山三院急診室。當時血色素只有5.5,人像死人一樣,手掌沒有一點紅色,只有青筋和一片白。經胃鏡檢查診斷為十二指腸潰瘍,住了近一個月醫院。出院時,醫生關照以後幾個不能:不能吃刺激性食品,不能吃冷飲,不能吃有火氣的食品,還有不能勞累,不能生氣,不能……

幾個月後朋友告訴我:你一出院,同事看到都嚇一跳,你像一個70-80歲的老人(當時我才50多歲)。其實別人不說我也知道,從鏡子裏看到自己一臉皺紋,手可以把自己臉上的皮揪起來,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真正體會到甚麼是頭重腳輕的感覺。別人也告訴我:你這麼長時間失血,皮膚沒有營養,很難恢復了。

我自己也覺得活在這個世上似乎沒有甚麼樂趣和意義了。

* 絕處逢生 喜聞大法

然而,我是幸運的,命運沒有唾棄我。

出院不久,有同事告訴我,有一種氣功叫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這個功講真、善、忍,煉了會提高人的思想境界,使人心態平和,會使人道德昇華。法輪功的師父12月下旬要來廣州辦班,你去學吧。

說實在的,對能不能祛病健身,我當時並不十分相信,而打動我心、使我決定要去學的是那句煉功可以心態平和的話。我自來脾氣不好,做事特別急,別人慢了,或做得不好,還埋怨別人。特羨慕人家的好脾氣,煉法輪功能改一改脾氣,這好。就交了錢,報了名。

臨開班前,又有以前參加過班的同事來找我,說:你把票讓出來吧,現在很多人要票,你剛出院,身體差,法輪功老師叫危重病人不要進班。當時我不理解,還說煉了功可以去病,為甚麼重病人又不讓進班呢?不管它,我就是堅持要去。後來又有人動員我,我還是不讓。

後來聽了老師講課,才知道為甚麼不叫危重病人進班,在《轉法輪》中,師父說:「很重的病人,我們不讓他進班,因為他放不下治病這個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難受,他能放得下嗎?他修煉不了。我們一再強調,重病人我們是不收的,這裏是修煉,和他想的事情差得太遠,……。」

當然,今天我對這個問題又有了新的認識,好玄呀,這個法得的不容易,一念之差也可能就失之交臂了。

* 那一天 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1994年12月21日,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

這一天是李洪志先生在廣州舉辦的第五期教功班開始的日子,地點在當時的越秀北路的廣州體育館,時間從12月21日到29日,8個晚上,一個星期天白天。我單位大約有50-60人參加了這個班,我們合租了單位的一個大客車去參加學習班。

我頭兩天去時,上車、進出會場都是同事扶著我的,因為我走路不穩,怕我摔倒。可是,第三天,我就不用別人扶了,完全沒有了搖搖晃晃的感覺,身體感到很輕鬆。我感到了這個功法的不一般。法輪功能祛病健身,這個我不懷疑了。

參加這個班除了身體的變化外,還有許多其他使我震撼的地方。

首先,要參加的人特別多,開頭幾天,尤其第一天,門口有好多人在等票。一問,有東北來的,新疆來的,香港的,全國各地的都有,最後分了好幾個會場,分會場的就看現場錄影。有票人的喜悅、無票人的那種渴求都寫在臉上,令我好感動,好慶幸自己有票。後來才知道,這個班是師父在國內辦的最後一個班,都想參加,有些人沒有錢,一路上幾天幾夜坐火車、吃著速食麵來的。共有近5千人聽課。

還有課堂的秩序特別好,幾千人的會場鴉雀無聲,只有老師講課的聲音,這是在任何場合都不會有的。這種狀態不是維持一小時,兩小時,而是九堂課。進出也都擠而不亂,進入那場合,你才體會到「神聖」的含意。

講課結束的那天,有許多老學員給師父獻花,對師父的那種崇敬、感激之情溢於言表,給了我深刻的印象,而當時的我甚至還有點不理解。

* 一步步體會法輪功的神奇

從此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參加李老師的九天班,當時就感覺到身體的明顯好轉,對這一點我堅定了。然而一個人的思想、觀念的轉變不是一朝一夕的。我是在無神論的教育下長大的,而且對此深信不疑。所以,對老師講的修煉的理念還是很難接受,覺得太玄,另外空間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學習班結束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天夜裏,我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覺到一盆火從頭頂下來燒遍全身,我一下驚醒了,醒來全身還是火辣辣的。隔一會又睡著了,又是這樣。平時在看書時,或者頭腦裏出來一個不好的念頭,自己馬上意識到這個想法不對時,也常常會感到身體一陣發熱。這時,我真正相信了師父說的灌頂:「就是用功、高能量物質淨化身體,整個從頭灌到腳」「有功能的人可能知道,敏感的人也可能感受到,睡覺或在甚麼時候都可能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灌頂是一種加持方法,就是給你淨化身體,把你的身體進一步清理。要多次灌,每個層次都要幫你清理身體。」(《轉法輪》)

法輪功修煉是特別快的,說真的,我那時還是帶煉不煉,上班工作忙,經常要出差,有點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早晨起來煉半小時動功,晚上打一會兒坐。

就是這樣還幾天一個變化。師父在《轉法輪》裏講過的現象我幾乎都經歷過,去吃肉的執著心,通子午周天,通卯酉周天,玄關設位等等,我都能感覺到。

身體的變化就更明顯了,在煉功中不知不覺身體好了,血壓不高了,嘴唇不紫了,走路一身輕,以前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也不累,身體輕得好像有人推著你走。吃甚麼東西也不用忌口了,想吃甚麼吃甚麼,啥事都沒有。那是我從小到大幾十年都沒體會過的滋味──沒有病的日子!這樣的日子我已經有十年了,十年來,我沒有看過一次病,沒有吃過一顆藥,我都忘記生病的滋味了。

從不信──部份信──全信──到最後堅信,這條路我走了2-3年。所以,我經常對朋友說:修煉這條路上是師父拉著我的手、一路呵護著走過來的。我的悟性真是太差了!好在師父沒有嫌棄我這個悟性差的人,讓我笨鳥先飛,在94年得了法,否則我現在還在苦海中掙扎,也許還會像那些被江氏謊言矇蔽的人一樣,對法輪功抱有成見,那多慘啊。

* 修煉追求的是高境界

修煉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高於人間的一切理,是不能用人間的現象、道理來解釋的,法輪功修煉真、善、忍,修煉中首先要你做一個好人,慢慢的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有人問:煉法輪功難不難?我的體會是:也難,也不難。

說難,煉功要辛苦一些,犧牲一點休息時間呀。更難的,修煉法輪功,不光是煉功,要修心性。光煉功,不修心性,功也長不了,病也去不了。這是最難的。修心性,師父要求我們: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吃多大虧,也要樂呵呵的,不能和別人計較。

凡事要為別人著想;「別人可以對你不好,你不能對別人不好」;「遇到矛盾要找自己」「向內找,不能向外找」;「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個人利益上不能和別人爭奪……。一開始要做到這些還真不容易,修煉過程中就要嚴格要求自己,就會做得越來越好。

說不難,是因為人本來就應該做好人,修煉就是要返本歸真。再說,不失不得,修煉中要你捨棄的東西是不好的東西,而你得到的東西卻是無比珍貴的。想想自己從法輪功裏得到的好處,那些苦也就不覺苦了。

* 為甚麼五年迫害壓不垮?

我是在國內鎮壓法輪功一年後來到加拿大的,那時的迫害還沒有發展到後來那麼殘酷。但就這樣我在家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我的住宅周圍都安排了人監視我,敏感日期通知我不能外出,我上街購物、上菜場買菜常常有人跟蹤,家裏電話被監聽……,我的昔日功友被抓進拘留所、勞教所以及精神病院的都有。這一切,僅僅因為我們煉了一個使自己身體好、思想也好的功法。

許多朋友說我:胳膊扭不過大腿,不讓煉就別煉了。還有一些同胞罵我們是「搞政治」,「是美國的走狗」,還有人造謠說我們在外面發傳單是有人給錢的等等。

修煉人心裏沒有仇恨,我們不會在意這些謾罵和誹謗。因為我們相信,罵我們的人不過是聽信了謊言的宣傳,終有一天他們會明白,他們罵的是世界上一群最好的、最無辜的人。

為甚麼法輪功越壓越強大?理由很簡單,因為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功是甚麼、了解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大多數人還是有善念有良知的,一旦知道了事情的真象,他們也不會願意錯過這難得的機緣。

把自己的命運、自己的未來交給自己來把握吧,聽信江氏的謊言,那會使你遺恨終生、後悔莫及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