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我是一位農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歲。

由於遺傳原因,我剛生下來時就患上了先天性肺結核。人們常說「福不雙至,禍不單行」,在我剛剛八月大時,母親由於結核病棄我而去。是我的父親又當爹又當媽把我拉扯大,由於身體常年有病,經常高燒,氣喘,咳嗽,憋的透不過氣來。活又不能幹,學也上不成。就這樣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

結婚以後,又得了附件炎,到各個醫院又沒治好,最後來到瀋陽軍區醫院做檢查,這一檢查不要緊,又給我雪上加霜,甚麼胸膜炎,骨節炎,甚麼病都上來了。渾身沒有一處沒有病的,就等於給我的生命判了死刑。長年累月的吃藥,各種藥一把一把的吃,成了名副其時的藥簍子。可是我的病卻不見好轉,又找當地的赤腳醫生針灸治療,不但沒有見效,連路都不能走了。整天在炕上用三個枕頭摞在一起,趴在上面,不能走路。春去冬來,由於病痛的折磨,我也活的沒有信心了,想早點離開這個人世,可是看著從小就懂事的孩子們,心裏也捨不得拋下他們不管。我夏天不能幹活,冬天不能做飯,孩子從小就幹活,我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可有甚麼辦法呢?只有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著。

就在我生不如死,絕望之際,一次偶然的機會,聽說煉法輪大法能祛病,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碰碰運氣。在一九九八年春季,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沒請到《轉法輪》,就先學煉功,剛煉半個月左右,有一天我提著半桶水去澆茄秧,提著水走上一個很大的坡也沒氣短,心臟也不那麼跳了,平時走幾步路心臟都要跳出來一樣。這一次大法在我這個滿身是病的身體上顯出了奇蹟。從小的藥簍子就在煉功的十幾天的時間裏,沒吃一片藥的情況下,一切病全好了。當時我的心情真是用任何語言也表達不出我對師尊的感激之情。後來我又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按師尊要求我們的按「真、善、忍」修煉做個好人,從此以後開始了新的人生,生活也有趣了,性格也開朗了,真是無病一身輕。

可就在我剛得法剛剛一年,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於江××出於小人的妒嫉之心,對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群體,進行了慘無人道打壓,一時間真是烏雲壓頂,大有天塌之勢,真象「文革」再現,全國媒體都轉載了中共流氓集團的造謠、誹謗,編造假新文的宣傳,誹謗大法,各鄉村也派人干擾大法弟子,抓人,打人。我們鄉派出所也不例外,三天兩頭就來我家干擾一王姓公安更是氣燄囂張,手指著我們說:「你們就是四類份子」,威脅我們讓我們放棄修煉,干擾了我們正常的生活。但是我並沒有被他們所嚇,從來也沒間斷過煉功。順便說一下那個氣燄囂張的人,現在已經遭惡報,在前幾年已經莫名其妙的死亡了。

二零零二年,由於心性問題我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甚麼也不知道了,家人把我送到鄉醫院,由於病症嚴重,鄉醫院沒敢留,直接轉到縣醫院,住院前二天都昏迷,沉睡,甚麼也不知道,等到第三天時,我就醒過來了,睜開眼一看,我的親人都在病床前圍著,有的在掉眼淚。我醒來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我要回家。我就坐在床上腿上蓋著被子打坐煉靜功。醫院的醫生和病人都覺的太神奇了,這麼重的腦血栓三天就好了,真不可思議。可是那時我怕心很重,沒有說出真相,錯過一次講真相救眾生的機會。第七天我就出院了,回來以後一切正常,沒留下一點後遺症,師父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最後真心奉勸那些對大法還有成見的人,馬上了解真相,不要再對大法犯罪了,不要再聽信中共邪黨的謊言了,為自己和全家人選擇一條光明之路吧,退出中共惡黨及其相關的團隊,走進未來,迎接光明。

弟子用人類所有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師尊的洪大慈悲救度,只有走好走正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救度眾生,弟子跪拜,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