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日】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大陸「高考」對每一個莘莘學子的重要性。多少家長都期盼著自己的孩子能有「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那一天。共黨紅朝給人們灌輸無神論思想,讓人們崇尚無理智的鬥爭哲學,形成了強烈的攀比心理,在妒嫉心的驅使下,別人如果比自己好上那麼一點,都恨不得把人家掐死。就說在中國這種社會環境中,大人對孩子望子成龍的思想,對一個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少年,無形中會造成相當的心理壓力。聽說有專家學者專門對在校大學生做過調查,發現有百分之十的學生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

我不幸就成為了其中的一個,那時只是十幾歲的孩子,還不知道是咋回事,只是覺得一天到晚怕得要命,拼命的想擺脫這種心境,卻是越想擺脫越是擺脫不了。報紙上經常登載一些報導:某某因心理問題自殺了。許多人不理解:好死不如賴活著,幹嗎尋死哪?我是深有體會,一個人生活在那種心境中,跟在地獄沒甚麼兩樣。活著還不如死了的好。

現在我快四十了,可不知道的人還把我當成二十多歲的青年。但我二十幾歲找對像那時,由於經年累月的心理折磨,別人老是把我當成三十幾歲,臉上滿是皺紋,真是未老先衰。生命何其不幸,那時我經常想的一個問題是:今生何以為人?

1997年那年,我29歲,當時下崗在家,一次去弟弟家串門,聽弟弟講他正在學一門叫法輪功的功法,問我學不學,按說當時那種心境,內憂外患的心理壓力,哪有心情學甚麼氣功啊。可當時一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連想都沒想就說:學!當時窮得連買書的錢都拿不出來,弟弟借給我一本《轉法輪》。這一看上,至今也沒能找出一句恰當的話來形容當時那種對師父的感激心情。我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整整四天,除了一天睡兩三個小時的覺,連吃飯我都沒有放下書。這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求索,這就是我生生世世都在尋覓的歸宿。師父用無量的智慧打開了我所有的心結,把我的心從地獄中解救出來。那種感覺就像一個長年生活在暗無天日環境中的人一下子見到了湛湛青天,就像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甚麼叫脫胎換骨?當時就是那種感覺。

看書後第四天,對像每月三百多元的工資發了下來,我就拿了12元,去給弟弟送書錢。弟弟當時也很困難,一個月才二百多塊錢的工資。我也不好意思讓他為我掏這個錢。騎自行車去的路上,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四週看看也沒有車輛經過,我向右轉彎,等我騎車把這個彎轉過來的時候,這時正處馬路中間,突然覺得有人從背後拍了我一下,我覺得很奇怪:這是誰呀跑馬路中間打招呼?一回頭,一輛東風大卡車頂著我的後背急剎住了。後來看師父的講法知道,那一刻,那個滿身業力的我已經死掉了。我這條命是師父給的。

大法遭邪惡迫害這幾年,我一直都在堅持做著真象,最困難的時候,沒地方打印資料,我就用複寫紙自己複寫,然後拿出去張貼。記得有一次我抄寫的是我們一個弟子寫的一首民謠:人生在世要講善,落井下石是壞蛋。那首民謠寫的非常好。我騎車出去幾十里地在一個村裏張貼。我剛貼完,回頭一瞅,幾個婦女在那已經念上了,邊念邊笑,看我騎車過來了,還友好的和我打招呼。證實法的事情非常多,有許多非常神奇、非常好,有我自己的,也有我認識的其他弟子的。

我修大法已經有九年了,在緊跟師父正法腳步的過程中,現在真的感覺到:今生能成為師父的弟子,何幸如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