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實際行動清除我內心深處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日】我記得那是在大煉鋼鐵的年代,當時我也就是五、六歲,大人們都去幹活兒了,只有我們幾個差不多大的孩子們在院子裏玩。就是我們正玩得高興時,突然看見半空中有一個穿著一身黑衣服,又高又大的「人」從我們頭頂上走過。我們幾個全看見了,被嚇得亂跑,鑽到一家的門簾下不敢露頭。當晚回家和家長一說,他們不相信,指責我們胡說,可這件事卻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記憶裏。

多年以後,我上班了,我還經常想起這件事,而且越想不解的問題也越多。晚上睡不著時我就想「這個世界上肯定有神有鬼」、「天上沒準也有人家」、「最早的人是從哪來的?」等等這些問題。

隨著歲月的流逝,社會的發展,進入了改革開放時期,我的思想也隨著人類道德的急速下滑而逐漸改變。這時的我已步入中年,深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活一世多不容易,我要抓住這有限的人生,痛痛快快活一場,甚麼高興幹甚麼,決不能受任何人一點氣。人活著就是為了一口氣嘛,這樣也不枉我來這世間一場。平時在單位和在社會上和我接觸的人都說我脾氣好,但真正了解我的人就知道了,要真把我惹惱,我還真有那麼一股子勁呢。

98年,通過一位同修的親身經歷引發了我的興趣,我有幸喜得大法。從那以後,我每天去公園煉功,業餘時間就看書,當我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時,我深深被震撼了:啊,這原來是一本天書啊!我多年的迷惑和疑問一下子都迎刃而解,這書裏竟說得如此淋漓透徹!

從此以後,我按照書中的要求在慢慢改變著自己。在常人中生活免不了出現爭爭鬥鬥的事,有好幾次發生的事情,如果是以前的我是針鋒相對、不爭高低不罷休的事,但是現在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了,我就要用「真、善、忍」的高標準來要求自己,所以很平和就解決了,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我家離公園有一段路,煉完功上班時間有些緊。一位同修對我說:你到你的附近找一找,一定也有煉功點的。我第二天早早起來,騎車在各個街道小巷裏穿來穿去,果然找到了。那時我動功還不太會,打坐對我來說我也一件難事,兩個多月了都雙盤不上。有一天,一位同修給我了一張票,說是法會的。我當時還不太理解甚麼是法會。等我去了才知道,那是一個有上千人的大會,開始是集體煉功,然後就席地而坐,我看著他們自如的雙盤,我也跟著做,一盤,啊,竟然盤上了!這是我煉功以來第一次雙盤啊!旁邊的同修也不斷的鼓勵我。這次法會展現著師父的慈悲和弟子們神奇精進的感人事例,使我激動不已,回家的路上我淚流滿面。從那以後,我每天除了早晨煉功,晚上集體學法,就是打坐。

有一天,我突然出現了又吐又暈的症狀,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這可把家人給嚇壞了,一群人圍著我,有的掐穴位,有的給我餵糖水,有的給我敷毛巾,我老伴急著要跑出去找大夫。我強打精神對他說:別去,我一會兒就好了。他還是出去了。他出去後,我慢慢睜出了眼睛,啊,那是一幅多麼美好的景象啊,這種美妙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頓時我精神了起來: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呢!這時我老伴也回來了,說快過年了,大夫都不在。

我們每天都在一個安靜的環境裏煉功學法,可有一天我們正在集體學法,有一個同修跑過來說:你們還學呢,快點回家把資料都藏起來,有的地方搜查呢!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把我們都弄傻了,我們又沒犯法,為甚麼?第二天我照常到煉功點,但是發現煉功點被派出所和街道等一大幫人給霸佔了。為了澄清事實,我們幾次聯合上訴,但從未見成效。從那天開始,我與同修們開始了講真象。每當我聽到了明白了真象的人又對別人說起時正面評價大法的時候,有明白了真象的人主動和我借書看時,我都會體會到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時常不由自主的淚流而下:有多少眾生在等著我們去救度啊!

這是我第一次拿起筆寫心得體會。要知道,我也是一個曾寫過「保證」、向邪惡妥協過的人。是師父的慈悲與寬容,才把我這個孤獨漂泊、曾經船翻帆斷的小船救起,使我重新走上了證實法的道路。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還藏著一個執著:就是怕身邊的同修們知道我是一個寫過「保證」的人。我一直把這件事深深的藏在我的心底。當我手捧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我終於迫不及待的拿起筆,寫下了自己的嚴正聲明。

一直以來,我認為明慧網對於我這個文化水平有限的人來說,只能看,只能激動,而從未想過我也能寫文章。現在我深知,這就是師父為我們開創的純淨天地。我就是要在這片純淨的天地裏,把我深藏的執著揪出來,去掉它,不斷純淨著自己,在正法最後時期,勇猛精進,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因水平有限,不妥之處請更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