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有幸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今生能得大法,實屬大幸。我四十歲時就有未老先衰的感覺。在九十年代初的氣功熱中,學過好幾門的氣功,對氣功到底是甚麼根本也搞不清。九七年五月的一天,跟我妻子吵起來後,她要回娘家,我怕出事就跟她一塊來到岳父家。晚飯後,聽她妹妹講,東鄰家有個小男孩十六歲,大腸患病,開刀後傷口不癒合,吃甚麼東西傷口就漏出甚麼東西,去過幾家醫院治療沒有好轉,他的家人沒了辦法。通過煉法輪功,幾天的功夫傷口便癒合了,這件事令全村人都感到震驚。

我聽後感到神奇,迫不及待的冒著雨來到這家人家。小孩的父親,很熱情的接待了我,講起了他們學功得法的經過。他說在孤島,我們爺倆住在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家裏,每天看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帶,到第三天,小孩的傷口處開始流污水,但不疼;那位學員說你這小孩很有緣份,這是老師的法身在給他淨化身體。就這樣污水一天比一天漸少,三天傷口神奇般的癒合了。他說法輪功太神了,現在我們全家都在煉法輪功。他隨手拿出一本《轉法輪》給我看。

我翻開書,見書中寫到:「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煉功為甚麼不長功?」(《轉法輪》)這些問題,正是我多年研習氣功常思而不得其解的問題。書中都有很具體的解答,看起來句句在理。我說:「我也要煉法輪功」。他就開始教我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盤腿打坐,當時就感到通身一陣熱。接下來又學會了其他四套功法。功學完了,雨也停了。那位學員給了我《轉法輪》、《精進要旨》、《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等大法書籍,我像得了寶貝似的小心翼翼的帶回了家。

大法書請到家的第二天,一位親戚來我家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他認真的看了一會兒,回家後奇蹟發生了:在午休時醒來涼蓆上顯現了一個彩屏畫面,一位身著黃色煉功服的人,正盤腿打坐舞動著雙臂煉功,他想仔細看時,圖象卻消失了。後來他告訴我這件事,並指著《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中師父的第五套動作圖解說:「看到的人和照片上的師父很相似,所不同的是活動的。」我說:「這可能是師父法身顯現給你看。」很快他就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

通過這事我進一步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如飢似渴的用了三天的時間把《轉法輪》讀了一遍。

在第三天的深夜,我妻子突然像中邪似的連哭帶鬧的說:「咱不學這個功好嗎?」我說:「為甚麼?」她說:「我也說不上為甚麼,咱不煉不就行了嗎?」我說:「這個可不行,我多年練功沒找到這麼好的功法,今天好不容易得到,不能失去。」她的眼睛不是正眼看我很怵人,我想,可能是我練其它氣功帶來了壞的東西,出來干擾。我拿出《轉法輪》翻到有師父法像的一頁,我說你看看老師的像片,她斜眼看看說,他不讓我看。這下我更清楚了,就是邪魔來搗亂,我對她說:「你不能當面講出,比李洪志老師講的好的法理,讓我佩服,你改變不了我要煉法輪功的決心。」她看我如此堅定,也就不再問下去了。我在她旁邊和衣睡著,朦朧中突然感到頭頂開始像觸電一樣,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學法中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灌頂。雖然折騰了一宵沒睡好覺,可是第二天醒來身體感到特別輕巧,抬腿身體就像要離地一樣,那是有生以來最美妙的一種感覺。

就在當天下午,一次施工中,我騎著摩托車穿越一個路口到工地上去,突然從十字路口那一面,高速駛出一輛紅色轎車,和我的車身互相垂直九十度,我一閉眼心想這回可要出事故了,不知是一股甚麼力量使摩托車急向左打轉向,由於兩輛車都是高速行駛,瞬時摩托車擦著轎車尾部就過去了,摩托車也沒歪到,事後越想越怕,知道這是來要命的,是師父保護了我,幫我還了一個業債。

煉功在三個星期後,隨著不斷學法煉功,神奇再次在我身體出現。一天的凌晨睡夢中,一聲炸雷般的巨響,把我驚醒。起初不知聲源來自何方,仔細分析發現,好像來自鼻腔之內,我正感到納悶,隨後又一聲巨響,這次聲響好似自卸大貨車在卸沙子一樣,嘩啦。這次是在醒的狀態,直接聽到聲響就在鼻腔內的右上方位置。第二天,鼻腔內不時的流出大把大把膿血一樣的鼻涕,一直流了四、五天,這種粘稠物不流了,鼻子暢通了。我小時生病留下鼻炎後遺症,四十年來折磨著我,經常是一個鼻孔通氣一個不通氣,常伴有感冒、偏頭痛等症狀,雖然採取過多種方法治療和鍛練身體,都沒有治好,是師父這次幫我把這些病業給淨化出來了。

還有一個更讓人感到吃驚的現象,自從那次巨響後,在鼻腔內的巨響處,常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哎喲、哎喲的嚎叫著,幾乎每天都出現這個聲音,有時長達三、五分鐘,開始聲音很響,彷彿在我身旁的人都能聽到。約三個月後,聲音才逐漸降下來,在很微弱的情況下離去了。師父講:「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轉法輪》)是師父把我身體內這個邪靈清理了,才使我這四十年的鼻炎清理乾淨,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就可能成為鼻癌一類的病症。師父又救了我一條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我受邪惡謊言的欺騙,自己悟性差,對大法存在著認識上的不足,停留在人對大法的感受上,圖安逸、求清淨,用自己的觀念認識大法,對師父的新經文即便看過,也參悟不到較深的內涵,沒有跟上證實大法和救度世人的洪勢。在二零零六年的十月,有個老同修給我送來一本《憶師恩》和《精進要旨(二)》。當我看到師父為救度眾生付出的辛勞,一個個眾生得救的喜悅,回想起當年自己得法時的一幕幕,熱淚不止一次的滾滾流下來,慚愧之心油然而生。師父講:「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來的人就會在這場魔難過後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緣份很大的人。這就是為甚麼師父一等再等的原因。」(《精進要旨》〈建議〉)我震撼了,師父是在救人,在為我們承受著一切,而我卻沒有發覺。於是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發誓,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不能失去這萬古機緣,做好三件事,師父留給弟子的這段時間裏,精進實修才能彌補自己過去的不足。

在自己心性剛剛提高上來的時候,一天下午妻子的羽絨棉衣忽然間出現了像墨汁染過的髒塊,在胸前有巴掌大小的六、七塊。她一口咬定是我給她染的,我說不可能呀,我能拿自己的東西糟蹋嗎,仔細一看也不像用墨汁染的,用濕毛巾擦也不掉色。妻子不依,吵吵嚷嚷的說咱到門口說說,讓大夥都來看看你是多壞,我說那可不行,咱是煉功人,不能給大法丟臉,要不咱到煉功點上,讓同修們給悟一悟,她這才答應下來。晚飯後我們來到煉功點上,跟同修們一起學法、切磋,很快把髒衣服的事給忘了。直到第二天才想起來這事情,再看衣服上的污染,髒塊神奇的不見了。這時,我再一次悟到,這件事是在提示自己,一方面讓我提高心性,另一方面是讓我走出去,助師世間行,溶入到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洪勢中,魔煉自己。

十幾年來,大法的神奇在我的身上及周圍發生了很多,只是把感受最深的講出這些,因自己悟性不高,師父一次一次的點化,才讓我一次一次的醒悟,師父為我操勞,想起來心裏非常難受,深感慚愧,缺乏勇氣將這些經過說出來。看到明慧網向七二零以前學員的徵稿啟事讓我動了心。寫出這些,一方面可以增強自己信師信法的信心,同時也展示出大法的威德及神奇,為洪法和證實法做出自己的一點努力。

再一次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感謝同修們的幫助,自己能回到正法洪勢中來,使自己又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本人所悟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