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教學的智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九六年正月喜聞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一個從來對氣功不感興趣的我,下決心修煉法輪大法。拜讀完《轉法輪》後,我明白了,明白了人為甚麼當人,應該如何做人……許許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書中都找到了答案,我斷定這就是我等待的。

大法給了我教學的智慧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工作中、生活上,我替別人著想,矛盾中,我不再怨天尤人,我找自己的不足。以前,為了升學率,學校裏經常班與班比,教師與教師比成績,逼的老師們搶自習課,逼學生學自己教的科目,學生們苦不堪言,老師之間明爭暗鬥。我想,教學不應該是這種狀態,孩子們太苦了,老師也太累了,所以我從提高課堂效率入手,認真備課,根據孩子們的心理特徵,講課中加入一些有趣的遊戲,儘量多的給孩子表現的機會,調動學生學習的積極性,從而在樂中學,效果不錯。

不與別人爭高低,與同事也相處融洽。有時學生成績不是太好,我向內找,自己那顆爭強好勝的心沒放下,仍然有執著期末校長通報班級之間排名的虛榮心,都是求名之心,我抑制它。隨著我的執著心放下,課堂氣氛也好了,孩子表現出喜歡聽課,願意與老師交流,學習成績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學生畢業之後,很多學生高興的說,他們成績考的相當理想,很感謝老師的課。他們班我所教科目全市名列前茅,受到校長的表揚。我深知是大法給了我教學的智慧。

通過修煉,我走出了自私的怪圈,變的豁達、自信、坦坦蕩蕩,真正找到了自己。家人都說,修煉前後我判若兩人。

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出於小人妒忌,與羅幹等勾結一起,利用手中權力,掀起了一場鎮壓好人的運動。那時,報紙、電視等各種媒體一天二十四小時誹謗、污衊大法及師父,一個泱泱大國的政府,竟如此卑鄙,造出如此謊言。我有責任站出來,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一時間,我成了當地的新聞人物,學校,政府,家庭對我一齊開炮,逼我寫保證,我不厭其煩的給他們講真相,給各級領導寫信,希望他們不要對大法犯罪、不要污衊好人。

上訪回來後,我丈夫擔心邪黨整人迫害,整天又打又罵的,甚至要和我離婚。無論他怎樣對待我,我就是對他好。我時刻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知道,他也承受很大的壓力,我要用高標準要求自己,要有大忍之心。

女兒是丈夫的掌上明珠,她從小跟我修煉,但一看到爸爸發火就害怕,更不敢在爸爸面前學法、煉功、發正念。有一次,她不慎從樓梯上滾下來隨即頭痛、頭暈,我有意不讓丈夫知道,便上床給女兒讀法,大約兩個小時後,女兒睡著了,一覺醒來,基本康復,過後我告訴丈夫,他說不可思議。三年前,女兒發燒,丈夫非逼女兒到診所打針,醫生未做皮試就輸上抗菌素了,一會兒,女兒休克了,趕緊送到了大醫院,孩子的姨姨聞訊趕來,看到奄奄一息的女兒,叫全家人趕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打針搶救,藥還沒怎麼進去,孩子就醒來了,醫生檢查各項指標都正常。丈夫再一次看到了大法的威力。

對於丈夫,我知道他背後有東西操控,並非他自己,便發正念清除,同時向內找自己,我找到了自己的氣恨心、自私的心、妒嫉心、還有對情的執著,便排斥它們。自從發正念,丈夫的態度漸漸的發生了變化。今年暑假他剛買的新車就撞壞了,我告訴他這是不敬大法的惡果,並給他大法真相護身符,他表示不再抵觸大法,天天開車佩帶護身符。

婆婆家條件好,給子女們都買了住宅房。為了能得到老人的錢、物,兄弟、姐妹們挖空心思,打婆婆手中錢的算盤。為不能滿足自己的要求而跟父母翻臉,甚至不上門。而我,像個局外人,經常勸丈夫不要爭,過日子得靠自己,父母把我們養大已不易,怎能伸手要?是孝敬他們的時候了。平時我讓丈夫送好吃的給老人,教孩子懂得孝順,常去看望老人,逢年過節給老人買衣服買吃的,從不與其他兄弟、姐妹攀比,在公婆面前我也常勸善。婆婆傷心時,願和我訴苦。街坊鄰居都說婆婆誇我好。公婆也幾次說我好,我當時就告訴是大法好,師父教我凡事替別人著想,走到哪裏都做好人。把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我還給婆家人都做了三退。

向陌生人講真相,我遲遲張不開口,看到《明慧週刊》上每天都有被綁架的同修,加上當地同修因講真相被綁架的消息,怕心油然而生。身邊的同修多次引導我:學好法,正念足,理智清醒地做,你試試。我多發正念,買菜時,按照同修說的講,效果不錯。越講這怕心越小,越講我越會講。將真相寫在人民幣上傳遞,這辦法真好,我買東西,除了一百、五十大面額的以外,幾乎不落,市場上的人們越來越喜歡真相幣,我也告訴他們:「傳遞真相幣會有福份」。

現在,我利用各種機會向身邊的同事、朋友、路人傳遞著大法真相,勸三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