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一年多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在大陸政府機關工作的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實修剛一年多。我得以在休產假期間有時間和機會系統的看過師父的所有講法和經文,這全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感覺有人將我從沉睡中喚醒,領著我回家,那種喜悅和激動之情,難以言表。再加上很多神跡在我們身邊展現,更讓我堅信師父書中所言句句是天機。

我悟到不論修煉時間長短,修的好與不好,我都應該把我在這個職業上證實法的體會寫出來,與同樣在邪黨機關工作的同修交流,好的方面,同修間可以借鑑,不好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助我提高,並引以為戒。

一、從新修煉大法

我父母在九七年就得法了,那時候我還在上高中,課業重,只在假期看過一遍《轉法輪》,剛看完書就出現上吐下瀉的狀態,也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後來跟著父母在公園裏煉過兩天功,因為不想吃苦,就此與大法擦肩而過。現在想起都後悔不已。後來邪惡的迫害開始了,由於怕心,一家人就此在修煉的道路上停滯下來,只是盼著有朝一日能夠「平反」。現在想想,我們修的真差勁啊!

零八年年底,師父點化一位好多年都沒見過面的同修阿姨來到我家,說來神奇,我家樓道剛安裝了樓宇門,而住戶與樓宇門門鈴的對應都是錯位的,一般初次到訪,又不知道號碼的,都進不來。偏偏在同修到訪那天,樓宇門就沒上鎖。後來我們悟到是師父不想落下我們。在這位同修的幫助下,我們一家又走回到大法的修煉中來。

我不想吃苦的觀念很強,對煉功帶來的肉體痛楚心裏還是發懵,在母親同修的再三帶動下,一日邊學邊煉了前四套功法,在沖灌時,我久患肩周炎的胳膊還嘎巴嘎巴的響,抬起來都挺吃力。抱輪更是咬緊牙關,胳膊發抖的堅持了下來。以往肩周炎犯病的時候(一般都是受涼了),都要持續好幾個月,尤其在坐月子期間變的更加嚴重,落下病根,晚上睡覺的時候,疼的不知道該怎麼擺放胳膊才好,所以經常一晚上醒好多次,變換姿勢以緩解疼痛。奇蹟就在當天夜裏出現了,每天困擾我的肩周炎一下子痊癒了,我安安穩穩的睡了個好覺。那天開始,我再沒有被肩周炎折磨的夜不能寐。即使偶爾受涼,胳膊不舒服,我都能正念對待,所以一兩天就過去了。

我本對錢財執著心不重,但丈夫對錢財卻非常在意,常人社會是個大染缸,我和丈夫生活在一起,漸漸的開始對錢財也計較起來。走入修煉後,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開始歸正這一不好的人心。一次吃飯刮彩票,我中獎五百元,當時沒有悟到是考驗,還以為是自己修大法帶來的福氣,欣然領了獎金。事後悟到這樣做不對,將獎金交給資料點做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因為工作的關係得到一千五百元的好處費,當時很多同事都得了。我當時就悟到是考驗,可是我還是收下了,只是想著再給資料點做資料用。事後和同修交流,悟到這次的錢和上一次不一樣,這一次是我被動的跟同事違規為常人謀得了好處而得的,其實是骯髒的,根本不配做資料,用不乾淨的錢製作出來的真相材料怎麼能救了眾生呢?悟到這一點,我立刻將錢全部退回給同事。

還有一件事就是我生孩子住院的醫藥費可以報銷一部份,但是丈夫拖拖拉拉的近兩年都還沒報,我擔心拖的時間太久就報不了了,因此總是催促丈夫。說來也怪,我對錢財的這顆執著心不去,丈夫就拖著不給我辦,拖了兩年我突然才悟到這一點,就對丈夫說,不好報就別報了。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不執著了,結果沒過一週丈夫就給報完了。我真是切身體會到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第一講〉)背後的深刻內涵。

二、證實大法

走進大法修煉,讓我明白了順其自然,是你的不會丟的法理。我似乎一下子就對升職沒了興趣,單位裏同級、上級對我苛刻,我也從忿忿不平漸漸的修到了心平氣和。我深知自己能成為師父的弟子已是大幸,要想圓滿完成自己的使命,除了時時處處要修好自己外,還要智慧的救人。我借鑑同修們的救人方法,通過郵寄真相信的方法給不便當面講真相的同事和同學,收集邪黨機關的通訊方法發給海外同修講真相用,(這一方面師父幫我很多,巧妙的安排我能收集到很多重要的電話,在常人角度看,以我現在在工作中的資歷是很難得到的)我還在網絡上的個人博客中發傳統文化小故事,歸正世人變異的觀念,順便尋找有緣人,還在網絡和現實中給有緣人講真相。

有一次,我借朋友婚禮給一個同學講真相,同學夫妻倆都是公安,我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告訴她大法在全世界洪傳,印度的師生體育課齊煉法輪功,同學很吃驚,我藉機告訴她回家告訴丈夫,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將來大法一定會被平反的,那時候參與過迫害的下場會很慘,她很認同。那天我倆就坐在高音喇叭底下,我都得扒在她耳朵上說話她才能聽見,我就隨便想了一下:這個喇叭要是小點聲就好了。當時真沒想著用神通,可是在我那麼一念後,我頭頂的喇叭突然不響了,只剩大廳另一側的喇叭還在放著婚禮內容。等我講完真相後,頭頂的喇叭又開始響了起來。

還有一次,在浴室洗澡,有個學生和我用相鄰的儲物櫃,又用相鄰的淋浴,又幾乎和我同時洗完,我想她一定是個有緣人,可是她比我穿衣服快,先離開浴室走了。我就心裏求師父,讓她在外面等我。果然我出來後,看到她在樹下站著不走,就像等我一樣。我快步過去給她講真相,她特別認同,爽快的退了團隊。我總結給學生講真相,給他們講預言比較容易接受,然後講共產黨破壞中國傳統文化,教人不要信神,使人沒有心法約束,只顧眼前利益,無惡不作,不信善惡有報,中國的災難死的人會更多,它才是罪魁禍首,要被淘汰的對像,可是你是它的一員,曾經舉手發誓要時刻準備著為它獻出生命。這麼惡毒的誓言不作廢了,你怎麼能平安度過大災難呢?你年紀還小,不知道中共有多腐敗,已經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早晚會把它自己腐敗倒了,那時候你的誓言要應驗了怎麼辦呢?所以你趕快從心裏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把毒誓作廢了吧!這樣說對方都能接受。

我記得有個同修在體會裏說,主動和你說話,對你笑,或者站在路邊顯眼位置的都是有緣人,勸退率很高。我就有切身體會。昨天我下班回家,一個小姑娘站在我家門口非要和我孩子玩,而且她脖子上戴的紅領巾特別顯眼,我就想,她一定是個有緣人。我問她:「你是少先隊員啊?」她說:「是啊。」我說:「那你喜歡做少先隊員嗎?」她說:「不喜歡。」我說:「就是啊,少先隊員一點都不好。電視上演的有個小孩紅領巾繫的不好,被掛在窗戶上吊死了。你快退了吧!」她說:「好啊!」就這麼簡單,我就感覺好像她就在那裏等我,只要我一說話,她就立刻同意似的。

也有的時候,對方已經知道我是在政府機關工作,我就換個角度講真相:「我在政府部門工作,我能知道的比你多,現在的報表數字都是假的,好的方面多報點,差的方面少報點,人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如果真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人民幸福指數越來越高,那咋市政府門口天天有堵路的啊?而且還是好幾撥。就比方說法輪功,電視上說人家是*教,我們去香港,咋人家就隨便煉啊?印度的學校裏咋體育課師生一齊煉呢?江澤民就因為嫉妒煉法輪功的人多,鎮壓法輪功,害死那麼多無辜的人,都被阿根廷國際法庭通緝了。這事在全世界都鬧的沸沸揚揚了,咱們國內老百姓都不知道,只有外交部開個新聞發布會,莫名其妙的說甚麼希望阿根廷不要破壞兩國關係,中國老百姓看了以後還真以為阿根廷咋敵視中國了呢。所以說,很多事當官的心裏明白著呢,只有老百姓還被蒙在鼓裏。」這樣說對方往往都一下就打消了心裏抵觸大法的壞思想。

現在,我有時候坐公交,遇到沒零錢投幣又著急坐車的人,我就替他投幣,順便給對方講真相。買東西的時候,人家多給我找錢,我都如數退還,並趁機告訴對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師父告訴我們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不能佔別人便宜。我在救人的時候,經常驕傲的告訴對方,我就在政府機關工作,大法是被污衊的,大法是正的,邪黨的政府虛假的廉正背後是多麼的腐敗,那些虛假宣傳背後真實的情況是甚麼。當我告訴對方這些時,已不再是炫耀自己是公務員的心態。而是堂堂正正的告訴她們,各行各業,各個年齡層都有大法弟子,不是常人誤認為的老年人和沒文化人的「迷信」。讓眾生知道大法好!知道師父好!

寫修煉心得真的是一種提高,在我提筆之前,總有各種干擾讓我無法靜下來思考,在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寫的一瞬間,彷彿我的空間場裏不好的東西消失了,空間場裏很寬敞,感謝師父替弟子消掉了不好的物質。我是第一次投稿,修煉的層次有限,很多人心還很重,請同修們給予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