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修好自己和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過年前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的,到現在六年多了。回顧這幾年修煉所走過的路,有人心放不下時的辛酸,痛苦,也有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學法心性提高,在法中昇華的殊勝和幸福。

一、用心開創良好的家庭修煉環境

當我決定修煉那一刻起,丈夫就因此跟我嘔氣。快過年了,家裏甚麼年貨也沒買,僅有的一千元錢丈夫拿去打麻將輸光了,他還整天陰沉著臉說話也沒好氣。公公婆婆聽說我煉功了,也到我家阻止我,還說了一些不讓我煉的理由:甚麼影響孩子將來考大學了,胳膊擰不過大腿了,國家不讓煉就別頂風上。我說:是共產黨不講理,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有甚麼錯?我心裏當時非常鎮靜,一邊發正念,在心裏說:這法我是學定了,誰也別想阻止我修煉的路。

可是面對家人的不理解,我該怎麼辦?必須從自己這下功夫。修煉前鬧矛盾,丈夫說一句,我得說十句,學法了,可不能再那樣了。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轉法輪》。不管丈夫怎樣對我,我都不能像以前一樣跟他幹了,如果我做好了,也許他慢慢的也就知道大法好了。話是這麼說,可開始遇到問題還是把握不住自己,碰到事情好就事論事,不知不覺說話就不善了,怨恨,委屈,不平都上來了,事過之後又後悔自己沒做好,給他造成了傷害,並且障礙他明白真相。

通過不斷的學法,對照,找到了自身很多的缺點和不好的心,如:善心不夠,不能包容別人的缺點,不平衡心,怨恨心,委屈心,愛面子心,虛榮心,名心,還有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心,自私自利以自己為標準的私心,找到這些心我嚇了一跳,就這個樣怎能符合「真善忍」的標準呢?於是我加強學法,分清它,不承認它,否定它,發正念清理它,那不是我,我要圓容師父所要的,走師父安排的路。找到這些骯髒的心後,是慈悲的師父看到了弟子有修好自己的願望,就把另外空間像山、花崗岩一樣的物質拿掉了。

從此再遇到問題,首先用大法對照,檢查自己,向內找,狀態改變了,平靜了,祥和了。甚麼七年穀子八年糠,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也從此不再提了,甚至連想都想不起來,身體相應的變化也越來越大。以前有過的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從修煉到現在半片藥也沒吃過,這些丈夫都看在眼裏。我也經常跟他講一些大法的神奇例子,他由開始不聽真相,到後來明白了真相,並且在修煉中暗中幫助我。他在公公婆婆面前幫我說好話,工作期間和別人講大法的美好,還勸別人三退,經他退的也有十多人。有時四個整點發正念,我正忙著幹家務或做飯,他就叫我:六點了,你去吧,我幹。特別半夜十二點我睡著了,有時鬧鈴響了沒聽見他準能叫醒我發正念。我悟到這都是師父點化並安排他來幫我,避免錯過了許多發正念的時間,因為發正念是三件事的其中之一,非常重要。

每期《明慧週刊》我一拿到家,他都先看,自從新唐人大鍋安上以後,丈夫看後更加明白真相了。當時同修給安完,說以後有時間給安雙星的那樣常人台也能收到,丈夫說:不用,就看這一個台就行了。後來歐衛W5信號斷了,又轉為亞太信號,年前同修們正在安裝,我告訴丈夫說:新唐人又能看了,別的同修家正在安哪,他說:那啥時給咱家安呢?我說:咱不忙,先緊著別的同修安,咱最後再安,安鍋的同修忙不過來,天又冷,他們太辛苦了。他點了點頭。

後來我和同修配合以賣貨的形式挨家挨戶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首先上貨需要費用,出去坐車來回需要費用,賣貨掙點錢有時也不夠車費,把貨抖落沒了賣出的錢也花沒了,等再上貨還得重新拿錢。丈夫看錢花的太快了,心裏有些不大高興,說:看我媳婦,人家賣貨掙錢,她不掙錢還搭錢,多厲害。我說:你看現在師父告訴救人,現在天災人禍又這麼多,師父傳的是佛法。人不明白真相,受邪黨欺騙,將來人不就全完了嗎?咱能救一個人是一個,就像人掉到水裏了,也不能見死不救啊,能不撈一把嗎?像你雖然沒有正式修煉,可你支持我,我用你掙的錢救人,你也在間接的做好事,你也有你的威德和福份,不會白付出的。你看現在咱家多順哪,孩子又聽話,不給咱惹事。

丈夫聽了我這番話,也美滋滋的,再甚麼也不說了,每次出去救人回來,他都急著問:今天又上哪裏了,走多遠路,退了幾個?現在無論是婆家人、娘家人都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好,並且也都三退了,這一切的改變都是法的威力,只有大法才能改變一切。

二、放下利益心

得法七個月,由於利益心沒有放下,我去了一家大酒店打工,本想掙點錢用來貼補家用,丈夫掙的錢也能攢下點,好把房子蓋上,孩子也大了,家裏還住著兩間破草房,覺得年輕輕的日子過不好,面子上過不去。總之回想起來還是法學的不紮實,人心一大堆,還為自己找藉口,心想:一邊修煉一邊掙錢,接觸人也能講大法好。一開始上班把握還挺好,可時間一長,學法煉功也跟不上了,正念也不強了,人心就明顯佔了上風,甚至有時把自己完全混同於常人了。修煉真的是不進則退,知道自己不精進了,想辭職不幹,老闆開始給我漲工資,由450元變為600元,架不住利益的誘惑,我沒有辭職,工作中找機會和一些服務生講真相,有時間背法,可是即使講真相也沒有力度,發飄,效果也不太好。知道了自己還是學法少,我又一次想辭職,老闆又給我加工資,由600元到700元,又繼續幹了一段時間。

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發表,開始促三退,看著身邊的同修已經退到一百多人了,我真的有點著急了,覺得自己被落下了,這工作說啥也不能幹了,本來自己就得法晚看書少,不多學法怎能行呢?可是上得好好的班說不幹就不幹了,家人能理解嗎?心裏七上八下,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悶得簡直透不過氣來。同修也一再提醒自己,光顧著掙錢,救人都耽誤了,師父把威德給了自己,自己卻不要,都換成了錢了。自己也覺得同修說的有道理,應該多花時間好好多學法,多發正念,多救人才對。

正在這時,丈夫在外地幹活晚上騎摩托車回家把一個老太太撞了,沒撞怎樣,只是掛了一下。丈夫說當時想跑完全可以騎車跑,可是他明白真相,那樣做良心不安,會受到譴責,所以不能那樣做。然後通知家屬帶老太太一起去醫院看病,家屬不放心,把丈夫摩托車扣下了。老太太送醫院檢查花了四百元,結果哪兒也沒撞壞,家屬說觀察看看,明天再說。第二天說老太太噁心,吐,需要上大醫院去複查,免得以後留後遺症,看的出來明顯要訛錢,經調解最後決定要一千四百元錢,加上醫院治療共一千八百元。我聽到這個消息,雖然沒有當面指責丈夫甚麼,心裏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為丈夫能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人感到高興,撞人後能夠負責任,不逃不棄,可沒撞壞又讓人訛這麼多錢。我想:也許是哪輩子欠了人家的吧,在還賬。可又一想,既然修大法是有福的,如果自己修好了,師父會給善解的,這不是自己沒做好,沒能否定的了,被邪惡鑽了空子,在經濟上迫害我嗎?同時也在去我的利益之心嗎?既然事情發生在我這兒,不都是我沒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追求和嚮往過好人間美好生活的人心招來的嗎?我悟到:任何事情也沒有偶然的,任何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人的財命是有數的,是用德交換來的。

就這樣藉著丈夫摩托車惹禍的理由我馬上辭去了工作,心裏像一塊石頭一下子落地了似的,無比輕鬆。通過這次深刻的教訓,虛榮心,名利心,愛面子心,怕別人瞧不起的心都放下了,我要在以後的修煉當中,實修自己,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讓師父再為弟子操心。

三、挨家挨戶講真相,勸三退

在二零零八年剛一入冬,同修在一起商量怎樣才能救人更多呢?有位同修想出了一個辦法,以賣貨的形式挨家挨戶講真相勸三退。於是同修上了一些襪子回來,我們決定開始在自己周圍的村屯做,兩個人一夥,一個講一個發正念。因我們村有三個同修能出去,這樣只能出一夥,剩下一個在家發正念,輪番出去幾天效果也挺好。

由於這些年真相資料也沒少發,使一些人已經知道真相,只是不知怎麼退,為甚麼退,只要一講,他們一般都願意退。這給我們鼓勵很大,並且增加了信心。有同修說:這要讓更多的同修都出來做那該多好啊!比如一天一夥能退三十人,那麼出來的同修越多,退的人不也越多嗎?一個人做得很好,也不如整體都做得好,我很贊同他的想法。

後來城裏同修和鄰村的同修都出來配合做,兩人一夥,一個有經驗經常講的,帶一個不常講的。每天都有不同的同修參加,在分伙搭配上經常調換,互相取長補短,吸取同修好的經驗,同時也能找出自己很多不足。就這樣周圍的村屯很快講完了,我們就去遠處有農村同修的村屯和他們再配合去講。根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方式講,有提問題的我們都給予解答,每到一家基本上都退,一天下來不退的沒幾個人,就好像在家等著我們去救他們一樣。如果一進院有人問我們幹啥的,我們就說是賣襪子的,線褲,褲頭的,人家說不買,我們即使不渴為了跟他們講真相,就說:那我們進屋喝口水行嗎?人家也就讓我們進屋了,然後找機會就能講。

有一次和一同修配合,走到一家屋裏正在吃飯,好像有客人,三個女的,三個男的。我說:吃飯哪,我們是賣貨的,襪子,褲頭,看看買不買?他們說不買,我說:不買我們走了,有件事想跟你們說。他們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問啥事,我說:現在網上公開告訴人一個保平安的辦法,通向全世界,說三退保平安,遠離大災難,也不知道你們聽說沒有,我想告訴你們一聲,希望咱都平安,可別給你們落下。其中一個男的說:是不是法輪功啊?我說:法輪功是佛法,到這時候是來度人的,告訴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說真話,辦真事,不欺騙,不撒謊,與人為善,遇事要忍,比如,家庭啊,鄰居啊,親朋好友之間遇到甚麼矛盾也不跟人一樣對待,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每天有個好心情,一樣也不生氣,不生氣少得病啊。他們說真是這麼回事。

我問:你們在座的上學時入過團員嗎?有兩個人說入過。其他的都搖頭,我說那紅領巾總戴過吧?他們說戴過,紅領巾誰沒戴過。我說:那我就幫你們起個名退了它,因為入團入隊時不得舉手宣誓嗎?說要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你發誓為它奮鬥終生,等於把命交給他了。人隨便發誓都管用,你入它就是它的一份子,將來天災人禍對它來的,它貪污腐敗咱不管,黨員裏也有好人,團員裏也有好人,到時有天災人禍針對它的,咱退出來不受牽連,不受它拐。接著我把名字起好,告訴她們幫她退。有個人問:啥名都行啊?我說:名字不代表啥,全國重名的有的是,神看人心,三尺頭上有神靈,到時神佛就能保護善良人。有一個人臉喝得紅撲撲的,豎起了大拇指,說:那是,到多咱還是善良點好哇。接著一個勁兒的留同修我倆吃飯,說:不差這會兒,別見外,吃點飯沒啥。我們說謝謝,我們得走了。他們一個說:這說哪裏去了?應該謝謝你們才對。主人把我們送出門,我和同修笑了,真的為他們能明白真相而感到高興。

又一次,走到一家,進屋只有一個孩子大約十一二歲。我說:我們是賣東西的,你媽媽沒在家呀?小孩點了點頭。我說:對了,阿姨告訴你一個大好事,你上幾年級了?他說:四年。戴過紅領巾嗎?他說:帶過。你戴過紅領巾,阿姨幫你退掉,你看汶川大地震,學校房屋倒塌,學生被砸死在裏那些,都遇難了。老師讓戴,你就當作手絹在脖子上掛著,你心裏知道我不要它就行了。阿姨給你起個好聽的名字,叫志強,幫你退,將來有甚麼天災毒菌傳染不上,咱們保平安。小孩聽了明白了,馬上點頭答應:嗯。我告訴他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將來學習好,聰明。小孩很高興說:謝謝阿姨。在挨家走的過程中,我們碰到了許多類似的小孩,一說都退。

在挨家講的過程中,有碰到打麻將的,還有一些信主的,都有針對他們講的辦法,如果都寫出來例子太多了,就不一一敘述了。總之,在講真相和同修配合呀,去掉了許多執著心,看同修做的好,退的多,產生過攀比心,爭鬥心,妒忌心。自己要比別人退的多又生出歡喜心,顯示心。如果和一個不能講的同修一夥,開始還生出瞧不起同修的這些不好的心,一冒出來,我馬上發正念清除,我不允許它在我空間場存活,和同修形成整體,像一個拳頭,配合好了才有勁啊。

現在環境寬鬆了,不知不覺有時還存在懈怠,遇到矛盾不向內找,我一定要對自己負責,對眾生負責,在今後的修煉中不斷精進,遇到矛盾向內找,修好自己,以純淨的心態去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