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真路上純淨自我、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我今年五十四歲,是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性格內向,脾氣暴躁,而且渾身是病,風濕、鼻炎、頸椎痛、心臟病,全身骨頭節都疼,走路都是走一截兒就得歇一會兒,簡直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受盡了人生病魔的痛苦。

同修教我煉功的第一天,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間,人都是飛著的,一切都那麼美好,無法用語言形容。從那以後,我堅持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性格也樂觀了。有一次睡夢中,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自己「呼、呼」的從地下鑽出來了,看見太陽,看見月亮,就像師父說的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來,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發願一定要好好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當時我特別怕惡人來抄家,想著把大法書籍藏起來不能被邪惡抄走,成天東藏西藏的,上高中的女兒見我這樣就安慰說:「媽,你別藏了,這書以後我走哪兒就給你背哪兒!」

雖然這樣,我堅持學法煉功,證實大法的心不變。我和同修搭伴出去,用筆往牆上、電線桿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等等,走哪寫哪,不論白天黑夜。那時還沒有傳單,我們就自己寫紙條,寫完了出去發或是貼。

成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一年的時候,我看到同修家有一台家用小型複印機,就想著可以拿來複印資料了,但當時環境還很嚴酷。每次都得我去買耗材,自己也有怕心,去時先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順順當當把耗材買回來!」我從未接觸過那些高科技的東西,更不知道行情,人家要多少錢就給多少錢,買的真是挺貴的,有的時候一個硒鼓就七百多,有的五百多。我想,為了大法資料的事,不管花多少錢都是應該做的,多貴我都買。

自從《九評共產黨》面世後,需要大量做,我動了一念: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要自己親手做資料。當我有這個願望後,同修幫我買來了電腦、打印機等,建起了家庭資料點。雖然我高中畢業,但那個年代上學不上課,不學文化知識,有時候我字都認不全,更沒摸過電腦,但學起來特別快,師父給我智慧,同修說兩句我就能記住。

我堅持每天打五本《九評》,裝訂好自己出去發,有時也給同修發。初期碰到邪惡的干擾,剛做資料的時候,我真切的聽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說:「你越學越膽大了!」我就說:「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就應該這樣做!」然後照常做資料。

還有一次,惡人上門來騷擾,先去了我另外一個住處,他們東看西看啥東西也沒有,然後又朝我這邊來了。親戚打電話告訴我邪惡上我這邊來了,當時我心「呯呯」的跳,馬上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我這屋裏都是打印機和電腦,不許惡人進來!這時外面晴天下起了大雨點,把這些人都澆跑了。他們走後我看看外面還是晴天,是師父又一次幫助了弟子。

幫助同修建立資料點

明慧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自己學會後,就發了願把周圍同修都帶起來,我邊學邊教他們。只要他有這個心,沒打印機的,我就自己花錢給他們買;沒電腦的我就把自己家的電腦給他們。我和另外兩名同修配合,一位負責裝系統,我負責教技術,還有一位會開車就負責運送機器和耗材。我買車給她開。這在常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汲汲營營,有誰自己花錢買車給別人開呢,但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家都為了證實法全力以赴,我覺的這樣做挺正常的。

在幫助同修買耗材的過程中,也有怕心反映出來,這時,我就會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做救度眾生的事是最正的,不允許任何邪惡干擾破壞!同時,在人世間的這面也注意安全,理智智慧的做事。有的同修開始有怕心不願意做資料,真等自己做上了,又說:你怎麼不早點教我呢!還有的同修有畏難情緒,我就帶她到我家,讓她看我上網、打印、刻錄的全過程,讓她心裏有個底,消除畏難情緒。在師父的幫助下,在同修們的共同努力下,我們這片十幾位同修都成立了家庭資料點,在萬花叢中朵朵飄香。

純淨自己救更多的人

在這過程中我起了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受到病業的干擾,好像得了蛇盤瘡,疼痛難忍。按常人的理說,蛇盤瘡在腰間圍一圈就有生命危險,我這還差半尺就圍上了,家人急著讓我上醫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我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歸正,然後該幹甚麼幹甚麼,學法、煉功、做資料講真相都不受影響,靠著信師信法這一念,十幾天後全好了。經過這次深刻的教訓,我更加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和向內找的重要性,並時刻注意在做事的過程中不起歡喜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修煉人決不可以居功自傲。

說到向內找又讓我想起一件事。有一次我去同修家辦事,正巧她在數落女兒:你沒本事,沒錢,買不起房。還有其它一些難聽的話。當時我就想,讓我碰上這事也不是偶然的,師父說過作為一個修煉人,碰到任何事都要先找自己,是不是我也有利益之心,看重人的東西?於是回家後,我打坐結印,清理自己空間場一切敗壞的物質,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甚麼都不要,甚麼房子,甚麼金錢,人世間的一切東西我都不要,真修心性,就跟師父回家!這一念,我感到渾身輕鬆,特別舒服,好像看到了法理內涵,柳暗花明,眼淚唰唰的就往下流。當晚在夢境中看到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清理出去兩大袋像爛肉似的不成形的東西,還從嘴裏爬出來好些蟲子。

同修們都能自己做資料,我也沒有那麼多事了,就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學法,堅持了幾年。有時和同修配合,平均每天能勸退十幾個人。平時外出買東西或辦事儘量不錯過一切機會。當沒有自我的時候,講真相的效果最好,基本上一說人就三退了。

有一次,我在超市看到一個年輕小伙買了一車好吃的東西,就追上去跟他說:「你不能盡想著吃好的,得想著保命呀!現在都退黨退團退隊呢!」他說:「那你就給我退了吧!」過程中非常簡單,他走的時候笑笑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警察!」我說:「是警察咱們也得保命啊!」還有很多這樣的事例,我都想不起來了。

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我會更加精進,捨盡自我,按師父的要求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