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干擾 走出來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下面我把怎麼樣從個人修煉狀態溶入整體證實法修煉的過程寫出來,請慈悲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執著心未去,被邪惡鑽空子,非法關押幾年。出來後,家裏環境壓力很大。學法只能避開家人。講真相,靠以前藏的幾張傳單,用傳真機複印後散發。

慢慢接觸到同修,才拿到師尊的新經文、週刊及真相資料。時間長了,覺的很不方便,就想自己買個電腦。當時經濟條件很差。和同修商量後,花二千多元買了個配置最低的電腦和一個二百多元的小彩噴機,建立了小家庭資料點。(這台電腦使用至今,依然速度很快,是我的正法法器。)

打印出第一份真相資料和《明慧週刊》後的喜悅心情真是無法形容。由於家人反對,我每次都是趁家人不在時做資料,做完後把打印機藏好。一次被家人發現後,大吵大鬧,當時我只是被動的忍受,並沒有意識到應該向內找和發正念清理環境。家人的反對絲毫沒有動搖我證實法的決心,我繼續運行我的小資料點。雖然每次被發現都是一場狂風暴雨,但是憑著對師尊對大法的堅信,使環境逐漸的發生了改變,家人不再反對我做資料了。

沒買電腦前我幾乎是個電腦盲,連鼠標左右鍵也分不清,英文基礎也很差。有電腦後,我就自學電腦技術,當時從同修那裏複製了明慧技術文章,短時間內就學會了安裝系統、打印、刻錄等常用技術 。

後來同修問我會不會編輯真相資料,我說試試吧。一開始感到無從下手,因為甚麼都不懂,我就照著明慧技術文章一步一步做,多次嘗試後,終於製作出一份精美的資料。當我拿給同修時,他很吃驚,問怎麼做的,我說照著你給的技術文章做的。當時本地幾乎沒幾個人會編輯資料,當地有些同修在別的方面做的很好,非常有智慧,可在電腦方面就像小學生的水平,始終入不了門。這裏面有邪惡的干擾因素在,也有人的畏難心理,如果能按師尊要求的去做「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迎難而上,破了這層殼,其實很容易。一些常見的問題,明慧技術文章裏都有解答。這裏非常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感謝明慧同修的辛苦付出,使我少走了很多彎路。

這樣過了很長時間,覺的狀態挺好,也得到一些同修的肯定。期間,同修跟我說過幾次,說我接觸的人太少,應該多和同修多交流交流。當時我並不以為然,覺的三件事都在做,把我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後來同修帶我去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這才明白師尊為甚麼老強調要參加集體學法。自己學法時,讀錯了也不知道,集體學法時,糾正了我多年沒意識到的口誤。學法時能量場很強,更容易入心。學完法,大家交流證實法的體會。

那段時間,真是突飛猛進,感覺從個人狀態一下溶入整體中來。參加整體證實法的配合,一起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營救同修,從中看到了自己很多不足。

我第一次參加一個本地交流會,去之前,一個新學員很緊張,問我怎麼辦,我說沒事,把心放下來就行了。其實我的心也「怦怦」跳個不停。到了地方,大家先坐下來發正念。到打蓮花手印時,我感到一股力量拉著我的手往裏合,這在我自己發正念時是從來沒有的事,很明顯是邪惡在利用我的怕心干擾我。大家開始發言,我的心跳還是很快,幾次想發言都開不了口。後來我鼓足勇氣發言,談自己對做三件事的認識和整體配合的看法。開始有些結結巴巴,慢慢心跳越來越平穩,語言越來越流暢,頭腦也越來越清晰,感到那個「怕」的物質在逐漸被清除,最後感到整個身體都被能量場包裹著,非常舒服。發言結束後,一個同修跟我說也想發言,但總開不了口。我說下次一定要發言,我今天突破了很多,收穫很大,以後這種交流我一定主動參加。

我從以前見一個同修都膽膽突突,到心態平穩的參加各種大小交流和整體配合,體會到每個同修主動走出來和別人配合,對自身和整體的提高都是非常重要的。由於怕心陷在個人狀態中時,修的非常難,各種干擾層出不窮,家庭的、單位的、社會的,方方面面,疲於應付。溶入整體後,很多干擾都消失了。我悟到,如果符合了法的要求,師尊是不允許這些不必要的干擾存在的。

在和同修的配合中,感觸最深的是自己有一個強烈的證實自我的心。總是覺的自己悟的好,不能從整體從別人的角度看問題。有一次交流,就像竹筒倒豆子,把對整體對協調人的意見全說出來了,結果大家都不說話了。後來我悟到,一味的指責和抱怨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放下自我,修好自己,圓容同修才能使整體和自身都提高上來。

寧夏會上互聯網的同修很多,但網上的交流文章,甚至給師尊的問候都屈指可數。從邪惡封網就更能看出差距,除技術同修外,大都無法正常上明慧網。整體狀態和修的好的地區相差甚遠,每個人都有責任。

希望大家都能走出來,加強正念,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互相配合,整體提高,勇猛精進,趕上正法進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