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學法、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就像師父說的那種人「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我們修煉界有不少這樣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層次修煉。到處去求法,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結果徒勞往返,勞民傷財,甚麼也沒有得到。」(《轉法輪》)每當我學到這段法時,淚水就在我心裏翻滾,二十多年的期盼,苦苦求索,終於盼來了。

一、得法的神奇

我今年69歲,我出生後就多災多病。19歲患關節炎,25歲患心臟病,後來又患了肺結核、淋巴結核、肝炎、咽炎、鼻炎、肩周炎、盆腔炎、失眠、神經衰弱等16種疾病。跑遍了市內各大醫院,吃了很多貴重藥品也沒治好我的病。聽別人說鍛煉身體可治病,從七五年開始打太極拳,八五年開始練氣功,哪個氣功師辦班我都參加,花了不少錢,雖然祛病健身取得了一些效果,可是只知道練動作,不懂得修心性,求名、求利、求功能、求神通,常人的東西全放不下,結果招來了附體,嘀裏嘟嚕的說宇宙語。

為了求名師找正法,九零年皈依了佛教,修淨土,吃長齋、每天早晚誦經、燒香、拜佛、也可算得上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九二年我先後去普陀山、九華山、靈隱寺朝山拜佛,在路上遇到兩位居士正在議論:某某和尚給他二十元錢都嫌少,聽到此話,使我聯想到我們當地和尚也都是為了錢。佛教四大名山的和尚是都是如此,看來在全國也很難找到一片淨土。我對佛教失望了。一度想到深山老林裏修煉。

正當我迷茫,徘徊不定的時候,在公園裏遇到一位佛教居士大姐,她們家六口人都煉法輪功。我早就想煉,又怕上當受騙。在九二年我拜讀過《法輪功(修訂本)》,當看到法輪功三個字時,內心產生了震動,感覺特別好,可惜緣不到,並沒有想修煉,深感懊悔。

我問大姐法輪功怎麼樣?大姐還沒答話,瞬間師父給我下上法輪了,旋轉的特別強烈,我激動的大聲喊叫,我小腹有法輪了!大姐是你給我下的?大姐說:「你真有緣份,是師父給你下的。」我這個人是急性子,當天晚上沒吃飯到煉功點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後一宿沒睡覺,一鼓作氣通讀了一遍《轉法輪》。

我手捧寶書心情萬分激動,那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著我,有時感慨萬千,有時感激涕零,多年來在佛教中,有些弄不懂的東西,許多不得其解的問題,這本書中都說明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終於找到正法了。

得法的第二天五套功沒全學會,師尊給我清理身體,從煉功點到家一路上盡找廁所,大便都是黑的,兩天不睡覺也不睏,一週內順利過了色魔關和生死關,兩次被摩托車撞,在師父呵護下沒出任何危險。我五十歲就閉經了,修煉兩年後來了例假,煉五套功法都感覺舒服美妙。現在身體表面已經達到了師父講的那樣「沒有皺紋,臉上光光的,白白的,白裏透紅,這哪像快七十歲的人哪。」(《轉法輪》)。

二、學法的美妙

我得法的第一年,因為上班沒有時間學法,主要是不懂得怎麼修,也不知道修煉就是首先必須得學好法多學法,所以沒有重視學法,荒廢了半年多的修煉時間,回想起來感到惋惜。到九七年學習了師父《悉尼法會講法》,師父說「這本書第一遍看完之後,你會發現他是如何教人做一個好人的道理;如果你把這本書再看一遍的時候,你會發現他闡述的不是常人的道理,他是一本超越常人知識的書;如果你能夠看三遍,你就會發現他是一本天書;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會愛不釋手。在中國現在有的人已看上百遍了還在看,而且他完全放不下,裏邊的內涵太大,越看越多、越看越多。」

師父這段法對我震動很大,使我聯想到佛教中流傳的一句話「誦經千遍,必得正果」。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最低層次的法都有那麼大的威力,何況宇宙大法?我的思想觀念產生了飛躍,真正悟到了學法的重要性。在一次輔導員會上,我向同修表示我從現在開始訂個學法目標,每月學多少遍,我要計遍數,當場有的同修說:「學法計遍數是執著心」,但我並沒在意,按我自己訂的目標修下去。我辭掉了臨時工作,以便有充份的時間學法,一般用半天時間學法,學法時間必須超過煉功時間,無論發生甚麼情況不能不學法,從此開始計遍數,以此鞭策自己學法。家務忙時間緊擠時間學,比如接送孩子上學,可在學校門口學,就是到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嚴重時照樣在學校門口看書,還有些好心的學生家長提醒我注意安全。

學法時首先敬師敬法,學法前必須洗漱乾淨,雙手將書捧在胸前,坐著身體保持正直,靜下心來學,不認識的字可查字典,絕對不能念錯一個字。前幾年學法時,師父給清理身體,演化功,都有很強烈的感覺,那真是驚心動魄翻天覆地。有時身體痛的像刀子剜似的,有時身體裏邊,眼睛裏邊,耳朵裏邊發癢,有時頭和頸椎的骨頭咯巴響,有時感覺全身的細胞都在動,總之越學越想學。《轉法輪》這部大法我真是愛不釋手,已經放不下了。

截至目前已通讀《轉法輪》八百六十一遍,背法二十五遍。零六年開始背法,背法時身體反應更強烈,而且悟到許多法理,但有的用語言很難表達。

通過學法後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如顯示心、妒嫉心、歡喜心,特別是對情和欲的執著去的那麼徹底,那麼乾淨,真是達到了脫胎換骨的狀態。真實體會到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三、講真相救度眾生

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法,我和一位同修和伙買了一台錄音機,在公園裏建立了一個煉功點,開始三五個人,後來發展到十來個人。我家的環境很好,在我家建立了學法小組,請了師父講法錄音帶、錄像帶各一套,女兒給我買了一台錄像機,很多人都來我家學法看錄像。「七•二零」邪惡迫害後,學法小組一度解散了,失去了學法環境,有的同修不煉了,還出現病業狀態。我看在眼裏痛在心上,主動找她們勸她們繼續修煉,後來她們又都從新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並且現在有的很精進。對於經濟困難的同修,我送給錄音帶,錄音機,MP3等。

「七•二零」後不久在我家從新建立了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是師父給我們留下來的修煉環境,在這個環境裏,我們互相切磋,比學比修,共同提高。無論邪惡怎麼猖狂迫害,甚麼惡黨的敏感日,都沒有動搖我們集體學法的信心,直到今天我們照常堅持學法,發正念。正如師父說的「真正的能夠做的好的,它們真的也是不敢動的;否定其舊勢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們都是動不了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我兩個女兒工作比較忙,沒時間照顧孩子求我幫助她們接送孩子上學,做飯。我們作為修煉人按照師父要求在各個環境中都得做個好人,在不影響修煉的情況下,便答應了她們的請求。這樣可以有機會講真相。我經常告訴她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給你們開發智慧。在中考和高考時她們都擔心考不好,我說不必擔心,只要誠心念絕對能考上滿意的學校,她們都答應念,結果一個考上了滿意的大學,一個考上重點高中。女兒和女婿們都很感激我,他們說孩子能考這麼好是姥姥的功勞,應該謝謝你,我說應該謝謝我師父。你們想一想,我不修大法能有健康的身體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所以理應謝師父。

從二零零零年七月開始發真相資料,貼真相標語,有時不夠用了自己手工製作標語如「法輪大法好」等標語,邊做邊發正念。有一次貼標語被人發現後,我就跑,開始沒發正念,後來才想起來發正念,最後也沒追上我。不管是節假日,惡黨敏感日都不錯過發資料的機會,趕上大年三十,初一都出去發資料。

最近幾年轉入寄信講真相,主要針對各縣政府機關領導、學校老師、教授,因為這些人不能跟他們面對面的講,寫信可以解決這個難題。寫信封時最好寫地址,別寫單位名稱,避免邪惡發現寄不出去,每天都發,每次不能發的太多,細水長流,一般都能收到。

面對面講真相主要利用購物、買菜的機會向世人講真相,逢人就講,遇到多找錢時在退給他錢時就大聲講,讓更多的人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在面對陌生人講三退方面不如別的同修講的效果好,以後要突破思想障礙爭取講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