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心態 幫助被迫害同修的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

幫助被迫害同修的不修煉的家人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零零二年,當地邪惡瘋狂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這之前,我兩位同修妹妹在外省老家做真相時被綁架了,我趕回了老家。而這時這邊的同修的女兒打來電話,要我速回,說她媽媽出事了。當我趕回時才知道昔日許多同修被當局非法抓捕了。

同修的女兒見我回,立即來到我家,卻不進門,而是站在門口雙手叉腰,表情惡狠狠的說:「你怎麼沒有被抓,你跑的倒挺快的。」那感覺儼然是說我像個「特務」。她比我小幾歲,未婚,在生活上並未自理,她媽媽被綁架後,我不斷的跟她講真相,在生活上照顧她和她的父親,很快他們都順過來了,對大法弟子被迫害有了一些認識,不再仇恨大法,也不再怨恨(她的母親)大法弟子了。

聽說她和媽媽幾乎同時被惡警抓走,惡警對她也進行了迫害,被抓時,她被打了一巴掌,她隨手回了惡警一個嘴巴,惡警呆了,說:「看來你不是煉功人。」就沒再打她了。只是盤問她一些事情,她甚麼也沒有說,關了二十四小時後便放回了她。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在生活上越來越依賴我,三天兩頭找我去幫她做家務,而且我幾乎一去就是一上午或一整天,擠掉許多學法時間,又感覺自己助長了她不好的心理。因為自己愛面子,又有想當常人中好人的人心,不好直接跟她說,只有暗示或推托,導致她結婚時散宴後的大塊家務要我一個人收拾,這次我直言拒絕了,她便打了十幾個電話怒斥我。之後許久我去看她,她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對我十分客氣,並像一個十分賢惠的家庭主婦在家操持家務、洗衣、做飯,處理家務瑣事井井有條。哎,最初都是我的人情太重,把她在生活上帶歪了。

給同修送大法書籍

幾年過後,她的媽媽回來了,其他同修去看她母親都被她父女倆怒視或拒之門外,有同修勸我少去她家,小心當地邪惡的盯梢,我笑了笑,但還是在當晚帶上師父的新經文和《轉法輪》,買點水果,大大方方去了,由於平時的交往,父女倆沒有戒心的接待了我,並向我訴說他們的擔心。由於自己昔日修的不太精進,同修阿姨對我修煉一直不看好。交談中由於多年的被迫害,同修的許多思想距離法很遠,她不屑一顧的說:「你還是老樣子。」指我多年過去沒有提高多少,我沒有動心,把新經文和《轉法輪》交給她。沒過幾天,被她丈夫發現了,給她藏起來了,她打電話給我,叫我去要。因為平時我和她的家人打下好的關係,我就以借看的名義要回來了,又趁時給了同修阿姨。通過不斷的學法,同修阿姨很快化解家庭中的矛盾,處理好各方面的關係,又投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之後,她問我當初怎麼敢第一次見面就送大法書給她。我說,「你說我還是老樣子,我就理解你也是老樣子,你曾經是我們當中精進的同修,儘管你那時有許多思想不對,但只要你學法,你就會變的。看看我沒說錯吧。」同修阿姨笑了。我說,為了等到今年由我親自送書給你,我還吃了一點小苦呢。

學好法,和被迫害同修的女兒共同精進

二零零八邪黨奧運之前,一位同修大姐在外講真相時被抓了,留下一個帶修不修剛成年的女兒,其他家人並不修煉,對大法也沒有正確的認識。因小同修跟我學藝,她媽媽被邪惡迫害後,其家人就干擾小同修與我們交往,寧可讓她去讀技校,也不讓她與我們交往。同修的丈夫也表現很瘋狂,竟想著要採取助紂為虐的辦法來救自己的親人。一時間從表面上看似乎非常的緊張,但最終在師父的加持下,解體了這一表面幻象。

小同修剛開始被困於家中,天天承受父親的責罵,不讓她修煉。她哭著打電話來,同修們不斷幫助她發正念,不斷鼓勵她、在法上開導她。她說再難也要堅定的走下去。很快我和同修幫她找到了工作,有了外出的環境接觸大法弟子,小同修提高的很快,對出外做真相由不太理解,到知道了其重要性,也抹去了許多對法的困惑。

由於不斷的在一起學法,小同修提高的很快,面相由迷茫、倦乏變得清秀、善良、明朗起來,由於她雜念少,做事快、勤學、聰明,在證實大法的項目中,配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學會用所學技藝救人了。她和父親的關係也緩和了許多,父親明明看到女兒比過去明事理,在家勤快了,也看到了大法弟子在無償傳授她技藝,可還是不肯進一步了解真相,還時常說:「快點學好技藝後,別再跟這些人來往了。」小同修每每聽到此話,心想,有這樣教育孩子的家長嗎?不得法的常人好可怕啊!讓她更加堅定了修煉下去的決心。

剛開始,由於小同修的媽媽被非法關押在同一個城市的女子監獄裏,按規定家屬定期可以見面,可是她的父親不讓她們母女見面,還百般阻撓,加上邪惡從未放鬆對家屬會見這一塊的破壞,剛開始空跑了好幾次,隨著學法的提高、正念的加強,母女終於見上面了。那位做母親的同修感到了自己女兒的變化,加上在法上的交流暗示,同修增加了許多正念,也少了許多牽掛。有時小同修還找機會背新的講法給她聽。

由於小同修放鬆了生活細節的注意,一次外出時被父親拿走了未上鎖抽屜裏的大法書籍,父親騙她說是警察對他們進行了二次抄家。由於我沒修好,沒有進一步向她父親講清真相,到現在她的父親也未擺正好位置。

之後不久,小同修被她的父親和哥嫂趕了出來,理由竟然是怕女兒因修煉大法被迫害會影響他們的生活。因為小同修常住我家在生活上不方便,於是便在距離我家不遠處租房居住。可能是放鬆了引導她學法煉功,再加上她一個人生活,她正值青春年少,獨立面對外面的誘惑,很多事情稍一放鬆在生活上的照管就很快走偏,有時陌生男性錯打了電話,加上引誘,她就能跟人經常聊天搞的對方家屬打來電話斥責,有時穿衣服這掉一塊那掛一根繩的,常人隨便說一句話想都不想就被帶動了。看到這一切,覺的帶好一個人壓力很大,責任也很大。加上自己學法少,就搞的我心力交瘁,有時說她,她根本不聽還睜眼睛撒謊爭辯。有時真的不想管她,但師父慈悲的話語一直縈繞在耳邊:「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也許在證實法中大家分管扮演的角色不同,有甚麼你的我的呢?帶好別人,只有修好自己才行啊。過去的一段時間因為大家法學的好,才配合的好,個人的東西也少一些。通過大量的靜心學法,就知道自己隱藏證實自己的心好重,許多話不在法上,反而去強加於人,擰著勁後又用人心去處理修煉中的事,沒有法的力量,怎麼能改變人心呢?

終於,在不斷的學法中,小同修順過來了,她說那段時間好壓抑,老想去反叛自己,知道不對,但就是轉不過來。聽了小同修的這番話,回想自己的種種,有時幾乎一天看不到她就打電話查她在哪兒,看似怕她變壞,看似關心,其實是自己耐不住寂寞想把她攏在身邊嘮嗑,證實我對她才是最好的,想想神會用人心管事嗎?看似是做好事,其實都是在做壞事,「三教修煉講無為 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洪吟》〈無為〉),我時常警告自己就算幫別人也得純淨,在法上去幫,如果不是這樣,就是在幹壞事,在往下推別人。往往別人擰著勁,就是自己擰著勁造成的。

初期感悟,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