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實修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的修煉狀態不是很好,主要是對大法的認識一直停留在感性上,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心性沒有從理性上得到昇華,在常人中,我又是那種天生膽小、心理素質特別差、而且不善於主動交流的人,對突如其來的迫害有些茫然,表現在怕心很重,講真相時,瞻前顧後,對很多事情不知如何去做好,很長時間突破不了,自己心裏清楚,也很著急。那時,只有一念非常清楚,就是:多學法!

一、學好法 明法理 添正念

師父說「學法不怠變在其中 堅信不動果正蓮成」(《洪吟二》〈精進正悟〉)。不管是否明白法理,也不管能夠理解多少,都聽師父的話:多學法!雖然常人中的事情很多,工作忙,但是我始終堅持不忘的多學法,不管在單位還是在家裏,每天擠時間學法,並創造條件組織集體學法,和同修在法上交流,時刻記住向內找。我抄寫了兩遍《轉法輪》,同時突破封鎖上明慧網,經常在網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想:無論如何都要跟上正法進程,不能掉隊!

通過長時間不斷的學法,我終於明白了許多以前沒有明白的法理,認識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深刻內涵,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特別認識到此時大法弟子肩負的重大歷史使命和責任,大法修煉不同於以前歷史上的任何修煉形式,師父正法是史無前例的等等諸多法理。我體會到:學法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尤為重要,無論多忙都要抓緊時間多學法,學法決不能走形式,如果出現「走神、瞌睡」等現象就要站著學或跪著學,一定要突破它。我深深明白了師父為甚麼要苦口婆心的一再叮嚀大法弟子:多學法!多學法!多學法!

明白法理以後,不管出現甚麼事情,我都很清楚明白,正念十足,知道怎樣用法去衡量,知道正念正行,走好走正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法學好了就走上了一個良性循環,而達到這個良性循環的關鍵是「學法」。

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發表以後,我反覆看了多次,而且一段時間以後再看、再看!師父的話深深打在了我心靈的深處,我認為這是師父對弟子的一次大的警醒,師父焦急的表情歷歷在目、時刻浮現在眼前,也印在了腦海深處,我倍感慚愧,弟子沒做好讓師父操心了,悔恨自己以前沒有抓緊,浪費了很多時間。於是我將自己的想法感受和同修進行了交流,大家互相促進互相在法上提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於是我抓緊時間一邊做著常人的工作,一邊做真相資料,並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救人;我感到只要我們心中有「法」,就會心如明鏡、正念十足!

二、「向內找」是修煉的法寶

師父在法中多次告誡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我很早就悟到「向內找」的法理,並能在工作和生活環境中不斷「向內找」修煉自己,去掉各種執著。如:有一次在公司,由於下屬的一點小失誤,使一個顧客莫名其妙的在大廳裏當著眾多人的面,對著我破口大罵,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轉向我。我正覺的忍無可忍、要發作的時候,一下子想到了這不是偶然的,於是一句話沒說,馬上向內找,一邊找,一邊想著師父的這段法:「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轉法輪》)我一邊想,一邊問自己:我此時的心是平靜的嗎?顯然還不是「心靜如水」的狀態,還沒有做到那麼坦然的忍,我知道我還要下功夫,真正達到無論天塌地陷都能坦然不動的狀態。

過後,我找到這件事的發生是針對我很強的「虛榮心」和「愛面子」的心而來,還有在工作中,我總要求一線的工作人員用「真、善、忍」對待顧客,這一次就檢驗一下自己是否可以說到做到。對這一事情的妥善處理,使我身邊的同事由不相信變為佩服,其實,真正昇華的是我自己──法中的生命!那一刻以後,我感覺身體裏不好的物質去掉了一層,輕鬆了許多。

由於自己深深懂得「向內找」是修煉的法寶,所以也儘量幫助、提醒周圍的同修遇事也「向內找」,比如:有同修總是喜歡就一件事情的表面對錯爭論,剛開始我也不明白:這些事情有甚麼好爭論的呢?後來想到師父說當兩個人爭論的時候看到的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找找自己的法理,就反覆的提醒他們:向內找的是背後那顆隱藏的執著心,不會是事情表面的對錯,哪怕你堅持的那件事情百分之兩百的對了,又怎樣呢?要去的往往是那顆「堅持自己」或其它的常人心,從中我也發現自己一顆急躁的心,還有一顆「只顧自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私心。

從另外方面講,我認為同修對同一件事存在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師父講過「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轉法輪》)的法理,大法弟子生命的來源千差萬別,修煉的狀態和層次以及心性的高低都不同,對同一件事當然就會有不同的看法,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如,同一句話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語言表達方式,你說漢語,就必須其他國家都說漢語?釋迦牟尼在四十九年中,每提高一個層次的時候,都認為以前講過的法是錯的,何況我們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有宇宙大法的法理作指導,層次突破是相當快的,誰能說他今天的認識永遠正確?我周圍的同修(除一人外)在幾次的交流切磋以後,都很清楚明白,在此問題上都達成共識:有不同想法要說出來,大家一起在法上探討切磋,目地是弄清法理,共同提高。

在周圍的同修中,我被認為是「可以說」的人,同修說我很有承受力,其實我悟到:「可以說」和「不能說」還是能不能向內找的問題,只是「主動」和「被動」的問題,如果我們能在一切時候都主動向內找,找到執著心去掉,那麼必然心性在提高,心性決定一切,當然就會知道同修間的每一次「指責」都是很珍貴的。到一定時候,你會發現「指責」越來越少,那時師父會再安排其它的方式,繼續讓你向內找,往上修。

師父說:「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轉法輪》)就是因為我們總是(或有時候)不能主動向內找,又有執著心要去,怎麼辦?師父就只有借同修間的矛盾和指責來「逼」著我們「向內找」,如果還不及時向內找,矛盾往往會越來越突出。師父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轉法輪》)「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們在修煉中所遇到的一切,其實都是師父對弟子修煉提高的良苦用心,我們一定要牢牢把握「向內找」這個修煉法寶。不要辜負了偉大的慈悲於我們的師尊,珍惜這恆古未有的機遇。

三、做資料中去怕心、過「病業」關

二零零六年,我們成立了資料點,由於種種原因,我們做資料的任務比較重,一方面要做好工作,照顧好家庭,一方面要滿足同修的真相資料需求,的確很忙、很難,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和同修相互提醒,相互攙扶,一起走向了成熟。

開始的時候,我怕心很重,腦子裏有時出現很不好的想法,特別是一個人去開門的時候,或在那裏呆晚了的時候,都感到怕,怕心是我一直要突破修去的一顆比較難去的執著心。這個時候,我知道要加強學法,加強發正念,從法中進一步明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歷史責任,明確講真相救度眾生是此時人類最重要、最正確、最神聖的事;同時請求師父加持弟子,徹底否定腦子中不好的想法,排斥它,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慢慢的,怕心在不知不覺中去掉了一層又一層,我不僅做資料,還去送資料,購買耗材等等,走在路上心裏念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感到自己高大無比,是這宇宙間最幸運偉大的生命。

在常人環境中不能吃的苦,在做資料過程中都能吃,我們的資料點沒有空調,為了安全,不能開門窗,夏天天氣近四十度的高溫,經常在窄小的房間裏一呆就是一天,為了減少進出次數,中午就吃乾糧,有時沒有乾糧,就兩餐並著一餐吃。以前在常人中,雖然不挑食,但很注重食物的質量,在這裏在同修的影響下,去掉了我對食物的執著,以簡單、節約時間為標準,只要能吃飽,吃甚麼怎麼吃都可以。

由於自身業力和有漏的緣故,舊勢力安排了較大的魔難,在我身上體現出來的「病業」,一直干擾著我證實法救度眾生,表現出來就是每月例假來的時候肚子疼,完了以後更疼,有時一個星期,有時延續十幾天,已嚴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而且有在家人中產生不好印象的苗頭。為了不破壞大法弟子的形像,我一般都是自己忍著,不告訴任何人,自己該做甚麼,還是堅持做(雖然很難堅持)。往往在做資料的時候,疼痛就感到輕一些,因為這個過程拖了很長時間,從中我經歷了很多。期間,明慧網上大量同修過「病業」關的交流文章給了我很大幫助,周圍同修也幫我在法上悟,信師信法,把一切交給師父,不斷堅定自己的信念。也許向內找沒有找到根本,也許這個魔難太大(也許其它因素),這個「病業」還是持續了很長時間沒有突破,我也很困擾。

可能師父看我悟性太差,已經到了承受的邊緣,有一次就完全幫我承受了,沒有讓我感到一絲疼痛,我一下明白了,堅定了過關的意志。不久前,我正處在疼痛之中,資料點卻要搬遷,而且很突然,我別無選擇只有參與,儘管心中正念不停,疼痛卻越來越重,我用最大的忍耐力承受著痛苦,在心中告訴師父:師父!我一定能過關、一定要過好關。心裏沒有怕,沒有執著,只有一念:資料點必須安全完成搬遷!那一天我全身衣服都濕透了,回到家裏,回想整個過程都恍如隔世。就是這一次經歷以後,長期困擾我的「病業」消失了,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闖過了一大關。

寫到此時,我感到師父強大慈悲的能量,我在這強大的能量之中一點一點的溶化!

四、在各種環境中圓容法,平衡好方方面面

在個人修煉階段,由於修煉狀態的原因和對法理解的不成熟,我也走過極端,覺的常人的事沒有意義,總是迴避,讓家人朋友有些不理解(表面不說,心裏有想法),在以後其他的環境中,也聽到常人對大法弟子的一些不理解,這在一定程度上為我們今天的講真相救度眾生起了一點制約作用。

隨著不斷學法和師父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我們知道:大法弟子所處的各種環境都是我們的修煉環境,都是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環境,這就需要我們在各種環境中圓容好法,認真面對,平衡好方方面面的關係。一方面我們要當好常人的各種角色(父母、兒女、夫妻或上司與下屬),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當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完成史前的誓約。這簡單的一句話說起來容易,其實要做好還是不很容易的,這裏蘊藏著很多修煉提高的機會和因素,修煉的難易都在這裏體現,這也是宇宙中恆古未有的,是師父特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量身訂做的」,因為只有我們才能做到。

我的家庭是一個大家庭,先生的父母和我的父母親都在(曾在我的影響下走入大法,只有我母親堅持,父親最近也走回來),我和先生兩邊的兄弟姊妹都很多,在常人中不斷的有人情世故和應酬,有時也會牽扯到利益紛爭等問題。面對這些,我採取的方式是:以一個修煉者的心態(放下名、利、情,處處為他人著想),常人的形式(符合常人狀態)處理好一切事情,「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洪吟》〈道中〉),我知道,他們都是與我有緣的人,是我要救度的生命(雖然基本都已「三退」),否則不會成為家人,因為他們都知道我修大法,所以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大法的形像,以前沒做好的一定要彌補過來。

多少年來,我們婆媳之間、妯娌之間、姊妹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矛盾,公公婆婆對我讚不絕口,在先生的親戚中是公認的。邪惡非法鎮壓的時候,有一次婆婆為了保護我,對我說:他們(指邪黨惡人)要問你,你就把一切推倒我們(公公婆婆)身上,反正我們都老了,無所謂了。我知道他們自己都由於怕才放棄修煉,為了我,他們卻敢承擔責任,我為婆婆的話感到自豪和安慰,這一念對於一個生命來說非常難得。但是他們至今還沒有走回大法中,我要多幫助他們。

在常人的專業領域中,我完成了最高級別的職稱考試,是專業技術能手,大法給了我智慧,使我能不斷解決專業中的難題,在邪惡迫害最猖獗的時候,在所屬派出所向公司發出「不許出差」的指令以後,我被公司提拔到領導崗位(公司上層知道我的情況)。由於時時處處用法要求自己,時刻牢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遇到事情用法來衡量,就能平衡好方方面面關係,給眾生一個良好的印象。在後來的其他工作環境中,也同樣得到上下級的公認:德才兼備!這為我講真相救度眾生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救度了眾多有緣的生命。

我深深體會到,師父為甚麼要我們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不能走極端。師父說:「那麼個人的修煉就只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必備基礎了,助師與救度眾生、證實法才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兌現史前的誓約。」(《曼哈頓講法》)我們是以證實法救度眾生為己任的,而這些必須要在常人的各種環境中才能完成,從而兌現我們史前的誓約!另外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後人類的參照,以後的人類會將我們的故事傳很久很久,我們不做好,能行嗎?

為了有更多的時間能自己支配,我選擇了自己做公司,正當公司拓展業務的時候,卻遇到全球經濟危機,我想到這也不是偶然的,於是徹底放下心來學法,每天照樣做著該做的事情,我想就是天塌地陷又怎麼樣?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他的都不承認。沒有業務做,我就做資料,擠時間、搶時間多救度世人,不浪費一點一滴的時間做好該做的事情,不知不覺中,業務逐漸開展起來了,維持人員工資和日常開支足夠了,而且有更多的時間自己支配,還有更多的機會接觸有緣的生命,家人也很理解和支持,真是一舉多得啊!

在常人環境中,難就難在來自常人環境中的各種誘惑,自己稍不注意就會混同於常人。我體會到,在常人環境中修煉要求更高更嚴格,我們只有不斷學法,不斷堅定正念,我們就能在各種環境中圓容好法,平衡好方方面面的關係,就可以從常人的環境中走出大法弟子的路來,就能完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五、在法中最安全

最近,我們地區有的同修被邪黨惡人綁架了,破壞了部份資料點,造成了損失,對此,我們周圍的同修都在向內找,並在法上進行了交流,我也找到了一顆「私心」:看到同修有漏,提出來了,對方不接受就算了,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看到資料點越做越大,明顯不符合師父關於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卻沒有及時悟到;聽到同修對邪惡借所謂「十一」敏感日搞「清理」感到壓力和緊張時,沒有及時幫助同修在法上提高,堅定正念,從而破除邪惡的干擾破壞;看到同修做事忙、學法少,沒有主動分擔,並再次提醒同修多學法;最近對耗材及真相資料的選取同修間有不同意見,沒有及時溝通交流,統一認識,形成整體。

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這一次的教訓太深刻,我們整體都不同程度的感受到修煉的嚴肅性,走正路的重要性,只有在法中才安全,我們要走的這條路必須要走正,不能有一點偏差,哪怕是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出現不在法上的現象必須及時在法中歸正。首先我要徹底修去長期在舊宇宙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為我」的私心,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正念正覺的偉大覺者。

在此我想提醒所有接觸大法真相資料的同修,多學師父近期的講法,在真相資料的鑑別和取捨上一定要用法衡量、走正路,千萬不要在不知不覺中堅持自己、證實自己,只有在法中走正路才是我們安全的保障。

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