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常人到修煉人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回顧數年來,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修煉歷程,真是感慨頗多。自己從一個常人到執著於自我的修煉者,到走出為私為我的圈子,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跌跌撞撞的走過來,摔了很多跟頭,走了不少彎路,走到今天越來越感受到,每前進一步都離不開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和苦心救度,以及師尊安排下同修的熱心幫助。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希望能與廣大同修一起交流,共同精進,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1.學好法是做好證實大法工作的根本保障

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開始時只知道大法好,多做洪法等證實法的工作,雖然也經常看大法書,因不能靜心學法,總覺的自己在大法門外轉,不能溶入法中,洪揚大法的工作做了不少,但覺的提高很慢,且時常感覺身體很累。

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不能從本質上改變常人觀念,用常人心對待大法與修煉,以至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把舊勢力安排操控的邪惡迫害當作人對人的迫害,用人心對待,並且由於常人心長期不去,使自己受到很大的迫害。在邪惡黑窩中經常感到正念很弱,面對邪惡的瘋狂,思想中常反映出的是無望、無助與無奈。我經常反思自己為甚麼受到迫害?為甚麼看不到大法的莊嚴與神聖?開始時總找一些表面原因,從黑窩回到家後,隨著學法的深入和修煉中體會的加深,我越來越真切的體會到,自己走彎路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沒有學好這部法!不能在法上認識問題。以至出現像師尊在《曼哈頓講法》中所講的狀態:「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

後來本地同修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在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中,我們都覺的在法上提高的很快,能夠越來越清醒、理智、成熟,能時常把法擺在第一位,每天堅持靜心學法,遇事向內找,用法來衡量,幾年來一直較平穩的做著三件事,在走自己的路,並且能時時幫助周圍的同修,共同圓容師父所要的,救度一方眾生。

2.做到是修,去掉根本執著,過好家庭關

我自小情慾心較重,嚮往花前月下、琴瑟和諧式的常人美好生活。走入修煉大法後,因為夫妻雙方都是修煉人,對男女慾望都知道儘量遏制看淡,但是一直未能真正割捨,甚至有時還放任自己。這個根本執著因為一直未去,導致我身體上出現很多的干擾,特別是原來很容易的雙盤腿,卻出現盤腿困難,精神也出現易睏倦,打坐迷糊,發正念手倒等現象;同時本地同修有好幾個人,出現由於夫妻情慾較重,被邪惡鑽空子而受到嚴重的迫害,遭綁架被勞教等被迫害事件發生。

我們對照師父大法,找到自己根本執著,我們夫妻共同決定,一定要徹底放下情慾執著,嚴格按大法要求自己,首先我們分開來住,並在平時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是「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只要真正按大法實修,馬上就出現師父說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轉法輪》)我的腿又能夠順利雙盤了,打坐不迷糊了,發正念手也不倒了。並且本地幾次較大的迫害,我都直覺的感受到邪惡氣勢洶洶的向我而來,因為注意修去根本執著,符合了法對我在一定層次上的要求,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幾次我都能平穩走過來,從中我們都深深體會到了大法的神聖與神奇!

幾年的風風雨雨,在家庭的修煉環境中,我也深深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我們夫妻結婚前都已經修煉大法,結婚後在家庭生活中卻矛盾不斷,經常互相指責,甚至有時出現很大的家庭魔難,對此我一直很困惑苦惱。本來兩人都修大法,應該比常人更加和睦才對。為甚麼總出現這麼多魔難與麻煩?

後來有一次在矛盾之中時,忽然師父點化我,總在我腦海中反映出《轉法輪》中的一句話:「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我突然間一下明白了:我並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嚴格按大法去做,只是嘴上說自己是修煉人,但行動上總是要求對方怎麼怎麼樣,並沒有向內找自己,修自己。把每次家庭中出現的,用以提高我們的修煉機會,都當作是常人的家庭矛盾,沒有用本性的一面認識,都是用常人心理解對待。回顧結婚幾年來的種種家庭矛盾,幾乎都是如此。明白了法理,心性提高上來了,魔難也真是就煙消雲散了。

3.證實大法與證實自己

我在常人中是搞技術工作的,在證實大法的工作中,也多數是做些跟技術有關的工作。我個人在修煉中的體會是,如果把技術也看作是一種低層次的功能的話,很多同修(包括我)對技術的過份看重依賴,甚至是樂此不疲、廢寢忘食的鑽研、突破,如果不能把大法時時擺在第一位,不在大法的指導下,時時向內找向內修,很多時候已經是很強的在證實自己了。

師父在《洪吟》〈求正法門〉中講過:「功能本小術 大法是根本」。我有時在證實大法工作中,(如視頻資料的編輯等)如果遇到技術上的難題,常常能在廢寢忘食的技術鑽研中,感受到一種常人的樂趣,卻很少體會到大法的神聖與超常。甚至有時清楚的體會到,自己是在研究技術中尋求樂趣,而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反倒放在第二位了。有一次為一位同修安裝電腦系統,同修本人費了很大勁沒有成功,我卻很快就為其做好了。當時還有另外一個同修也在場,另外這個同修問我:「你是怎麼會的?」我隨口答道:「我也是經過很多次的實踐,很多次的失敗中摸索出來的。」同修馬上說:「你忘了證實大法啊!」我當時心裏一驚,在隨後的幾天裏,我時常回想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我的這句話「你忘了證實大法啊」。

是啊,在多少次的打印機出問題時,在多少次的上明慧網出現困難時,我往往首先考慮的是常人的技術問題,沒有首先考慮到大法的要求,沒有首先考慮到發正念、考慮到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與破壞。為甚麼很少感受到大法的莊嚴與神聖?為甚麼時常感到身體很累?為甚麼經常遇到很多不該有的麻煩?抱著常人心,立足於常人的基點,沒有大法的力量,沒有師父的加持,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當我清楚的意識到這一點後,我改變了以往的工作方式。在做證實大法工作之前,我都先靜心學法,時時記住用法來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事,同時向內找自己的心,用法來歸正自己,我現在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在法中的不斷昇華,並且越來越清醒的知道了甚麼是「證實大法」。

4.學會向內找,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今年四、五月間,本地惡人根據上面邪黨的指示,又開始預謀迫害當地大法弟子,首先他們去電信部門調查上網記錄,企圖找出上網點資料點,據在電信部門工作的大法弟子講,惡人調查的人名單中第一個就是我,同修托人轉告我要小心。我聽到此消息後,首先在心裏堅定的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這種迫害,並發出強大正念徹底清除邪惡安排,不允許邪惡利用任何藉口迫害大法弟子。同時我開始對照大法向內找,反思自己平時的所思所行,是甚麼原因造成邪惡有藉口預謀迫害我們?

在師父的點化下,「名單中第一個」中的「第一個」三個字總在我腦中浮現,我突然意識到是我的顯示心招來的麻煩。師父講過:「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論〉)看看自己這段時間的狀態,確實有點不太正常,經常在同修面前顯的有些沾沾自喜,覺的自己做的也不錯,一段時間內也很平穩,在同修中也聽到過不少讚揚誇獎。其實聽到誇獎時就應該警覺了,可我當時只是敷衍的謙虛幾句,沒有時時事事在法上看問題。意識到這些之後,我馬上發正念清除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真是「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隨著執著心的放下,我好像感覺到向我而來的邪惡也隨之滅掉了,周圍的空間場又變的平和了,我真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玄妙。後來這場預謀的迫害,也隨著當地大法弟子的齊發正念、否定迫害而破除了。

還有一件事情也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在大法中修煉向內找體現出的神奇。近來一段時間,我突然經常發生右側頭痛,經過發正念清除也收效甚微,並且有加重的趨勢。每當發生頭痛的時候,我心很煩躁也很苦惱,不知甚麼原因造成的。有一次頭痛又發作,這時我正要學法,以前頭痛發作,我一般都是去睡覺來緩解疼痛。這一次我忍著痛堅持學《轉法輪》,當學到第四講第一節「失與得」的最後時,一下子點醒了我,是呀,我一定是有甚麼執著心沒有意識到,邪惡才鑽我空子干擾迫害我。

待學完法,我靜靜的坐下來向內查找,到底是甚麼心造成的呢?慢慢的有一顆心越來越清晰的,像從水中浮起來一樣浮現在我腦海中──怨恨心。是啊,長久以來我一直用常人心,對待周圍的矛盾和不順心的事情,嘴裏對別人說遇到矛盾是好事,可心裏卻時時埋怨不平,覺的上天對我不公。正法到最後的最後了,我這根本觀念還沒有轉變過來怎麼能行呢?當我從心底發出一念,要去掉這顆不好的心的時候,真是太神奇了,造成我頭痛的不好的東西,師父真的瞬間就幫我去掉了,我頭不痛了。後來有時不嚴格要求自己,怨恨心再出現時,頭痛微微又要發作,我一意識到這顆不好的心,滅掉它!馬上頭痛就消失,這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

回顧數年來的修煉歷程,想說想寫的真是太多了,有時靜下來時,時常感到能在師父的指引下,在大法中熔煉真是太幸福了。雖然也經歷了很多痛苦與魔難,但是回頭看看,這些魔難只不過是使我們變的更清醒、更理智罷了。如果我們真的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紮紮實實的學好這部法,正念很足的在法上認識問題,很多魔難也許根本就不會發生!對照大法,我還有很多意識到和意識不到的執著心沒有放下,特別是發正念重視還不夠,救度眾生做的不很主動,向內找的力度還遠遠不夠;我一定要按師父的要求,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爭取早日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