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我返本歸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五年的秋天我喜得大法,轉眼走過了十五個年頭,我不時會想:如果今生我如世人一樣,沒遇大法,那麼我的一生將是怎樣的。

沒修煉前我體質很差,每到流感時我都會被感染。在大學期間被染上乙肝,別的同學從家返校時,都背著滿兜的好吃的,而我從家背來的都是母親為我精心煎熬的中藥。體質弱似「林黛玉」,而性情躁似「張飛」,遇事就急。

我對世間權力很看重,一心想當官,覺得只要當官了甚麼都有了。由於外貌姣好,從高中到大學直到工作,都得到很多男士的追捧,養成了以自我為中心,驕氣凌人的壞習慣。喜歡穿名牌,買高檔化妝品,進高檔餐廳,還覺得很高雅。

當我第一次認真拜讀大法時,我的身心都受到很大的震撼。「真、善、忍」的法理像明燈一樣照亮了我的人生,我不知世間還有這樣美好的東西,能使人變得那麼純淨,我決定做這樣的人──返本歸真的修煉人。

師父給我淨化了骯髒的身體,我通體發黃,連眼珠都發黃,由於當時悟性差,在吃不下多少飯的難受情況下,沒忘學法和煉功,淨化了近二十天,身體獲得了健康。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不僅僅是身體的健康,最重要的是我學會了做人,做一個好人,學會了做一個修煉人。

在世上生活的人,都會認為做人誰不會呀,當然沒得法前我也是這樣想的,而且認為自己在當今社會上已經很不錯了,也沒做甚麼壞事。周圍的朋友、同事總是熱嘲我白白浪費這麼好的光陰,現在不盡情享樂更待何時,說我太傳統、太保守。看著他們燈紅酒綠狂唱瘋跳,我心裏有一種無以名狀的苦澀滋味,非常難受,覺得這樣活著很無聊,不負責任。

我認為自己沒有甚麼不良行徑,不抽煙不喝酒,認真工作努力做事,熱情開朗善良是個好人。可是當我一接觸到大法時,我發現我連最基本的做人都不夠標準,更不要提是個好人了,我完全是用現在人類變異下滑的標準來對照衡量。

我開始努力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著自己,不斷的去掉自己那些自私自利的心。我認真努力工作不再是為了得到領導的賞識和同事的羨慕,不再去追求出名得利的資本。不再用那種清高的姿態看不起比自己所謂差的同事,主動熱情去幫助別人;在家庭中也不再去計較情感的付出與得失,遇到事情首先想到他人,用理解包容之心對待自己的親人;我善待著社會方方面面接觸的人,努力用法歸正自己的言行舉止,不去記恨和抱怨那些被邪黨毒害的世人對我的不理解,把大法慈悲偉大的美好展現給世人。

一九九九年邪黨沒迫害大法之前,我年年是單位的先進個人,還是青年崗位能手,但是之後的每一年,這些個「榮譽」彷彿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似的,我好像也默認了這個現狀。有一年科室人員重組,歸口我這裏的管理人員就我一人,工作基本上都是我幹的,並且取得了優異的成績。領導還對我說這次先進就報你,可最後卻給了一個後來調進來的人。

領導很為難的跟我解釋這是上面的意思,我說:「沒事,只要把工作幹好有沒有榮譽都沒有關係。」還安慰領導。可是一出門我的眼淚控制不住的往下流,而且還不停的抽泣著。此刻我不停的在心裏問自己:你真想得到所謂的榮譽嗎?回答:不是!我又問:如果你不是,那為甚麼還哭呢?這樣一問反而哭得更傷心了,多年來的委屈與不公像過電影一樣,哭的止也止不住。

由於平時注意按師父要求多學法,所以當時頭腦比較清醒理智,此時我看到了那顆強烈的名利心在起作用,「它」沒得到榮譽很委屈,覺得很不公。當我分清哪個是真正的自己,在心裏一直默默的想:我是大法弟子,要處處為他人著想,不應計較個人的得失,我要成為一個真正為他的生命。

當我這樣想時,眼淚慢慢不流了,也不抽泣了,而且突然感覺胸腔像被打開清掃過一樣的通暢,就像春風拂過有種甜絲絲的感覺,我不禁從心中發出一種無限的感歎:大法真好!

有了上次的經歷再遇到任何利益上的事情,我都不讓自己那顆心浮動。第二年我被評為局先進個人。聽到此消息時,我的心沒有一點波瀾,反而覺得自己有很多事情並沒有做好。能在大法中修煉對我來說已經是上天對我的厚愛,能把美好帶給世人是我最大的心願,只是有時自己做的不夠好,給自己和眾生帶來了損失,我要彌補這一些好好修煉。

我也曾如世人一樣渴望過那種「兩情相依終身相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也有過那種「割不斷情還亂」的心碎感受。帶著對所謂美好生活的嚮往我走進了這段婚姻,後來我發現他暗地裏與其他女人交往時,我的那顆「自以為是,驕氣凌人」之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憤怒的我對他拳打腳踢,無論他如何對我解釋,也化解不了我心中怒火。我三天兩頭跟他鬧一次,那時掛在嘴邊的話就是:在感情的世界裏,我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侮辱。不是踢就是打,一心就想把他轟走,包裹也打了很多次,把他折磨的快崩潰了,即使這樣也趕不走他。那段時間自己完全像個常人,甚至還不如個常人,根本就學不進去法。心裏苦澀的滋味經常從夢中驚醒,醒來就是淚流滿面。

直到有一天,同修給我送來神韻新年晚會光盤看,當神韻展現在我眼前時,我已經泣不成聲了,那種發自心靈深處的痛哭,彷彿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家一樣,我感到師父慈悲撫摸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孩子,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我對師父說:「我錯了!我再也不執著世間情了,我要跟師父回家,回到無比美好的世界裏去!」那晚我睡了一個那段時間裏最平靜安詳的覺。

當我再次聽到大法祥和的音樂,那種久遠久遠的感覺使我整個身心都靜止,我的生命彷彿來自遙遠的地方,那種深刻的感受讓我明白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永遠永遠在我生命裏。

修煉過程中那顆委屈怨恨的心還會不時浮出來,我就用大法歸正自己。在大法中我不斷的溶煉著自己,偉大法理給我展現:表面上看是自己對情看得太重太癡迷,實質上是對自己的情看得太重,要求別人關心我,忠誠我,我是感情世界裏的唯一,要永遠的愛我,完全是「我」字當頭利已的情。其實每個人在良知和道德面前的所作所為,都是自己的選擇,而我作為大法弟子沒有任何選擇,只有不斷同化大法歸正自己。

無論我們是怎樣的因緣關係,無論是誰欠誰的,今生我都要抱著一顆善待一切的心對待,把偉大佛法的美好帶給眾生是我的責任。我很慶幸他當時沒有離開我,讓我有機會證實大法。

我的女兒也是大法小弟子,在我懷著她時就同我一起學法、煉功。九歲的女兒能通讀《轉法輪》,我們經常一起學法、煉功,共同精進。在班級裏女兒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在生活其它方面也是個懂事的孩子。有一次突然發高燒,她說:「我是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病。」我說:「那你該怎麼做呢?」她對我說:「這段時間我很貪玩,也很自私,有東西不想跟人分享,而且也不好好學法。媽媽,您幫我找找我還有甚麼其它的問題,我們清理掉這些壞東西。」

我真為女兒高興,她是多好的小同修呀!想到平時自己在有些方面做的還不如小同修呢,我也很慚愧。晚上我和女兒一起發正念清理空間場一切邪惡爛鬼,第二天女兒一點事都沒有。感謝師父為了我的提高,給我安排了很多同修在我身邊,他們無私無我的言行經常令我感動,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佛法的偉大,生命回歸的殊勝。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深切的明白師父講的每個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的道理。我學會珍惜每一位來到我身邊的世人,用真誠的心對待他們,我發現我的改變使我周圍的環境也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只要在法上,很多事情都是心想事成,而且有些事情彷彿事先都給我安排好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為了弟子的提高,安排著所有的一切,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做好。

在這樣一個偉大的亙古未有的歷史時期,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有著無法推卸的責任與使命,修好自己,助師正法,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我要用大法給予我的一切圓容著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使更多的眾生知道大法的美好,救度為法而來的更多生命,同我一起返本歸真,隨偉大的師父一起回家!

大法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永遠也說不完。我要認真學法,學好法,一個不落的救度著與我有緣的眾生,不讓師父失望,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