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法輪大法 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

一、終得大法

我是一名農村家庭婦女,沒有文化。出嫁前,娘家有兄弟四個,只有我一個女兒,可以說從小嬌生慣養,遇事只會哭,沒有甚麼主心骨。嫁到鄰村婆家後,由於婆家兒女多,家庭生活比較貧困,丈夫又是家中的老小,加上父母年歲大了,生活的很是艱辛困苦。八九年,我超生了第二胎,被罰款,迫於生活的壓力,丈夫只好離家去北京打工,留下我和一雙幼小的兒女在家艱難度日。

農村裏如果男人不在家,家裏、外邊都只得靠女人,我就像上滿了發條的鐘錶一樣,地裏的農活、家裏的家務,沒日沒夜的幹,吃的那份苦,遭的那個罪,沒法用語言來形容。好不容易熬過來,丈夫在北京也有了自己的公司,孩子也漸漸大了,我們也有錢了,並且在縣城裏買了樓房,孩子也搬到城裏去上學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但是由於長年艱苦的勞動,我的身體卻垮了,關節炎、腰椎盤突出、嚴重的胃病,疼的晚上睡不著覺,身體不能躺著,只能坐在床上,痛苦的滋味無以言表。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有幸遇上法輪大法。當時只覺得在家接送孩子上學做家務,空閒時間寂寞無聊,想找個人說說話,打發時間,抱著這樣的心走進了學法小組。因沒有文化,我也不能看書,只能聽別的功友讀書。說實話,當時也沒學進去,身體上也沒有感受到變化,更談不上心性的提高。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我也就放棄不學了。此後一段時間被情魔所纏,好像丈夫在外面有甚麼女人的感覺,整天痛苦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只好去求算命先生給破解。算命先生說我,必得學佛法,才能得到解脫。當時我就想,修「佛」我還不如學法輪功,我家裏就有《轉法輪》這本書,聽說《轉法輪》就是最高的佛法,但是也沒有真的動心。

十幾天後,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在路上遇到了本家的一位大姐(同修),我就向她訴說我的痛苦,並向她要治病的藥方。大姐說:你吃甚麼藥也不管用,我這裏的藥方就能治你的病。夢醒後,我突然明白了大姐是學法輪功的,這藥不就是讓我學法輪功嗎?明白了,但並沒有行動起來。幾天後,路遇一位多年不見的功友,她也讓我從新修煉法輪功。這時我才真的明白了,我的緣份到了,師父沒有放棄我,我也就從那時起真正學法煉功了。

學法困難自己解決,不認識字就跟女兒學,是大法給了我智慧,很短的時間,我就能通讀《轉法輪》和經文了。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身體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突然肉也不能吃了,硬吃就肚子疼,不吃就好了。煉功時就有感受到法輪在我身體上旋轉,心裏特別高興。

二、增加容量,提高心性

隨著學法的深入,法對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關和難也隨之而來。這年年關,丈夫回家過年,提出要和我離婚,當時我也沒放在心上,認為丈夫和我開玩笑。可是年後三月份,我就接到了丈夫委託的律師打來的電話,說是處理我和丈夫離婚的事。當時放下電話就懵了:難道這是真的嗎?這麼多年的夫妻感情哪裏去了?我為這個家付出了這麼多,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現在有錢了,就看不上我了,想拋棄我。心裏的痛苦委屈、怨恨一齊湧上心頭,本來就愛哭的我,放聲大哭,簡直覺得天都塌下來了,沒有路可走了,心性也掉下來了。就這樣在痛苦中煎熬著,真是生不如死。後來通過學法,漸漸的也明白了,常人還說「強扭的瓜不甜」,我是個大法弟子,應該放下這顆心,捆綁在一起不是真正的夫妻,我失去的全是不好的東西。通過學法,心性提高上來了,心裏也平靜了,沒有向他提出任何條件。五月份我們就辦理了離婚手續。

當時由於孩子都是辦的北京戶口,需要在那裏上高中參加高考,前夫讓我去北京給孩子做飯和陪伴孩子,我也欣然前往,同時帶著大法的寶書《轉法輪》和兩本經文。在北京的生活更是困難,我一個沒有文化的家庭婦女,在北京舉目無親,無朋無友,又聯繫不到當地同修,考驗我的關、難一個接著一個。

首先是過情關,白天我看書時,丈夫的影子總是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夜晚夢中,他不斷的出現,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怎麼也沒有辦法排除。有一天,師父在夢中點化我,說失去的都是不好的髒東西。第二天,我就發正念排除它:我和你已經離婚了,我們不是夫妻了,你不能再來干擾我,我一定要把這個情修去。就這一念,就再也沒有來干擾我。

可是針對我的人心又一難來了,高考過後,女兒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我甚麼也看不慣了,做甚麼都不對,說甚麼話都不行,天天指責我,動不動就和我發脾氣,弄得我真是無所適從。這時不好的心又起來了,我想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不容易才把你們養大,可你翅膀現在還沒有硬,就嫌棄娘了。委屈的直掉淚,並放聲哭。這時孩子發話了,說她小時候,我不管她,經常逼著她幹活,還經常打罵她,對她怎麼不好。說了很多很多,就在這時我明白了,這不是書上講的生生世世的業力輪報嗎?是我欠她的,現在回想起來是我不好,遇事應該向內找,孩子跟著我是受了很多罪,比別人家的孩子多吃了不少的苦。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委屈,應該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就這樣一想,女兒突然笑著對我說:你在這哭吧,我可去睡覺了。然後甚麼事也沒有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又過了一關。

修煉是嚴肅的,不是兒戲,必須走好每一步你才能提高上來。我家裏有本瑜珈美容的書,裏邊講到雙盤,我就學著做了幾次,並在臉上按摩了幾回。幾天後,我的臉就皮膚過敏,腫得疼痛難忍,用手摸一下,直往下掉皮,難受時就像臉上有個螞蟻窩,無數的螞蟻在上邊爬行,奇癢無比。遇到難時,我又動了人心,想想自己活的太累了,家庭的破裂、生活的艱辛、病痛的折磨,自己在這裏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一個同修也找不到。當時心裏極其痛苦。

我向內找自己,是愛美之心出來了,是自己不正招來的麻煩,我堅決去掉它,滅掉它。這時就感到自己的臉不那麼疼了,好像有人在自己的前額抓了一把,兩腮向外凸,腫也消了不少,比以前好受多了。由於自己著急,每天都照鏡子看一看臉怎麼樣了,執著心起來了,又看到女兒給她妹妹寫的信,說自己如何命苦,現在既上學又得買菜做飯,累死了。人心又起來了,想去買藥把臉擦一擦,好快一點兒好起來,減輕孩子的負擔。買回藥後被女兒發現了,她生氣的說:你是甚麼大法弟子?你永遠也修不成,還要吃藥。我的心一沉,是呀,我是大法弟子嗎?我怎麼能這樣做,這不是師父利用女兒的嘴在點化我嗎?我馬上把藥從陽台上扔了出去,同時把這顆骯髒的心也扔掉了。到現在我也沒用過一粒藥。過後我教女兒煉功,就感到無數的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臉上好像有個假面具一下子被撕掉,整個臉舒服極了,我的臉好了。我跪在床上磕了幾個頭,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救度。

後來自己嚴格要求自己,心性提高的同時,遇到難事自己也能處處向內找,每一次都能把關過好。記得零七年過年,家家戶戶都準備年貨,我想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過年了,我要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把家打掃乾淨,買來肉和菜,讓孩子們高高興興的過年。大年三十這天,考驗又一次來了,我們娘仨正在吃年夜晚,電話響了,女兒接的電話,說她爸爸要來,高興的和哥哥一起下樓去迎接,一家人就要團圓了,我心裏也很高興,想你總算還有良心,惦記著我和孩子。可是不一會兒,女兒都哭喪著臉回來了,進屋就跑到房間裏關上門,放聲大哭,隨後兒子也抱著東西進來了。我正要關門問怎麼回事,兒子說後邊還有人。這時,我的前夫抱著一個孩子進來了(孩子是前夫和洗頭房的小姐所生)。我當時一怔,但馬上就把心放下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夠做好,見面就是我們的緣份。我順手接過孩子抱著,並且給他下水餃,心裏特別的平靜,沒有一點怨恨之心,眼裏的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流下來。我走向陽台,擦乾淨臉,心態平和的對他說:我是學了大法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教我怎樣做人。如果今天我沒有學大法,我不會這樣對待你,我會立刻讓你滾出去。今天不同了,是師父教我做一個好人,希望你以後也要做個好人。前夫走後,女兒也不哭了,高高興興的和哥哥看電視去了。我們全家又沐浴在佛光之中。

零七年孩子參加高考後,前夫就上門來找我,說孩子上學都住校,你回去吧。明著是趕我回家,那要在以前,我肯定不同意,多少年盼著進北京,家裏左鄰右舍都知道我們在北京生活了,前夫以前說給我在北京買一套樓房,可現在又趕我回家,自己的面子往哪裏放?孩子也嫌我太傻了。可是這一次我沒有動心,沒有提出任何條件就回來了。回家後,返出人心,我就發正念鏟除它。人世間人們可能認為我家庭破裂,被丈夫拋棄,覺得我甚麼也沒得到,盡受罪,認為我生活的不幸福,但我卻不這麼想,我得到千年不遇的萬年不遇的大法,我身心都受益,無病一身輕,我覺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三、證實大法,救度世人

回家後,我和往日的同修又能在一起學法一起證實法,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每天我除了學法,做好三件事,事事向內修,嚴格要求自己,以法為師,發現問題,立刻改正,在講真相救度世人中,我也曾出現過怕心。有一次,在同修家看到一個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光盤,怕心一下子出來了,同修給資料也不敢拿回家,發資料時,心裏也不踏實,晚上回家做了一個夢,師父在夢裏點化我,這一切都是假的。第二天,我趕快去同修家賠禮,承認錯誤,拿回了真相資料。夜裏和同修一起發資料、掛條幅。有一次我們去掛條幅,條幅比較長,放矮了怕被弄下來,我和同修就想辦法把條幅掛的高一些。我說踏著我的肩掛吧,可又擔心自己腰椎不好,這一念一出,我馬上發正念鏟除它,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讓同修踏著肩把條幅掛了上去。看到高高掛起的條幅,心裏非常高興。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面對面講真相已是救度世人的有效方法。有時也會冒出不正的念頭,有一次我和同修趕大集講真相,沒出門頭就開始頭疼,感覺整個人昏昏沉沉的,一點力氣也沒有,我想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它就是不想讓我們去講真相,我堅持否定它,滅掉它。來到大集上後另一個同修發正念,我就開始講真相。有一位買菜的老人聽了真相後很快做了三退,這時我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時間長了不安全,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此時鄰攤的一位農民也聽到了真相,主動來到我跟前,要求給他也退了黨吧。這時我才體會到眾生多麼需要了解真相得救。對照自己,我找出了私心,我馬上發正念鏟除這顆怕的私心,一路走來順順利利,有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有時講真相時也用人心來看眾生,感覺這個人面善就對他講,看上去這個人面兇,就繞著走,就是挑人講。有一次,我去配鑰匙,覺著配鑰匙的中年人面目兇狠,就想放棄。又一想我怎麼能這樣對待世人,到眼前卻不去救他呢?這能符合大法的要求嗎?立刻調整心態,給他講真相,他明白後,爽快的做了三退,並面帶笑容的連聲說謝謝。通過這幾年的講真相,使我去掉了很多私心,自己得到了真正的提高,也親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我們決不能被舊勢力牽著走,要堂堂正正走好修煉的路。

我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不能放鬆自己的修煉,如果稍一放鬆,邪惡馬上就乘虛而入,明慧網上公布了早晨三點五十集體煉功後,我就放鬆自己,心想我也不上班,吃飯時間也自由,早上就不按時起床煉功,實際是懶惰之心起來了,想在被子裏多睡一會。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自己蓋著被子睡在一口水井旁,起來曬被子時,發現被子裏面的棉絮全部都是黑糊糊的髒東西,醒後悟到,我被這黑糊糊的髒東西蓋著,還不想起,還覺著很好,多麼危險呀!自己還覺察不到,是「懶」這個髒東西障礙了自己。認識到後馬上改正,按點起床煉功,解體了邪惡。

通過修煉,我收穫的太多太多,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自己卻付出的太少太少,千言萬語無法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