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互配合中共同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這段時間要請《轉法輪》的同修多起來,要的數量大,要的還很急。我跟大資料點的同修打了招呼,讓他們幫著做一些。以前十天八天書就可以拿到手的,可這回一等、再等,催一次、催兩次,兩個多月過去了,一本書也沒拿到。外地的同修來電話催,周圍的同修也急著問。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好多掉隊的同修回來了,新學員也跟著進了門,要請大法書,誰不著急啊!沒辦法,我一路抱怨著來到了大資料點。

為了安全,大資料點是從來不去的,就是轉交資料都不在就近,這回是急了。一進屋,我就愣住了,一肚子怨氣立時就沒了。只見牆邊堆放了一摞子打印機,桌子上、地上擺著正在維修的機器,同修圍著桌子、蹲在地上正忙著。我甚麼都明白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做大法書。這段時間挺特殊,幾個很專業的維修機器的同修出事了,一下子有好多機器等待維修,大家用著最順手的幾個型號的打印機又停產買不到。大資料點的同修做的時間長,維修技術逐漸成熟,所以維護設備的任務就落到了他們頭上。

回來的路上非常內疚,原來一直在埋怨他們,太拖沓,不當回事,資料數量越來越少……其實我根本就不了解情況,沒幫著做甚麼,還給同修加負的物質。修煉人要善意的理解別人,事事先想到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可我有多不善啊!

我試著幫他們分擔點別的任務,減輕些壓力,希望他們騰出時間來做《轉法輪》,可還是沒解決實質問題。怎麼辦?等?那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資料點壓力大造成的損失還少麼?那就找另外能做書的同修吧,可誰不都是一樣的忙啊!只有一條路,那就自己做,不會也得學著做。資料點的同修也鼓勵我們自己做,他們負責教技術。

下面圍繞學做《轉法輪》的過程,談談我們是怎樣配合提高的。

我當時要做的事很多,要學做《轉法輪》,除非把有些事停下來,那麼就牽扯到周邊一些同修,最直接的就是資料供不上。怎麼辦?衡量來衡量去,從全局的角度看,還是把其它事放一放,分散一下,先做《轉法輪》。為甚麼呢?一個掉隊的同修回到法上之後會起多大作用;一個常人得了法能起多大作用,這是最重要的。

我先去找一位老同修,商量咱們自己做《轉法輪》。老同修非常贊同,原來他就有這個想法,因為承擔量很大沒有時間,我告訴他一位剛從外地回來的同修可以打印,他就說:「把我這台拿走!」這是一台最好的激光打印機,他幫我抬下樓,送到出租車上。這打印的事就安排好了,非常簡單。

原來就有同修反映,我們使用複印紙做《轉法輪》,紙很白,刺眼,尤其老年同修,看時間長了流眼淚。既然做書,這個問題就得解決。我去諮詢一位非常專業的朋友,他告訴我:紙的漂白指數不應該超過7.6,現在人們尋求刺激,以為紙越白越好。廠家為了利潤,不管消費者的眼睛適應程度,漂白指數超過了8,黑字白紙對比度大,很傷眼睛。是的,看看正規出的大法書還有精裝本,都不是複印紙。問題擺在這就得解決,師父講法開篇就講「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從我們手中做出來的,就要對任何一位能看到大法書的生命負責。於是我找一位同修大姐,她對紙張市場非常了解,我們到商店裏挑選,終於選到了一種輕型紙,是專用來印製經典書籍的,紙色柔和,重量稍輕,手感輕軟,一算賬,比複印紙便宜了一半,太好了!但是,這種紙比複印紙略薄,我們用的打印機能不能適應,還得試試。我把錢給了大姐,讓她聽我電話,試好了沒問題就買下來,同時聯繫了裁紙的地方,商家出車直接送過去。晚上大姐告訴我,做《轉法輪》,她額外加了錢,比原來的量增了一倍。

我感動的同時有點擔心了,那位幫著裁紙的同修心裏有準備嗎?裁出來的紙有存放的地方嗎?他能承擔得了嗎?我們好長時間沒見面了,他的修煉狀態怎樣?我知道是自己有漏了:在商店的時候,大姐就說出這個意思,她要出點力,可我就沒當回事,沒告訴她這是試做,不要大量,還沒有存放的地方,沒說明白沒勸阻。差在哪呢?做事粗心大意不周密,也沒真切的體諒同修的心,有機會為大法做事,誰想落下呢?真是遇到的件件事情上都是修煉,不修就有漏。

第二天早晨發完正念,我就去找幫著裁紙的同修,見面就認錯,我錯了,想的不周到,給你這增加壓力了。那位同修說:「大法的事,啥說沒有,啥說沒有。」一個老弟子對法的正信堅實,修出來的純正無私令人讚佩。我們很快的把大部份紙分散開存放。

天天讀法,大家都反映用訂書器裝訂的書中間分不開,儘管裝訂的時候儘量靠邊,書還是展不開。最好的辦法就是做線裝書。網上有這種版本,早期出版的《轉法輪》都是線裝的,大家很喜歡也習慣用。我想應該給大家提供最好的,不是精美,而是方便耐用。於是我試著縫,第一本用了四十分鐘,第二本用了三十五分,第三本半個小時。我推算著,如果是成手,二十分鐘縫出一本書沒問題。正好有兩位老年同修退休前就是幹這行的,自然就承擔過來。

大家能自己做《轉法輪》,高興啊!買線,磨鉤針,最好的家什兒,效率高,質量也好。

可還有一個問題沒解決,就是線縫的書頁看時間長了掉頁。裝訂的同修反覆琢磨,一遍遍試驗,在工藝上加以改進,用最細的鑽頭鑽眼,再用線穿過來繫好,然後用鋸在書脊上拉幾道溝,再用膠把溝塗滿,其中選用了好幾種膠進行試驗,最後還是選用了雪花膠,牢固還乾淨。

本來書皮、師父法像、法輪圖形我都能打印,再跟資料點的同修學學封皮的冷裱就成了。資料點的同修說他們做的很熟了,說個數就行了。

就這樣,打印、裝訂,分工合作,自然的形成了一條流水線,非常順暢。小組學法時各工序轉交一下,也很方便。每個人負擔不重,速度快,需要多少本,幾天內準能做出來。平時存放幾本,隨請隨有。看著自己印製的《轉法輪》,大家非常愉快,更加珍重,轉給同修,捧給眾生,那是一部宇宙大法。

其中值的珍惜的是過程中大家都在提高,凡是參與的同修都感到非常神聖、幸運。在邪惡迫害期間,我們自己做《轉法輪》,只要大法弟子需要、眾生需要,就自覺的、自然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沒人安排協調,默默的配合別人,而且盡全力做好。過程中整體協調配合的默契、順暢。

謝謝師父引領我們逐漸走向成熟,謝謝同修們在相互配合中共同走向成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