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輪大法修煉中堅定的走過十二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

神奇的得到法輪大法

一九九七年五月,有一天下班回家,閒來無事,就到父母房間轉轉,竟無意中發現了一本書,打開一看,「轉法輪」三個字赫然顯現在眼前。因平時很少到父母的房間去,同時父母年事已高,根本沒有看書的習慣,當時只覺得有點神奇,並有一種親切感,不知不覺就一口氣通看了一遍。過後問起這件事,父親說,本來那是我的一個婆婆準備把書拿給他看的,讓他學煉法輪功,祛病健身,不過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影響,父親不相信就放棄了。

「有許多人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這個東西給你擺在面前了,你可能還反應不過來,你到處拜師,花多少錢,你找不到。今天給你送到門上來了,你可能還認識不到呢!這就是悟不悟的問題,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問題了。」每當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這段法,我就感覺是在說自己一樣,認為自己真是太幸運了,本來在初中時期就有出家修行的願望了,現在終於如願以償,如魚得水。就這樣義無反顧的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中來。

正念正信過劫難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及小丑江××發動對大法和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迫害後,滿天烏雲密布,謠言四起,誹謗不斷,家人強烈反對,親朋好友相勸叫我不要學法輪功了,壓得自己差點喘不過氣來。但不管怎樣,自己都暗暗發誓,一定要堅持修煉下去。迫於生活壓力,後來去廣州打工,失去了與同修的聯繫。之後完全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對法輪大法法理的認同,度過了艱難的一段打工生涯,也度過了邪惡瘋狂的迫害,一直平平安安。

有時也懷疑過,當腦海裏出現誹謗中傷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新聞時,就去讀經文、背《洪吟》,總想在裏面找到答案。覺得邪惡天天宣傳的師父形像與自己在大法中了解的師父形像完全對不上號,師父絕不會是邪惡宣傳的那樣,認為那樣的人是寫不出這麼高深的佛法的,由此更堅定了對師父對大法的信任。

二零零零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終於找到了明慧網,看了師父的最新講法,明白了一切。明白了為甚麼有這麼大的迫害、明白了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明白了個人修煉與正法時期修煉的關係、更明白了為甚麼要走出來救度眾生。當時非常激動,久久不能平靜,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讓我有緣看到明慧網一定不是偶然的。幾天後,冷靜下來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當時只覺得自己就應該走出來,有責任把自己看到的最新講法告訴在老家的同修,有責任把自己知道的法輪功真相告訴家鄉父老。

因妻子未修煉,她不同意我回家,放棄現在的工作,姐姐、姐夫也給我很大的壓力,當然我知道她們主要是為我的安全著想。那幾天真是猶豫不決,思想無法平靜,每當想起師父寫的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這幾句詩,我就正念充足,勇氣倍增,斬斷情絲,去除一切常人思想雜念,終於決定回家證實法。當我留下一封書信,匆匆忙忙趕到火車站時,正好踏上已緩緩起動的列車。

在摩托車上講真相

因工作關係,買了一輛摩托。有一次,我剛經過醫院門口時,看見一個六十歲左右的阿婆正在同一個摩托車司機講價,講了好幾分鐘,也沒講成,阿婆又問了附近其他幾個摩托車司機,也沒結果,一幅愁眉苦臉的樣子。最後,她朝我這邊走過來,問我可否載她回家?她說家住農村,要趕回去借錢給兒子看病。因路程較遠,要十五元的車費,而她身上只有五元錢,因此沒人願意載她走。她邊向我訴苦,邊用乞求的眼光看著我。剛開始,我也不願載她,後來一想,讓我遇見她,肯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父安排讓我給她講真相的,於是我就答應了。

一路上她都非常感謝我,說是終於遇上了好人。我同她聊了一會兒家常事,就告訴她法輪功真相。她因家窮,又偏遠,根本不知法輪功是甚麼,我就用筆寫下來,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她常念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教她念了幾遍後,她就會念了,她感到非常高興,說從來沒人給她講過這樣的話,一定要牢牢的記在心裏。

經過這次摩托車上講真相後,我發現這也是一種很好的講真相方式,面對面、一對一、根據路程長短靈活掌握,同時又很安全。之後,我就常用這種方式講真相。有天晚上,我準備去一個小村貼真相標語,可又找不到路,就想要是有人去那兒就好了。剛想一會兒,正好有個人說要去那個方向,問我去不去?當時就感覺正如師父說的那樣,「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那天晚上自然做的非常順利。其實,師父無時無刻都在身邊給予我們無窮的信心和力量,就看自己做事時的出發點是甚麼,是站在法輪功學員的角度呢,還是用常人心在想問題,這是本質上的區別。

放下為私為我 配合整體需要

反覆通讀《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後,我悟到:正法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當前救度眾生的緊迫性與重要性,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肩負著救度眾生的責任和使命,同時也是圓容大法的需要,深深的感受到師父對我們弟子的鼓勵和對眾生的無量慈悲。我與同修甲交流,我們以前都是在主城區講真相,根據自己的喜好在講,而不是根據眾生的需要講真相,忽略了農村地區,特別是偏遠的農村,他們大多還不知道大法真相,正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我們就利用週末時間,在晚上夜深人靜時把真相資料發到了農村的千家萬戶。沿途上我們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加持,一路上有驚無險,順順利利。

之後,看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時,發現真相幣也是一種很好的救度眾生的方式,於是就開始嘗試製作真相幣,最先是用手寫,每天用幾張。因手寫不規範,又擔心筆跡問題,當時就發了一個願:「要是有刻字或打印的字就太好了,一定會救度更多的眾生,希望當地的每一個人都有機會看到真相幣。」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克服種種障礙,不久打印版真相幣就出來了,在本地區傳遞著大法的美好。後在協調人的配合下,越來越多的同修都在使用真相幣了,這成了我們地區很主要的講真相方式之一。

向內找 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

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煉狀態簡要的寫下來,以供其他有相似經歷的同修參考和切磋。

一直以來,工作飄浮不定,起起伏伏,在常人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是屢次跌倒,屢次爬起,由於怕心、自私心、色慾心、不甘失敗的常人之心放不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特別是對經濟方面和色慾方面干擾比較重,經濟方面一直處於拮据狀態,為了生活而整天忙碌,大部份時間都在為如何工作而思考。以前看過很多黃色電影,舊勢力就抓住這點不放, 讓很多不堪入目的,淫穢的畫面往腦子裏灌,在街上看到年輕的女子,也會有各種邪念產生,儘管能把握住,控制住自己,但思想上會受到干擾,要花很長時間清除,淨化。心靜不下來時,就多看《溶於法中》、《道法》這兩篇經文,或者到同修家中一起學法、一起切磋、一起發正念。

關於身體病業的折磨,一直猶豫是不是該寫出來(主要是擔心個別同修有誤解),考慮到應該說出自己的真心話,敞開心扉,同時也是自己向內找、提高心性的機會,還是決定一吐為快。十多年來身體一直受到痔瘡的折磨,一直至今,在世間的反映雖不是甚麼大病,但在工作上有一定的影響,主要是一年到頭從未間斷,嚴重時褲子上面也帶有血跡,走路也不雅觀,覺得對工作和生活有所影響,曾去醫院做過兩次手術。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在干擾,考驗所謂的堅定,同時阻止法輪功學員做好三件事,更重要的是邪惡想動搖法輪功學員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想從思想和身體兩方面摧毀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意志。在這種時候,就經常讀、背師父的經文和詩,堅定信念,充實佛性,戰勝邪惡,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

十二年來,身體也沒像其他同修一樣有甚麼明顯的變化,甚麼也不知道,甚麼也看不見,就是一直在迷中修吧,感覺很苦很苦。但一想到師父為了我們大法弟子,為了宇宙眾生,為了正法,付出了一切,承受了一切,就感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自私,多麼的執著於自我。作為老弟子,我的整體修煉狀態卻是時而精進,時而鬆懈。最近學法煉功,甚至三件事都不能完全保證,在幹好工作的同時還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真正體會到大法修煉和救度眾生的艱難。

不過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每當讀到師父的這段講法時,我就深有感觸,同時更堅定了修煉的決心,在師父的鼓勵和慈悲教誨下,弟子雖走的跌跌撞撞,但一顆堅定不移的心是任何力量都無法動搖的。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一路走來,實屬不易,願所有的同修都珍惜這段寶貴的修煉歷程。

正法已近尾聲,我們已看到了美好未來的曙光,還有甚麼魔難能阻擋我們的修煉之路呢?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堅定的修煉下去呢?佛恩浩蕩,師恩難以言表,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