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煉、走向成熟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九五、九六年父母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功,原先被病魔纏繞的身體迅速得到了康復,使我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但當時只是停留在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的認識上,認為自己還年輕,沒有甚麼大毛病不著急學。直到一九九九年六月末,一連幾天看到小區內有二十多人在煉功、弘法,我被那打入心底的柔和煉功音樂及祥和的氣氛所打動,加上之前對大法的認識,決定開始晨煉。當時的輔導員阿姨高興的給我請來了《轉法輪》和師父當時公開發表出版的經書,並教我煉功動作。

然而,我動作剛剛學會,《轉法輪》還沒有看完一遍,中共邪黨就開始了「七二零」打壓。在驚恐中,將所有大法書用黃布包好後藏到單位鎖了起來。這一鎖就是七年!七年中,隨波逐流,無知中造了很多的業,以至於在以後的修煉中為了還業,出現了激烈的心性上的摩擦。七年來,在徘徊中,我堅信大法是被誣陷的,媒體是在造謠欺騙百姓的。

二零零六年春天,經歷了辭職和感情風波後,對人生失去信心,迷茫中我又打開了始終沒有看完一遍的《轉法輪》。這一次,一週內連續看了三遍。我一下子明白了為甚麼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後能祛病強身、明白了人活著的真實意義所在。喜悅的心情早就把壓在心底的烏雲驅散了。我在心中默默的說:這一次我明白了,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一直到現在,一想起這流失的七年,既為時間白白流失而遺憾,又為師父沒有丟下我,最終得到大法而慶幸。

一。得法後身心的變化

之前,我的煙癮很大,每天至少抽一包煙,也喜歡和朋友一起喝酒,有時還出入娛樂場所。在第三遍看到《轉法輪》第七講關於戒酒、戒煙的法時,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深深的打入我的心裏。我問自己:你能聽師父的話把煙、酒等不良習慣戒掉嗎?在得到肯定回答後,當天就把抽了二十多年、戒了無數次也沒有戒掉的煙戒掉了,連酒也同一天戒掉了,並從此再也沒有涉足娛樂場所。在戒掉煙酒的當天晚上及以後與朋友們一起吃飯時,他們都感到驚奇、不可思議。

身體也發生了變化:大約從新得法後十天左右,心口窩部位出現七個排成圓形的紅點,每天都在向外鼓,一個月後消失。當時悟到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

修煉前在公司裏當領導,得到不少「灰色收入」,用這些不勞而獲的錢去享受、買好房子等。朋友們也覺得我有錢,這個借點兒,那個借點兒,很多人都「欠」我錢。修煉後發現不僅沒有一個人還錢,甚至連房子都被別人「賴」去了。當時心裏這個憋氣啊,憤憤不平,怨恨他們太不講究了。還自持清高的認為他們不配做我的朋友,從心裏開始疏遠他們,採取逃避的方式進行「冷處理」。在矛盾中,完全不把自己當成修煉人。

一天學法,看到《轉法輪》第四講中寫道「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這段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腦海中:啊,我明白了。原來出現這些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生世世輪迴中的恩怨都要在這一世了結啊!而且這些朋友很可能都是你世界裏的眾生,今生他們迷失在人中,可你是大法弟子啊,他們一方面通過這種方式讓你還業,提高心性;更主要的是他們在等待著被救度啊!他們都是你的親人啊,你怎麼能為了人中的一點私利還記恨他們呢?這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所為嗎?想到這些,我感到無比的慚愧,心中的怨恨和不平消失了,心生慈悲,恨不得馬上就救了他們。感謝師父,感謝同修讓我的心扭轉過來了。

二、逐漸走向成熟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一天,幾位同修開著我的車去農村發放真相材料(當時我不在場),被人舉報。結果有一位同修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送進看守所,車也被非法劫掠到派出所。當我聽到此事後,怕心陡然升起,好像自己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當時卻沒能認識到這種怕心正好符合和承認了邪惡的迫害。事後一位認識我的同修看出了我有怕心,就找來幾位同修與我交流。(這是第一次與同修交流,所以至今難忘)同修說:迫害不是衝著你一個人來的,是衝著整體來的,大家應該通過這件事整體配合起來。同修的安慰和在法上的清醒認識,使我不僅受益匪淺,而且心也在一點點平靜下來。同修還告訴我:現在你甚麼都不要去想,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認真的學法。

此後的幾天裏,通過認真學法,找自己,再加上參加了兩次小型交流會,使我聽到了更多的同修對此事的認識。會後,大家開始上網進一步曝光邪惡、打電話、寫勸善信、聯繫事發地區同修貼不乾膠等,整體配合的形態已經初步形成。

由於第一次遇到被迫害的事情,自己的車還被扣留,加上法理不清,在初期的時候,總覺的此事既然與我有直接關係,就應該以我為主,在要人、要車的過程中修煉自己。對同修的配合,心存感激之情,老是認為大家在幫我解決問題。這其實就是一種為私為我的私念,把將同修救出、車要回來作為目地,出發點中為私的成份很大。這種不純正的基點,在初期配合營救同修當中,直接導致了大家意見的分歧和間隔:看似在為營救同修發正念、也配合家屬去看守所要人,實際上證實自我的心很強。結果做事情不能持之以恆堅持下去,白白的耽誤了寶貴的最佳救人機會,給了邪惡喘息的機會,企圖對同修進行非法宣判。

眼看事情越來越糟,大家都在向內找。漸漸的在集體學法中、相互坦誠的交流中,每個人都找到了不足和執著,相互也圓容了很多。大家統一認識後,從新調整了基點:同修一定要救出來,在營救的過程中揭露邪惡,講清真相;車是正法中大法弟子的法器,絕對不能允許邪惡操控警察以任何藉口扣押,必須立即返還。

基點調對了,正念加強了,師父和正神也在加持我們。做協調的同修立即通知整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加大力度發正念鏟除邪惡;有很多同修連續不斷的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同時配合家屬直接進看守所要人、當面揭穿邪惡的謊言;去法院、「六一零講真相。由於大家心態純正,配合到位,收到了極好的效果。(後來闖出來的同修告訴我們說那幾天感覺空間場很純淨,有一種馬上就要出去的感覺)。在營救同修的同時,我們找到了直接參與迫害的派出所和國保大隊相關負責人,最後找到了主管迫害法輪功事務的公安局長,當面要車、講真相。剛開始他們都相互推脫責任,後來經過幾次接觸和講真相逐漸深入,他們的態度改變了,同意無條件還車。最後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們整體配合下,被綁架的同修正念闖出了看守所,車也順利的要了回來。

在這次反迫害過程中中,自己先後經歷了怕心很重,不敢出頭、證實自我,不注重配合、依賴正念強的同修等;到與同修相互圓容、協調配合、正念要人、要車、面對面講真相、關鍵時候求師父加持等,消除了很多人心和執著,明顯的感受到那個怕的物質在逐漸的消除,也體會到了整體配合的強大力量。

作為大法弟子,都知道要做好「三件事」,而且要用心去做才能達到救人的目地。我發現在救人的項目上,用心多少會直接影響到救人的質量和效果。例如:在製作真相資料時,以一顆慈悲祥和的心態去做,不僅可以在短時間內學會很多技術,而且製作出來的資料,不管是單張、小冊子、光盤還是《九評》書等都是非常精美的,世人也願意接受。現在我主要在製作真相材料,有機會也去發放,遇到有緣人講「三退」。過程中有苦、有難、有人心的撞擊,更有收穫和昇華。師父在盼望著我們趕快成熟起來。我們真的該抓緊最後的有限時間,多學法,整體配合好,圓容好,早日達到正法的要求。

最後再一次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