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煉就能處理好家庭矛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沒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我的性格很火爆,點火就著,就連公公婆婆都得讓我三分,誰要給我氣受,沒門!在修煉法輪功的過程中,通過不斷的學法修心,我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過去那種得理不饒人的勁沒有了,柔和了,是法輪功、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我兒子要娶媳婦,對我們家庭來說是個大喜事,應該高興才是,可是他爸爸卻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原因是女孩不合他的意,女方家庭也不對他的心,可兒子卻滿心歡喜,非她不娶,女孩也表示非我兒子不嫁。我站在法理上跟他爸爸講婚姻是天定的,是兩個孩子自己前世的因緣關係決定的,不是你能說了算的;再說也不是你娶媳婦,兩個孩子自己喜歡就行唄,你就別管那麼多了,他爸也就不說甚麼了。

可是在處理孩子婚事的前前後後,矛盾一個接著一個,而且都是不曾遇到過的,沒聽說過的。因為我們就這一個孩子,頭一次處理婚姻問題,不懂常人的那些俗禮俗套,女方家又偏重視這些,今天挑我們這個,明天挑我們那個,搞的大家不得消停。比如:女孩第一次上門按當地的風俗我給了一千元錢作為見面禮,可女孩的媽不高興了,說給少了,說三道四。兒子回家和我一學,我就火了,張嘴就來了一句:「她的女兒是金元寶哇,親還沒定呢,一千元錢還嫌少,胃口也太大了!」說完一生氣,「噹啷」一聲把鍋蓋扔到了水池子裏,這下兒子不幹了:「多大點事,至於你動那麼大的氣嗎?」事後我一想,對呀,我是煉功人呀,哪能和常人一樣呢!這點事也不值得我動氣呀,今天功白煉了。

為給兒子娶媳婦,我們早已給他們準備了一套兩室一廳的住房,可女方嫌小,非要買大的。按我們現有的經濟條件根本拿不出錢來買房子,可女方媽鬧起來了,不買房子就不和他處了!黃!兒子他爸一聽高興了:正合我意。可兒子不幹哪,寧可貸款也要買房。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兒子的工齡少貸不了那麼多,需要兩個人貸,這樣兩個人就得確定關係,登記。這樣女方爹媽和我兒子私下一嘀咕,把飯店都定完了,才通知了我和他爸爸。他爸爸一聽就來火了:「這家人也太不懂規矩了!這麼大的事怎麼跟個孩子就辦了?也太不拿我們當回事了!」這時我是按師父的要求: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沒有動心。兩家人在友好的氣氛中見面了對下一步的事都一一做了商定,然後客客氣氣、高高興興的分了手。

可沒過一小時,女孩哭著來電話說她媽不讓他們處了,讓他們黃。兒子氣的差一點沒背過氣去,他爸爸氣的一個勁的喊:「這家人全是精神病!總不能和精神病做親家吧!」我平和的說:「你們都不要動氣,冷靜點,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求也求不來,順其自然吧!」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她媽媽來了電話,自圓其說,安慰我兒子別往心裏去,她是在考驗她的女兒對我兒子是否忠心。兒子他爸爸又喊了起來:「這哪跟哪呀?你去考驗甚麼!要考驗也得我們考驗哪!」我一聽笑了起來,心裏說:「他們說的都不對,其實考驗的是我!」

去年底房子下來了,按著兩家商定的:我們拿首付,她們拿裝修費,可女方卻掐著存摺不往外掏錢。於是幾個人又陷入爭吵當中。會親家時我們給了三萬元錢,最後她媽媽提出拿那錢裝修,裝就裝吧,既然給了你們支配權就歸你們。可買裝修材料時矛盾又來了,兒子主張買好一點的,女孩要買便宜的,少花錢。買材料時要她去她不去,怕挨累,可買回來這不好那不對,貼到牆面的磚還得取下來。

有一天女孩又當著我們面鬧了起來,見我們誰都沒理她,竟然摔起了東西,我坐在客廳裏始終沒吭聲,這時他爸爸沉不住氣了,就大聲的問她:「你摔誰呢?你也太沒有規矩了,你還沒過門這眼裏就沒有公公婆婆了,以後這日子怎麼過?我們還得受你的氣嗎?」這時見我在撿被女孩扔在地上的東西,他就更來氣了,就衝我喊了起來:「你別撿!你咋那麼賤!她實際是衝你來的,你卻不吱聲,裝好人。現在就敢摔東西,將來還得罵你打你、騎你腦袋頂上拉屎呢!」因他在氣頭上,我說甚麼他也聽不進去,第二天等他氣消了我才慢慢的和他嘮:「你以為你做對了嗎?她畢竟是個孩子,你和她較甚麼勁,再說了,老婆婆都不吱聲的事你老公公非要吱聲,沒氣度!」可他說啥?「你有氣度!我看你是煉功煉傻啦!你咋變成這樣了呢?你以前不是這樣啊!」連他的弟弟們也都指責我,認為我不吱聲不對。這時我不慍不火,和風細雨的和他們嘮:「你們大吵大鬧時我不吱聲,這就是煉功人和常人的區別,法輪功講『真、善、忍』,這就是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風采,你們見到了吧?我那時不吱聲有我不吱聲的道理,如果我一吱聲事態性質就變了,那後果不可收拾。按我師父講的法理,他就是這麼一種因緣關係,欠債要還,你們之間在結帳,結完了就完了,我要一摻乎沒結了,下把還得重來,你說划算嗎?但我當時不吱聲,不等於我永遠不吱聲,過三過五我要和她談,在我這個家庭裏好的東西要發揚光大,不好的東西、歪的邪的絕不允許它存在。」經我這麼一說他們哥們的氣也順了。

過了幾天女孩休息,我和她做了一次長談,談的話題很廣也很深,從古時的仁義禮智信談到現在的社會變異現象,從三從四德談到現代的陰陽反背,又從社會談到家庭,從始至終我沒有指責她,只是讚揚和鼓勵她對她的閃光點加以肯定,鼓勵她如何面對和戰勝生活中暫時的困難,並幫她排除心理障礙和自我保護意識,告訴她我會像待親女兒那樣待她的,我會當個好婆婆。

從兒子那得知她的親屬中有邪黨抗戰時期的離休幹部、有公檢法的公務員,都是邪黨的利益既得者,由於受邪黨的毒害,女孩對法輪功抵觸情緒很大,所以我想和她講真相、勸退得悠著點,不能操之過急,如果觸及了她負面的東西,不但救不了她,相反的倒促使她造業。於是我採取了循序漸進、逐步滲透的辦法,不放過任何機會,比如玉樹地震時、邪黨利用追悼會一整天的滾動播放,實則是給自己塗脂抹粉,引起了世人的極大反感,女孩也是邊看中央新聞邊議論說:盡報喜不報憂。我接過話題就給她們講了四川地震邪黨為保奧運不顧老百姓的死活,隱瞞預報造成多少萬無辜百姓傷亡,震後又瞞報謊報災情等。平時我很注意不要長時間、喋喋不休大篇幅的談論這些問題,避免引起家人反感,只是關鍵時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遞上幾句,起個拋磚引玉、畫龍點睛的作用,餘下的留給他們自己去觀察思考。終於水到渠成了,一天早晨女孩問我:「『三退』需要我做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