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煉去執著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得法,十多年的修煉路中,由於學法不深,不知道抓緊,時緊時鬆,往往想的多做的少,可算是不爭氣的弟子。今天提筆很是矛盾;我修的這麼不好,能寫嗎?有資格寫嗎?轉念一想,我已得了法,在我這幾年修煉過程中,師父不斷的點化著我,明慧網和周圍的同修都給了我無私的幫助和啟發,而且我也在修,只是按大法的要求和同修比較差之萬里,通過寫,去我的執著心,才能真正的在法上提高上來。

前些年,我經常要去外地幫子女照看孩子,待在家中時間很少。一旦待些日子,忙於做自己該做的事,有時上網下載師父經文、真相資料、同修切磋文章、小冊子打印等,並把有關講真相、過病業關、向內找執著心、神通等方面內容歸類便於學習查找,使沒有電腦或不會電腦的同修也可以及時看到。

由於操作不熟練(自己也是由同修手把手的幫教下初步學會),所以花費時間較多,覺得時間不夠用,有意無意的總要嘀咕幾句:「唉!時間真不夠用。」老伴很生氣的說:你比×××還忙嗎?時間不夠用!我想,他能同我比嗎?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帶著我們在做最神聖的事。

丈夫又說,看你起早熬夜的,做家務還掛個耳機,人家上班的咋辦?你根本沒學好,書上不是寫著有時間煉,沒時間不煉?平時總指責我這個不對,那個不是,不是煤氣開大了,便是做菜油太多了,或說我買菜不會還價,被人斬了。

我不理會他。一次,他罵女兒罵得很難聽言過其實,越罵越來勁,臉上惡狠狠的,指桑罵槐的(不在當面罵,背著女兒罵)。我說,你有完沒完?我就背師父的法「你會遇到許多麻煩事,問題會從家庭、社會方方面面產生出來;或者突然遇到甚麼災難了;甚至本來是對方不好,可偏偏責怪、冤枉到你身上了,等等。」(《法輪功》)他馬上說,我冤枉你了嗎?我說,我是在對照師父講法要按師父的要求做。他說,那你為甚麼背出聲呢?你不服氣!對照師父的講法,是呀!我哪是坦然的對待?我是強忍,是顧慮心之忍,壓根兒不服氣,沒善心。

還有一次,他指著我說,你煉功十多年了,看上去比誰都起勁,嘴上老說大法好,看你有甚麼好?還不滿70週歲,就帶養不了三歲的外孫,還得請人家幫著,如果這全由你包下,不用你說這功好,我們自然會相信。

真是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當時我的人心全上來了,論工資、論學歷、論職業,我都比你強,以前他總不顧人家的感受,不能說他的一點不是,老是給我過不去。我愛面子,就讓著點,但心裏很氣。也不知道我們是甚麼緣份?可我現在修煉了,能和他計較嗎?

從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我理解到,修煉人和常人有矛盾,百分之百是修煉人的錯。我就和他說,是我修的不好,但你不能說大法不好,不要因為我而對大法誤解,是我沒有真正按大法的要求實修,師父教我們到哪裏都應該是個好人,懷大志拘小節,我做家務馬虎。(除週日子女來,做小菜豐富認真些,平時很簡單。)做三件事帶很強的做事心。你相信我,以後事事、時時要按真、善、忍 做。

在這幾年中,家庭牽制我很大精力,照顧小孩等事很多,特別老伴麻煩不斷,怎麼會這樣呢?我想到:「肯定是我自己有問題了,因為我修的不好,我的能量場不純不強,我應該找自己。」一次在煉靜功中,突然悟到老伴經常背後說女兒的不是,說不關心他、不孝順,指責來指責去,其實不只是言過其實,而是無中生有,是不是我也有這顆心呢?通過學法、和同修切磋,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對老伴有怨恨心、不平衡心、覺得他脾氣不好,為點蠅頭小利嘮嘮叨叨。也有說不出來的心,如老伴指責我電燈不隨時關、馬桶蓋不拉上、熱水瓶沒放好,我就不耐煩了,我就說他,你小事老揪住不放。他老訴說自己這個病、那個病,我也反感。

反觀自己,很多時候,其實對方的表現就是我的一面鏡子,我這些不好的心在另外空間是一種物質,我要修掉它。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我找執著心的過程中,慈悲的師父把我在另外空間的物質拿掉了。家庭環境祥和了,老伴心態也好了,也能幫我做點家務事,還主動要我讀法給他聽,提醒我發正念時間到了。冬天天冷,晚上,他坐在被窩裏,我到他房間裏一同學法。看真相資料,幫他做事,心裏樂呵呵的。就在我寫這份稿的此時,我感到自己的心是那麼的清靜、平和、舒坦 ,師父教我們向內找是法寶 ,真是千真萬確。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