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自己 平衡好家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該改變改變自己了」,這是在和同修切磋時同修的一句語重心長的話。是的,我確實應該改變改變自己了。多少年來修煉路上屢屢受阻,做錯的事不能徹底改正,使漏洞一次次加大,慈悲師父再三點悟,自己都沒有引以為戒,致使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給大法造成不應有的損失。

用常人的話講,我是個「事業型」的人,幹事心強,個性強,爭強好勝,性子直,脾氣暴,得理不饒人。在家裏說一不二,在外面遇事不服。平衡好家庭對我來說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緩。家庭圓容不好,是修煉中一大弊端一個大漏,家庭圓容不好就不能做好三件事,也是舊勢力鑽空子的一個主要原因。

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精進要旨》〈警言〉)平時由於自己學法不夠,沒有遵照師父的教導真正的向內找,實修自己,沒有真正的改變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沒有真正的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幾十年來被邪黨文化灌輸污染而形成的觀念,真正的使自己那顆心發生質的變化,真正的在法理上提高上來,也就更談不上慈悲善待寬容忍讓了。

平時處事不顧家人的感受,我行我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認為丈夫太過份,我都這把年紀了,都退了休了,還要來管我,別人家的女人退休了都是打麻將、炒股賭博,一天天的泡在賭場、泡在外面不回家,我只不過就是個信仰問題,煉煉法輪功,經常呆在家裏老老實實安分守己做好人,就這樣他還反對,還不行,不讓我和同修接觸,不讓同修到家裏來,認為和同修在一起就是搞「串聯」,「沒好事」,更反對和別人講真相,不讓發真相資料。平時對我的東西總要悄悄的偷翻翻偷看看,買個筆記本電腦和數碼相機都要盤查盤查買這些東西做啥用的?說家裏有電腦了,埋怨我不跟他商量。我知道不跟他商量是不對,可是那時做真相資料急用。就連我給同修買的電子書也要拿去研究研究,對我很是不放心。我對丈夫的做法很難容忍,認為丈夫不能通情達理,大男子主義,沒事找事,管的太寬,心裏總是憤憤不平,怨聲載道,總和丈夫擰個勁,彆彆扭扭,還說些難聽話。

記得有一天上午他沒去上班,早上出去鍛練很晚才回來,當我問他時才告訴我上午不去了。我心裏想,他是不是又想看看今天是否有同修來「串聯」,一下我就急了,不好聽的話馬上就出來了:「你從來就不把我當成自家人對待,做甚麼事總是遮遮掩掩的,我是家裏的佣人你也該提前打個招呼吧?」我做好飯端給他,還沒好氣的說:「吃飯吧!你家佣人給你把飯做好了!」丈夫沒說話,也沒吃飯,坐了一會兒就出去了。晚上說不回來吃飯了。我想早上剩的飯不能扔了,就把剩飯熱了熱,就在熱好飯往屋裏端開門的時候,不知怎麼我把碗打翻了,飯撒了我一胳膊,起了一胳膊水泡。我知道這是早上做錯了事對我的懲罰。因為這樣的懲罰我受的太多了。

在丈夫三退問題上曾多次作過努力,做了不少工作,多次交談都不接受,甚至根本就不讓談及此事。平時不說還好,一提就炸,大發雷霆,發誓:「我寧願如何如何,用不著你管!」為這事找過親人中他最信得過的親人,找過朋友中他最信任的朋友,都做過他的工作,也讓海外同修給他打過電話,但都未能動了他。那時只認為他就是「頑固不化」,是屬於那種不可救要的人。心想,對他甚麼法都用了,救不了是他自己的事,反正我盡心了。

現在我才真的明白了,他不是「頑固不化」救不了的人,是自己做的不好才造成他這樣,是自己擰著勁的結果。可不是嗎,長期以來,邪惡對我的迫害給家庭給他和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自己從來沒有設身處地的為他們想想。這次又是因為我沒有做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而遭邪惡構陷,又一次給孩子造成傷害,影響了孩子提升。今年孩子又在被提拔名單上,又是因為邪惡對我的迫害使孩子再一次受到影響。當然這些事情對我們修煉人來說如糞土,可是常人他們看的太重了,他們就認為是因為我煉法輪功影響了孩子一輩子,所以他們都一肚子氣憋得鼓鼓的沒處發洩。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樣的環境氣氛中給他談「三退」他怎麼接受呢?讓他三退怎麼可能呢?其實丈夫也是個很不錯的人,我煉法輪功受益,他是很清楚的,對我學法煉功並不反對。他曾告訴過我:「曾有一位高層領導幹部找我了解關於你煉法輪功的事,問我:『你家屬煉法輪功你發現沒發現這裏面有甚麼別的東西?』我說:『沒有啊,她就有一本《轉法輪》書。她這個人性格比較內向,平時也不怎麼出去,在家裏除了做做家務就看那本書。過去她病的都快不中了,跑了好多大城市也沒看好,還真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丈夫還說,「我這不是替你宣傳了法輪功嗎?」確實是這樣的,他確實是洪揚了大法,他也經常說邪黨如何如何的不好,可就是固執,故意和我彆扭,死活不三退。現在我才真正認識到,他的狀態都是我做的不好造成的。作為一個家庭主婦應該做的最基本的事我都沒有做到,就連丈夫讓我去給他買衣服我都怕耽誤時間讓他自己去買。

師父叫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這是師父講的常人社會最低一層法理,自己沒做好,沒有圓容好家庭。家裏人對一個修大法的人反對和對大法不理解,這是在給大法抹黑,說嚴重一點是自己在破壞法。

向內找,深感自己太自私了,考慮的全是「我」,是自己,是為私為我的,是符合舊宇宙理的。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無私的,為公的,師父教我們:「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可我完全背離了師父的教誨,不用法去衡量,個人第一,我行我素,他們怎麼能服呢?怎麼能聽呢?這怎麼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呢?

近來一段時間,我倆是分開住的,因為夜裏十二點發正念需要鬧鐘叫醒我,那就會把他吵醒。我只好離開他到別屋去睡,這也是造成他對我不理解的一重要原因。

最近丈夫鬧了一場病,我又搬過來照顧他。心想過去都是自己做的不對,沒有把這個家圓容好,自己確實應該改變改變了,從今以後我一定要用大法標準衡量和要求自己,改正過去的壞毛病,一定要做好。因怕影響他休息,就主動把鬧鐘關了。有時十二點醒不了,就啥時醒了啥時候補上。有時十一點多醒了,我就慢慢的坐起來,在不影響他的情況下發完正念再睡。這次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對他好,各方面對他照顧的很周到。我的做法感動了他,現在他也在變。夜裏十二點只要他能醒他就主動叫我起來發正念。我真的感到太高興了,這是十多年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我真的想不到他還能叫我起來發正念。

最近的一天晚上有人來家談事,十一點多鐘才走。我們躺下睡覺時已是十一點四十分了。我說,今天太睏了,十二點很難醒了。丈夫說:「那你現在就起來發一會兒吧,心到神知嘛,不一定非得到那個點才行!」我真沒想到從他嘴裏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他真的在變。但我知道,他的變確實是在我改變的基礎上才發生的。所以,只要照師父的教導去做,徹底清除自身邪黨文化流毒,真正退了人的那層殼,自己就能提高,丈夫和家人就會變好,這個家就能圓容好,這是大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