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仍陷在家庭磨難中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經過幾年的艱難過關,才終於明白自己的問題是誤在了對善的理解上。

在大法被迫害的初期,自己像其他海外同修一樣,感到捍衛大法是第一重要的,可以放下一切的去到可能去的地方進行和平請願,甚至都有回國的想法。那時候,證實大法的工作總是放在第一位,當天的工作決不會拖到第二天去做。由於當時學法不夠紮實,在家庭過關中不盡人意。

後來在周圍同修的提醒下,慢慢認識到自己應該做好家庭這部份,要做個賢妻良母(其實本來自己也是承擔所有家務的,只是表現得不夠善,愛嘮叨和抱怨。)還要去工作。誰知,這一放開,家裏的事和麻煩卻沒完沒了的來了,自己每天忙忙碌碌,又要上班,又要購物做飯,洗衣收拾,管孩子,輔佐丈夫,任勞任怨的做著。到了晚上已經很疲憊了,就把證實大法的工作放在一邊。誰知,這樣付出的,換來的卻是丈夫的老大不滿意,甚至還經常責備你這不行那不行。

看到這樣的結果真是傷心透了:為甚麼我這樣的付出竟喚不出一絲的感激?難道是我做錯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遇到一位早期曾在一起修煉過的同修,我把自己的苦悶講給了她。她聽完之後說:「你走偏了。原來的你,雖然有時心性關過不太好,但大方向是對的,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那時的你,是堅定的。你看看你現在,就光剩下做個賢妻良母了,為了甚麼?為了個常人中的好名兒?我們不是對家人不好,差不多就行啦,咱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哪。」聽了她的這番話,我如夢中驚醒,是啊,多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可以這樣糊塗了幾年?

在過去的幾年中,自己心裏頭是非常掙扎的。因為有些證實大法的工作自己本可以做得又快又好,但竟是一拖再拖,直拖到自己對自己都喪失了信心。我就是在這樣一種萬般無奈的狀態下,浪費了好幾年的大好時光。而幾年過來,舊勢力也就是這樣無聲無息的、陰險的幾乎把一個修煉人的意志磨盡。它們利用了修煉人對法不明瞭的一面──把這種對常人沒完沒了的付出當作善,來變相的迫害大法弟子。

師父慈悲,讓我有了與家人暫時分開的機會,又為我開創了與同修在一起多學法的環境,才使得我能有了一個好好反思自己的時間段。

我開始體悟:怎麼樣做才是真正的善?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明確開示弟子:「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

讀了這麼多遍的法,直到今天才明白這層法理。家裏人不修煉,他就得按照常人的路走,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想要甚麼都是他自己決定的。我們是修煉人,在家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擔負起了自己的責任就夠了,我們是帶著更大的使命、為了更多的眾生而來的,而不是為了這一個人來的。當然,我們儘量去勸善,讓他懂得修煉才是唯一改變人生道路的途徑,如果他不聽,那也不用動心,自己就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好自己應該做的,而沒必要天天執著於一個常人的變化和評價。你越是執著於這些的時候,他就越不滿足,越變得不好,最後還來所謂考驗你一下,這不陷到沒完沒了的個人修煉中去了嗎?天天光為這些去努力了,哪裏還有正念?哪裏還有為更多眾生著想的心胸?其實這些麻煩都是因為自己法理不清招來的。

當我明白了這層法理堅定起來之後,對方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苦苦哀求,求我對他的支撐,甚至工作中的一點小事都要讓我來鼓勵他。這時我才突然發現,我過去對他所做的一切,與其說是善,不如說是大不善。為甚麼?因為是我的大包大攬讓他變得如此懦弱。我沒有讓一個男人堅強起來,我減少了他自己吃苦消業的機會,我沒有給一個眾生樹立自己正念的機會,這是真正的善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