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就能走過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個多子女家庭,脾氣特別不好,特別是在家裏,沒耐性,有時誰惹著我、氣著我,就忍不住和他幹,在修煉前,還好罵人,有幾次還對妻子動過手。九七年初入大法,修煉走過彎路,退休在家已十來年,我的家庭關始終過的較為艱難,總是一波三折。環境的好壞代表著個人的修煉狀態,同時又直接影響著做好「三件事」。

修煉初期,孩子都在外地上班、上學,妻子就成了我修煉的「絆腳石」。我一煉功,她總是挑毛病,總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給你來一通。剛開始也有時氣不過,後來想想修煉人不能跟常人一樣,當然,當時還不懂得向內找。有時她說的話還真很刺激心性,那我就想我得忍著點,我說這功法特別好,教人做好人,去病健身有奇效,你不要老跟我過不去。但效果不大。沒辦法,她白天不讓我煉,我晚上煉,晚上不讓煉,等她睡了我再煉。寢室或客廳不讓煉,放電視干擾,那我就到廚房煉。心想你不讓煉,我也得煉,我得按著法的要求做,因為我想從人中拔出來。最讓她不能容忍的是我參加小組集體學法,她千般阻撓,萬般干涉,罵罵咧咧,說:「那麼大個領導(某事業單位一把手),一個男子漢,動不動就和一幫家庭婦女在一起(小組就我一個男的),太沒自尊了等等。」

因為我走入大法時目地很純正,就是要找一塊無私無我的淨土,修得正果,這也是我多年堅持追求的。再加上學法煉功,知道不能為之所動,必須走出去,按師父要求做才符合煉功人標準,你再不高興,我也得去學法,這樣漸漸她也收斂了一些。這以後在我的努力下我家成立了一個十來個人的學法、煉功小組,她基本上不再多管了,一些鄰居也參加了學法煉功,不久市裏的法會上我還交流了自己學法煉功的體會,後來,我還成了我們那片的大法負責人。

可是好景不長,風雲突變,還沒等邪黨開始全國性的迫害法輪功,本地邪黨組織就搶先一步首先對我進行所謂的談話,群體圍攻,開批判會,寫檢查,打黑報告等一系列迫害手段,當時我根本就沒配合邪惡,沒動搖。等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本地邪黨組織好像得到了尚方寶劍,動用公安局進行非法搜家,扣押了身份證,黑白監視我的行蹤,單位還有監控人,有一次非法搜家,我妻子受到了驚嚇,得了病。就這樣持續了三年多。

這時有兩個孩子要提幹,邪黨來人來函搞調查,法輪功就是調查的重點。就這樣這些邪惡的事情出現後,我妻子可得著理了,說你要早聽我的多好,就沒有這些是非了,你家出身不好,受了三輩子氣,剛摘掉地富帽子沒幾天,氣還沒喘勻,這下你煉功,兒孫們又要跟你遭罪。所以自從迫害開始,她就把我看的死死的,就連給同修打個電話,她也要給掛斷。由於在惡劣的環境的壓力下,學法不深,怕字當頭,執著心重,特別是為情所累,怕給子孫後代帶來災難,心想,為了自己的得道給家人造成這麼大的心理壓力,未免有點自私了吧(其實是一種邪悟、是情、是藉口),不煉就不煉吧。忘記了師尊《為誰而修》、《大曝光》等經文中的超前警示,在不堅持煉功的情況下,心性自然就降了下來,這樣在邪黨公安又一次非法抄家中,向邪惡妥協了,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摔了跟斗,有了污點,愧對師尊。

離開大法後,身心逐漸有了疾病,心情抑鬱,後來多種疾病纏身,走向了尋醫問藥之路。可是經濟上傾其所有,用盡了各種辦法病是一點也沒好,而且越治越多。

在我絕望的時候,在一個新的居住環境下,我幾乎每天都能撿到大法真相,看過兩次後,我猛然想到同修在幹甚麼?我在幹甚麼?我不是在為維護自己那點私利、私情而苟且偷生嗎?我這不是出賣了神佛嗎?是變節、是犯罪、是犯了天法,真是無地自容,痛苦萬分,追悔莫及,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著。由於離開大法時間太長了,書也沒了(讓親屬給藏了起來),動作有些也搞不清楚了,想從新修煉,沒有法,怎麼辦,我只好每天多撿點大法真相資料,重新發放,多數放到有人用的報箱裏,來洗刷自己的污點。當然這些家人是不知道的。此時是零四年,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多。

是師尊看到了我還有一顆從修大法的心,給了我機緣,使我又神奇般的在新的居住環境下從新請回了《轉法輪》等大法書,聯繫上了同修,解決了我修煉路上急需解決的難題。我是手捧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淚水漣漣的從新走回修煉的路上。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還認我這個弟子,我還有甚麼理由不趕快爬起來去做「三件事」,還在那後悔呢?這回我暗下決心,緊隨師父,堅修到底,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決不反悔。

此時我與兒子、媳婦住在一起,做「三件事」開始我是背著他們,我把真相資料放在一個保密的地方,一點點找機會往外發。利用出去辦事、買東西的機會講真相,勸「三退」,但學法煉功就不能背著,不長時間家人就知道了。妻子非常生氣,說日子過得好好的剛沒人管了,你又整這個事,讓兒子廠子裏的人知道了,影響兒子的工作看你怎麼辦。後來兒子也知道了,他把我的書和資料摔在地上,要把我趕出這個家,他感覺壓力大極了,這也是中共邪黨迫害中國人太厲害、太長久的緣故。他把此事向不在身邊的兄弟姐妹作了通報,讓他們一同來想辦法阻止我。看到他發這麼大的脾氣,還是第一次,不免心裏有些緊張,轉念一想,不管他怎樣對我,我也決不停止修煉的腳步。當時由於剛走出來,在修煉的路上已經落後了,光憑這一回我要堅修大法到底的決心和勇勁對待他們,帶著與他們理論個高低,心想跟邪黨組織沒地方說理,跟你們我這個當家長的還弄不出個酸甜,怕你們不成。明顯的爭鬥心,我說:「為了你們我丟不下那個情,不煉了,結果怎樣,弄的渾身是病,看了幾年病,花了幾萬元也沒看好,這幾年看病你們誰管我了,我有病那麼重,你們誰都不害怕,我煉功煉好了,你們卻害怕了。我過去不愛幹家務活,現在修好了,家務活也能幹了,你們卻在我頭上動土。動不動就和我過不去,功我是煉定了,你們愛咋咋地!大法書就是我的命,誰再動我就跟他沒完!」他們越是反對,我就越學越煉。由於開始沒有處理好這個矛盾,帶著滿身的情跟他們爭鬥,所以矛盾就加深了,平時再跟他們說大法的事,他們就聽都不聽,還頂撞我,有時吃飯時想跟他們解釋解釋,他們摔下筷子就走。激發矛盾的事發生了不少,有時忍不住,生氣,還要跟他們理論,放不下家長的作風,完全不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總是想家裏的事好辦,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完全把他們當成了親人這麼一個角度,一思一念都沒在法上。

究竟是甚麼原因使他們對我學法煉功這麼不理解,表面是他們受邪黨毒害深,怕受到迫害,利益受損失,進一步原因在我這兒,我不同樣對名、利、情沒放下,怕影響兒子的前途嗎?怕他們不理解嗎?出了問題沒有善心,不能容忍,和他們爭爭鬥鬥,爭人的理對與錯,這和宇宙特性是擰勁的,和師父給我們下的機制也是擰勁的,修煉之所以走彎路就是關鍵的時候不能放下切身的利益為我為私,兒女情,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進行了無情的迫害,險些失去生命,這一次回到修煉中,為甚麼還抓住人的東西不放,這能不受到干擾嗎?這些東西不去,能提高層次嗎?修煉就得在這矛盾的碰撞中得到提高,你好我好那不能修煉。心性不提高等於沒修。要想讓師父還認我這個從新回來的弟子,我必須按師父的要求,心正、念正過好家庭關,做好「三件事」,排除所有干擾,當然光憑勇勁,心急也是不行,還得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做對了,做好了,做正了才是對舊勢力最好的否定。

首先我要去掉我所有不好的毛病,「懷大志而拘小節」,樹立大法弟子的光輝形像,不給大法抹黑,改變我在他們中的不良影響。於是我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努力改變家長作風,改變好訓斥人,指責人、命令人的口氣,爭取多幹家務活,無論到哪個子女家都要如此,能多幹點活就多幹點活,這幾年我的衣服都是自己洗,能多洗一次碗,多做一次飯,就儘量多做。我決心不再跟他們爭鬥了。自從觀念逐漸轉變以後,環境也變得較為寬鬆了。學法煉功他們就再也沒干擾過。但他們不讓我跟同修聯繫,對講真相勸「三退」和發真相資料非常害怕。開始我是背著他們做,後來由於放鬆了警惕,他們發現了我的資料,把資料弄沒了,並跟我大吵大鬧,像天塌了一樣。當時我也不甘示弱,不冷靜,非要他們把資料還給我,怕他們毀壞資料對他們不好,以後遭報,還是把親情放在了第一位。沒有把資料真正作為自己救人的法器,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個粒子。心裏只有堅定的一念。我救人的資料誰也不准動,誰也動不了。當時沒有做到心正,正念足。只是怕他們如何如何,跟他們說,你們把資料分發在別人能撿到的地方可以,要損毀了,對你們不好,要遭報的。當然效果也是不明顯。

後來通過深入的學法,堅持發正念,逐步的學會了向內找。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我做「三件事」經常受到家人的干擾,是我的哪顆心造成的呢?靜下心來細細向內找,發現自己內心處還存在著:「邪黨這麼迫害法輪功,我這麼到處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是存在不安全因素,真要出點事,把妻子身體進一步嚇壞。孩子工作都挺好,都有前途,讓我給影響了怎麼向他們交代怎麼面對他們等等。」這種自私的思想,我一直在努力去,怎麼還存在呀?修煉咋就這麼難。我不但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反而帶著滿身的情不放,怕這怕那,那不是掩蓋很深的一個私字嗎?好像替別人著想,實際是一個藉口,這還是在求,是一個執著,這怎麼能安全、怎能不受干擾呢?是一個大漏。再說《轉法輪》都讀了幾百遍了,可我為甚麼「怕影響他們」的這顆心總是放不下呢?總想追求小家的安逸呢?這樣真能使他們幸福嗎?真是對他們負責嗎?他們有他們的根基,有他們的因緣,我這不是白操心嗎。我只有不怕困難,去掉執著,破除障礙,使他們明真相,他們才真正有前途。我們大法弟子是他們得救的希望,他們明瞭真相,才能真正不干擾我做「三件事」,我不應該「杞人憂天」怕這怕那,自己給自己設障礙,這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我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把自己的家庭環境正過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師父一看我真有了這顆心,就把我空間場「怕」的物質去掉了。當然人有多種怕,我的怕這怕那,怕家人如何這是干擾我時間最長的,較為難過的關。現在我決心徹底放下這顆心,並經常發正念清理舊勢力操控他們對我的干擾。

這以後發生的幾次事,我都坦然面對,輕鬆過關。有一次我又去資料點取資料,(基本上我是一星期去一次)我妻子知道了,她百般不讓去,又要撒潑打滾,說你在家甚麼都行,你總去取資料、發資料就不行,就是不讓。當然我首先要做到心不動,不被她的情緒所左右。取資料的事不能動搖,堅決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我對她說:「我不能不去,不能在家裏貓著,我修大法後身心發生的巨變你也看到了,以前聽你們的結果怎樣,病得已經不行了,天天吃藥,一天得30元的藥費錢,病也沒好。聽師父的話,修大法後一分錢沒花,一片藥沒吃,病好了,跟換了個人似的,我以前在家鍬鎬不動,還經常發脾氣,現在脾氣也變了,還能幹家務了,大法這麼美好,邪黨反而誣蔑打擊,毒害了世人,我取資料、發資料是救人,是最正的事,誰也無權干涉,誰也干涉不了。」她聽我這一說,那你真要去我跟著,我說大法的事是光明正大的,沒有背人的。當然資料點的秘密是不會讓她知道的。那天正好我和同修約定在某地交接資料,不在資料點上。當我妻子跟著我坐車見到同修,接到資料後,兇勁一點也沒了,同修說:「不用怕,沒事的」。就這樣她跟著我怒氣而去,高興而回,像根本沒發生過事一樣。這以後她不再阻攔我去取資料了。

還有一次我和妻子一起從外地坐車回來,我和一警察坐前排,她坐後排。路上我向警察講真相,她坐後面聽到了,她偷偷往我脖子後吐唾沫,我一點沒理她,繼續講我的真相,下車後,她氣不過,還繼續吐,大有沒完沒了不可開交的架勢,說你那張破嘴走哪兒講哪兒,就你明白。我當時想,往我身上吐唾沫也不是一次了,我不能跟她爭對錯,我要過好這一關,所以我一聲沒吱,發起正念,清除控制她的另外空間邪惡。真奇,沒走兩步,她完全和正常人一樣。

還有一次我給同修捎了400元錢(孩子上學急用),她知道後,連打帶罵不依不饒,腰都給我打疼了,我同樣不聲不響,只是強調我們要做一個有良知的人,有道德的人,你要善待大法,善待煉功人。這以後這件事她提都沒提過。

當然這兩件事過後,我向內找發現,向警察講真相時,還是有顧慮,沒講到位,沒敢勸她「三退」;捐款的事也應該跟她商量一下,尊重她的意見。因為我拿起了向內找的法寶,心正、念足,我首先過了妻子這一關。逐漸一點點不再阻攔我做「三件事」了,有時我做大法的事忙不過來,她也伸手幫忙,孩子們過問我出去做大法的事的時候,她幫我說話。

兒子阻礙我做大法事這一關對我來說也很難,當他知道我經常往家裏取真相資料並不斷發放,先是暴跳如雷,後是多少天不開晴,不理你,那滋味也是很不好受的,再後來他轉移或把大法資料給我藏起來。我也是在不斷加深學法,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干擾,不斷提高心性,向內找中一點點走過來。在期間使我修掉了很多人心,如家長的霸氣,當爹的尊嚴、做事的拖拉,學法的不精進等,這些事情的出現都是我們修煉的狀態造成的。通過學法使我進一步認清了我們應該提高心性了,那些需要我嚴肅認真發正念清除,我們修煉中有漏,有不足,但你舊勢力沒資格來考驗,不允許鑽空子來迫害,我們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歸正自己我堅決走師父給安排的路,不斷向內找。要不怕矛盾,不怕家庭環境緊張,這些是提高的好機會。

有一次針對兒子轉移了我的大法真相資料和真相小冊子等,向內找我驚出一身冷汗,原來每次他拿走我的大法資料,我第一念總是怕損毀資料將來對兒子不好,第一念沒有在法上,沒有把大法放在首位。沒發出的大法資料是我的利器,誰也不能動,他也動不了。所以由於正念不足,他才反覆幾次來干擾。向內找,只有找對了,找準了,並從生命的深處把根挖掉,信師信法才能更好的過關。

過了兒子這一關後,我的修煉環境寬鬆多了,我一天幹甚麼他們也不再過問了,我也不再偷偷摸摸了,有時他們還提醒我一句「注意安全」。以前他們阻止我上網,嚇唬我說不安全,我也不懂,有顧慮,今年我終於買了筆記本電腦,在同修的幫助下終於上了明慧網,看到師父的法像,讀著網上同修的文章,我流淚了,覺的回到了家。兒子有時還幫我提高電腦知識。

講真相勸「三退」,對我來講,給陌生人講真相較容易,只要沒有怕心,一心要救他,有時三兩分鐘就能就退一個人。可跟家人講真相勸「三退」對我來講咋就那麼難。我不知和家人發生了多少衝突,也記不清和他們頂撞了多少次。對家人講真相勸「三退」,我經歷了都是自己的兒女好講,積極去講,從緊鎖眉頭去講,到心平氣和去講、智慧善意的去講這樣一個過程,也體會到了從人的角度總想講的合情合理,以理服人,入木三分,把他們講的恍然大悟;可事與願違;到必須牢記「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法理。去掉親情,去掉執著,站在法上才能救了人,這樣的真理。只有家人明真相,家庭環境才能正過來,做「三件事」才能真正不受干擾。剛開始給家人講真相時,沒有經驗,只是急於講,結果處處碰壁。怎麼辦,開始只是覺的你越不聽,我就越給你講,好像這才是正念足,好像大法弟子的家庭都還不過關,無顏面對師尊、面對同修, 結果惹得他們反感,產生了逆反心理,給救度他們產生了難度。使得我再跟他們講真相就有些打怵了,產生了心理障礙,這更影響了講真相的效果。我及時地把此事跟同修進行了溝通,學法向內找,問題在於,我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去講是在情上,沒在法上。講時不能執著口才,知識,不要證實自己,實在不通,不要在那兒頂著,找機會以後講,智慧的講。

我沒有氣餒,認真總結了經驗,一種勸退的方法不行,就再換一種。著急講不行,就緩一緩,今天不行那就等明天,明天不行後天;講不行,就讓他們看真相資料;平時不行,就等年節,再不就等到誰有為難事或有病了需要幫助時去講;直接講不行,就間接講,講一講自己的家史(出身不好,祖孫三代受邪黨迫害),講一講本地還有本單位邪黨腐敗情況,講一講道德下滑的民俗民風,講講善惡有報,孝敬老人的故事,向他推薦一些有益讀物如《三字經》等,找機會讓他們看神韻等光碟。就這樣由對抗,變為對話、溝通。我家兒子、媳婦、姑娘、姑爺六個邪黨黨員,三個團員都退出了邪黨組織,其中有兩人親自正式寫的「三退」聲明,六人正式表態「三退」,只有一人默許。通過不斷講真相,勸「三退」,我的親屬已有12人也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家人現有2人走入了大法修煉,兩人已讀《轉法輪》2-3遍。我的小外孫,已基本上能把《洪吟二》背下來,大孫子3歲,見我面就喊「法輪大法好」。

在向家人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遇到了好多刺激心靈、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都沒把握好,每每想起很是悔恨自己,在這最後的有限時間內,我要多學法,儘快彌補不足。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的小外孫經常感冒,老打點滴效果也不明顯,已持續幾年了,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他帶上護身符,當時病就好了,以後再沒犯過。兒媳婦臉過敏看了一遍神韻就好了。二姑娘身體很弱,幾年不孕,再不就流產,她做了「三退」,讀起了《轉法輪》,煉起了功,沒幾個月就懷孕了,並自然生下一個胖寶寶。

當然我個人遇到的大法的神奇,不勝枚舉,我體會到大法的威嚴,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做了一點大法的事,按大法的要求我還是一個剛學步的孩子,我所得到的全是大法、師父給予的,今後我只有在法中不斷精進才能彌補損失,成為合格的大法弟子。我要修煉如初,實現願望。

修的不好,寫的不好,寫了三稿,才寫成這樣,但通過寫稿,深深體會到了寫稿也是一個很好很深的一個修煉過程。

合十!在這裏我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向偉大的師尊跪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