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家庭就是一個小社會,自從修煉那天開始我就在師父的不斷點悟下,跌跌撞撞的從這裏修煉過來的,其中的酸甜苦辣今天回頭看來都是一朵朵平淡素雅的小花,沁著芳香綻放在我修煉的路上,隨便擷取幾朵與同修共享。

一、衝破家庭阻力

我是九八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一開始就在家庭中出現了阻力。丈夫莫名其妙的反對,不僅在我學法煉功時吵鬧干擾,同時家裏的活也都撒手不管。我當時學校教學任務很重,上班時間也控制的很緊,女兒正在上初中,兒子在上幼兒班。管教孩子及全部家務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但我謹記師父的法,時時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努力把一切事安排的井井有條,讓丈夫想找茬都找不到。並且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我暗暗告誡自己,煉功雖苦,但一天都不停,一旦停一天,就怕還有第二天、第三天。所以,直到迫害前,我只有一天沒煉功。有一天晨煉,我起來晚了,(我悟到)師父法身把我從熟睡中叫醒,從那以後,我知道師父時時就陪伴在我身邊,我更加精進了,並嚴格的修煉自己的心性。

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原本就反對我修煉的丈夫這下可找到阻止的理由來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被破壞了,家裏的環境再失去,那我還怎麼修煉呀?幾次半夜裏悄悄的起來煉靜功,都被丈夫連踹帶罵給阻止了。這樣持續了很長時間,內心非常痛苦,後來終於有一天,我橫下了一條心,任他怎麼打罵就是不停。他幾次把我按在炕上揍,但我一聲不吭,只要他放開,我就接著煉,最後他打罵累了,同時也看到再也擋不住我了,半夜裏拍著炕,嚎啕大哭起來,說這家完了,沒法過了,明天就去離婚。他愛咋鬧咋鬧,我就是一聲不吱,最後他鬧夠了,自己躺下了。那晚煉完功睡覺,我夢見一位滿面笑容的菩薩,旁邊坐著一個小孩兒。醒來後我知道這是鼓勵我,衝過了一大關,提高了一個層次。

二、放下記恨心

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證實法,一個月後從看守所出來,我與婆婆之間就開始了長達六年、馬拉松式的心性摩擦。婆婆是一個不識幾個字的農村婦女,也是當地有名的厲害主兒。訂婚時,就因為她,我和丈夫的婚姻險些擱淺,也許因為這點,婚後我倆一直謹慎的相處,關係也一直還可以,從來不曾紅過臉。可自從我去北京後,婆婆便一反常態,還沒等我從北京回來,便召開家庭會議,讓丈夫與我離婚。當時公公和大姑姐都未表態,丈夫也不同意便作罷。但婆婆不甘心,天天在丈夫面前嘮叨,後來,丈夫有一個星期不回家。這些都是我從鄰居那裏聽到的。從此之後,我與婆婆之間有了隔閡。我也知道從法理上講,我不但不能恨她,反而應該感謝她,可就是心裏做不到。我平時就是一個嫉惡如仇,愛打抱不平的人,知道婆婆這樣待我,就是衝我這顆心來的,可每當我這顆心要放下時,就會有人對我說:你婆婆又跟誰罵你了,罵的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我的心就又被觸動了。有時婆婆也當著別人的面、又是用嘴撇我,有時用眼白瞪我。我一次次下決心去掉這顆怨恨之心,可就是反反復復始終去不了。直到零七年,兒子說夢見奶奶說我得癌死了,我這才猛醒,既然連死都不怕,還有甚麼捨不去的心呢?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流著淚向師父發誓,請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要是弟子還過不去這一關,那麼就不配再做您的弟子了。當我這顆心放下後,婆婆也好了,「法輪大法好」護身符也戴上了。

這兩年,丈夫和大姑姐夫合夥做買賣,經營種子和化肥。本來以前我家種子和別人合夥經營的好好的,肥也由公公自己賣,可姐夫嫌給別人打工掙的少,非要和我們合夥,自己又一分錢沒有。丈夫不同意,在我和公公的勸說下,才答應下了,這樣一來,姐夫只出一個人,一切資金、房屋、車都由我們一方出。丈夫負責購貨,姐夫和公公在家賣,利潤、種子兩家平分,化肥歸我們自己。這對姐夫來說顯然是佔了很大的便宜,哪找這樣合夥做生意的。零八年賣化肥是百年不遇的好機會,按最低價也能淨掙三十萬。可銷完粗略一算賬,竟然有十多萬元對不上。我和丈夫雖有所懷疑,但不敢相信姐夫會這麼做,何況自己平時也沒記帳,無從查起。九零年銷售一開始,我就天天詳細的記錄種子、化肥的銷量和資金收入。一天,我無意中把上報來的數字和發貨單一核對,發現姐夫竟把五千九百元的化肥款劃到種子裏去了,第二天又劃了三千多元,兩天就劃了近一萬元。這下我才知道頭一年的十萬元化肥錢哪去了,當公公和丈夫知道此事後,氣的幾乎一夜沒睡。公公次日就要找大姑姐,被我和丈夫勸阻了。丈夫不讓聲張,怕影響經營,說等經營完了再一塊算。我呢,雖然沒當面去責問,可心裏存下了,整天不給他好臉色看,一說話就搶白他,他自己可能也察覺到了,往後再沒出現劃賬現象。

有一天,公公酒喝多了,可能到姐夫他們那屋把這些都說了。但不知姐夫他們兩口子怎麼說的,都晚上十點鐘了,婆婆和公公先後回屋問我:去年×××借二千元錢還沒還。我也不知道自己咋的了,一下子就猜到他們背地裏把那十萬塊錢推到我頭上來了,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頭也沒抬回了公公一句:「不記得了,連借沒借都沒印象了。」這下可捅了馬蜂窩了,公公說我一天啥用也沒有,爹長娘短的就罵上了。我當晚強壓下沒跟他吵。可過後越想越委屈,一連幾天眼淚總是不斷。學法也不入心,跟同修姐姐說,她說:你可以去跟他講理,但你不要執著。後來又跟另一同修說了此事,她只跟我說了兩句話:「他為甚麼要那樣對你?」我說:「我也不知道呀!」她說:「你就應該擴大容量了,該提高層次了,」只這兩句,我的心一下子就敞亮了,堵在心裏幾天的東西一下子就沒了,回家學法,似乎所有的怨恨全都消失了。

又過了幾天,我想把那天的事跟公公說一說。也許我那顆心去的不夠,也許說話不恰當,誰知剛一提茬,公公就炸了。說錢讓我拿去給大法用了,還指燈發誓那天他沒罵我,說就是罵了你能咋的?還讓我給你跪下呀!說著說著就順手抄起一個棒子朝我揍來。多虧婆婆在一邊極力阻攔,丈夫把我強拉出去,不然不知道要出現甚麼後果。當時也把我搞懵了。我從沒見公公這個樣子。因為他本身也是教師,還曾當過村小學校長。說話做事怎麼會這麼沒素質。過後我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一顆得理不讓人的心。那幾天公公在行動上已經流露出歉意了,出於對長輩自尊心的考慮,我就不該再提這事了。所以公公才有那失去理智的行為。事情發生第二天,公公就帶著婆婆離開,回自己家去了。我心裏很是過不去,暗下決心,把這一切心都放下,無條件地向內找。

可也不知是我這一舉動讓丈夫生氣,還是因為公公婆婆離開,他怨恨我,那天就借一件小事在院子裏當著那麼多人開口罵我個沒完,我當時也很生氣,頂了他幾句就回屋去了。晚上我剛一提白天的事,他就罵起師父和大法來了。這一下子,我的火騰的一下就起來了,再也壓不住了。這麼多年他三番兩次的遇車禍都安然無恙,我一身病都好了,兒子心臟病也不治自癒了。大法和師父給了這一家這麼大的福份,他還這樣罵。我早就警告過他,不准再罵大法和師父。可今天他又罵上了,我一氣之下也開口罵他(這是我成人之後第一次罵人)越罵越起勁,越罵越來氣,想到我曾對他那麼信任,他卻做出了對不住我的事,當時要不是考慮到怕影響大法,真的就跟他離婚了。現在舊怨新恨一起湧來。我決意要跟他離婚,這下他卻像被嚇住一樣,從這屋躲到那屋。這時兒子下晚課回來了,勸我說:媽,你怎麼還罵上人了,十年那麼多苦你都熬過來了,今天怎麼反倒這樣了?話一說完,我就想起了這一系列的事發生前兒子跟我說過的一個夢。夢中,兒子放學回來,聽說我死了,起初不信,可怎麼叫我都不睜眼睛,兒子大哭。說那時多希望我一下子睜開眼睛,或說出一句話呀!不一會,她大姨來了,兒子說:我媽死了,她大姨說:那有病咋不事先吃藥呢?又過了一會,一位同修來給我送師父的經文。兒子又說:我媽死了。可那位同修笑笑說:學大法怎麼能死呢!

或許這都是為去我種種人心有意安排的,怕我過不去,提前借兒子的夢點悟我。可我不悟,直到這一切都發生過後才明白,也許是我悟到了,也做到了,人心真的放下了,第二天早晨煉靜功,一下就定住了。這是我修煉十一年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嘗到了定住的滋味。打坐一小時,那真像一瞬間一樣,哪都不疼,哪都動不了,連眼睛想睜都睜不開,真是舒服極了。

想想這一路修來不知師父為我付出了多少,操了多少心。每一次遇到關難,幾乎都是靠著師父的幫助才勉強過去,真是愧對了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知道,修煉一天不圓滿,就會有人心存在。今後,我會認真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讓師父為我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擔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