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怨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我今年七十二歲,在大法中修煉十六個年頭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至高無上的宇宙大法,使我能夠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為人處世,善待與老伴的怨緣。

我和老伴多年感情不和,沒有共同語言。加之他有外遇,經常不回家。即使偶爾回家來也是冷若冰霜,看我不順眼,不是這不對就是那不對,找茬打架。那時我對他已心灰意冷,不理不睬。我怨老天不公,怨自己命苦,內心十分痛苦。

一九九四年我有幸得大法,並兩次參加師父的傳法學習班。雖然自己當時有一些問題還聽不太明白,但是對師父講的提高心性,去執著的法理聽的很明白,我也特別用心去聽。所以我在以後的修煉中很注重修心性。得大法後我心裏亮堂了,我明白了這就是我今後要走的路。我也明白了我和老伴的這種感情是因緣關係所致。欠債要還,我可能哪生哪世欠過他的,所以他才對我這樣。

心中有了法,我就知道咋做了。我用修煉人的慈悲心對待老伴,從一點一滴做起。我主動跟老伴說話,生活方面關心他,照顧他,給他買衣服。可是他視而不見,就是不理我,我心裏有時很難受。可是一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要有大忍之心,心裏的怨又消失了,還去關心他。有時候天氣冷了,我提醒他多加件衣服,他沒好氣的說:「我不用你管,不愛聽你說話」。

有一次他找東西時發現了大法書,就問我:「這是你的書藏這兒了?我給送派出所去」。我說:「我要不學大法,我早就不容忍你了,整天跟你幹架,是大法教我這樣做好人的。」他也沒送書,也不說啥了。我把書就放在床頭櫃上,他也不管了。有時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回來晚了,他就破口大罵,我從來都不還嘴,心裏很坦然,心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殊勝的事,天上的神佛都佩服。

老伴是搞專業的,認為自己在技術上有一套,家裏外頭說了算,受黨文化的毒害也很深。我一跟他講大法真相他就不讓我說,有時還罵人,心不順有時就拿我出氣。有一次家裏房照找不到了,本來他保管,他硬說在我這,不容我說話,又喊又罵不講理,我真想和他大幹一場。心想:我憑甚麼老當受氣包、當你的出氣筒?這時我馬上又想起了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我的心立即就平靜下來了。過了幾天他在辦公桌裏找到了房照拿回來了,我甚麼都沒說。

老伴是家裏的長子,前幾年他的父母都九十多歲了,他母親有病臥床不起。老伴工作忙沒時間照顧,他的幾個妹妹輪流照顧都很辛苦。我想自己是修煉的人,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盡兒媳婦的義務,我就主動和老伴說想去照顧婆婆。他感到很意外,他說:「那好啊,替我去照顧吧」。在照顧老人的過程中,我時時事事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悉心護理老人。給老人餵飯、洗臉、洗腳,有時老人便秘我用手給摳。閒暇時給老人讀《轉法輪》,講大法修煉的故事。婆婆感激的說:「你好好修吧,修好了上天堂。」在婆婆有病的那幾年,我每年都回去一、兩次去照顧她,直到去世。

對於家裏的錢財我不聞不問,他的錢愛咋支配咋支配,給我多少生活費我就接多少。我常這樣想:只要有我一塊地方,能學法煉功就足以了,別無所求。不管老伴咋樣對我,我一定善待他,化解這份怨緣。

逐漸的我發現老伴也改變不少:不像過去那樣好發脾氣了,特別是在我學法、煉功、發正念時,他就主動去做飯,也不打擾我了,有時我出去學法也讓我搭乘他的車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德,是大法的能量場糾正了老伴不正確的狀態。今後我要做的更好,修煉圓滿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