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浩蕩佛恩 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您辛苦了!

各位同修好。我能走到今天,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我得從頭說起,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的身體狀況極差,從九三年就開始有病,怎麼治也不好,找人看、又請佛又供佛、又跪著念經,最後腿都跪不下了,痛得不能走路了,關節紅腫,每天低燒不退。九七年老伴得腫瘤大手術,他也不能照顧我了,我還得拖著一條腿照顧他。我倆退休金才幾百元,真是苦上加苦,人生走到了低谷。我哥哥是醫生,他說這病也治不好,你去練練氣功吧。

就這樣,我拖著一條腿,找到了煉功點。同修借我《轉法輪》看,看完後覺得這書講得太好了,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的書,又給同修還回去了,同修說:「你已經得法了。」當時我還不懂甚麼叫得法,過了兩個月,我把原來請的佛像,經書全部都送回廟裏去了,我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從此,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找到了真正的歸宿,這也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折點。學法後,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身體一身輕,走多遠都不累。

去北京證實法

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當時真是黑雲密布,惡浪滾滾。剛得法幾個月的我並沒有因此而退卻,反而讓我認清了中共的敗壞,對人性真理的毀滅。就想這個國家怎麼了?這麼好的功法,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對人民、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師父的無私奉獻,造福於人類。

我心裏不平,到處貼傳單,有時用粉筆寫,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修真、善、忍。沒有印的,自己買紙用筆寫,到樓裏去貼。無論如何,我也得去北京,為師尊說句公道話。當時的狀態,不去北京,連飯都不想吃了。問了幾個同修,她們家裏脫離不開,我自己當天下午就走,沒來得及做橫幅,第二天下午三點左右到北京,問路馬上就到了天安門廣場,放下背包就煉功抱輪,有幾個人看著我也不管,煉了好一會兒,來個警察把我帶走,讓我上警車。我的目地就是要見到他們,告訴他們不要幫政府迫害好人,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如何好,師父如何救度眾生。一路跟他們講,在看守所裏,很多情節就不詳細講了,但是最讓我感動的是,這段日子裏師尊一直呵護著我,我有深深的體會,十天後我回來了。

集體學法、發真相資料

到二零零零年,我們的真相資料點被破壞了,很長一段時間,連師父的經文也得不到,就像孤雁獨飛,雖然沒有間斷學法和煉功,但那時氣氛很緊張,同修之間誰也看不見誰,只能自己寫點真相標語出去貼。後來只好去找第一次借我大法書看的同修,經她介紹,找到做資料的同修,就像找到久別的親人一樣。從此就能得到各種資料。我還惦記著給我住的那片同修每週送資料,後來組織大家在一起學法,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環境,幾個人出去講真相

有一次,別的同修給我拿來一袋子真相小冊子,大家很高興,這要自己能印多好。這個念頭一出,師父就幫了,不久我就接觸上一個別的資料點的同修,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她給我們一個舊的小複印機。她很熱心的教我們,大家可有材料發了,但也有很多困難和提高心性的地方,機器有時出故障,還沒等做成熟,給我們機器的同修又被綁架了。

信師信法,師父一路呵護

二零零四年,因沒有了複印機,做資料的同修負擔很重,很辛苦。明慧網的文章也不斷講:「不要等、靠、要」,大家都要動起來,師父也講:「每個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我的使命。我用自己微薄的工資攢一千元買打印機。

在打印資料的過程當中,也有很多修煉心性方面的事情出現,有時機器不好用,那時也不懂與它溝通,哪個零件也不敢碰,怎麼辦?總指望別人來修也不行,有的同修是好意,說:「年歲大了,去售後服務不安全」。我就想,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有師在有法在,我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能把危險、困難推給同修嗎?絕不,所以有很多事情如購耗材、售後修理,出入科技城都得自己去。就像師父講的:「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走正路》)當然,我們只是有這個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還有的時候出去辦事回來沒帶雨傘,眼看天空烏雲密布,雷電交加,到家還需要三、四十分鐘左右,雨就是不下,等我進屋不到兩分鐘,瓢潑大雨就下來了。有時感動得我流著淚給師父合十,師父時刻都在呵護著弟子。

用心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

我不善於表達我內心,我也不去想自己修的好與壞,但是我就知道我要真誠的,實實在在的,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圓容好大法,為法負責。比如發真相材料,事先都要選說服力強的,世人容易接受的,絕不能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有時發完差幾戶沒發到,我都覺得很抱歉。有時想:中共利用警察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那我就到公安廳宿舍去發真相和《九評》,讓他們了解真相,少做壞事,生命還能得救,我也沒管甚麼監控、攝像,進去就想要是防盜門是開著的就好了。就這樣一想,有兩個人從前面的防盜門出來,用手輕輕的把門放下,沒關上。我心裏這個感動啊,我就覺得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二零零八年初,有個同修交上兩千元錢做大法事用,我馬上給資料點送去,負責人說:「這錢你拿去買電腦吧,不夠我再給你添上」。我說:「我不用,我要自己攢錢買,不用大法的錢」。同修說:「你甚麼時候能攢夠?等法正人間一下到了,你攢夠了有甚麼用?現在資料點應該遍地開花」。我一想可也是,還能給資料點減輕點負擔,因整個點七十多人,我就分出來三十多人。我從來沒接觸過電腦的人,這可有點為難了,小學文化的我,電腦一竅不通,有時苦的直流淚。這也是我缺少智慧,通過幾天的努力,在師尊的加持和負責人熱心的幫教下,不到一個月突破出來了。現在已能簡單的獨立運作了,有師在,有法在,當大法需要我做甚麼時,心時時在法上,不重名利情,用心踏踏實實做。一切為法為救度眾生考慮,師父都會加持你。

要講的還很多,但都是很平凡的,只是想如實的、簡略的向師尊彙報一下,十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所走過的路,通過寫稿也是在全面的檢驗一下自己。和同修比起來還很差,法理上的昇華,內心的感受,不會用語言表達出來,很慚愧,但我不氣餒,一定要修出大智大慧,救度更多的眾生。

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第一次寫,敬請諒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