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三年五月喜得大法走入修煉中的,在這六年的風雨修煉路上,都是在慈悲的恩師呵護下走到今天,用人類的語言也無法準確的表達師父與大法的神聖。

走入大法修煉始因於二零零三年,偶得肩周炎,醫治無效,非常痛苦,無意中遇到我姪女(修煉人),見到我這樣痛苦,她就告訴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是慈悲為懷的,看眾生都苦,一定管你。」我心裏想,身體健康沒學法,有病時再找師父不等於是求嗎?我姪女說:「我已告訴你了,大法師父是慈悲的。」

回家後我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字,結果念到第三天的時候,真是奇蹟出現了,我的肩周炎一掃而光,不翼而飛了,感覺全身特別輕鬆,非常舒服。當時我歡喜若狂,心裏想:我也沒燒香拜佛,佛就管我了,按理說受人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不知不覺我發出一種強大的興奮和對師父的感激,不由自主的我的眼淚流了下來,由內心發出強大願望:下定決心入佛門學法是我必走之路。

由於生出這一念,便有法輪功學員主動教我煉功和學法,從此我也成為了一名法輪功學員。

一、大法顯神奇,由殘廢人變成健康人

二零零零年四月間,在自家大門外(晚上),一個騎摩托車的壯年人把我撞翻在地,當時我家人都在場,都驚呆了,嚇得驚慌失色,趕快叫去醫院,我說:「沒事。」便讓撞我的人把我抱到屋內後對他說:「你走吧。」

次日我兒子對我說:「咱們去醫院看看吧,如果沒事就回來,我們也放心了。」於是我們來到了醫院,到醫院透視結果是:腰椎骨第十一節骨折、十二節滑脫、十三節壓縮,這腰椎骨已三處受重傷,情況危險,我兒子就決定在醫院治療,當時也由不得我了。

結果在醫院住了二十七天,仍然是身體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醫生私下也議論說我殘廢了。在這緊要關頭,有同修多人來醫院看我,我萬分激動,面對同修我感覺愧對大法、愧對師父,很多同修都是心急如焚,迫不及待的關切問我傷勢情況,問我吃藥的效果怎樣,我說:「我來時這樣側躺著,現在還是側臥著。」緊接著同修又問我如何打算,此時我沒加思索便說只有回家學法,走師父安排的路,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和兒子提出出院,兒子不同意,我斬釘截鐵的說:「撞方花錢也好自己錢也好,目地不都是為了治好我的傷嗎?結果錢也花了傷勢如初,不還是殘廢的人嗎,可不可怕。」結果是入院由兒子做主,出院由我做主了。

過後我反思整個過程,我這樣做對嗎?我猛然驚醒,捫心自問到醫院檢查所做完全是大錯特錯,我是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不都是要用大法來衡量嗎?要向內找,向內找是法寶,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事發時我說沒事的,讓那人走了,這樣做是對的,後來不應該去醫院的,到醫院透視結果是那樣嚴重,醫院也是束手無策,反正錢也花了傷勢仍是在嚴重中,如果不去醫院的話,老師無所不能,甚麼難題都能迎刃而解,我認識到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請求師父原諒。

從醫院回到家中,坐著看《轉法輪》不行就躺著看,心中不斷發正念,到十天後我就自己能自理了,到十五天後我就拄著棍子去煉功,煉完功後我很自然的就回家了,到家以後我才想起把拐棍忘掉了,是自己走回來的,這真是超出常人的想像,驗證了的神的威嚴,鄰里人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對此議論紛紛,都說法輪功師父真是神呀!

二、不是我勸三退,是法勸三退

一直以來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做的很拘束,沒有達到一種很坦蕩的狀態,感覺保護自己的意識太強,總覺得有一種阻力感,勸三退方面沒達到理想效果。比如有一次去鄰里勸三退時,講天滅中共時間到了,把你小時上學時帶的紅領巾的少先隊組織退了吧!對方開口就說:「我甚麼也不信。」面上還帶有不喜歡的樣子,見到這種情況我就走了;還有一次到另一家勸三退,我一進屋門這家主人好像知道我去的目地便說:「三哥你坐著吧,我還要去地裏幹活呢。」把我晾在家中。這樣事情遇到很多,我心裏非常煩惱,心想勸三退是為了他們好,不但不說好還這樣冷眼相待,災難來時你可別怨我,有一種不滿心理。

因為遇到這類事三退沒成功幾天中很消沉,在這種消沉中我捫心自問,我是隨師下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們要搶人救人,這是我們的史前大願,這些眾生都在迷中是我應該救度的,正法一到沒有被救度的就要被淘汰,人命關天,我怎麼能有不滿心理,真是愧對正法時期法輪功學員的稱號,也就是說不配做法輪功學員。從我得法以來,每年師父的經文接連不斷的來,首要都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明慧網刊登的也是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作為主要課題,我猛然驚醒,嚇得出了一身冷汗,講清真相勸三退沒做好不能怨他人,師父說遇事向內找,向內找是法寶,沒做好的原因就是講的不到位,人心做怪,沒有法的力量,沒有善的力量,「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心中裝著法還怕啥。自此我每天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好三件事,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正法時期的法輪功學員一定要同化大法,心中發出慈悲心來,我要走出去救人搶人,堅決完成我的史前大願,隨師把家還。

自從有了這一念,每天來我廠加工糧食的或者出去遇到的人,都是一勸就退,並且還不斷道謝,每每這時我便告訴他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這些有緣人來到我身邊,表面上是我在做實際上是師父在做,也不用講的太多,很省力就退了,每天所講三退的人都是退全家的。

其實師父無時不在我身邊保護著我,由一個要殘廢的人變成健康人,又真正體驗到性命雙修功法的神奇,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身體輕鬆,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變化,現在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我一樣,糧食加工廠也開始運營了,還承擔了家中的零星活,鄰里人見到我都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以上是我的心得體會,雖然很平淡,但都是我在助師正法修煉路上的真實情況,不妥的地方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