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浩蕩佛恩 走過十一年修煉路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單位同事有學大法的,也送我一本《轉法輪》。當我第一次捧起《轉法輪》時,就有一種迫不及待要看的感覺,從頭到尾一口氣看完,看完之後我就同單位同事說:「原來我們都是天上來的啊。」這時我看到師尊法像在慈悲的微笑。見到師父法像,就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是那樣的親切,真的有一種感覺,我終於等到了師父。從此便走上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回首十一年的修煉路程,有時關過的去,有時過不去,磕磕絆絆。師父不嫌棄我,一路引領。是偉大的師尊,將我從地獄中撈起,為我消去生生世世的罪業,為我們的修煉提高操碎了心,使我從滿身業力的常人,成為今天走在神的路上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用盡人間的任何語言也無法表達師尊的救度之恩,師恩難報,佛恩浩蕩。

我在機關工作,得法時四十二歲,得法前,在常人中勾心鬥角,爭名奪利。婚姻的不如意,又使我去尋找婚姻之外的精神解脫。對常人親情的執著,又作出不該做之事,造下無數罪業。在常人的大染缸中隨波逐流,在男女關係方面做出不道德之事。色慾之心很強,道德水準已在地獄以下。如果不是師父正法,我還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痛苦的掙扎,隨著人類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而繼續造下無邊的業力。幸遇師尊正法,而我有幸成為一名大法修煉者,無比榮耀。

得法後,出現很多超常的事情,下面我舉幾例:得法前我有眩暈症,得法不長時間,有一次又出現頭暈,不能動,非常難受,我知道是消業,我就在心裏說,師父,就一天就行了,結果真的一天就好了,從此以後再沒有犯過。我還有風濕症,膝關節酸痛,婦科病等各種疾病全都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走路輕飄飄的。

有一次,我在家沙發上坐著,抬頭看見師父穿著西裝在高處顯現出來,只是上半身,師父微微一笑,然後就隱去了。第二天,我孩子就出現了嚴重的病態,胃出血。醫院大夫說了很嚴重的話,不管大夫說甚麼,我就是不動心。因為我知道有師父在一切都會好的,是師父在給我孩子調整身體。兩個星期之後,孩子身體一切恢復正常。

還有很多例子,大法的超常神奇,無處不在。

二、學法修心

大法修煉直指人心。在去掉常人的名、利、情的過程中,真是剜心透骨,每一天都過的拖泥帶水,每一顆心捨的那樣的艱難。雖然難以割捨,通過師父的不斷點悟和不斷的學法,這些已經去的很多很多了,現在回頭看一看當初的那些關和難,真的甚麼都不是,因為我已在法中歸正,在法中提高上來了。

我在單位擔任科長工作,無論處理事務能力和工作能力方面都是被人稱道的,也是小有名氣。管理六至七名員工。用常人話講,有很強的事業心和責任感。但是在一次機構重組中,卻莫名其妙的被安排了副科級待遇的工作,科長職務被取消了,沒有人找我談話,也沒有任何理由。一時間,同事們議論紛紛,有看笑話的,有打抱不平的。當時我的心真的受不了啦,認為在人中抬不起頭,難以做人,不接受這樣的事實,也忘記自己是煉功人,直接找局長質問。回答是,市局並沒有取消你的科長職務,是分局的責任。我找到同修說明情況,同修只淡淡的說了一句,就是沒有名了。是啊,我是煉功人哪,常人的求名之心要捨去的,我怎麼對這個名看得這麼重。沒有常人的名就這麼痛苦嗎?也知道應該修掉這顆心,可就是放不下,咽不下這口氣,每天都在憤憤不平中度過,直到幾年過去,才真正的去掉了這顆心。

我對自己母親情特別重,認為母親撫養我們兄妹幾人不容易,吃了很多苦,總想讓母親晚年過的幸福一些,所以每週至少請我母親、妹妹一家、哥哥一家吃一次飯,且很豐盛,幾年都是如此。可有一次,我去妹妹家(母親和妹妹一起生活),一頓飯也沒吃不說,母親和妹妹都給我臉色看,我心裏真象針扎一樣難過。學法時還淚水漣漣,痛苦的不行了。其實不就是去我的常人之情,可是人在難中時,就是跳不出常人的情。我就背《洪吟》〈圓滿功成〉:「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漸漸的我不抱怨了,也不流淚了,因為我放下了常人的情,現在母親、妹妹、哥哥同我訴說生活上的苦與樂時,我也聽,但是我能站在修煉人的角度去聽,不被其所帶動,他們都明真相,知道大法好。

再有就是對婆婆和小姑子的怨恨心,這顆心伴隨我十年,直到現在還沒去乾淨,只是淡了許多。婆婆家在常人中是有一定地位的人,因此婆婆和小姑子驕橫無理,高高在上,對我指手畫腳,且經常開口就罵。修煉以後,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對婆婆忍讓、寬容,但只限於表面上,心裏卻放不下對她的怨恨。每次學法時,這種觀念都在干擾我。讀著法腦子裏卻出現婆婆的所作所為,甚至氣憤的不能讀法。我不斷的背《洪吟》〈跳出三界〉,不斷的背,不斷的背,漸漸的這顆心放淡了,心性提高上來了,師父幫我去掉了這不好的物質,現在我真正認識到作為修煉人就要無條件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修出真正的善。常人的冤怨也是有因緣的。現在,再看婆婆心中已經沒有怨恨,能達到平靜祥和了。

三、在證實法中修煉

我九八年十月開始修煉,當時很少與同修接觸和參加集體學法。迫害發生時,沒能像其他同修那樣走出來,走向天安門證實大法。但我知道大法好,大法是超常的。所以不管中共如何叫囂,我根本不去聽,仍然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當時看新聞,就是想知道,如果中共敢對師父如何,我將放下一切,用生命去護衛師父。現在想起來覺的當初想法真是可笑,是師父在正法,邪惡怎麼能動了偉大的師父呢?當時還沒有做到走出來向世人講真相。在師父的點悟下,我明白了大法弟子應該揭露邪惡的謊言,維護法、證實法。

剛開始時,同修給了我幾張粘貼。拿著粘貼怕心出來了,感覺走到哪兒都有人盯著。我從心裏恨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堅定的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而貼幾張粘貼還這樣提心吊膽,同是師父弟子差距這麼大,必須去掉這個怕心,我有師父管著,怕甚麼?就這樣,不斷出去貼、發真相,漸漸怕心少了。有一次去樓道裏,往門上放週刊,門縫細怎麼也插不上,怕心出來了,這時我手拿傳單在與門還有一定距離時,傳單自己打開一層,另一層插在門縫內,真是師父在做啊,師父就在身邊。

二零零三年,我給我市各大機關領導負責人寄真相信,同時也給律師事務所寄真相信。因為,這一層人員每天聽到的都是中共邪黨那一套東西,中毒很深,也希望他們能了解大法、明真相。由於很少接觸同修,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往郵筒一次放信太多,引起當局的注意。邪惡人員假扮成房產管理人員徵詢意見到我家察看是否做真相資料(事後才警覺當時沒注意)並讓我在徵詢意見表上簽字,當時沒考慮甚麼就簽了,他們走了之後,我回想這兩人的一言一行覺的異常,讓我簽字是為了核對筆跡。這時我發出強大一念,一切由師父作主,他們說了不算,邪惡不配考驗我。

一天下班後,吃完晚飯,我在床上看書,就感覺另外空間邪惡物質壓過來了,這個空間樓外有邪惡人員蠢蠢欲動。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在耳邊:「看誰敢動!」這聲音是那樣的洪亮、沉穩,響徹寰宇。聽到這聲音,我心裏出奇的平靜,繼續學法。過一會,感覺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清除了,樓外惡人也撒了。是偉大的師父時時在保護著弟子,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做不好呢。

從師尊的講法中我知道,我們不只是要甚麼個人修成圓滿,還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所以最近又參加一新的項目,能更多更有效的讓更多眾生了解大法聽到福音。但是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做的不夠好,講的數量很少。還要多學法、增強正念,不斷的修自己,在法中歸正。在證實法中修去各種人心,如怕心、愛面子心、分別心、畏難心、依賴心、保護自己的私心等等。

跟隨師尊走過十一年的修煉路程,深感師尊時時呵護,還有很多事例在此不一一列舉。我願永遠做師尊的弟子。雖然我還有很多修的不好的地方,還有很多常人這心沒有修去,但我有信心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勇猛精進,聽師父話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在我寫修煉體會之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很多人在一起,說別人都已經交了畢業論文,我心急的四處詢問,我怎麼沒聽說交畢業論文呢?一著急醒了。之後我悟到,我修煉至今沒有寫過修煉體會,總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愧對師尊,又怕寫不好,這顆心障礙著我,一直沒有寫。

今天第一次將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和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謝謝幫助我的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