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二零零一年我因事被關進看守所。在那裏遇到兩位修煉法輪功的王大姐,她們向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使我有幸走進了法輪功修煉,成了一名法輪大法弟子。

接觸法輪功

一天,管教讓我和未曾見面的一名王大姐睡一起,我就開始問誰是王大姐,喊了一聲,其中一大姐說我是,然後我們相識了,晚上打通鋪的是這名王大姐,一頭睡的還有另一王姓大姐。她倆說因煉法輪功被抓,我當時感到不解。

兩位王大姐對我都很關心,問我:「你怎麼喝那麼多水?」我說我身體不太好,有尿道炎很厲害。一王大姐說你試試煉煉法輪功好不好。因為之前在自家樓下看到過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看到她們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的場景,我對王大姐說:「唉呀,我不識字。」大姐說沒事,守著我們還怕教不會你?

這個時候我的心裏還是翻來覆去定不下來,因為我特別喜好玩耍,願意游游泳、唱唱歌、玩玩麻將、旅遊之類的,對名利也很看的重,想想煉功一坐就一個小時,我坐不到那麼長時間。大姐這會兒又說:你背背《洪吟》吧。我說我能背會嗎?大姐還是說,沒事,守著我們還教不會你?就這樣,開始讓我背他們手抄的《洪吟》〈苦其心志〉。在值班兩小時內我背會了四句。第二天上午大姐說「你打打坐吧」,我就坐到大姐旁邊,她先讓我背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口訣,她說一句我學一句,學散盤、結印,從八點到十一點結束後,我真的感覺像一瞬間一樣,好舒服。

從這以後,我心裏有了一念:我要修煉法輪功。

克服困難堅持修煉

一個月後我走出看守所。臨別時,大姐說你去找××,讓她給你《轉法輪》這本書。我真去找了那個人,從他那裏得到《轉法輪》。我非常珍惜。可家人阻止不讓看書、煉功,我就自己住到一個小屋裏,繼續學法煉功。丈夫看到屋裏有燈光就知道我在看書,就不讓開燈,我就把檯燈放進被窩裏蒙頭看。

可檯燈線短,我就把電線剪斷再接長,就在這時聽「砰」一聲響,看見剪刀上有一個鴨蛋大的火球,剪刀被打了一個大豁口,才想起來我忘了拔掉電源。我不驚不慌,笑了笑,心想,真是奇蹟呀,竟然沒有遇到一點危險,既沒被電到,也沒燒到。讀書,對一個沒有文化,不識字的人,意味著甚麼?可我也一一都在師父的幫助下通過了。

「釋迦牟尼」四個字沒一個認識的,女兒幫助我識字,把不認識字逐一抄在紙片上。後來又想一辦法,把不認識的字加紙條,學會了才抽掉,最後紙條都抽掉了,我能通讀大法了。

三年內時間在家獨修,沒有辦法接觸到其他同修。直到王大姐被非法迫害勞教三年到期回家後,在她的幫助下,我慢慢接觸了一些同修。我通過了同修對我的層層考驗,最後得到了信任。這樣我就開始做大法的事了。

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

我把每張真相資料都親手遞到有緣人手裏;每一張光盤送給有緣人時都先問一問:你家有沒有VCD機?有才給沒有就不給,心裏那時真的是沒有一絲雜念,非常純淨。

平時講真相時面帶微笑,大姐、大哥打招呼,問身體好不好,退休了沒有?有的說身體不好,我便說有個秘密給你說說,只要您能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您的身體就有好處。這時他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問國家不是不讓煉嗎?我說:那身體好誰能不煉,我開始煉功到現在都八年多了,連個感冒都不得,這麼好我能不告訴你?他說有那麼好?我說有,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在煉法輪功,唯獨中國不讓煉。有多少人有病看不起,卻又不讓煉功,而得不到健康。此時我便給他說退黨的事,說「天安門自焚」全是假的,共產黨一手導演的;貴州平塘縣有個奇石,上面寫「中國共產黨亡」。我說這是天意,退了吧,起個小名、化名都可以,有的說謝謝你,我再接著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常念有好處。

四月十五日青海地震,第二天晚上去講真相遇見一大哥,我說大哥看電視裏沒有,他說甚麼電視,地震,他說看了。我問他這回死了多少人?他說四、五百。我說你看現在天災人禍多厲害,大哥點了點頭,接著我說你看現在這傳染病、那傳染病,天災人禍不斷,問大哥你在甚麼地方上班,說行政部門上班。我就講退黨保平安的事兒:大哥退了吧,保個平安,我這是在救你呀,你知我知,一樣能得到平安。他點點頭同意退出了。

有一天,出去講真相,遇見一六十歲左右的大哥,在紅綠燈下站著,原來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說我幫助把你送回家吧。我問他怎麼不知道家呢?他說他得過腦血栓,沒有記憶,問了位置,我送他回家。這樣邊走邊給他講真相,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我記不住。」我就給他寫個紙條,讓他記住,我又勸他退黨,說對他有好處,他說行、行、行。我把他送到家的時候,他的一家人非常感謝我,我說不用謝,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的師父叫我們做好人,你們就謝我們師父吧!這時面對整個四合院的人講大法洪傳,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是來救人的,當今共產黨就是這樣迫害我們,天不容,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你們都「三退」了吧,保個平安。有的點頭,有的還有顧慮,我心裏想以後看機緣吧,最後我在他們連連的「謝謝」聲中離開了。

去農村發資料救眾生

有一次,和同修去農村發資料,她出現了怕心,我說別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她微微笑了笑,我們就進村了。進村後我倆分頭散發真相資料,發完後,我想這麼大遠的來這裏不能空著手回去,就進村裏小賣部買一盒粉筆,邊寫真相邊回去。後來發現找不著同修了,左看右看沒有人,我想不能久留。結果這位同修出事,並牽連了其他同修,我們就斷了資料。

這樣我們就開始手寫標語,一夜寫五個村莊,大街小巷寫個遍。第二天聽說,人們都在議論說:「昨天夜裏法輪功來了!」後來可能是派出所來人了,還對手寫真相拍了照。共產黨盡幹些沒用的事。

一次在一個郊區寫真相時,突然一家的狗叫,家家的狗都跟著叫,叫聲連成一片。我說:不要叫,我是來救你主人的,這句話一說,狗叫馬上停了下來,我身邊一隻小狗帶著沙啞嗓子喊不出聲來。我笑了笑,大法是超常的,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借明慧一角,謝謝曾經幫過我的大姐和其他同修。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