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苦中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老弟子,文化水平低,這裏只是寫出我修煉的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師徒有緣 得法修煉

兒時的我經常聽老人講神佛故事,講苦行僧,不食人間煙火的修煉。那時我朦朧中經常想,他們不食人間煙火,他們吃甚麼?我經常和小伙伴一起撿煤拾柴,打打鬥鬥,爭爭鬧鬧,經常氣憤委屈,加上體弱多病和父親的打罵,我常常覺的很苦很累,活得無奈,不如出家當和尚。

這個念頭一出,一天晚上,我睡夢中看到自己這顆跳動的心掛在天上,閃閃發光。從此以後,我一做夢就有人領著我腳不沾地的在一條大道上飛跑。有時是道人的形像,有時是僧人。經過多少名山、寺院、道觀,看到過無數的修煉人。每經過一處,我都跪在大門前,雙手叩拜,懇求收下我這個可憐人。可都是大門緊鎖,門外野草高深,荒涼不堪。我發出聲聲長嘆:誰能救我呀?我苦苦尋覓。直到我得法之後,我看到廟門都打開了。

六十年代,我因病去某市找一位尼姑看病,她住在白塔寺附近。(寺院不許居住)我好奇的問老尼:「這寺院這麼漂亮,為甚麼沒有人居住呢?」老尼聽後便仰天哈哈大笑,目光深沉且剛毅的望著我,手指著寺院大門對我說:「你就是這裏的人。」

一九九二年大姐夫得了腸粘連,胃粘連這種病,住院醫治不好,已一個星期沒吃東西。我二姐是先天性心肌膜脫落,生命危在旦夕。已被醫院宣判死刑,拒之門外。兩個人生命垂危,怎麼辦?我著急上火,四處打聽。有人告訴大姐,有一位活神仙手到病除。我大姐按照地址找去,說明情況。那人說:好了,你回去吧。我大姐將信將疑,這病人也沒來,怎麼能好呢?回去一看,果然都好了。真神了!

一天我去大姐家。晚上,那位活神仙也來到大姐家(事先並不知道),剛一進門,我的目光和他的目光一碰時,我全身一震。頃刻間我感覺那人怎麼那麼親,說不出來的一種感覺,似曾很久很久的一位親人。他的形像那麼高大,光彩照人,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彷彿空氣都凝固了。

他就是我們的恩師,是我生生世世要找的人。我們在師父的介紹下參加了學習班,我兩次有幸聆聽了師父的講法。後來《轉法輪》一書出版了。那時書很少,師父親自送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文化水平低,但是我手捧寶書,晝夜不停的讀著讀著……與恩師的這段緣份永遠銘刻在我的心裏,成為我修煉路上勇猛精進的動力。

二、淨化身體 大法神奇

修煉之前,我的身體極度虛弱。多種疾病纏身,胃病,腎病,氣管炎,頭疼病等等。那時我骨瘦如柴,肚子很大。有一回,大哥給我買打蟲子藥,吃後,打下來一團一團的蟲子,滿肚子都是。指望這次能好,可是還有其它的病,折磨得我死去活來。二十七歲的大小伙子,八里路都走不動,更別說幹活了。經過多種治療,吃過許多偏方都無濟於事。

自從走上修煉路,經過師父淨化身體,這些頑症不翼而飛。是師父和大法把我從一個羸弱的病人變成一個身強力壯的人。我家的體力活我都樂於去幹,這是我以前不敢想的。

一次,我夜裏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已經三、四天沒睡覺了。早上回來,本想休息一下。可是我老伴說我家的土豆應該起了,我吃點飯就去起土豆。上午十點多鐘,我家買的十噸煤泥(黃海車兩車)又送來了。我得把十噸煤泥運到煤棚子裏去。這樣我馬不停蹄,一直幹到晚上十點。我坐在椅子上一邊休息一邊想,可別睡著了,晚上還有大法的工作。我吃了點飯,簡單洗一洗,打了一個小盹兒,十二點之前又出發了。天漸亮時我全部做完了。我往家趕時,自行車就像箭打的一樣,輕飄飄的。我渾身輕鬆,舒服極了。

今非昔比,天上地下,我判若兩人。所有熟悉我的人都想像不到,大家看到我的巨大變化,無不豎起大拇指感歎道: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三、恩師點悟 因果輪報

我的父親與他人相處,性格柔和,有求必應,人緣好。可是讓人不解的是對家人,對我們一大幫兒女卻非打即罵,不講道理。無論我們怎麼孝順,給他錢,給他買東西,他卻不理不睬,給的再多也嫌少,並且百般挑剔,找茬刁難我們。每逢過年過節全家二、三十口人團聚時,他總是又吵又鬧,把桌子掀翻。弄得我們狼狽不堪,家中所有的人都懼怕他。尤其對我比別人更厲害,無論怎麼給他幹活,送好吃的,轉臉還是非打即罵。我都五十多歲了,還像對待年輕人一樣不依不饒。我經常面對蒼天發出無奈的哀嘆:蒼天哪,怎麼對我這麼不公啊?心中積下很多怨恨。

修煉以後,我雖然懂得了業力輪報,前世今生的因緣關係,試圖改變這種狀態,可效果不大。我心中不免還是時常抱怨。師父見我還是沒有徹底改變,就在夢中點悟我。一天我看到自己身穿金色龍袍,外罩盔甲,腳穿高腰皮靴,頭戴紅纓帽,手指握一個紅纓馬鞭坐在一個籐椅上,前方有一匹駿馬,裝備齊全,一位六、七十歲的奴僕兩手撐地,後背成平台狀,雙膝跪地,等候主人上馬。我起身傲慢地走過去,踏著這人的後背飛身上馬後,他哆嗦著站起來,雙手把馬韁繩遞到我手裏,我揚鞭催馬,馬長叫一聲奔跑出去。跑出去十多米遠時,我無意中回頭一看,那位老奴在寒風中很痛苦,很無奈的在向我招手。我定睛一看,哎呀!把我嚇出一身冷汗,他就是我現在的爹。

我一下驚醒了,回憶著那清楚的夢境,我甚麼都明白了。這是我以前欠下的債呀。有句話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著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這是很有道理的。我那一生中給老人造下多少痛苦啊,他可能一生中都在我們家族中承受。難怪這一生對兒女都不好,這就是業力輪報吧。從此以後,我再沒有任何抱怨,任爹打罵。師父讓我徹底明白了這些道理。我用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對待老人,希望在佛恩浩蕩下這段惡緣得到善解。

四、向心修煉 處理好家庭關係

修煉人都知道家庭關不好過,我的家庭就是其中的一個。修煉前我和老伴經常吵吵鬧鬧,因為我脾氣暴躁,說打就打,老伴和孩子都懼怕我。可是修煉之後,整個都反過來了。老伴經常干擾我,不讓我修煉,經常給我設障礙。學法時往下搶書,藏起來,經常安排我幹很多無關緊要的活,還把自行車鎖上,不准我動,把洪法的東西藏起來或給我扔掉,經常咒罵阻撓我。

當時我想,這都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可能我哪生哪世欠下的。所以我儘量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是心裏還是很氣憤,很無奈。這樣過了很久,情況並沒有大的改變。後來學習師父講法,我悟到,她可能也是被舊勢力操控的生命,做干擾我的事情。必須把她背後的邪惡因素清理乾淨,人甚麼也不是,不能這樣被動的承受,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煉。

我決心改變這種狀態,同時也避免她對大法犯罪。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她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不許干擾我修煉,使她明白的一面發揮作用。同時我也向內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有時我也沒有從她的角度考慮,覺得我的事是第一位的,一切都得給我讓路。不管人家的感受,而且對她態度非常冷淡,除了修煉,幾乎沒有常人話了。讓她感覺很冷漠,沒有了溫暖。

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我改變了對她的態度,逐漸的修去了那顆為私為氣的人心。經過一段時間,她真的改變了。我發正念時,她給我看點,有時我忘了她提醒我,社區有人來看著我時,她巧妙的把她們引開,不准邪惡干擾我。每當我出門時總是關照我注意安全,早點回來。總是告訴我小心點提防點。我家裏的氣氛得到改善。我體會到,有正念才能正行,向內找是法寶。

五、兌現誓約 救度世人

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自己的使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講清真相是我們的史前大願。如何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呢?

開始時手中甚麼資料也沒有。有一天看到牆上手寫的大法標語受到啟發。我何不把字刻到膠皮上再印到牆上呢?想到這裏,我翻身下床就做。後來我加以改進,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刻到膠皮或泡沫上,再印到建築物上效果非常好。

後來有了小冊子,傳單,《九評》等,我就去發資料。我的怕心就是在發資料中修去的。第一次出去,我剛把資料放到一家門口,就覺得撞上了一個警察,而且前邊有兩個,後邊有兩個,離我只有兩步遠。我沒有退卻,心裏發正念解體邪惡,既然撞上了我也不怕你。我把心一放,定神一看,甚麼也沒有。原來這是干擾我。這種狀態經過四天,以後再也沒有了。我的怕心就是這樣去掉的。

剛開始我徒步行走,主要去邊遠農村。一次我背了一大包資料,走了十一個半小時,經過整整一夜。兩個腳後跟磨起了大血泡,離家還有五里路時,我想坐車,平時總有,可偏巧那天就沒有,乾脆不坐了。這時我耳邊有人問我:苦不苦,累不累,值不值得?當時我一震,馬上回答:不苦,不累,助師正法很值得。我剛到家躺下就睡著了。不到五分鐘,朦朧中就看到我們偉大的師父打坐煉功,面目祥和,身體金光閃閃。我一下驚醒了,我感到身體無比的輕鬆,一身疲勞全消,我開始煉功,真是「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啊。

在發資料中我經常看到有些房子抹得很平很光,何不寫上大法標語,讓大家都知道大法的美好。於是我買來毛刷和鉛油,在光滑的房頭或牆壁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效果很好。

後來我想,把字放大不是更好嗎?那麼寫的時候必須要快,用板刷寫很慢,怎麼辦?有一次,我理髮時受到啟發,何不用噴塗的辦法呢。於是我買來小噴壺一試,發現噴出的墨水一堆一堆的,很不好看。後來我又想到了用打氣式的噴壺,經過反複試驗,真的成功了。於是我就用打氣式噴壺做起來了。首先把我住的小城每個樓頭都噴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我邊發正念邊噴,巧妙的躲過警察的視線。有時剛噴完走開,警察就過來了。面對攝像頭,怎麼辦?很多地方是在攝像頭範圍之內做。我請師父和護法神加持,發正念讓攝像頭不起作用。有時,警車就在我身邊嚎叫著飛馳而過,可他們就是看不見。我體會到當我們正念正行時,師父和護法神無時無刻不在保護自己。

後來我看到馬路上過往的車輛很多,通往四面八方,馬路兩邊有很多牆壁,建築物,大石頭等。如果讓駕駛員和行人看到,那麼對他生命的永遠都是一件大好事。因此我又把字放大到一米多高,有條件的地方放到一人多高,在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這樣在方圓百里之內,幾乎能利用的建築物都噴到了。我願所有經過這裏的人,都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刻在自己的腦海中,刻在自己的元神上。

我除了發資料,噴塗外,遇到機會就面對面講真相,親友聚會更是好機會。一次,親屬家辦大事,有一個屋子裏坐滿了人,我想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怎麼開口呢?這個念頭一出,師父就加持。一個人看我站在門口,就說:「他大姑夫到屋裏來呀,聽說你煉法輪功,給我們講講吧。」我一聽話題來了,於是我便開口講大法真相,全屋鴉雀無聲。我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講大法洪傳全世界,講法輪功遭受的迫害,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講國際對法輪功受迫害的追查,使全屋的人明白了真相。外面的棚子裏坐滿了人,我想讓他們也明白真相。這時有人說:「走,我領你到外面棚子裏坐坐。」於是我又開始講。第二天,有人指著我說:「你膽子真大,你知道嗎?昨天晚上,有一個人就是××監管大隊的大隊長,有幾個人想動你,被這個人按住了」。我說:「他也是被救度的生命,人明白真相後,就不會做惡事了。」

六、正念正行 化險為夷

有一次,我去一個村子發資料,看到六、七個人在路邊吃燒烤。我想他們肯定不是這裏的人,這麼晚了,農民是不會這樣的。我沒有理會他們,也沒有注意否定他們。回來時,一隻貓頭鷹在我頭上盤旋了三圈。我一驚。這時,有一個人一伸手抓住我兜子,他叫來幾個人,把我帶到派出所。把我上下翻了一遍,一無所獲。他們問我到哪去,我說到親屬家去。他們對我說:「這村裏有認識人嗎?他們保你,你就走」。我一聽,這是圈套,我說:「沒有認識人」。心裏發正念,解體這種迫害方式。我拒不配合他們。於是他說:「你回家吧,一直往家走。」我知道這也是圈套。我出了門,並沒有快走,我如果快走,他們的摩托車馬上就能追上我。我緩慢的走出五百米時,後面沒人看見,我迅速躲進了玉米地。同時我聽到後邊摩托車的發動聲,轉眼間就從我這裏過去了。我沒動,大約半小時,兩人罵罵咧咧的回來了:「大瞪兩眼把人放跑了。」他們回去後,我坦坦蕩蕩的回家了。我總結教訓,因為我沒有發正念否定邪惡,而讓它們鑽了空子,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

一次,我到村子裏貼粘貼,發現有人跟蹤,還有幾個人奔我來了,我無處藏身,見旁邊有一矮牆,我便蹲在那裏。明月之下,怎能擋住我呢?我心生一念,請師父和護法神蒙住他們的眼睛。他們從我身邊過去,走到頭,發現是個死胡同,於是又折回來,我沒動,回來時他們的身體碰到了我的衣服,仍然沒發現我。我往家走,當將走到正路時,發現有兩名警察在路上守著。於是我又繞道走,邊走邊貼,心中發正念。走到離家不遠的交通路口時,發現有警車,兩個警察在車下蹲著,在堵截我呢。聽他們說:這人肯定是個頭,蹲到天亮咱們也等。於是我又繞道回家。心說:你們等吧,我回家睡覺去。我和邪惡周旋了一夜,是師父和護法神保護了我。

一次我準備去一個村子,剛要走時,我就聽到耳邊有人說了一句:「危險」。但是我沒有悟性,心想:去,有甚麼事也要闖過去。加上做事心和顯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發著發著,狗叫了。前邊有人躺在榆樹牆下,我走近他時已來不及了,他和後邊跟來的一個人抓住了我,把我送到派出所。我立即發正念,解體清除他們身後的邪惡因素,不准邪惡迫害,我有漏有師父和大法歸正我。

他們把我扣到暖氣管子上審問我資料的來源。不說就拿皮帶抽我。有一個警察看我帶去的《九評》,我心裏發正念讓他明白真相。他看了很長時間說:「共產黨真不是東西」。這時進來一個女的為我說情: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們放了他吧。我知道這人是看了法輪功資料明白了大法真相,能做到這一點,她的未來多麼美好啊。我們做的真是救人的事,是無比神聖的事。於是我信心更足了,一定要回去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人。

這時我向內找,發現自己除了做事心,顯示心還有一顆很強的爭鬥心,跟警察說話也不善,還頂撞他們。之後我馬上歸正自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其餘的甚麼都不配合。有一天來了一個警察,看了我半天,然後告訴其餘的人,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讓他說出點東西是不可能的,打死也不會說。拘留我十五天,放我回家了。這件事讓我悟到,修煉人的哪一顆人心都可能被邪惡鑽空子,必須一思一念歸正自己,完全在法上,才能做好大法的事。

七、師父呵護 苦中有樂

在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我基本上是白天學法煉功,晚上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天亮前回來,有時幾天幾夜不睡覺。剛開始時也困,可是一想到救人的事,想到自己的誓約,怎麼也捨不得睡,總覺得時間不夠用。這些年來,夜間除下大雨和大雪外,我幾乎沒有幾天在家裏睡覺的,騎自行車往返一百多里從不間斷。嚴寒酷暑,飢渴,還要躲避邪惡等各種複雜的情況,確實很苦。但是,在苦中我也體驗到了無限的樂。

一次,上一個很偏遠的農村去發資料,黑燈瞎火的我迷路了,怎麼辦?一個人也沒有,我只好求師父:師父啊,我找不到家了,幫幫我吧。突然在不遠處出現了師父的形像,我急忙奔師父走。師父走我緊跟。經過四十多分鐘,師父的形像不見了,怎麼辦呢?我定睛一看,這正是我回家的那條路啊,是師父把我領回來了。我激動的雙手合十,眼睛濕潤了。

一天夜裏我來到了一個只有二十來戶的小村子,每戶都養著狗。我發正念解體我所到之處的邪惡,求師父加持,請護法神幫忙。我是大法弟子,給大家送真相資料來了,你們好好睡覺,狗也別咬。當我推開一家房門,一條大狗搖頭擺尾的一聲不叫的迎接我。我把《九評》和小冊子放到窗台上,當我拉開門要出院時,我看到這隻大狗把資料用嘴叼起來,然後用前爪撲開房門給它的主人送去了。我的心裏一陣熱,眼淚流下來了。它也是宇宙的眾生啊。也許哪方面沒做好,這世轉生了一隻狗,它也明白宇宙之間發生了甚麼,也許它在等著這份資料,也許它生生世世等著這一刻,它的做法,也許擺放了它的位置。此時我悟到救度眾生的深層涵義。不只是世人,宇宙中的動物,植物,物質也在被救度之列呀。

有一件令我難忘的事,有一位鄰居婦女患了乳腺癌,她一生做了很多壞事,不久就要離開人世了。彌留之際,我想讓她了解真相。但是當面給唯恐她拒絕。於是我用郵寄的辦法放在她的院子裏。因為收信人是她,她便拆開看,疼的受不了時,她就念,念著念著,就睡著了,醒來時還念。她把三本小冊子念完了,後來她走了。過了一段時間,我夢中夢見她來了,背著一個大包袱,打開了,露出四個小包袱。她對我說:「這三個是你給我的,你還要嗎?」我說:「不要,你帶走吧。」於是她高興的背著這些白色的包袱走了。我悟到,這三個包袱就是那三本小冊子,都是好東西。可見讓世人了解真相多麼重要,我想無論是在世的人,還是死去的人,看到真相都是她的福份。

看到眾生得救,這是大法弟子最高興的事,最欣慰的事。這些年來,我除了做一些必須的家務外,就是做三件事,我把心都撲在修煉上,在大法中磨煉自己,學法修心。所以做大法的事時心中無雜念,心態純淨。我很少睡覺,但是沒有疲勞感。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加的能量。過程中得到師父和護法神的呵護。有時清晨回來,休息一下,打個盹時,看到師父慈悲的微笑著看著我,很關愛,很心疼,不忍心叫醒我的樣子,我再也捨不得睡了,馬上起身投入到三件事之中去。

修煉中,我經歷的很多,遇到的驚險很多,吃的苦很多,神奇的故事很多,我的樂趣也很多。多年來,我想寫出來,可是苦於文化低,寫不好。主要目地是和同修交流,共同精進。讓我們牢記師父教誨,兌現史前大願,慈悲救度世人,圓滿隨師還。

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