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中的一點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我於一九九五年陰曆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行程中有些艱辛,走過彎路,跌過跟頭,可慈悲的師尊從來沒有放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謝謝師尊給了眾生這千載難逢的機緣,感謝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在此寫出修煉中的點滴感悟與同修交流,如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因為自己修的不夠好,所以總覺的沒甚麼寫的,後來,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悟到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修煉過程都是一部輝煌的歷史。只要真正的用心去修,每一關,每一難,每一次提高,我都會由衷的感受到那從執著中解脫出來的輕鬆和沐浴在法光中的幸福。病業關,名利關,情關……每當我從那為私為我的執著中解脫出來一些,每當我認清自己的執著並堅定的捨棄時,我真的能做到無怨無恨,祥和慈悲的心態自然而然的升起;我會看到那些曾經「傷害」我的人,真的很可憐。

破除舊勢力安排,母親過病業關

我的家在一個位於偏遠山區的小鄉村,三面環山,離村部很遠,翻過山才能見到人家,那是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半夜時,我的母親(同修)獨自一人翻山越嶺去發真相資料,回來時跌倒在半路上,動不了,她當時想,誰給我點穴了?這一念可壞了,怎麼也爬不起來了。等到早晨七點多鐘人們都上山幹活時,我有一個親叔伯姐姐發現了我的母親,才趕緊找人把我母親送回了家。到家後,幾個人把我母親抬到了炕上,母親只覺的大腿根痛的厲害,動不了。

當天下午,姪子告訴我這事,於是我和姪子即刻動身趕回家中,一路上,我邊走邊想,母親是學大法的,不會有事的。回到家時看到母親躺在床上動不了,真是摔的不輕。我說:「媽,您怕不?」母親說「不怕!」吃過晚飯,我給母親念《轉法輪》,陪著母親學了一夜的法。早晨,吃完飯,母親自己一點點坐起來了。不一會兒,我丈夫和我二弟、妹妹都來了,看到母親摔的挺重,就紛紛嚷著讓母親上醫院。母親不肯去,我說母親是修大法的,不會有事的,他們就衝我來。後來,乾脆上炕去又拖又抬的。我父親雖然不修煉,但一直不反對我們修煉,又看到昨晚我們學了一夜法後,母親的身體有所好轉,就站出來大聲說:「你們誰也不准給我動!」這樣他們才放手。母親在剛才的掙扎中又動了氣,於是又躺那起不來了。

我大弟弟也是修大法的,聽說這件事後,立刻坐火車從外地趕回家中。於是我們通過交流認識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其中有舊勢力的迫害和對我們心性考驗的因素,於是,我、大弟弟和我母親一起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的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隨師正法,救度眾生。通過不斷的學法,提高自己在理性上的認識,去掉人心,放下常人的觀念。就這樣,半個月過去了,母親能扶著牆走了。她很堅強,從那時起堅持煉功,能煉多少就煉多少,從不間斷。就這樣,到了秋天的時候已經和正常人一樣幹活了,這期間,一片藥也沒有吃過,讓知道這件事的常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如果是一個常人遇到這件事,那麼大歲數(母親六十六歲),摔的那麼重,那後果真的就很難說了,說不定後半輩子就起不來了。每當想起這件事,我都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由衷的覺的今生能得此大法,真的好幸運!好幸運!

只要你正念足夠強,就沒有過不去的關!記的有一次我突然發高燒,滿臉通紅,全身酸痛無力,躺在床上不願意起來。我立刻靜下心來向內找,是不是自己有甚麼事做錯了,反覆的找,沒有發現自己最近在心性上有甚麼大的紕漏,於是我馬上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我當即坐起來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對我迫害的因素,請師尊加持。不到十分鐘就完全恢復正常。也有的時候像是消業的狀態,會持續好幾天,那麼我就想在清除舊勢力的迫害因素後,如果是我欠下的業力,該我償還的,我就承受,同時加強學法煉功,提高心性,這樣,很快就會過去。

一次講真相、勸三退的經歷

出去講真相時,在走之前我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破除邪惡的迫害和干擾因素,讓有緣人得救。這樣,不管多少,通常都會有收穫。

記的有一次碰到一個老太太,我說:「大娘您好啊,您老多大歲數了?身體挺好的吧?」她說:「快七十了,還好啦,不過人上歲數了總會有些小毛病,這一陰天就腰酸腿疼的。」我說,「是啊,大娘,您看現在天氣都不正常啊,該下雨的地方不下雨,不該總下雨的地方發大水,眼看著莊稼好一點的時候又要下冰雹。」她說,「是啊,我們那兒去年就沒收成。」我說,「這都是共產黨鬧的啊,共產黨不信神,不敬上天,還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成天鬥來鬥去的還能好得了嗎?古人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你看現在的共產黨啊,幾乎是無官不貪,現在社會上的人啊,一切都向錢看,有的人只要能弄到錢,甚麼都肯幹,甚麼道德和良知啊,在金錢的面前,全都靠邊站了。這樣的黨官,這樣的社會,這樣的人,能不遭報啊。」

她說,「是啊,該到滅人的時候了吧。」我又說,「文化大革命時那些打人的,砸佛像的,有好結果的嗎?傳統文化全批倒,忠、孝、禮、義全拋棄!父子揭發,夫妻反目,全民搞階級鬥爭,還不是苦了我們老百姓,大娘,您說對了,是該到滅壞人的時候了,我聽說貴州出了一塊大石頭,上面天然形成了『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看來老天是要滅中共了。聽說入過共產黨組織的如果退出就會留下來,否則天滅中共的時候就會成為它的陪葬品。」她說,「怎麼退啊?」我說,「用真名、化名都可以,我可以幫您退。」她說,「我家老頭子是黨員,你幫我給他退了吧。」我說,「行啊,但是您回家後得告訴他,得他同意了才算數。否則,退了也沒用。誰也代替不了的。」她說,「放心吧,我老頭子信佛,肯定沒問題。」

我說,「您回去後還可以告訴你的親朋好友以及您認識的人,都可以讓他們退,寫個聲明,貼在顯眼的地方,修法輪大法的看見了都會幫助給退的,您也是功德無量啊。」她說,「好的,我會的。」臨別時,我又送她一張護身符,告訴她有難時誠心念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逢凶化吉的。她高興的走了,我為又一個生命的得救而欣慰,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一定不負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擔負的使命。

放下情

人間的情放不下真的很要命啊。人都說情關難過,遇到時才知道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在二零零九年快過元旦的時候,有一天,一個女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和你丈夫有個孩子都四歲了。」她還給我的兒女打電話說,你們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當時,我丈夫沒在家,而我覺的自己知道丈夫是個甚麼樣的人,不太可能發生這種事情,也就沒放在心上。

後來,那女人又要把孩子送到我家,又到我家找丈夫,鬧的我心煩意亂。我一個人在家越想越氣,一想,你們兩個幹了醜事,還要鬧到家裏來讓我們娘幾個不得安寧。那時我就覺的心都要碎了,全身呼呼冒涼氣。雖然意識到自己動了氣了,動了人的情了,可是由於觸及了我的內心深處,還是很難放下。於是我就去找同修,在同修的幫助下,找到了一大堆的執著。看起來我的名、利、情都沒有放下。當我一想,誰和我似的,丈夫在外邊還有女人有孩子,我這是個甚麼家,別人會怎麼看我?這不是「名」沒放下嗎?因為我還在和常人比,還在意自己的名聲。當我想到丈夫又給那女人買房子,又供她養孩子……我意識到自己的「利」也沒放下;當我想到那個女人,心說,只有我找你算賬的道理,你有甚麼資格來找我?同時也生起了對丈夫的怨恨心。我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情沒放下啊。

師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說:「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讀到這裏我哭了,真的很慚愧,愧對師父這些年對我的慈悲苦度,又讓師父操心了!擦乾眼淚,我又開始背法,我默默的對自己說,一定要精進,堅定不移的走師父安排的路,信師信法,跟師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