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呵護 大路通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五十六歲,是事業單位一名在職幹部。一九九六年春天,在同修的介紹下得法。十幾年的修煉歷程,深感大法的神奇,師恩的洪大。

記得當時,在大禮堂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就感覺這個法太好了!從禮堂走出來,我的思想、心胸都開闊了。當天晚上夢見地球上黑浪滾滾,黑浪的外圍被很漂亮的七彩虹包著,再往外則是天清體透,一條金色的光梯直通天外。當我再煉功抱輪時,就看見自己順著這條天梯快速往上走。

得法初期 破除干擾

我剛得法,天目就開了,煉功時看見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站在對面看著我,我想這是我的副元神。剛開始打坐盤不上腿,在煉第二套功法時,看見來了一個女的說:你多煉站樁就行,你兩年以後就能修成,將來你修成了是散仙。我排斥她:我現在在常人中剛剛起步,誰也不認識,你也別跟我說甚麼,我就聽我師父的,你們不要干擾我。

我忍著痛,從盤不上腿到盤得上,從盤幾分鐘到十來分鐘,再到半小時,時間不斷加長。打坐的時候,另外空間各種干擾的聲音,烏七八糟全來了,腦子裏胡思亂想。我想請師父幫我清除干擾,我得靜下來。就這麼一念,另外空間傳來敲擊木魚的聲音,那些干擾一下全沒了。

有一次我剛要睡覺,突然感覺極度恐懼,汗毛都立起來了,我立刻喊師父,喊了兩聲,看見擺在寫字檯上的師父的法像放出金燦燦的無限光輝,一下把我罩起來,我的無名恐懼立刻就消失了。

再後來我跟師父發了一願:師父,我不想看,怕受干擾,我不看我也能修,一定堅修到底。夢中看見師父衝我樂,我知道是鼓勵我。從此以後,我就很少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了,但是遇到困難或危險的時候還是能看見,得到師父的點化。

堅定信念 病業全消

修煉以前我渾身是病,腰椎疾病、腿關節疼、十二指腸潰瘍、胃竇炎、淺表性胃炎。我一彎腰都直不起來,切菜時腰都不敢動。在我得法的前幾天就發生了很神奇的事,有一天在廚房,突然感覺腰疼的部位有股熱流,非常舒服,我以為是火烤的,回頭看看也沒開火呀,找半天沒找著原因,幾天以後在一個朋友的引導下我就得法了。

那時我十二指腸潰瘍非常嚴重,差點就動手術了,得法後就把藥停了。半個多月後,胃部越來越疼,我想我還沒修好,老師到底管沒管我?要是胃爛了咋辦?就吃了兩片藥。說來也怪,以前總吃藥也沒這麼見效,這次馬上就不疼了。可是晚上睡覺時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看見一群人排著隊往前走,進來個人站在床邊跟我說:「你呀!你咋不往前走啊!」我一看,是我以前供的那個觀音菩薩,已經請師父給開過光的。我悟到不該吃藥,就這樣堅持了一個月,胃又疼了,白天上班胃疼絲絲拉拉還能忍;一到晚上,就疼得厲害,胃疼引的全身都疼,像針扎似的。我想這回寧可死也要過了這一關,完全交給師父了。晚上痛得厲害睡不著覺我就聽法,就能小睡一會兒。

幾天以後奇蹟出現了,我看見十二指腸部位一個黑東西亂跑亂竄,我自己伸手抓它,可怎麼也抓不著。有一個人幫我抓出來了,還把那個東西扔在地上讓我看:海星一樣,黢黑黢黑的,帶著血。在向外拿那個東西的時候,我感覺就像肉被撕開一樣的劇痛,那人的腿有房子那麼大,看不見上身。當時也不知怎麼我動了一念:壞了,十二指腸穿了吧。於是就下地吃了兩片藥,當時就不那麼痛了,我又看見:吃的這兩片藥造成一些黑氣沒有放出去,壓在裏頭了,我知道我又錯了。當我再躺下時又看見一盆發渾的水,從渾到亮,全清亮了,從那以後我的胃部疾病徹底好了。我知道師父徹底給我清理了。

學大法前平均一天兩包煙,三十根吧,學大法後我想戒煙,一拿起煙,不但覺得味不對,而且頭暈,誰都沒想到我這麼幾天就能把煙戒了,這都是大法的神奇。我煉第四套功法時,腿關節疼蹲不下去,我想這也不能影響我煉功啊,豁出去使勁往下一蹲,就聽「喀嚓」一聲,再起來時腿就好了。得法不到半年時間,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

有一次想煉靜功時突然間心臟非常難受,出不來氣,像得了心肌梗塞似的,我當時念很正:我是個煉功人不可能有病,這一定是干擾。於是我盤腿打坐,症狀立刻消失!

放下名利 柳暗花明

一九九六年我還在企業工作,連續七年被評為市級先進,還被評為省級技術革新能手。卻因為一件責任根本不在我的事件,廠長把我辭退,讓我到人勞科從新安排工作;人勞科按工人待遇把我工資銳減將近一半。

一般人這哪能受得了啊,可我是個修煉的人,要按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想起師父講的法:「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轉法輪》

我想我堅決做到!當天,我就感覺法輪在小腹部位快速地帶著風的旋轉。我被安排到一個新的單位當工人,原廠長追到新單位,跟人家說我怎麼不好,叫人家別要我。人家說:「你這人咋混的,到哪兒哪兒都不要你。」我心想,我欠的債我還你。晚上似睡非睡時看見另外空間一個小黑人,拿著棍子追著打我,非把我打死不可,被一個人拉開了。

我從新回到人勞科,另找了一份工作當工人。正當我困惑時,一天夢見自己拎著工具穿著制服在一個新單位走。恰好一家事業單位招聘科長,那家領導一眼就看上我了,真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應聘去的時候一進走廊,發現跟我夢中見到的地方一模一樣。我準備辦手續時又在半睡半醒時做了一個夢:過一個檢查站,一個人說:「他的債沒還清,不能讓他走。」另一個人說:「讓他過去吧。」我在辦調離手續的頭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我被車撞了,看見自己的腳被撞掉了,只連著一點皮,我當時一念是:哎呀,師父,我腳斷了咋煉功啊。就這一念,看見我的腳自己就長上了。

第二天我過馬路轉彎時,特別注意左右看了又看,沒有發現車輛才過馬路,我一過,就從後面疾駛來一輛車緊擦著我的腿過去了,車往前開出去大約二十米停住,司機也以為把我軋了,我擺了擺手示意他沒事讓他走了。真是有驚無險,要不是師父保護,我的腿真得斷了。

就這樣,我從企業單位調進事業單位,還從副科升了正科級,別人都說我:不定有甚麼後台呢,不定花多少錢!可我一分錢沒花,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

到了新單位,我把這裏曾經看過書但不精進的學員組織在一起學法,我悟到我應該幫助他們,大家共同精進。特別是迫害發生以後,我利用工作環境讓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

證實大法 救度世人

我在單位認真做好每一件事情,熱情的為大家服務,努力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深受好評。在我這個位置,一個月少說也能幹拿十多萬的回扣或是提成,但是我修煉大法了,這坑人利己的事情我不做,這些錢我一點兒都沒要。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單位針對我煉法輪功一事,專門組織一個中層以上的領導會議,書記讓我在會上做檢查。我說:我比雷鋒還雷鋒,工作兢兢業業,不貪不佔,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做甚麼檢查?書記被問得無話可說。

紀檢書記天天跟著我,盯著我上班下班。有一次出差,他跟我一起去,我想就讓他好好體會一下大法弟子的風貌。在公交車上讓座,只要有站著的,我就不坐著;走在街上,果皮紙屑不見垃圾箱決不往地下扔,事事處處都努力做好。果然,他事後走哪兒都說:這人真好!

書記要把我送洗腦班,紀檢書記說:這人這麼好,別送了吧。我就這樣躲過了一劫。

我在辦公室裏經常面對面講真相,只要來我這兒辦事的客戶和業務員,我能幫就幫,幫不了也給他指條明路:應該往哪方向努力或產品有甚麼問題。他們一看我是真為他們好,到哪兒都沒見過我這麼坦誠接待他們的,所以都非常感謝我。

我講真相時經常打開電腦找到「藏字石」給他們看,很有說服力。在辦公室裏講有一個好處,就是講得透徹到位,讓他真正能明白,所以只要來我這兒辦事的人基本都做了三退,還有好幾個得法的。其中有一個年輕的外地客戶,他老家那個地方修煉人少,當地很少見到真相資料,他就每次印幾百份,一晚上全發完。第二天警察就全部出動挨家挨戶地找是誰發的。一次他正好聽見警察商量:「這麼大面積的,絕對不是一個人幹的,可能是一個集團。」等事態平靜後,隔一段時間再發一次。

前幾年,我們單位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人,當著很多人的面罵大法,當時因為我被邪黨人員嚴密監控,怕心出來了,沒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講真相,想事後找個機會跟他講。不料他沒幾天就死了。我後悔的很,如果我及時讓他明白真相,也許能救他一命,他還那麼年輕。這件事讓我明白,一定不能錯過機緣,咱們錯過機會就把眾生耽誤了。

我所遇到的周圍環境,包括本單位的員工、工作中接觸到的客戶,住家小區附近,都是我應該承擔的講真相範圍,一定要管。我單位的職工,當面講不接受,還舉報我,可我不救他們又不行,所以我把單位通訊錄給同修,請同修幫忙,幾天之內,按這些地址門牌號挨家挨戶把真相資料送到家門口。

幾年來我所住的小區內挨家挨戶都發遍了真相資料,下雨的夜間就大量發放,肯定沒人出來,我穿上雨衣別人認不出來是誰。平時就在晚上八點以前,因為行人多好打掩護,蹲坑的不易發現。我出去前先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做真相的因素,人不能出來狗不能叫,誰也別看見我,而且我發的資料必須得是有緣人得,決不能被邪惡抄走。一般情況下都比較順利,有時把資料剛往門上一放,就聽見裏面的狗「嗯」的一聲,知道有人也不叫。如果發了正念狗還叫,通常我就不發了,很可能是這裏有邪惡因素。有幾次,剛一進樓口,就聽狗叫或烏鴉叫,我就趕快出來,看見有可疑的人往這邊跟過來。發資料要有正念,同時理智地去做。

當我三件事做的不精進,特別是發資料怕心重的時候,有一天看見死屍遍地,橫七豎八密密麻麻,自己悟到這是大淘汰時的可怕景象,所以一定要抓緊救人,同時修好自己,千萬不可懈怠!

恩師點化 避開險情

我親身體驗到: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只要正念去做事,肯定不會出現危險,每件事都在師父的呵護當中。有時我在似睡非睡時看見的事都在現實中發生了,看見有人抓我,我就針對這事發正念破除它。有時發資料晚上一出去心就慌,那我就先不去,回家好好學法調整。如果事先有提示,一定要發正念,不要不當回事,很可能是師父點化我們避開危險。

前幾年有一位同修被綁架,他回來後我經常去他家,結果就被惡警盯上了。有一次夢見我正帶著資料走,一個警察說:跟我走吧,我盯你一個月了。事隔三、四天,有個賣破爛的,把我家的紙箱子一層一層撕開來看。我看這個人挺面熟,我倆的目光一對視,他立刻把頭轉過去,我猛然間想起來:他就是我夢見的那個人。原來他化裝成賣破爛的,想從中發現甚麼蛛絲馬跡。好在我平時警惕性很高,把廢棄的資料都燒了。後來他們又換了人跟蹤我,有化裝成賣東西的,反正是總換人,盯了好長時間沒發現把柄,就撤了。

這些年我被邪惡監控了很多次,還有一次早起五點多我掃雪,心想著掃出一個道兒來大家推車子出入方便,因為我起得早又是做好事,一個便衣懷疑我是煉法輪功的,走過來看了看就走了。晚上我打坐時看見我家樓角有一個小黑人盯著我呢,第二天早晨我看見在我樓下蹲坑的就是昨天早起看見的那個便衣。

有一次發資料,我剛要進樓口就聽見有人說話,回頭一看,也沒人哪,於是我又換了一個樓,剛要進去又聽見有人說話,再看看還是沒人,我想那就乾脆換個地方發。這時候,我看見一座樓的牆角處有一個蹲坑的老遠盯著我呢,多虧了師父的點化又讓我避開了危險。

由於自己悟性差、人心重,尤其在迫害最嚴重那段時間,自己很不精進,特別是煉功方面只是有時間打一會兒坐,動功幾乎不煉。有一天去拜訪一位久未見面的老同修,一見面同修就問我:「你是不是不好好煉功啊?」我說:「你怎麼知道的?」她說:「剛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跟我說你不好好煉功,特別是動功幾乎不煉。性命雙修的功法不煉功怎麼能修成呢?」我嚇了一跳,是啊,為甚麼不煉功呢?不想修了嗎?不是,那就好好煉功吧。於是我又開始堅持煉功,要不是師父的點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掉在哪兒去了呢。後來當我不精進時,有一次到點不起來感覺有人掀我的被,我起來看了看沒人,心想再躺一會吧,結果又有人掀被,馬上悟到應該煉功不該懶惰。

自得法以來,深深體會到師恩洪大無以為報。在此深深感謝師父的呵護,教導我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