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同精進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修煉道路,時而精進,時而鬆懈,精進時能夠主動同化大法,關就過的好,人也感覺到輕鬆,也出現過一些超常現象,人心就會少,三件事也會做的相對好一些。師父多次講法都講到了我們如何向內找,修好自己和配合整體的法。自己在修煉過程中一直理解不深,但通過幾件事情,有了一些體悟:想到要能真正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好,那種認識到又一層法理後的心境,真是敞亮,有一種溶於法中的無比幸福的感受。自己這方面做起來還差得太遠。一點心得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在學法小組與同修共同提高

最初成立學法小組時,小組只有我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所以常有惰性。但想到老年同修一字不識,自己學法困難,又覺得應該維護好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這才一直堅持下來,到老年同修家學法到現在五年多了。我們現在有八九個人,最初只讀《轉法輪》,後來改為在家自學《轉法輪》,學法小組系統的學習師父其他講法,每週兩天,讀一本書,然後這一週回家再細學這本書。

我們小組有位同修,只上過幾天掃盲班,識字不多,一直不敢讀法。後來經過大家的鼓勵,也開始讀法了。雖然她讀的很慢,用手一個一個字指著讀,但很認真,其他所有的同修,都能靜靜的聽,還不時的鼓勵她,為她高興。其實我那時也在不斷的去掉急躁不耐煩等不好的心,到後來,完全是一種平和寧靜的心情,為她高興的心情了。大家心性同時都在提高。

有個同修從新走入修煉,開始不能堅持來學法,但看到別的同修住的很遠都堅持來,自己也克服困難堅持來了。

在學法小組,同修指出我發正念手變形,我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執著後,很不想讓人知道,結果好長時間還是不好。後來我鼓起勇氣,在學法小組把自己骯髒的思想徹底曝光,同修們都能在法上認識,覺得我能把它曝光出來很好,為我高興。自己起初難於啟齒的感覺一掃而光,我們的整體真的不是一般的團體,而是真正具有很高心性的修煉人的整體。同修都幫我發正念,解體我背後的邪惡,現在我的情況已經好多了。

這事以後沒幾天,另一同修也在小組曝光了自己一直不敢說的思想狀態,她說為這事自己哭過幾次了,大家都說,沒甚麼,修煉人嘛,今後把路走好就行了。她自己也覺得放下了包袱,舒服多了。以後的三件事,她做的很努力。通過集體學法,我發現自己學法時不再打瞌睡了,讀法出錯也很少了,後來我們互相鼓勵,互相幫助,開始背法。

通過集體學法,大家都感到,這個環境對自己認識法提高都很有幫助。學法小組也出現過對安全問題的擔心,出現過一些假相,可是我們堅信按師父說的做,沒有錯。理智的做好,維護好我們的修煉環境。

看同修好的一面,找自己不好的一面

怎樣對待同修,我經歷了幾個過程,雖然有所提高,但還有悟到而沒做到的。這也是今後應該努力修好的。

開始時,把自己擺的過高,自己悟到的理,認為同修怎麼就悟不到呢?覺得不理解,往往表現出來一看到同修的執著,就著急,恨不得一下讓她修去。當然這時的話說的肯定是讓人不好接受。還在心裏埋怨同修:怎麼那麼不精進。後來認識到,這是對同修的一種執著,根源是對同修的情起作用。這也暴露出來很多心,擔心、怨恨心、顯示心、急躁的心,也有怕心,認識之後,對同修就有所改變了。於是不說她了,心想有法呢,她只要學法就行了。你修你的,我修我的,咱們就一起學法。其實又出現了一些心,怕得罪人的私心,不負責任,自以為是。全是為私的心,師父一再教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怎麼就沒想到向內找呢?看看自己的執著在哪兒,修去它。但這時還沒有一個整體概念,沒有認識到師父叫我們集體學法交流,是叫我們比學比修,互相促進,共同提高的。那麼我們看到同修的執著後,在內修自己的同時,根據同修的接受能力,善意的指出來,同修們在一起,都能那麼做,我們的整體肯定是提高更快的。

師父近期講法很多講到協調配合的問題,使我在對待同修這個問題上又明白了一些。因為每個人的修煉路不同,修煉狀態不同,所以表現出來的執著也不同。那麼我們都能看到同修好的一面,同時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每個人都這樣比學比修,歸正自己不是有很大促進嗎?通過學法,同修實在悟不到或很難過關的時候,互相幫助一下發揮一下整體的力量,那有多好啊。

協調配合救度眾生

在一次整體行動中,我體悟到師尊的慈悲和整體的作用。平時我講真相總是不知道該怎麼開頭,擔心人家會不會覺的我這樣那樣。我講甚麼他才能愛聽,他才能理解。就因為自己的執著,錯過了許多有緣得救的人。

這天我們六個人到當地派出所發正念,然後就到了附近的菜市場講真相,效果非常好,每個同修都比平時做的好。我高興的發現,自己在講的時候,沒有了任何障礙,心很純,就是一心要救人,遇到的世人也很願意聽,再一次感受到師尊的慈悲與大法的威力。那老人明白真相後緊緊握住我的手不鬆開:「你在哪兒住?你叫甚麼?我要向你學功!」不停的道謝。那個年輕人趕快湊過來問:「光盤多少錢」,當得知是我們自己花錢送給他們的,非常高興。又要《九評》又要小冊子。看那女孩接到護身符後雙手捧著仔細讀著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別人說話也不顧聽。

不知怎的,對面很遠過來一個小伙子,伸過手來就要《九評》,開始我還有點猶豫,後來去掉怕心想到他也是來得救的,給了他一本《九評》和一本小冊子。小伙子高興的拿著書走了。一個中年男子在公交車上給我們的老年同修讓座,然後站在我身邊。我想,他不就在等我救他嗎?於是突破自我給他講。兩位同車的同修幫我發正念。開始那男子有些害怕,但在同修正念清除中,在我們這個整體形成的祥和慈悲的場中,終於同意退團,還問了一些不明白的事。等我給他講完了,他也到站去辦事去了。我給他起了個「順利」的名字退了團,他覺得對他辦事是好很高興。

其實那天我並沒有打算自己要講,只是想和同修一起出去學學人家,幫著發發正念。所以連筆也沒帶。總結一下,也有不少遺憾。有的該給資料的沒給,想給光盤的也沒給。還有不接受真相的,沒能讓她明白大法弟子為甚麼這麼做。

為了弟子的提高,為了眾生的得救,我又一次感受到是師父為我們的安排。那天,天是那麼藍,空氣是清爽的,見到的世人都快活的忙碌著,自己的心格外舒暢。是不是溶於法中就是這種感覺?甚麼邪惡的迫害啊,甚麼舉報啊,惡人啊,一概想不起來,就像是在世外桃源,就是大法弟子救人,世人得救的一個地方,沒別的。

以上所悟都是自己層次中的,希望能得到同修的指正,共同提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